桂枝

Ramulus Cinnamomi Cassiae Cinnamon Twig, Cassia Twig

中藥名稱:桂枝

桂枝

中藥名稱:桂枝 相關複方

寒熱指數:
26
拼音名稱:GUI ZHI
英文名稱: Ramulus Cinnamomi Cassiae Cinnamon Twig, Cassia Twig
其他名稱:柳桂(《本草別說》)。

古籍來源:

《唐本草》。《本草別說》:仲景《傷寒論》發汗用桂枝。桂枝者,枝條,非身乾也。取其輕薄而能發散。今又有一種柳桂,乃桂之嫩小枝條也,尤宜人治上焦藥用也。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為樟科(Lauraceae)植物Cinnamomum cassia之嫩枝。

注意事項:

    熱病高熱,陰虛火旺,血熱妄行者禁服。溫熱病及陰虛發熱之證、血熱嘔吐、孕婦,月經過多忌服。
  • 《本草從新》:"陰虛之人,一切血證,不可誤投。"
  • 《得配本草》:"陰虛血乏,素有血證,外無寒邪,陽氣内盛,四者禁用。"

主治功效:

  • 發汗解表---風寒表實證
  • 調和營衞
  • 溫經通脈止痛。
  • 助心陽 通陽利水
  • 去風濕,肩背肢節酸疼
  • 胸痹痰飲,經閉癥瘕。用於風寒感冒。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1.5-6g,大劑量,可用至15-30g;或入丸、散。

外觀:

1.肉桂,常綠喬木,高12-17m。樹皮灰褐色,芳香,幼枝略呈四稜形。葉互生,革質;長橢圓形至近披針形,長8-17cm,寬3.5-6cm,先端尖,基部鈍,全緣,上面綠色,有光澤,下面灰綠色,被細柔毛;具離基3出脈,於下面明顯隆起,細脈橫向平行;葉柄粗壯,長1-2cm。圓錐花序腋生或近頂生,長10-19cm,被短柔毛;花小,直徑約3cm;花梗長約5mm;花被管長約2mm,裂片6,黃綠色,橢圓形,長約3mm,內外密生短柔毛;發育雄蕊9,3輪,花藥矩圓形,4室,瓣裂,外面2輪花絲上無腺體,花藥內向,第3輪雄蕊外向,花絲基部有2腺體,最內尚有1輪退化雄蕊,花藥心臟形;雌蕊稍短於雄蕊,子房橢圓形,1室,胚珠1,花柱細,與子房幾等長,柱頭略呈盤狀。漿果橢圓形或倒卵形,先端稍平截,暗紫色,長約12-13mm,外有宿存花被。種子長卵形,紫色。花期5-7月。果期至次年2-3月。

炮製:

桂枝:用水稍浸泡,撈起,悶潤至透,切片,晾乾,篩去屑。桂枝木:取去皮桂枝,稍浸泡,潤透,切片,晾乾。桂枝尖:取桂枝的細枝梢,稍浸,悶潤至透,切片,晾乾。炒桂枝:取桂枝片入鍋內,以文火炒至深黃色略有焦斑為度。

藥理作用:

1.抗菌作用:桂枝醇提物在體外能抑制大腸杆菌、枯草杆菌及金黃色葡萄球菌,有效濃度爲25毫克/毫升或以下;對白色葡萄球菌、志賀氏痢疾杆菌、傷寒和副傷寒甲杆菌、肺炎球菌、産氣杆菌、變形杆菌、炭疽杆菌、腸炎沙門氏菌、霍亂弧菌等亦有抑制作用(平板挖洞法)。

2. 抗病毒作用:用人胚腎原代單層上皮細胞組織培養,桂枝煎劑(1:20)對流感亞洲甲型京科68-1株和孤兒病毒(ECHO11)有抑制作用,在雞胚上,對流感病毒有抑制作用,以70%醇浸劑作用較好。

3.利尿作用:用含桂枝的五苓散0.25克/公斤給麻醉犬靜脈注射,可使犬尿量明顯增加,單用桂枝靜注(0.029克/公斤)利尿作用比其他四藥單用顯著,故認爲桂枝是五苓散中主要利尿成分之一,其作用方式可能似汞撒利。

化學成分:

桂枝含揮發油0.69%,油中主要成分為桂皮醛(cinnamaldehyde)64.75%,還有苯甲酸苄酯(benzylbenzoate),乙酸肉桂酯(cinnamylacetate),β-蓽澄茄烯(β-cadinene),菖莆烯(calamenene),香豆精(coumarin)等。

狀態:

    1. 枝長圓柱形,多分枝,長30-70cm,粗端直徑0.3-1cm。表面棕色或紅棕色,有細皺紋及小疙瘩狀葉痕、枝痕和芽痕,皮孔點狀或點狀橢圓形。制裁硬而脆,易折斷,斷面皮部紅棕色,可見一淡黃色石細胞環帶,木部黃白色至淺黃棕色,髓部略呈方形。有特異香氣,味甜、微辛,皮部味較濃。以枝條嫩細均勻,色紅棕,香氣濃者為佳。
    2. 顯微鑒別 枝橫切面:表皮細胞1列,嫩枝可見單細胞非腺毛。木栓細胞3-5列,最內1列細胞外壁增厚。皮層有油細胞、粘液細胞及石細胞散在。中柱鞘部位石細胞群斷續排列成環,並伴有纖維束。韌皮部有油細胞、粘液細胞及纖維散在。形成層明顯。木質部射線寬1-2列細胞,含有棕色物質及細小草酸鈣針晶。髓部細胞壁略厚,木化。本品薄壁細胞含澱粉粒。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用藥心法》:桂枝氣味俱輕,故能上行發散於表。
  • 王好古:或問《本草》言桂能止煩出汗,而張仲景治傷寒有當發汗,凡數處,皆用桂枝湯;又雲,無汗不得服桂枝,汗家不得重發汗,若用桂枝是重發其汗,汗多者用桂枝甘草湯,此又用桂枝閉汗也。一藥二用,與《本草》之義相通否乎?曰,《本草》言桂辛甘大熱,能宣導百藥,通血脈,止煩出汗,是調其血而汗自出也。仲景雲,太陽中風,陰弱者汗自出,衛實營虛故發熱汗出。又雲,太陽病發熱汗出者,此為營弱衛強。陰虛陽必湊之,故皆用桂枝發其汗。此乃調其營氣,則衛氣自和,風邪無所容,遂自汗而解,非桂枝能開腠理,發出其汗也。汗多用桂枝者,以之調和營衛,則邪從汗出而汗自止,非桂枝能閉汗孔也。昧者不知出汗、閉汗之意,遇傷寒無汗者亦用桂枝,誤之甚矣。桂枝湯下發汗字,當認作出字,汗自然發出,非若麻黃能開腠理髮出其汗也。其治虛汗,亦當逆察其意可也。
  • 《本草衍義補遺》:仲景治表用桂枝,非表有虛以桂補之;衛有風邪,故病自汗,以桂枝發其邪,衛和則表密汗自止,非桂枝能收汗而治之。
  • 《綱目》:麻黃遍徹皮毛,故專於發汗而寒邪散,肺主皮毛,辛走肺也。桂枝透達營衛,故能解肌而風邪去,脾主營,肺主衛,甘走脾,辛走肺也。
  • 《本草匯言》:桂枝,散風寒,逐表邪,發邪汗,止咳嗽,去肢節間風痛之藥也。氣味雖不離乎辛熱,但體屬枝條,僅可發散皮毛肌腠之間,遊行臂膝肢節之處。
  • 《本草述》:桂枝與薄桂,雖皆屬細枝條,但薄桂尤其皮之薄者,故和營之力似不及枝也。又肉桂治奔豚而桂枝亦用之者,以奔豚屬腎氣,腎氣出之膀胱,桂枝入足太陽故也。世醫不悟桂枝實表之精義,似以此味能補衛而密腠理。若然,何以不用參、芪耶?蓋四時之風,因於四時之氣,冬月寒風傷衛,衛為寒風所並,則不為營氣之並而與之和,故汗出也。唯桂枝辛甘能散肌表寒風,又通血脈,故合於白芍,由衛之固以達營,使其相和而肌解汗止也。
  • 《本經逢原》:麻黃外發而祛寒,遍徹皮毛,故專於發汗;桂枝上行而散表,透達營衛,故能解肌。世俗以傷寒無汗不得用桂枝者,非也。桂枝辛甘發散為陽,寒傷營血,亦不可少之藥。麻黃湯、葛根湯未嘗缺此.但不可用桂枝湯,以中有芍藥酸寒,收斂表腠為禁耳。
  • 《長沙藥解》:桂枝,入肝家而行血分,定經絡而達榮郁。善解風邪,最調木氣。升清陽之脫陷,降濁陰之衝逆,舒筋脈之急攣,利關節之壅阻。入肝膽而散遏抑,極止痛楚,通經絡而開痹澀,甚去濕寒。能止奔豚,更安驚悸。
  • 《本經疏證》:凡藥須究其體用,桂枝能利關節,溫經通脈,此其體也。《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曰,味厚則洩,氣厚則發熱,辛以散結,甘可補虛。故能調和腠理,下氣散逆,止痛除煩,此其用也。蓋其用之之道有六:曰和營,曰通陽,曰利水,曰下氣,曰行痰,曰補中。其功之最大,施之最廣,無如桂枝湯,則和營其首功也。
  • 張壽頤:桂枝輕用三、五分至七、八分,重用一錢至錢半,若營血素虛,而衛陽亦微,外有凜寒,則用一、二分與白芍合炒,其舌滑無苔者,且必桂、芍同炒,而揀去桂枝不用,僅取其氣,不食其味,此雖吳下近時新法,而不可謂其無深意者也。桂枝即口肉桂之枝,柔嫩細條,芬芳馥郁,輕揚升散,味辛氣溫。祛營衛之風寒,主太陽中風而頭痛。立中州之陽氣,療脾胃虛餒而腹疼。宣通經絡,上達肩臂。溫辛勝水,則抑降腎氣,下定奔豚,開腎家之痹著,若是陽微溲短,斯為通溺良材。惟在燥咳氣升,妄用即教血溢,抑或陰虧液耗,誤投必致病加。其效在皮,而仲景書反去其皮,可悟傳抄之謬,無皮為木,而晚近來或用其木,毋乃嗜好之偏。
  • 曹家達:寒濕凝於肌肉,陽氣不達於外,仲師因立桂枝湯方,以扶脾陽而達營分之郁。蓋孫絡滿布腠理,寒郁於肌,孫絡為之不通,非得陽氣以通之,營分中余液必不能蒸化而成汗,桂枝之開發脾陽其本能也。但失此不治,濕邪內竄關節,則病歷節;或竄入孫絡而為痛,按之不知其處,俗名寒濕流筋。其郁塞牽涉肝臟,二證皆宜桂枝。
  • 《本草經疏》:實表祛邪。主利肝肺氣,頭痛,風痹,骨節攣痛。
  • 《本草再新》:治手足發冷作麻、筋抽疼痛,並外感寒涼等症。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