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黃

Pollen Typhae Cattail Pollen, bulrush, POLLENTYPHAE

中藥名稱:蒲黃

蒲黃

中藥名稱:蒲黃 相關複方

寒熱指數:
2
拼音名稱:PU HUANG
英文名稱: Pollen Typhae Cattail Pollen, bulrush, POLLENTYPHAE
其他名稱:蒲釐花粉(陶弘景),蒲花(《江蘇植藥志》),蒲棒花粉(《新疆藥材》),蒲草黃(《藥材學》)。

古籍來源:

1.陶弘景:蒲黃,即蒲釐花上黃粉也。伺其有便拂取之,甚療血。
2. 《本草衍義》:蒲黃,處處有,即蒲橇中黃粉也。初得黃,細羅,取萼別貯,以備他用.將蒲黃水調為膏,擘為塊,人多食之,以解心臟虛熱,小兒尤嗜。涉月則燥,色味皆談,須蜜水和。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香蒲科水生草本植物水燭香蒲 (Typha angustifolia L.) 東方香蒲 (T. orientalis Presl) 或同屬植物的花粉。

注意事項:

  • 孕婦慎服。
  • 《本草衍義》:不可多食,令人自利,不益極虛人。
  • 《品匯精要》:妊娠不可生用。
  • 《本草經疏》:一切勞傷發熱,陰虛內熱,無瘀血者禁用。孕婦忌服。

主治功效:

    止血,化瘀,通淋。 用於吐血,衄血,咯血,崩漏,外傷出血,經閉痛經,脘腹刺痛,跌撲腫痛,血淋澀痛。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5-10g,須包煎;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研末撒或調敷。散瘀止痛多生用,止血每炒用,血瘀出血;生熟各半。

外觀:

本品為黃色粉末。 體輕,放水中則飄浮水面。 手捻有滑膩感,易附著手指上。 氣微,味淡。

栽培:

喜溫暖濕潤氣候及潮濕環境。以選擇向陽、肥沃的池塘邊或淺水處栽培為宜。栽培技術用分株繁殖。3-4月,挖起蒲黃發新芽的根莖,分成單株,每株帶有一段根莖或鬚根,選淺水處,按行株距50cm × 50cm栽種,每穴栽 2株。田間管理栽後注意淺水養護,避免淹水過深和失水乾旱,經常清除雜草,適時追肥。4-5年後,因地下根莖生長較快,根莖擁擠,地上植株也密,需翻蔸另栽。栽後第2年開花增多,產量增加即可開始收穫。6-7月花期,待雄花花粉成熟,選擇晴天,用手把雄花勒下,曬乾搓碎,用細篩篩去雜質即成。

炮製:

1.生蒲黃:揉碎結塊,過篩,除去雜質。
2. 蒲黃炭:取淨蒲黃粉末,置鍋內用武火炒至全部黑褐色,但須存性,噴淋清水,將結塊揉碎,過篩。(本品易復燃,須放涼 l-2日,仔細檢查後方能貯存)

藥理作用:

1.本品含黃酮、棕櫚酸、異鼠李素、甾醇酚類等。有促進凝血作用,能使家兔凝血時間明顯縮短;但另有報導蒲黃有明顯抑制粘附和聚集,並有抗凝血酶Ⅲ活力的作用;生蒲黃有防止家兔食餌性動脈粥樣硬化的作用,能抑制腸道吸收膽固醇,改變血脂成分;對離體及在體子宮有興奮作用;注射液對豚鼠、小白鼠中期引產有明顯作用。並有降壓、擴大血管,增加冠脈流量,改善微循環的作用;對免疫有抑制作用,而大劑量又能增加巨噬細胞的吞噬功能;對結核桿菌有抑制作用。

2.對子宮的作用:蒲黃(品種未作鑒定)煎劑、酊劑,乙醚浸液對離體及在位子宮均表現興奮作用,劑量增大可呈痙攣性收縮,對未孕子宮比對已孕者作用明顯,使產後子宮收縮力加強或緊張性增加。

3.對循環系統的作用:蒲黃煎劑及乙醇浸液大劑量可使貓、犬血壓下降,其降壓作用可被阿托品所阻斷。蒲黃醇提溶液對蟾蜍離體心臟低濃度可增加收縮力,高濃度則抑制之。大劑量蒲黃提取物對犬心肺裝置影響不大,對家兔耳血管稍有擴張作用。

4.對腸管的作用:蒲黃提取物可使離體兔腸蠕動增強,但可被阿托品所阻斷。其中歷含之異鼠李素對小白鼠離體腸管有解痙作用。

5.凝血作用:口服水浸液或5%乙醇浸液能使家兔凝血時間明顯縮短;蒲黃提取物使家兔血小板數目增加、凝血酶元時間縮短;蒲黃粉外用對犬動脈出血有止血作用。

6.抗結核作用:高濃度(1:100)蒲黃煎劑在試管內能抑制結核菌的生長,對豚鼠實驗性結核病具有某些療效。

化學成分:

1.狹葉香蒲,花粉主含黃酮類成分:香蒲新甙(typhaneoside)即異鼠李素-3-O-2G-α-L-吡喃鼠李糖基(1-2)-α-L-吡喃鼠李糖基(1-6)-β-D-吡喃葡萄糖甙[ O-2G-α-L-rhamnopyranosyl(1-2)-α-L-rhamnopyranosyl(1-6)-β-D-glucopyranoside],山柰酚-3-O-2G-α-L-吡喃鼠李糖基(1-2)-α-L-吡喃鼠李糖基(1-6)-β-D-吡喃葡萄糖甙[kaempferol-3-O-2G-α-L-rhamnopyranosyl(1-2)-α-L-rhamnopyranosyl(1-6)-β-D-glucopyranoside],異鼠李素-3-O-α-L-鼠李糖基(1-2)-β-D-葡萄糖甙[isorhamnetin-3-O-α-L-rhamnosyl(1-2)-β-D-glucoside],山柰酚-3-O-α-L-鼠李糖基(1-2)-β-D-葡萄糖甙[kaempferol-3-o-α-L-rhamnosyl(1-2)-β-D-glucoside],槲皮素-3-O-α-L-鼠李糖基(1-2)-β-D葡萄糖甙[quercetin-3-O-α-L-rhamnosyl(1-2)-β-D-glucoside],槲皮素(quercetin),山柰酚(kaempferol),異鼠李素(isorhamnetin),柚皮素(naringenin)。還含甾醇類成分:β-谷甾醇(β-sitosterol),β-谷甾醇葡萄糖甙(β-sitosterol glucoside),β-谷甾醇棕櫚酸酯(β-sitosterol palmitate)。又含7-甲基-4-三十烷酮(7-methyl-4-TCMLIBiacontanone),6-三十三烷醇(6-TCMLIBiTCMLIBiacontanol),二十五烷(pentacosane)。還含多糖TAA、TAB、TAC,相對分子質量分別為57000、80000、86000,TAA由半乳糖(galactose),半乳糖醛酸(galacturonic acid),阿拉伯糖(arabinose),鼠李糖(rhamnose),木糖(xylose)按摩爾比2.7:6.5:6.6:2.7;1.0構成,TAB由半乳糖、半乳糖醛酸、阿拉伯糖、鼠李糖按摩泉比2.3:2.4:8.7:1.0構成,TAC由半乳糖、半乳糖醛酸、阿拉伯糖、鼠李糖按摩爾比1.7:1.7:5.2:1.0構成。另含天冬氨酸(aspartic acid),蘇氨酸(threonine),絲氨酸(serine),谷氨酸(glutamic acid),纈氨酸(valine),精氨酸(arginine),脯氨酸(proline),胱氨酸(cystine),色氨酸(TCMLIByptophane)等氨基酸和鈦、鋁、硼、匐、鉻、銅、汞、鐵、碘、鉬、硒、鋅等微量元素。又含揮發油,基中主成分為:2,6,11,14-四甲基十九烷(2,6,11,14-teTCMLIBamethylnonadecane),棕櫚酸甲酯(methyl palmitate),棕櫚酸(palmitic acid),還含2-十八烯醇(2-octadecenol) ,2-戊基呋喃(2-pentylfuran),β-蒎烯(β-pinene),8,11-十八碳二烯酸甲酯(methyloctadeca-8,11-dienoate),1,2-二甲基苯(1,2-dimethoxybenzene),1-甲基萘(1-methylnaphthalene),2,7-二甲基萘(2,7-dimethylnaphthalene)等共63個組分。
2. 寬葉香蒲,花粉主含黃酮類成分:柚皮素,異鼠李素,槲皮素,異鼠李素-3-O-(2G-α-L-吡喃鼠李糖基)-芸香糖甙[isorhamnetin-3-O-(2G-α-L-rhamnopyranosyl)-rutinoside]即香蒲新甙,槲皮素-3-O-α-L-吡喃鼠李糖基(1-2)-[α-L-吡喃鼠李糖基(1-6)]-β-D-吡喃葡萄糖甙

毒性:

蒲黃毒性較低,小鼠ipLD50為35.57g/kg。 蒲黃可引起豚鼠過敏,試管試驗有溶血作用。 還可使小白鼠紅細胞及白細胞總數減少。 本品雖無明顯副作用,但可收縮子宮、故孕婦不宜服用。 服用生蒲黃常致胃部不適,食慾減退。

狀態:

    術品為黃色細粉,質輕鬆,易飛揚,手捻之有潤滑感,入水不沈。無臭,味淡。以色鮮黃,潤滑感強,純淨者為佳。顯微鑒別 花粉粒單生(東方香蒲,花粉粒集為4合體),類球形,直徑24-30μm,表面有似網狀雕紋,單萌發孔不明顯。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綱目》:《本事方》雲,有士人妻舌忽脹滿口,不能出聲,以蒲黃頻摻,比曉乃愈。又《芝隱方》雲,宋度宗,一夜忽舌腫滿口,用蒲黃、乾薑末等分,乾滌而愈。據此二說,則蒲黃之涼血活血可證矣。蓋舌乃心之外候,麗手顧陰相火乃心之臣使,得乾姜是陰陽能相濟也。
  • 《本草匯言》:蒲黃,性涼而利冶g潔膀骯之原,清小腸之氣,故小便不通,前人所必用也。至於治血之方,血之上者可清,血之下者可利,血之滯者可行,血之行者可止。凡生用則性涼,行血而兼消;炒用則味澀,調血而且止也。
  • 《藥品化義》:蒲黃,若謠失血久者,炒用之以助補脾之藥,攝血歸源,使不妄行。又取體輕行滯,昧甘和血,上治吐艦喀血,下治腸紅崩漏。但為收功之藥,在失血之韌,用之無益。若生用亦能涼血消腫。
  • 《本經逢原》:蒲黃,《本經》主心腹膀脫寒熱, 良由血結其處,營衛不和故也。與五靈脂同用,胃氣虛者,入口必吐,下嚥則利。舌根脹痛,亦有屬虛火旺者,誤用前法(指同乾姜未乾摻),轉傷津液,每致燥濕愈甚,不可不審。
  • 《本草正義》:蒲黃,專人血分, 以治香之氣,兼行氣分,故能導瘀結而治氣血凝滯之病。東壁李氏員謂其涼血、活血,亦以水產之品,故以為涼。頤謂蒲本清香,亦有宰味,以《本經》葛蒲辛溫例之,必不可以為寒涼。蒲黃又為蒲之精華所聚,既能逐痰,則辛散之力可知。況心腹結滯之痛,新產瘀露之凝,失笑一投,捷於影響,雖曰靈脂導濁,是其專職,然蒲黃果是寒涼,必非新產有痰可用。若舌瘡口瘡,皮膚濕癢諸病,敷以生蒲黃細粉可愈,則以細膩粘凝, 自有生肌之力,非僅取其清涼也。
  • 《本經》:主心腹膀脫寒熱,利小便,止血,消瘀血。
  • 《藥性論》:通經脈,止女子崩中不佳, 主痢血,止尿血,利水道。
  • 《日華子本草》:治(顛倒)撲血悶,排膿,瘡療,婦人帶下,月經不勻,血氣心腹痛,妊孕人下血墜胎,血運血耀,兒枕急痛,小便不通,腸風瀉血,游風腫毒,鼻洪吐血,下乳,止洩精,血痢。被血消腫生使,補血止血炒用。
  • 《綱目》:涼血,活血,止心腹諸痛。
  • 《本草經疏》:治癌結,五勞七傷,停積瘀血,胸前痛即發吐頤。
  • 《現代實用中藥》:外用於創傷,濕疹。
  • 《南寧市藥物志》:外用治瘰癘。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