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根

Radix Puerariae Kudzu Root, Pueraria, Arrowroot, Root Of Lobed Kudzuvine, Root Of Thomson Kudzuvine, Kudzuvine Root

中藥名稱:葛根

葛根

中藥名稱:葛根 相關方劑

寒熱指數:
12
拼音名稱:GE GEN
英文名稱: Radix Puerariae Kudzu Root, Pueraria, Arrowroot, Root Of Lobed Kudzuvine, Root Of Thomson Kudzuvine, Kudzuvine Root
其他名稱:乾葛(《閻氏小兒方》),甘葛(《滇南本草》),粉葛(《草木便方》),葛麻茹(《陸川本草》),葛於根(《山東中藥》),黃葛根(《四川中藥志》),葛條根(《陝西中藥志》)。

古籍來源:

《神農本草經》。1. 陶弘景:葛根,人皆蒸食之,當取入土深大者,被面日乾之。南康、廬陵間最勝,多肉而少筋,甘美,但為藥用之,不及此間爾。
2. 《唐本草》:葛雖除毒,其根入土五、六寸已上者名葛,頸也,服之令人吐,以有微毒也。
3. 《滇南本草》:葛根,味甜者甘葛,味苦者苦葛。
4. 苦葛根為同屬植物雲南葛根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本品為豆科多年生落葉藤本植物野葛 (Pueraria lobata (Willd.) ohwi) 或甘葛藤 (Pueraria thomsonii benth.) 的根。分佈於我國南北各地。春秋兩季採挖,切片,曬乾。生用,或煨用。

注意事項及副作用:

  • 張元素:不可多服,恐損胃氣。
  • 《本草正》:其性涼,易於動嘔,胃寒者所當慎用。
  • 《本草從新》:夏日表虛汗多尤忌。
  • 退熱生津宜生用,升陽止瀉宜煨用。
  • 張元素:"不可多服,恐損胃氣。"
  • 《本草正》:"其性涼,易於動嘔,胃寒者所當慎用。"
  • 《本草從新》:"夏日表虛汗多尤忌。"

主治功效:

    主升陽明之氣,鼓舞胃氣上行,多用於外感邪氣、項背強痛證;又可清熱生津而止渴。降血壓﹐治高血壓腦病(眩暈、項緊、頭痛)等症狀用於外感表證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10-15g;或搗汁。外用:適量,搗敷。

外觀:

多年生藤本,長達10米,全株被黃褐色粗毛。塊根肥厚。葉互生;具長柄;3出複葉,頂端小葉的柄較長,葉片菱狀圓形,有時有3波狀淺裂,長8~19厘米,寬6.5~18厘米,先端急尖,基部圓形,兩面均被白色伏生短柔毛,下面較密;側生小葉較小,偏橢圓形或偏菱狀橢圓形,有時有2~3波狀淺裂。總狀花序腋生,總花梗密被黃白色絨毛;花密生;苞片狹線形,早落,小苞片線狀披針形;蝶形花藍紫色或紫色,長15~19厘米;花萼5齒裂,萼齒披針形;旗瓣近圓形或卵圓形,先端微凹,基部有兩短耳,翼瓣狹橢圓形,較旗瓣短,通常僅一邊的基部有耳,龍骨瓣較翼瓣稍長;雄蕊10,兩體(9+1);子房線形,花柱彎曲。莢果線形,扁平,長6~9厘米,寬7~10毫米,密被黃褐色的長硬毛。種子卵圓形而扁,赤褐色,有光澤。花期4~8月。果期8~10月。

栽培:

適應性強,在向陽濕潤的荒坡、林邊都可栽培。土壤以深厚、肥沃、酥鬆的夾砂土較好。栽培技術 用扦插、根頭、壓條、種子等方法繁殖,但以扦插和根頭繁殖為常用。扦插繁殖:在冬季採挖葛根時,把較粗大的藤子割下,剪去頭尾,選取中間健壯部分,剪成長33cm的短段,每段有2-3個芽,埋於濕潤的細沙中,堆藏陰涼濕潤處,清明前後發芽時,取出栽種,按行殊距各0.6-1m開窩,施堆肥或木灰,每窩栽插條2-3根。根頭繁殖:在採挖時,把葛根頭切下10-12cm作種,隨挖隨栽,每窩栽種1株。田間管理 栽後第1年松窩3次,第五次在出苗後,第2次在6-7月,第3次在冬季落葉後。以後每年只進行2次,第1次在早春發芽時,第2次在冬季落葉後。在每次中除後,施追肥三次,肥料以人畜糞水為主。當莖藤長約65cm時要摘去頂芽,以促使多發側藤,有利塊根生長。病蟲害防治 金金龜子,咬食葉片,可用90 %晶體敵百蟲1000倍波噴葉面防治。斑螫,咬食花瓣,可於露水未乾時,捕捉,曬乾作藥用。

炮製:

洗淨,除去外皮,切片,曬乾或烘乾。廣東、福建等地切片後,用鹽水、白礬水或淘米水浸泡,再用硫黃熏後曬乾,色較白淨。切片,曬乾。煨葛根:先以少量麩皮撒入熱禍內,待冒煙後,將葛根片倒入,上面覆蓋剩下的麩皮,煨至下層麩皮呈焦黃色時.隨即以鐵鏟將葛根與麩皮不斷翻動,至葛根片呈深黃色為廢,取出,篩去麩皮,涼透。 (每葛根100斤,麩皮25斤)《品匯精要》:葛根,刮去皮或搗汁用。

藥理作用:

1.對循環系統的作用 :葛根中提出的黃酮能增加腦及冠狀血管血流量。麻醉狗頸内動脈注射葛根黃酮後,腦血流量增加,血管阻力相應降低,作用維持2~20分鍾,如靜脈注射,則腦血流量增加較輕,也不能解除腎上腺素及去甲腎上腺素收縮腦血管的作用,但對高血壓動脈硬化病人則能改善腦循環,其作用溫和。葛根黃酮及葛根酒浸膏注射于狗的冠狀動脈及靜脈,均能使冠狀血管血流量增加,血管阻力降低。給大鼠腹腔及皮下注射葛根酒浸膏和腹腔注射其水煎劑及葛根中提出的結晶,對垂體後葉素所引起的心髒缺血反應均有保護作用,葛根水煎劑口服對高血壓狗無明顯的降壓作用。葛根(日本産)煎劑中據報道有興奮和抑制心髒兩種成分。

2.解痙作用: 中國葛根(品種未注明)與日本市售葛根中均含天豆黃酮,對小鼠、豚鼠離體腸管具有罂粟堿樣解痙作用,但中國産葛根較日本産者解痙作用強,可能與所含大且黃酮較多有關,此解痙成分能對抗組織胺及乙酰膽堿的作用;從日本産葛根中分離出之其他異黃酮類衍化物則無明顯的擴乙酰膽堿作用。此外尚分離出肘腸管有收縮作用的物質,日本産葛根中提出之MTF-101有毒蕈堿樣作用。

3.降血糖作用 :葛根(品種未注明)煎劑給家兔口服,開始2小時血糖上升,随即下降,第3、4小時下降最低,對家兔腎上腺素性高血糖不僅無對抗作用,反而使之增高,但能促進血糖提早恢複正常。葛根水提取物也能使家兔血糖初上升後下降,對饑锇家兔升血糖作用更顯著,乙醚提取物對糖代謝則無明顯影響。

4.解熱及雌激素樣作用 :日本産葛根浸劑對人工發熱家兔有明顯解熱作用,維持4~5小時之久。葛根能增加未成熟小鼠子宮的重量,有雌激素樣作用。此作用之有效成分爲大豆黃酮。本品主要含黃酮類物質:大豆素、大豆甙,還有大豆素-4,7-二葡萄糖甙、葛根素、葛根素-7-木糖甙,葛根醇、葛根藤素及異黃酮甙和澱粉。

5.葛根能擴張冠脈血管和腦血管,增加冠脈血流量和腦血流量。葛根總黃酮能降低心肌耗氧量,增加氧供應。葛根能直接擴張血管,使外周阻力下降,而有明顯降壓作用,能較好緩解高血壓病人的「項緊」症狀。葛根素能抑制血小板凝集。

6.葛根有廣泛的β-受體阻滯作用。黃豆甙元對小鼠離體腸管有明顯解痙作用,能對抗乙酰膽鹼所致的腸管痙攣。葛根還具有明顯解熱作用。並有輕微降血糖作用。

化學成分:

野葛根含大豆甙元(daidzein),大豆甙(daidzin),葛根素(puerarin),4'-甲氧基葛根素(4 -methoxypuerarin),大豆甙元-4 ,7-二葡萄糖甙(daidzein-4 ,7-diglucoside),大豆甙元-7-(6-O-丙二酰基)-葡萄糖甙[daidzein-7-(6-O-malonyl)-lucoside],染料木素(genistein),刺芒柄花素(for-mononetin),大豆甙元-8-C-芹菜糖基(l→6)-葡萄糖甙[daidzein-8-C-apiosyl(1→6)-glucoside],染料木素-8-C-芹菜糖基(1→6)-葡萄糖甙[genistein-8-C-apiosyl(1→6)-glucoside],葛根素木糖甙(puerarinxyloside,PG-2),3 -羥基葛根素(3 -hydroxypuerarin,PG-1),3 -甲氧基葛根素(3 -methoxypuerarin,PG-3),4 -O-葡萄糖基葛根素(4 -O-glucosyl puerarin,PG-6),葛根酚(puerarol),葛根甙(pueroside)A、B,刺芒柄花素-7-葡萄糖甙(formononetin-7-glucoside),羽扇烯酮(lupenone),β-谷甾醇(β-sitosterol),二十二烷酸(docosanoic acid),二十四烷酸(tetracosanoic acid),l-二十四烷酸甘油酯(glucerol-1-monotetracosanoate),尿囊素(allantoin),β-谷甾醇-β-D-葡萄糖甙(β-sitosteryl-β-D-glucoside),6,7-二甲氧基香豆精(6,7-dimethoxycoumarin),5-甲基海因(5-methylhydantoin)及以槐花二醇(sophoradiol),廣東相思子三醇(cantoniensistriol),大豆皂醇(soyasapogenol)A、B ,葛根皂醇(kudzusapogenol)C、A和葛根皂醇B甲酯(kudzusapogenol B methylester)為甙元的三萜皂甙。葛藤亦含有大豆甙元,大豆甙,葛根素和β-谷甾醇。甘葛藤根含大豆甙,葛根素,4'-甲氧基葛根素,大豆甙元及痕量大豆甙元-4,7'-二葡萄糖甙。

毒性:

小鼠口服醇浸劑幹粉10g及20g/kg,連服3天,未見毒性反應,口服醇浸劑2g/kg/天連續2月,實質性器官無病理改變。醇浸劑幹粉靜脈註射的半數致死量為2.1±0.12kg/kg。葛根素150mg/kg對胎鼠無致畸作用,葛根素註射液對雄性生殖細胞無致突作用。

狀態:

  • 野葛根完整的多呈圓柱形。商品常為斜切、縱切、橫切的片塊,大小不等。表面褐色,具縱皺紋,可見橫向皮孔和不規則的鬚根痕。質堅實,斷面粗糙,黃白色,隱約可見l-3層同心環層。纖維性強,略具粉性。氣微、味微甜。
  • 粉葛根呈圓柱形、類紡錘形或半圓柱形,有的為縱切或斜切的厚片,大小不一。除去外皮的表面黃白色或淡黃色,未去外皮的呈灰棕色。質堅硬而重,纖維性較弱,有的呈綿毛狀,富粉性。以塊大、質堅實、色白、粉性足、纖維少為佳。顯微鑒別 根橫切面:(l)野葛根木栓層為多列木栓細胞。栓內層為4-5列細胞,排列緊密,外側細胞含有少量草酸鈣方晶,內側偶見石細胞,石細胞類方形、類橢圓形或不規則形,直徑32-66μm,壁厚。異形維管束排列形成1-3個同心環。射線較窄,4-5列細胞,韌皮部與木質部徑向寬度之比為1:1-2,韌皮部具少數分泌細胞,內含紅棕色塊狀物,形成切向不規則的條狀,晶鞘纖維眾多。木質部導管密集,徑向輻射狀排列,直徑38-115μm。晶鞘纖維眾多。薄壁細胞中充滿澱粉粒。
  • 粉葛根皮層內側石細胞偶見,類長方形、類方形,直徑25-74μm,壁薄,紋孔清晰。異形維管束排列成3-5個同心環。韌皮部與木質部寬度之比為1:8-10。木質部大部為薄壁細胞,導管及纖維束較少。導管直徑26-127μm。薄壁細胞充滿澱粉粒。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張元素:用此(葛根)以斷太陽入陽明之路,即非太陽藥也,故仲景治大陽陽明合病,桂枝湯加麻黃、葛根也。 又有葛根黃芩黃連解肌湯,是知葛根非太陽藥,即陽明藥。太陽初病、未入陽明,頭痛者,不可便服葛根發之,若服之是引賊破家也,若頭顱痛者可服之。
  • 李杲:乾葛,其氣輕浮,鼓舞胃氣上行,生津液,又解肌熱,治脾胃虛弱洩瀉聖藥也。
  • 《綱目》:本草十劑雲,輕可去實,麻黃、葛根之屬。蓋麻黃乃太陽經藥,兼入肺經,肺主皮毛;葛根乃陽陰經藥,兼人脾經,脾主肌肉。所以二味藥皆輕揚發散,而所入迥然不同也。
  • 《本草經疏》:葛根,解散陽明溫病熱邪之要藥也,故主消渴,身大熱,熱壅胸隔作嘔吐。發散而升,風藥之性也,放主諸痹。傷寒頭痛兼項強腰脊痛,及遍身骨疼看,足太陽也,邪猶未入陽明,故無渴證,不宜服。
  • 《本草匯言》:葛根,清風寒,淨表邪,解肌熱,止煩渴,瀉胃火之藥也。嘗觀發表散邪之藥,其品亦多,如麻黃拔太陽營分之寒,桂枝解太陽衛分之風,防風、紫蘇散太陽在表之風寒,藁本、羌活散太陽在表之寒濕,均稱發散藥也,而葛根之發散,亦入太陽,亦散風寒,又不同矣,非若麻、桂、蘇、防,辛香溫燥,發散而又有損中氣之誤也;非若藁本、羌活,發散而又有耗營血之虞也。《神農經》謂起陰氣,除消渴,身大熱,明屬三陽表熱無寒之邪,能散之清之之意也。如傷風傷寒,溫病熱病,寒邪已去,標陽已熾,邪熱伏於肌腠之間,非表非里,又非半表半里,口燥煩渴,仍頭痛發熱者,必用葛根之甘寒,清肌退熱可也,否則捨葛根而用辛溫(如麻、桂、蘇、防之類),不惟疏表過甚,而元氣虛,必致多汗亡陽矣。然而葛根之性專在解肌,解肌而熱自退,渴自止,汗自收。而本草諸書又言能發汗者,非發三陽寒邪在表之汗也,又非發風溫在經之汗也,實乃發三陽寒郁不解,郁極成熱之汗也。 又如太陽汗出不徹、陽氣怫郁,其人面色緣緣正赤,躁煩不知痛之所在,短氣,更發汗以愈,宜葛根湯治之,郁解熱除,汗出而邪自退,此所以本草諸書言發汗者此也。
  • 《本草正》:葛根,用此者,用其涼散,雖善達諸陽經,而陽明為最, 以其氣輕,故善解表發汗。凡解散之藥多辛熱,此獨涼而甘,故解溫熱時行疫疾,凡熱而兼渴者,此為最良,當以為君,而佐以柴、防、甘、桔。
  • 《藥品化義》:葛根,根主上升,甘主散表,若多用二、三錢,能理肌肉之邪,開發腠理而出汗,屬足陽明胃經藥,治傷寒發熱,鼻乾口燥,瘧疾熱重。蓋麻黃、紫蘇專能攻表,而葛根獨能解肌耳。因其性味甘涼,能鼓舞胃氣,若少用五、六分,治胃虛熱渴,酒毒嘔吐,胃中郁火,牙疼口臭。或佐健脾藥,有醒脾之力。且脾主肌肉,又主四肢,如陽氣郁遏於脾胃之中,狀非表症,飲食如常,但肌表及四肢發熱如火,以此同升麻、柴胡、防風、羌活,升陽散火,清肌退熱,薛立齋常用劑也。若金瘡、若中風、若痙病以致口噤者,搗生葛根汁,同竹瀝灌下即醒,乾者為末,酒調服亦可。痘瘡難出,以此發之甚捷。
  • 《本經逢原》:葛根輕浮,生用則升陽生津,熟用則鼓舞胃氣,故治胃虛作渴,七味白術散用之。又清暑益氣湯兼黃柏用者,以暑傷陽陰,額顱必脹,非此不能開發也。
  • 《本經疏證》:葛根之用,妙在非徒如栝蔞但FU陰律,亦非徒如升麻但升陽氣,而能兼擅二者之長,故太陽陽明合病,自下利看(葛根湯證),太陽被下,利遂不止,脈促喘汗者(葛根芩連湯證)鹹用之。蓋兩者之利,為陽盛於外,不與陰交,陰遂不固而下溜,起其陰氣,使與陽浹,得曳以上行,則非但使利止,並能使陽之遏於外者,隨胃陽鼓蕩而散矣。
  • 《藥醫學叢書》:葛根,斑疹為必用之藥,亦並非已見點不司用,痧麻均以透達為主,所懼者是陷,豈有見點不可用之理惟無論痧麻,舌絳且乾者,為熱入營分,非犀、地黃不辦,誤用葛根,即變證百出,是不可不知也。又凡傷寒陽陰症已見,太陽未罷,得葛根良。太陽已罷,純粹陽明經症,得葛根亦良。惟溫病之屬濕溫及伏暑、秋邪者不適用,此當於辨症加之注意。若一例橫施,伏暑、秋邪得此,反見白,則用之不當之為害也。
  • 《本草正義》:葛根,氣味皆薄,最能升發脾胃清陽之氣,《傷寒論》以為陽明主藥,正惟表寒過郁於外,胃家陽氣不能散布,故以此輕揚升舉之藥,捷動清陽,扞御外寒,斯表邪解而胃陽舒展,所以葛根湯中仍有麻黃,明為陽陰表寒之主藥,非陽明裡熱之專司,若已內傳而為陽明熱,則仲景自有白虎諸法,非葛根湯之所宜用。其葛根黃芩黃連湯方,則主陽明協熱下利,貌視之,頗似專為里有實熱而設,故任用芩、連之苦寒,則葛根似亦為清里之品;抑知本條為太陽病桂枝證醫反下之之變,邪熱因誤下而入裡,里雖宜清,而利遂不止,即以脾胃清陽下陷之候,葛根只以升舉陷下之氣,並非為清里而設,此皆仲師選用葛根之真旨。由此推之,而知《本經》之主消渴者,亦以燥令太過,降氣迅速,故雖飲多而渴不解,此藥治之,非特潤燥,亦以升清。又主嘔吐者,亦以胃氣不能敷布,致令食不得入,非可概治胃火上逆之嘔吐。而僅知為清胃生津、甘潤退熱之普通藥劑,則似是實非,寧獨毫釐之差,真是千里之謬矣。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