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角

Saigatatarica Linnaeus. CORNUSAIGAETATARICAE, Antelope Horn

中藥名稱:羚羊角

羚羊角

中藥名稱:羚羊角 相關複方

寒熱指數:
53
拼音名稱:LING YANG JIAO
英文名稱: Saigatatarica Linnaeus. CORNUSAIGAETATARICAE, Antelope Horn
其他名稱:高鼻羚羊、泠角

個人化分析:

寒熱分析(系統預設體質,非個人化):

本中藥偏寒,由於您的經絡體質在本月份屬於上熱下寒,酌量使用可解體內熱氣,不適合服用過量。了解更多現代人的經絡體質...

古籍來源:

《神農本草經》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牛科動物賽加羚羊 (Saiga tatarica Linnaeus) 的角

注意事項:

    脾虛慢驚患者禁服。脾虛慢驚患者禁服。

主治功效:

    平肝息風,清肝明目,散血解毒。 用於高熱驚癇,神昏痙厥,子癇抽搐,癲癇發狂,頭痛眩暈,目赤翳障,溫毒發斑,癰腫瘡毒。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1.5-3g,宜單煎2h以上;磨汁或研末,0.3-0.6g;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煎湯或磨汁塗敷。

外觀:

本品呈長圓錐形,略呈弓形彎曲,長15~33cm,類白色或黃白色,基部稍呈青灰色。 嫩枝對光透視有“血絲”或紫黑色斑紋,光潤如玉,無裂紋,老枝則有細縱裂紋。 除尖端部分外,有10~16個隆起環脊,間距約2cm,用手握之,四指正好嵌入凹處。 角的基部橫截面圓形,直徑3~4cm,內有堅硬質重的角柱,習稱“骨塞”,骨塞長約佔全角的1/2或1/3,表面有突起的縱棱與其外面角鞘內的凹溝緊密嵌合,從橫斷面觀,其結合部呈鋸齒狀。 除去“骨塞”後,角的下半段成空洞,全角呈半透明,對光透視,上半段中央有一條隱約可辨的細孔道直通角尖,習稱“通天眼”。 質堅硬。 氣無,味淡。

栽培:

生活習性 賽加羚羊喜乾燥,常棲息於荒漠及半荒漠的開闊地區及草原上。冬季為了避風雪,它們就遷往平緩的山間坡地或平原中過冬,夏季晨昏活動,冬季則轉為白日活動。活動時一般成30-40只小群,也常見到100-200只以上的大群活動。奔跑時是跳躍式前進,輕捷如飛。養殖技術 賽加羚羊1.5-2歲性成熟。每年12-2月發情交配。在發情期可按1雄:3-5雌群配種。雌羊一般懷孕141天左右產仔,每胎1-2仔。羊羔出生後,應盡快用紗布擦淨其鼻孔和嘴裡的羊水,並用5%碘酊消毒臍帶外端,再用消毒棉線結扎。剛產下的羔羊毛色較深,2-3h就能直立行走。飼養管理 羊羔產下後30min,一般即會站起來主動去吃乳。若羊羔不會吃奶或母羊不給羊羔哺乳,可強行擠奶飼給羊羔、或用鮮山羊奶100ml,鮮雞蛋10ml,魚肝油5ml,白糖10g,食鹽1g配成人工乳餵養,40-60d齡後斷奶。羊羔9d齡左右開始隨母羊學吃草,20d齡左右開始吃精料。青飼料可以苜蓿、紅豆草為主,精飼料以玉米粉為主。注意設立水盆,自由飲水。羚羊膽小。易驚恐,故應防止噪音等各種因素驚擾。

炮製:

羚羊角片:除去骨塞,入水中浸漬後,撈出去筋,鎊成縱向薄片,晾乾。羚羊角粉:除去骨塞,銼碎,研成細粉。

藥理作用:

1.鎮靜和抗驚厥作用:羚羊角水煎液腹腔註射10-20g(生藥)/kg,可顯著減少小鼠的自主活動,延長水合氯醛引起的小鼠睡眠時間,對抗苯丙胺的興奮作用。腹腔註射羚羊角醇提液或註射液,也能使小鼠的自發活動減少。其外皮浸出液能降低小鼠朝向性運動反應,並可使巴比妥及乙醚麻醉的誘導期縮短。小鼠分別註射羚羊角醇提液10g/kg、水煎劑2g/kg和水解液80mg/kg,均能明顯延長硫噴妥鈉的睡眠時間,結果表明羚羊角水解後鎮靜作用大為增強,此外,10%羚羊角煎劑,每只蟾蜍淋巴囊註射0.1g,對嗎啡因驚厥的發生率無明顯降低,但恢複率顯著增加。小鼠灌胃10g/kg,能顯著降低咖啡因驚厥率、增加其恢複率,但抗士的寧驚厥的效果不明顯,小鼠腹腔註射羚羊角註射液80mg/kg,則可對抗士的寧所致驚厥作用。

2.解熱作用:給人工發熱兔分別靜脈註射羚羊角水煎劑和醇提液各2g/kg、水解液40mg/kg、註射液800mg/kg,均有明顯的解熱作用。給人工發熱兔灌胃羚羊角煎劑4g/kg,給藥後2小時體溫下降,6小時後逐漸恢複正常。

3.對循環系統的作用:羚羊角50%煎劑2ml/kg靜脈註射,使麻醉貓血壓下降,切斷兩側迷走神經後,降壓作用有所減弱,說明降壓反應可能與中樞神經有關。煎劑或醇提液小劑量使離體蟾蜍心臟收縮加強,中等劑量可致心傳導阻滯,大劑量則引起心率減慢、振幅減小,最後心跳停止。

4.其它作用:體外試驗表明,羚羊角註射液對多種革蘭氏陽性和陰性致病菌均無抑制作用。羚羊角外皮浸出液能增加小鼠對缺氧的耐受能力,並有鎮痛作用。

5.本品含磷酸鈣、角蛋白及不溶性無機鹽等。羚羊角外皮浸出液對中樞神經系統有抑制作用,有鎮痛作用;能增強動物對缺氧的耐受能力。煎劑能抗驚厥;有解熱作用。煎劑或醇提取液,小劑量使離體蟾蜍心臟收縮加強,中等劑量可致心傳導阻滯,大劑量則引起心率減慢、振幅減小,最後心跳停止。

化學成分:

賽加羚羊角含角蛋(keratin)磷酸鈣,不溶性無機鹽,賴氨酸(lysine),絲氨酸(serine),谷氨酸(glutamic acid),苯丙氨酸(phenylalanine),亮氨酸(leucine),天冬氨酸(aspartic acid),酪氨酸(tyrosine)等17種氨基酸,並含五種磷脂類成分,即卵磷脂(lecithine)、腦磷脂(cephalin)、神經鞘磷脂(sphingomyelin)、磷脂酰絲氨酸(phosphatidylserine)、磷脂酰肌醇(phosphatidylinositol)等成分。

毒性:

按每日2克/公斤給予小鼠7天,體重增長緩慢,而飲食、排便、自由活動等方面無明顯改變。 毒性很低。

狀態:

    呈長圓錐形,略呈弓形彎曲,長15-33cm,類白色或黃白色,基部稍呈青灰色。嫩技透視有「血絲」或紫黑色斑紋,光滑如玉,無裂紋,老枝則有細縱裂紋。除尖端部分外,有11-16個隆起環脊,中部以下多呈半環,間距約2cm,用手握之,四指正好嵌入凹處。角的基部橫截面圓形,直徑3-4cm,內有堅硬質重的角柱,習稱「骨塞」,骨塞長約佔全角的1/2或1/3,表面有突起的縱稜與其外面用鞘內的凹溝緊密嵌合,從橫斷面觀,其結合部呈鋸齒狀。除去骨塞後,角的下半段成空洞,全角呈半透明,對光透視,上半段中央有1條隱約可辨的的細孔道直通角尖,習稱「通天眼」。質堅硬。氣無,味淡, 以質嫩,色白,光潤,有血絲裂紋者為佳。顯微鑒別羚羊角橫切面可見組織構造多少呈波浪狀起伏。角頂部組織波浪起伏最為明顯,在峰部往往有末存在,束多呈三角形;用中部稍呈波浪狀,束多至雙凸透鏡形;用基部波浪形不明顯。束呈橢圓形至類圓形。髓腔的大小不一,長徑10-50(-80)μm,以角基部的髓腔最大,束的皮層細胞扁梭形,3-5層。束間距離較寬廣,充滿著近等徑性多邊形、長菱形、或狹年形的基本角質細胞。皮層細胞或基本角質細胞均顯無色透明,其中不含或僅含少量細小淺灰色色素顆粒,細胞中央往往可見一個折光性強的圓粒或線狀物。粉末特徵:淡灰白色。為不規則碎塊,近白色、淡黃白色或淡灰色,微透明,均勻分布有多數長圓形、新月形、長條形空隙,偶見空隙周圍顯細密放射狀紋理;有的碎塊隱約可見長梭形紋理。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綱目》:羚羊角,入厥陰肝經。肝開竅於目,其發病也,目暗障翳,而羚羊角能平之。肝主風;在合為筋,其發病也,小兒驚癇,婦人子癇,大人中風搐搦,及經脈攣急,歷節掣痛,而羚羊角能舒之。魂者肝之神也,發病則驚駭不寧,狂越僻謬,而羚角能安之。血者肝之藏也,發病則瘀滯下注,疝痛毒痢,瘡腫瘰癧,產後血氣,而羚角能散之。相火寄於肝膽,在氣為怒,病則煩懣氣逆,噎塞不通,寒熱,及傷寒伏熱,而羚角能降之。
  • 《本經逢原》:諸角留能入肝,散血解毒,而犀角為之首推,故痘瘡之血熱毒盛者,為之必需。若痘瘡之毒,並在氣分,而正面稠密,不能起發者,又須羚羊角以分解其勢,使惡血流於他處,此非犀角之所能也。
  • 《本經》:主明目,益氣起陰,去惡血注下,安心氣。
  • 《別錄》:療傷寒時氣寒熱,熱在肌膚,溫風注毒伏在骨間,除邪氣驚夢,狂越僻謬,及食噎不通。
  • 《藥性論》:能治一切熱毒風攻注,中惡毒風卒死,昏亂不識人;散產後血衝心煩悶,燒末酒服之;主小兒驚癇,治山瘴,能散惡血。
  • 孟詵:主中風筋攣,附骨疼痛,生摩和水塗腫上及惡瘡;又卒熱悶,屑作末,研和少蜜服;亦治熱毒痢及血痢。
  • 《食療本草》:傷寒熱毒下血,末服之。又療疝氣。
  • 《本草拾遺》:主溪毒及驚悸,煩悶,臥不安,心胸間惡氣毒,瘰癧。
  • 《綱目》:平肝舒筋,定風安魂,散血下氣,辟惡解毒,治子癇痙疾。
  • 《本草再新》: 定心神,止盜汗,消水腫,去瘀血,生新血,降火下氣,止渴除煩。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