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榔

Semen Arecae Catechu Betel Nut, ArecaSeed, BetelNut

中藥名稱:檳榔

檳榔

中藥名稱:檳榔 相關複方

寒熱指數:
24
拼音名稱:BIN LANG
英文名稱: Semen Arecae Catechu Betel Nut, ArecaSeed, BetelNut
其他名稱:仁頻(《上林賦》),賓門(李當之《藥錄》),賓門藥餞(《南方草木狀》),白檳榔(《藥性論》),橄欖子(《食療本草》),檳榔仁(《外台》),洗瘴丹(侯寧極《藥譜》),大腹子(《嶺表錄異》),大腹檳榔(《本草圖經》),檳榔子(《綱目》),馬金南(《花鏡》),青仔(《中國樹木分類學》),檳榔玉、榔玉(《中藥志》)。

古籍來源:

李當之《藥錄》;1.《南方草木狀》:檳榔,樹高十餘丈,皮似青桐,節如桂竹,下本不大,上枝不小,調直亭亭,千萬若一,森秀無柯。端頂有葉,葉似甘蕉,條派(脈)開破,仰望眇眇,如插叢蕉於竹杪;風至獨動,似舉羽扇之掃天。葉下系數房,房綴數十實,實大如桃李,天生棘重累其下,所以御衛其實也。味苦澀。剖其皮,鬻其膚,熟如貫之,堅如乾棗,以扶留藤、古賁灰並食,則滑美,下氣消谷。出林邑。
2. 《雷公炮炙論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本品為棕櫚科植物檳榔 ArecacatechuL.的干燥成熟種子。春末至秋初採收成熟果實,用水煮後,乾燥,除去果皮,取出種子,乾燥。

注意事項:

    氣虛下陷者禁服。脾虛便溏或氣虛下陷者忌用

主治功效:

    殺蟲消積,降氣,行水,截瘧。用於絛蟲、蛔蟲、薑片蟲病,蟲積腹痛,積滯瀉痢,裡急後重,水腫腳氣,瘧疾。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6-15g,單用殺蟲,可用60-120g;或入丸、散。

外觀:

本品呈扁球形或圓錐形,高1.5~3.5cm,底部直徑1.5~3cm。表面淡黃棕色或淡紅棕色,具稍凹下的網狀溝紋,底部中心有圓形凹陷的珠孔,其旁有1明顯疤痕狀種臍。質堅硬,不易破碎,斷面可見棕色種皮與白色胚乳相間的大理石樣花紋。氣微,味澀、微苦。

栽培:

喜高溫濕潤氣候,耐肥,不耐寒,16℃就有落葉現象,5℃就受凍害,最適宜生長溫度為25-28℃。年降雨量1500-2200mm地區適宜生長。幼苗期蔭蔽度50%-60%為宜,成年樹應全光照。以土層深厚,有機質豐富的砂質壤上栽培為宜。種子有果內後熟特性。栽培技術 用種子育苗。選擇15-30年生,莖於上下均勻,節間短,產量高的母樹採種。果實選翌年成熟(6月上、下旬),果皮是金黃色的留種。採下的果實,曬1-2d,待果皮稍乾燥時,用濕沙層積法成堆積法催芽,20d左右發芽,芽長3cm時即可播種,可用苗床和營養袋育苗。生產上多采用營養袋育苗。苗生長約1年,高50-60cm,有5-6片葉時便可定植。海南於2-3月或8-10月,雲南於5-6月定植。田間管理 定植後幼齡期需要適量蔭蔽以保持土壤濕潤,叮間種綠肥、藥材、經濟作物等。如遇天旱,應適當澆水。植後6-7年間,每年中耕除草追肥2-3次。肥料以人畜糞和綠肥為主。成年樹結果後,除施氮肥外,適當增施磷鉀肥,以促進開花結果和增強植株抗寒抗風能力。植株進入開花結果年齡,應將幼林時的蔭蔽樹砍掉,以利其生長和結果。病蟲害防治 病害有葉斑病,為害葉,及時除去枯枝落葉燒毀,用1:1:150波爾多液噴霧或用瑞毒霉等防治。果腐病,使青果蒂腐爛,導致落果,防治方法同葉斑病。果穗枯萎病,為害果穗和果實,及時將落果落葉清除燒毀,在幼果和青果期間用炭疽福美、多畝靈噴霧。極腐病,為害苗,用5%多菌靈可濕性粉800-1000信液灌根。蟲害有紅脈穗螟在花期和幼果期為害,在3-4月結合施肥,每株施3%呋喃丹顆粒0.25kg或於4、5月和 8、9月用 Bt乳劑100倍液加3%苦榨油或Bt乳劑100倍加10%滅百可10-6噴霧。

炮製:

1.檳榔:揀去雜質,以清水浸泡,按氣溫情況換水,至泡透為止,撈起,切片,晾乾。或取揀淨的檳榔打碎如豆粒大,亦可。
2. 炒檳榔:取檳榔片置鍋中,文火炒至微微變色,取出,放涼。
3. 焦檳榔:用武火把檳榔片炒至焦黃色時,噴灑清水,取出,放涼。
4. 《雷公炮炙論》:欲使檳榔,先以刀刮去底,細切,勿經火,恐無力效。若熟使,不如不用。
5. 《本草述》:檳榔急治生用,經火則無力。緩治略炒或醋煮過。

藥理作用:

1.驅蟲作用:1.1.對肝吸蟲的作用:1.1.1.對肝吸蟲的體外抑蟲作用:查傳龍等報道檳榔的水煎醇沈液(1×10-2、1×10-3和1×10-4)對肝吸蟲均有明顯的體外抑蟲作用,與正常培養組比較,P<0.01。且在1×10-2和1×10-3濃度的抑蟲作用最強,與毒扁豆堿1×10-4mol/L組無顯著差異,P<0.05。經檳榔作用的蟲體充分伸展,蟲體薄平,長度顯著增加。

1.1.2.對肝吸蟲神經系統作用:1.1.2.1.麻痹蟲體的恢複試驗:查傳龍等報道將檳榔(1×10-2作用20min後麻痹的肝吸蟲繼續留在檳榔1×10-2液中觀察,發現蟲體始終伸展麻痹不動;而將麻痹的蟲體換至阿托品(1×10-4mol/L)和五羥色胺(1×10-4mol/L)溶液中後,均可使蟲體恢複運動,以阿托品最為迅速,在麻痹的蟲體如橫斷為二或刺破體表後,換至五羥色胺(1×10-4mol/L)溶液中後,還發現蟲體迅速超強度頻繁伸縮活動且活動總是以破裂處開始,每分鐘達62次,正常蟲體平均每分鐘伸縮23次。

1.1.2.2.膽堿酯酶活力的影響:查傳龍等按Buediimg(1967)改良的koelle-Gomori-Doug-glas乙酰膽堿酯酶組織化學定位技術,底物濃度AschI8mg/ml,BschI9.1mg/ml;均在室溫下孵育9-15min,用聚乙烯吡咯烷酮(PVP)封片,鏡下觀察蟲體神經系統酶反應強度。各組蟲體乙酰膽堿酯酶反應強度,及其在肝吸蟲神經系統分布的變化(見表4)。檳榔組與正常蟲體組相似,均呈陽性反應。膽堿酯酶抑制劑毒扁豆堿組蟲體神經系統,除咽下神經節(腦神經節)極弱陽性外,其它神經組織的酶反應均為陰性。

1.2.對血吸蟲肝移作用的影響:浙江醫科大學藥學系藥理學教研室報道,檳榔煎劑(每1ml相半於藥材4g)具有促使小鼠體內血吸蟲肝移作用。選取體重20g左右的小白鼠,每鼠經腹部皮膚接種日本吸血蟲尾蚴35條。於接種後35-36天進行檳榔促血吸蟲肝移作用之觀察。將感染小鼠分成5組,分別以灌胃器給予各種藥物,給藥後經不同時間將小鼠殺死,在門靜脈殘端和腸系膜靜脈中的血吸蟲數,計算各組小鼠平均每鼠含蟲數和平均肝區數占總蟲數的百分率,並將此百分率進行組間差異的顯著性測驗,結果(見表5)表明,服檳榔煎劑的血吸蟲鼠平均肝區蟲數占總蟲數百分率顯著高於對照組病鼠。服檳榔煎劑8小時後殺死的病鼠肝區蟲數的百分率顯著低於服同劑量檳榔煎劑而於1.5小時後殺死的病鼠。而檳榔加阿托品組病鼠肝區蟲數占總蟲數的百分率與對照組比較無顯著差異。同時還采用檳榔煎劑與呋喃丙胺合並治療感染血吸蟲尾蚴的病兔,結果表明有協同作用。證實檳榔堿2×10-7mol/L與15x10-6mol/L濃度,均有麻痹曼氏血吸蟲吸盤與體肌的作用。

1.3.對絳蟲、蟯蟲、蠕蟲、蛔蟲的作用:體外實驗表明,30%檳榔煎劑40分鐘可使犬短小絳蟲強直乃至死亡。1-2%去鞣酸的檳榔提取物可使豬肉絳蟲、牛肉絳蟲與短小絳蟲呈馳緩性麻痹,頭節與未成熟節片比成熟節片敏感,其麻痹作用部位可能在神經系統而不在肌肉。但牛肉絳蟲敏感性較差,可能系孕卵節片較大之故。檳榔煎劑對鼠蟯蟲也具有麻痹作用,25%濃度45min可使鼠蟯蟲呈抑制狀態,但置入任氏液中後30分鐘,有60%的鼠蟯蟲可恢複活動。檳榔50%水-丙酮提取物對犬蛔蟲蚴體具有很強的殺滅活性,可出現爆裂性效應,而檳榔熱水提取物的作用較弱。檳榔的直鏈脂肪酸亦有較強的殺犬蛔蟲蚴體活性,其中以月桂酸(十二烷酸)的活性最強,碳鏈短於6碳者無活性,碳鏈數超過13時,活性迅速下降。體內實驗表明,檳榔與南瓜子均能引起絳蟲癱瘓,配合使用有協同作用。給貓服48.5mg檳榔堿鉍碘化合物可驅出貓帶形絳蟲與犬複殖孔絳蟲。檳榔煎劑可驅出小鼠短小膜殼絳蟲,亦可驅出蟯蟲。氫溴酸檳榔堿0.4mg/kgig有95%排蠕蟲效果。

2.對膽堿受體的作用:檳榔堿具有興奮M膽堿受體的作用,嚼食檳榔可使胃腸平滑肌張力升高,增加腸蠕動,消化液分泌旺盛,食欲增加。檳榔煎劑9.98g/kg,平均開始下瀉時間為65分鐘,下瀉次數為5.4次,故可促進蟲體排出。檳榔水提醇沈法制成的20%的註射液對犬或貓的離體或在體膽囊均能興奮膽囊肌,引起強有力的收縮作用,並與同實驗給予乙酰膽堿作用一致。若與大黃註射液合用,能增強總膽管收縮力,加速膽汁排出,提示檳榔的擬膽堿作用有利於總膽管內結石的排出。檳榔堿可使兔心率減緩與冠狀動脈、子宮平滑肌收縮。尚有增強阿托品對小鼠下肢血管的收縮作用。檳榔堿也能興奮N-膽堿受體,表現為興奮骨骼肌、神經節與頸動脈體。而對中樞神經系統尚有擬膽堿作用。小鼠scl0mg/kg氫溴酸檳榔堿衍生物可使流涎與震顫。貓iv小量檳榔堿可引起皮層驚醒反應,阿托品可減少或阻斷這一作用。小鼠sc檳榔堿可減輕由四氫戊二烯(PenteTCMLIBazole)引起的驚厥或腦外傷引起的記憶減退。另有報道曼氏血吸蟲肌肉中存在膽堿能受體,檳榔堿可通過對這類受體作用使吸蟲麻痹,而阿托品能阻斷此作用。

3.抗病原微生物作用:曹仁烈等報道檳榔水浸劑(l:1)對許蘭氏黃癬菌與堇色毛癬菌等皮膚真菌均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雞胚實驗表明檳榔有抗流感病毒作用,體外作用的MIC為0.08mg/ml,體內作用的MIC為25mg/胚。王善源認為檳榔抗病毒的活性物質可能與所含鞣質有關。小鼠感染流感病毒PR8,從鼻孔滴入檳榔浸出液並加入飲水中服用,對抗流感病毒有一定效果。最近Fukuchi,A.等報道從檳榔種子中分得多種殺病毒物質(NF-861、NF-86ⅡNPF-861A、NPE-861B、NPF-86ⅡA和NPF-86ⅡB),它們的硫酸鹽己投入批量生產,由其制成的片劑可用於治療病毒感染性人類免疫缺陷疾病。

4.抗高血壓作用:Inokuchi,Jinichi等報道從檳榔種子中分離得到的ArecaⅡ-5-C物質體外試驗具有明顯抑制血管緊張肽轉移酶(ACE)的活性。給自發高血壓SHR大鼠po或ivArecaⅡ-5-C物質,以疏基甲基氧丙基左旋脯氨酸(Captopril)作對照,結果表明,poArecaⅡ-5-C具有持續抗高血壓作用,並顯示量效關系,100mg/kg和200mg/kg的Areca-Ⅱ-5-C與30-100mg/kg的疏基甲基氧丙基左旋脯氨酸相當;iv10和15mg/kgArecaⅡ-5-C產生快速而顯著的降血壓作用,其作用強度15mg/kgArecaⅡ-5-C是相同劑量Captopiil的3倍,雖然iv50mg/kgArecaⅡ-5-C對去甲腎上腺素、緩激肽和乙酰膽堿幾無反應,但對血管緊張肽Ⅰ和Ⅱ的升壓反應則產生量效抑制作用,提示ArecaⅡ-5-C可成為一良好的降血壓藥物。

5.抗癌作用:從檳榔所得的聚酚化合物對艾氏腹水癌有顯著的抑制作用,對Hela細胞有中度細胞毒作用。

6.其它作用:檳榔乙酸乙酯提取液對大鼠妊娠子宮能引起痙攣。檳榔粗提物對5'-核苷酸酶的抑制作用強於對其它磷酸脂酶的作用,大鼠巨噬細胞可直接被激活。

化學成分:

種子含總生物鹼0.3%-0.6%,主要為檳榔鹼(arecoline),及少量的檳榔次鹼(arecaidin),去甲基檳榔鹼(guvacoline),去甲基檳榔次鹼(guvacine),異去甲基檳榔次鹼(isoguvacine),檳榔副鹼(arecolidine),高檳榔鹼(homoarecoline)等,均與鞣酸(tannic acid)結合形式存在。還含鞣質約15%,內有右旋兒茶精(catechin),左旋表兒茶精(epicatechin),原矢車菊素(procyanidin)A-1,B-1和B-2以及稱為檳榔鞣質(arecatannin)A、B的兩個系列化合物,這兩個系列均系原矢車菊素的二聚體、三聚體、四聚體、五聚體。又含脂肪約14%,基中主要脂肪酸有月桂酸(lauric acid),肉豆蔻酸(myristic acid),棕櫚酸(palmitic acid),硬脂酸(stearic acid),油酸(oleic acid)和少量的今苯二甲酸雙(2-乙基已醇)酯[bis(2-ethylhexyl)phthalate]等。還含氨基酸,主要有脯氨酸(proline)佔15%以上,以及色氨酸(TCMLIByptophane),蛋氨酸(methionine),酷氨酸(tyrosine),精氨酸(arginine),苯丙氨酸(phenylalanine)等。另含甘露糖(mannose),半乳糖(galactose),蔗糖(sucrose),檳榔紅色素(areca red)及皂甙等。

毒性:

1.毒性:過量檳榔鹼引起流涎、嘔吐、利尿、昏睡及驚厥。如係內服引起者可用過錳酸鉀溶液洗胃,並註射阿托品。
2.誘變作用:檳榔煎劑給小鼠ig的LD50為120±24g/kg。檳榔鹼給小鼠ig的MLD為100mg/kg,犬的MLD為5mg/kg,馬的MLD為1.4mg/kg。大鼠ig檳榔鉍碘化合物的MLD為1g/kg,給藥後15min出現流涎、腹瀉、呼吸加快、煩躁等症狀,1.5-2h死亡。犬用0.44mg/kg氫溴酸檳榔鹼ig,可引起嘔吐與驚厥。RameshaRA報導給懷孕6-15d大鼠以1,3和5mg/d/隻的劑量服用生檳榔或製檳榔的​​總水溶性提取物,結果發現檳榔對大鼠胚胎具有一定毒性作用,可使活胎兒體重減輕,骨骼成熟延遲,甚至造成死胎。PanigrahiGB報導檳榔總水提物及其鞣質對小鼠骨髓細胞姐妹染色體交換(SCE)頻率的影響,給小鼠ip檳榔總水提物12.5,25或50mg/g/5天,結果顯示SCE頻率隨劑量增加而升高,而連續注射50mg/g/10d,25mg/g/15d或50mg/g/15d檳榔總水提取物後,SCE頻率顯著下降,說明檳榔總水提取物在低劑量短時間作用下可產生誘變作用。給小鼠ip檳榔鞣質50,100或200ug/gx5d,結果表明,SCE頻率未見明顯升高,而連續注射200ug/gx10d,100ug/gx15d,200ug/gx15d檳榔鞣質後,SCE頻率則顯著升高,說明檳榔鞣質在長時間高劑量作用下具有誘變作用。
3.促癌變作用:另據TanakaT等報導,給大鼠飲服含5ppm誘癌物質4-硝基喹啉1-氧化物(I)的水16wk後,加服含20%檳榔的飼料40wk,結果發現加服檳榔的大鼠舌上腫瘤的發生率明顯高於只飲I的大鼠;另給大鼠po含200ppm的另一種誘癌物質N-2-芴基乙酰胺(FAA)​​飼料8wk後,加服含檳榔的飼料16wk,結果發現加服檳榔的大鼠肝細胞發生癌變的數目顯著高於只服FAA的大鼠。這一結果表明,飲食檳榔對4-硝基喹啉1-氧化物誘發的口腔癌N-2-芴基乙酰胺誘發的肝癌具有促癌變作用。

狀態:

    種子扁球形或圓錐形,頂端鈍圓,基部平寬,高1.5-3cm,基部直徑1.5-3cm。表面淡黃棕色至暗棕色,有稍凹下的淡色網狀紋理,偶附有銀白色內果皮斑片或果皮纖維,基部中央有凹窩(為珠孔部位),旁有大形淡色種臍。質極堅硬,切斷面可見大理石樣紋理,系紅棕色的種皮及外胚乳向內錯入於類白色的內胚乳而成,縱剖面珠孔部位內側有空隙,藏有細小於縮的胚。氣微,味微苦澀。以個大、體重、質堅、無破裂者為佳。顯微鑒別 粉末特徵棕紫色。
    1.內胚乳碎片眾多,完整的細胞呈不規則多角形或類方形,胞間層不甚明顯,直徑56-112μm,壁半纖維素,厚6-11μm,有大的類圓形或矩圓形紋孔,直徑8-19μm。
    2.外胚乳細胞類長方形、類多角形或作長條狀,直徑40-72μm,壁厚約8m,有少數細小紋孔,胞腔內充滿紅棕色至深棕色物。
    3.種皮石細胞鞋底形、紡錘形成多角形,直徑24-64μm,壁厚5-12μm,紋孔裂縫狀,有的胞腔內充滿淡紅棕色物。此外,偶有其周圍細胞小含團簇狀硅質塊的中果皮纖維及內果皮細胞。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用藥心法》:檳榔,苦以破滯,辛以散邪,專破滯氣下行。
  • 《本草約言》:檳榔,入胸腹破滯氣而不停,入腸胃逐痰癖而直下,能調諸藥下行,逐水攻腳氣。治利取其墜也,非取其破氣也,故兼木香用之,然後可耳。一雲能殺寸白蟲,非殺蟲也,以其性下墜,能逐蟲下行也。
  • 《本草蒙筌》:檳榔,久服則損真氣,多服則瀉至高之氣,較諸枳殼、青皮,此尤甚也。
  • 《綱目》:按羅大經《鶴林玉露》雲,嶺南人以檳榔代茶御瘴,其功有四:一曰醒能使之醉,蓋食之久,則熏然頰赤,若飲酒然,蘇東坡所渭 紅潮登頰醉檳榔 也。二曰醉能使之醒,蓋酒後嚼之,則寬氣下痰,余醒頓解,朱晦庵所謂 檳榔收得為祛痰 也。三曰飢能使之飽,四曰飽能使之飢。蓋空腹食之,則充然氣盛如飽,飽後食之,則飲食快然易消。
  • 《本草經疏》:檳榔,入手、足陽明經。夫足陽明為水谷之海,手陽明為傳導之宮,二經相為貫輸,以運化精微者也。二經病則水谷不能以時消化,羈留而生痰癖,或濕熱停久,則變生諸蟲,此藥李能散結破滯,苦能下洩殺蟲,故主如上諸證也。甄權宣利五臟六腑壅滯,破胸中氣,下水腫,治心痛積聚;日華子下一切氣,通關節,利九竅,健脾調中,破癥結;李殉主奔豚氣,五膈氣,風冷氣,腳氣,宿食不消,皆取其辛溫走散,破氣墜積,能下腸胃有形之物耳。
  • 《本草匯言》:檳榔,主治諸氣,祛瘴、破滯氣、開郁氣、下痰氣、去積氣、解蠱氣、消谷氣、逐水氣、散腳氣、殺蟲氣、通上氣、寬中氣、洩下氣之藥也。方龍潭曰:如巔頂至高不清而為頭痛寒熱,下焦後重之氣不利而為積痢腸BI,或胸痛引背、兩脅膚滿而喘逆不通,或氣痞痰結、水谷不遠而關格ZHEN脹,或水壅皮膚、肢體腫脹而行動即喘;如奔豚腳氣之下而上升,如五膈五噎之上而不下;或寸白蟲結於腸胃之中,或瘡痍癬癩流延於肌膜之外,種種病因,因於水谷不能以時消化,羈留而至痰者,此藥宣行通達,使氣可散,血可行,食可消,痰可流,水可化,積可解矣。
  • 《本草正》:檳榔,本草言其被氣極速,較枳殼、青皮尤甚。若然,則廣南之入朝夕笑噬而無傷,又豈破氣極速者。總之,此物性溫而辛,故能醒脾利氣,味甘兼澀,故能固脾壯氣,是誠行中有留之劑,觀《鶴林玉露》雲,飢能使之飽,飽朗使之飢,醉能使之醒,醒能使之醉。於此四句詳之,可得其性矣。
  • 《醫林纂要》:檳榔全無辛味,惟合浮留藤葉及蜃灰嚼之,則有辛味,本草言味辛,誤也。又入口甚澀,澀與酸同,實有補肺斂氣之功,人第知其下氣破氣,而不知其順氣斂氣,逐邪乃以安正也。又回味甚甘,則亦能和能補矣。
  • 《別錄》:主消谷逐水,除痰癖,殺三蟲,療寸白。
  • 《藥性論》:宣利五臟六腑壅滯,破堅滿氣,下水腫。治心痛,風血積聚。
  • 《唐本草》:主腹脹,生搗末服,利水谷。敷瘡,生肌肉止痛。燒為灰,主口吻白瘡。
  • 《腳氣論》:治腳氣壅毒,水氣浮腫。
  • 《海藥本草》:主奔豚諸氣,五膈氣,風冷氣,宿食不消。
  • 《日華子本草》:除一切風,下一切氣,通關節,利九竅,補五勞七傷,健脾調中,除煩,破癥結,下五膈氣。
  • 《醫學啓源》:治後重。
  • 王好古:治衝脈為病,氣逆里急。
  • 《綱目》:治瀉痢後重,心腹諸痛,大小便氣秘,痰氣喘急。療諸瘧,御瘴癘。
  • 《本草通玄》:止瘧療疝。
  • 《隨息居飲食譜》:宣滯破堅,定痛和中,通腸逐水,制肥甘之毒。且能堅齒,解口氣。
  • 《現代實用中藥》:驅除薑片蟲、縧蟲,兼有健胃、收斂及瀉下作用。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