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膏

Gypsum Stone Paste, GYPSUMFIBROSUM

中藥名稱:石膏

石膏

中藥名稱:石膏 相關複方

寒熱指數:
45
拼音名稱:SHI GAO
英文名稱: Gypsum Stone Paste, GYPSUMFIBROSUM
其他名稱:細石、細理石(《別錄》),軟石膏(《本草衍義補遺》),寒水石(《綱目》),白虎(《藥品化義》)。

個人化分析:

寒熱分析(系統預設體質,非個人化):

本中藥偏寒,由於您的經絡體質在本月份屬於上熱下寒,酌量使用可解體內熱氣,不適合服用過量。了解更多現代人的經絡體質...

古籍來源:

1.《本經》。
2. 《綱目》:其文理細密,故名細理石,其性大寒如水,故名寒水石,與凝水石同名異物。石膏有軟硬二種:軟石膏大塊,生於石中作層,如壓扁米糕形,每層厚數寸,有紅白二色,紅者不可服,白者潔淨,細文短密如束針,正如凝成白蠟狀,鬆軟易碎,燒之即白爛如粉,其中明潔,色微帶青。而文長細如白絲者,名理石也。與軟石膏乃一物二種,碎之則形色如一,不可辨矣。硬石膏作塊而生直理,起稜如馬齒,堅白,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爲硫酸鹽類礦物石膏的礦石。本品為礦石,即合結晶水硫酸鈣 (CaSO4‧2H2O)。分佈極廣,幾乎全國各省區皆有蘊藏,主產於湖北、甘肅及四川,以湖北應城產者最佳。全年可挖。研細生用或煅用。

注意事項:

    脾胃虛寒及血虛、陰虛發熱者忌服。內服宜生用,入湯劑宜打碎先煎,外用宜火碫研末﹔脾胃虛寒,陰虛內熱者忌用。
  • 《本草經集註》:雞子為之使。惡莽草、馬目毒公。
  • 《藥性論》:惡巴豆。畏鐵。
  • 《醫學啟源》:《主治秘訣》雲,能寒胃,令人不食,非腹有極熱者,不可輕用。

主治功效:

    辛甘大寒,寒以清熱,辛則散邪;外解肌表之熱,內清肺胃之火,為清解肺胃實熱的主藥,多用於氣分熱盛、陽明裡熱的四大症。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0.3-1兩(大劑可用6-8兩);或入丸、散。外用:煅研撒或調敷。

外觀:

石膏
單斜晶系。晶體常作板狀,集合體常呈緻密粒狀、纖維狀或葉片狀。顔色通常爲白色,結晶體無色透明,當成分不純時可呈現灰色、肉紅色、蜜黃色或黑色等。條痕白色。透明至半透明。解理面呈玻璃光澤或珍珠狀光澤,纖維狀者呈絹絲光澤。片狀解理顯著。斷口貝狀至多片狀。硬度1.5~2。比重2.3。具柔性和撓性。
常産于海灣鹽湖和内陸湖泊形成的沉積岩中。

炮製:

生石膏:去淨雜石,洗淨泥土,打碎成小塊。煅石膏:取淨石膏塊,置坩堝內,在無煙爐火中煅至酥松狀,取出,放涼,碾碎。1.《雷公炮炙論》:凡使石膏,須石臼中搗成粉,羅過,生甘草水飛過,澄,曬,研用。
2. 《綱目》:石膏,古法惟打碎如豆大,絹包入湯煮之,近人因其寒,火煅過用,或糖拌炒過,則不妨脾胃。
3. 《藥品化義》:石膏,略煅帶生用,多煅則體膩性斂。

藥理作用:

1.解熱作用:本品煎劑試驗註射或天然石膏1:1煎劑,直腸給藥4ml於消毒牛乳或三聯菌苗而發熱的家兔;證明有解熱作用,但純品石膏無解熱作用,故認為天然石膏的解熱作用與其中含有的雜質有關,退熱作用與主成分鈣無關。大鼠口服或註射,並無退熱作用。也有報告有退熱作用者,但實際上不很顯著。石膏煎劑對白細胞致熱原性發熱有抑制作用,石膏的這個作用與中樞環核甘酸含量變化有關,石膏使腦脊液環單磷酸腺苷含量低於對照發熱兔,而環磷酸鳥苷含量高於發熱兔。生石膏2g/kg灌胃,對大腸桿菌內毒素引起的家兔發熱有解熱作用,對正常兔體溫無影響。

2.消炎作用:石膏內服經胃酸作用,一部分變成可溶性鈣鹽,至腸吸收入血能增加血清鈣離子濃度,可抑制神經應激能(包括體溫調節中樞神經),減低骨骼肌的興奮性,緩解肌肉痙攣、又能減少血管滲透性,故有解毒、鎮痙、消炎的作用。

3.對免疫的影響:石膏煎劑1:4濃度4ml/只灌胃,可使燒傷大鼠,脾與腹腔巨噬細胞cAMP含量增高,也使血漿環單磷酸腺苷及前列腺素E2含量增高。對燒傷大鼠,石膏煎劑尚可使T淋巴細胞數增加,淋轉率也增高,並使腹腔巨噬細胞吞噬功能加強。

4.收斂作用:煆石膏外用收斂粘膜,減少分泌。

5.抗病毒作用:用斑點雜交法試驗,石膏煎劑25%-100%濃度,有降低乙型肝炎毒脫氧核糖核酸(HBVDNA)含量的作用。雞胚試驗初步證明,麻杏石甘湯對流感病毒的抑制作用,主要來自麻黃,與石膏無關。

6.其他作用:煎劑能減輕大鼠的口渴狀態。長期應用,可使各器官(腦下垂體、腎上腺、顎下腺、胰臟)及血清中的鈣含量較對照組為低,但脾臟及胸腺等的鈣含量則高於對照組。其意義尚待闡明。在體外試驗,煎劑無抑菌作用。

化學成分:

主要成分為含水硫酸鈣(CaSO4·2H2O)。其中Ca32.57%,SO3 46.50%,H20 20.93%,尚夾有砂粒,粘土,有機物,硫化物等雜質。據北京醫學院藥學系分析,除硫酸鈣外,尚夾雜有微量的Fe(2+)及Mg(2+)。煅石膏為無水硫酸鈣(CaSO4)。

狀態:

    本品為纖維狀集合體。呈長塊狀、板塊狀或不規則塊狀。白色、灰白色或淡黃色;條痕白色;有的半透明。上下兩面較平坦,無紋理及光澤;縱面通常呈縱向纖維狀紋理,具絹絲樣光澤。體重,質軟,指甲可刻划成痕。氣微,味淡。以塊大、色白、縱面纖維狀、有光澤、質松、無雜貨石者為佳。顯微鑒別 透射偏光鏡下:薄片中無色透明;晶形柱狀或纖維狀;低負突起,糙面不顯著。一組解理明顯。干涉色為Ⅰ級灰白色至黃白色;多為斜消光[平行(010)面上],有時為平行消光[垂直(010)面上]。二軸晶;正旋旋旋旋光性;光軸角58°。折射率Np=1.521,Nm=1.523,Ng=1.530。品質標誌
  • 《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1995年版規定:本品含含水硫酸鈣(CaSO4·2H2O)不得少於95.0%。
  • 雜質含量限制
    1.重金屬:《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1995年版規定:本品含重金屬不得過10%
    2.砷鹽:《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1995年版規定:本品含砷量不得過百萬分之二。此外,藥材中尚可見透明石膏、雪花石膏。透明石膏 Selenite為片狀或柱狀晶體集合體;呈不規則塊狀或板狀,無色或白色;條痕白色。透明,呈月白色反射佻。雪花石膏 Satin-Spar為細粒或粉末集合體;呈不規則致密塊狀。白色;條痕白色,不透明,光澤弱;有時碎粒呈透明狀;具玻璃樣光澤。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脾胃論》:如食少者,不可用石膏。石膏能去脈數,疾病退,脈數不退者,不可治也。
  • 《本草衍義補遺》:石膏,本陽明經藥,陽明主肌肉,其甘也,能緩脾益氣,止渴去火,其辛也,能解肌出汗,上行至頭,又入手太陰、少陽,而可為三經之主者。研為末,醋研丸如綠豆大,以瀉胃火、痰火、食積。
  • 《綱目》:東垣李氏雲,立夏前多服白虎湯者,令人小便不禁,此乃降令太過也,陽明津液不能上輸於肺,肺之清氣亦復下降故爾。初虞世《古今錄驗方》治諸蒸病有五蒸湯,亦是白虎加人參、茯苓、地黃、葛根,因病加減。王燾《外台秘要》治骨蒸勞熱久嗽,用石膏文如束針者一斤,粉甘草一兩,細研如面,日以水調三四服,言其無毒有大益,乃養命上藥,不可忽其賤而疑其寒。《名醫錄》言睦州楊士丞女,病骨蒸內熱外寒,眾醫不瘥,處州吳醫用此方,而體遂涼。愚謂此皆少壯肺胃火盛,能食而病者言也。若衰暮及氣虛血虛胃弱者,恐非所宜。廣濟林訓導年五十,病痰嗽發熱,或令單服石膏藥至一斤許,遂不能食,而咳益頻,病益甚,遂至不起,此蓋用藥者之瞀瞀也,石膏何與焉。
  • 《本草經疏》:石膏,辛能解肌,甘能緩熱,大寒而兼辛甘,則能除大熱,故《本經》主中風寒熱,熱則生風故也。邪火上衝,則心下有逆氣及驚喘;陽明之邪熱甚,則口乾舌焦不能息,邪熱結於腹中,則腹中堅痛;邪熱不散,則神昏譫語;肌解熱散汗出,則諸證自退矣。惟產乳、金瘡,非其用也。《別錄》除時氣頭痛身熱,三焦大熱,皮膚熱,腸胃中膈氣,解肌發汗,止消渴煩逆,腹脹暴氣,喘息咽熱者,以諸病皆由足陽明胃經邪熱熾盛所致,惟喘息咽熱,略兼手太陰病,此藥能散陽明之邪熱,降手太陰之痰熱,故悉主之也。甄權亦用以治傷寒頭痛如裂,壯熱如火。《日華子》用以治天行熱狂,頭風旋,揩齒。東垣用以除胃熱肺熱,散陽邪,緩脾益氣者,邪熱去則脾得緩而元氣回也。潔古又謂止陽明經頭痛發熱惡寒,日哺潮熱,大渴引飲,中暑及牙痛者,無非邪在陽明經所生病也,理陽明則蔑不濟矣。足陽明主肌肉,手太陰主皮毛,故又為發斑發疹之要品。若用之渺少,則難責其功,世醫罔解,茲特表而著之。石膏本解實熱,祛暑氣,散邪熱,止渴除煩之要藥。溫熱二病,多兼陽明,若頭痛、遍身骨痛而不渴不引飲者,邪在太陽也,未傳陽明不當用。七、八日來,邪已結里,有燥糞,往來寒熱,宜下者勿用。暑氣兼濕作洩,脾胃弱甚者勿用。瘧邪不在陽明則不渴,亦不宜用。產後寒熱由於血虛或惡露未盡;骨蒸勞熱由於陰精不足,而不由於外感;金瘡、下乳,更非其職;宜詳察之,並勿誤用。
  • 《藥徵》:《名醫別錄》言石膏性大寒,自後醫者怖之,遂至於置而不用焉。仲景氏舉白虎湯之證曰,無大熱,越婢湯之證亦雲,而二方主用石膏,然則仲景氏之用藥,不以其性之寒熱也可以見己。余也篤信而好古,於是乎為渴家而無熱者,投以石膏之劑,病已而未見其害也;方炎暑之時,有患大渴引飲而渴不止者,則使其服石膏末,煩渴頓止,而不復見其害也;石膏之治渴而不足怖也,斯可以知已。
  • 《重慶堂隨筆》:石膏,余師愚以為治疫主藥,而吳又可專用大黃,謂石膏不可用,何也?蓋師愚所謂者暑熱為病,暑為天氣,即仲聖所謂清邪中上之疫也。又可所論者濕溫為病,濕為地氣,即仲聖所雲濁邪中下文疫也。清邪乃無形之燥火,故宜清而不宜下;濁邪乃有形之濕穢,故宜下而不宜清。二公皆卓識,可為治疫兩大法門。
  • 《醫學衷中參西錄》:石膏,涼而能散,有透表解肌之力。外感有實熱者,放膽用之,直勝金丹。《神農本經》謂其微寒,則性非大寒可知。且謂其宜於產乳,其性尤純良可知。醫者多誤認為大寒而煅用之,則宣散之性變為收斂(點豆腐者必煅用,取其能收斂也),以治外感有實熱者,竟將其痰火斂住,凝結不散,用至一兩即足傷人,是變金丹為鴆毒也。迨至誤用煅石膏僨事,流俗之見,不知其咎在煅不在石膏,轉謂石膏煅用之其猛烈猶足傷人,而不煅者更可知矣。於是一倡百和,遂視用石膏為畏途,即有放膽用者,亦不過七、八錢而止。夫石膏之質最重,七、八錢不過一大撮耳。以微寒之藥,欲用一大撮撲滅寒溫燎原之熱,又何能有大效。是以愚用生石膏以治外感實熱,輕症亦必至兩許;若實熱熾盛,又恆重用至四、五兩或七、八兩,或單用或與他藥同用,必煎湯三、四茶杯,分四、五次徐徐溫飲下,熱退不必盡劑。如此多煎徐服者,欲以免病家之疑懼,且欲其藥力常在上焦中焦,而寒涼不至下侵致滑瀉也。《本經》謂石膏治金瘡,是外用以止其血也。愚嘗用煅石膏細末,敷金瘡出血者甚效。蓋多年壁上石灰善止金瘡出血,石膏經煅與石灰相近,益見煅石膏之不可內服也。
  • 《本經》:主中風寒熱,心下逆氣,驚喘,口乾舌焦,不能息,腹中堅痛,產乳,金瘡。
  • 《別錄》:除時氣頭痛身熱,三焦大熱,皮膚熱,腸胃中膈熱,解肌發汗,止消渴煩逆,腹脹暴氣喘息,咽熱。亦可作浴湯。
  • 《藥性論》:治傷寒頭痛如裂,壯熱,皮如火燥,煩渴,解肌,出毒汗,主通胃中結,煩悶,心下急,煩躁,治唇口乾焦。和蔥煎茶去頭痛。
  • 《日華子本草》:治天行熱狂,下乳,頭風旋,心煩躁,揩齒益齒。
  • 《珍珠囊》:止陽明頭痛)止消渴,中暑,潮熱。
  • 《用藥心法》:胃經大寒藥,潤肺除熱,發散陰邪,緩脾益氣。
  • 楊土瀛:煅過最能收瘡暈,不至爛肌。
  • 《本草蒙筌》:胃脘痛甚,吞服。
  • 《長沙藥解》:清心肺,治煩躁,洩郁熱,止燥渴,治熱狂,火嗽,收熱汗,消熱痰,住鼻衄,調口瘡,理咽痛,通乳汁,平乳癰,解火灼,療金瘡。
  • 《本草再新》:治頭痛發熱,目昏長翳,牙痛,殺蟲,利小便。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