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花

DaphnegenkwaSieb.etZucc. Lilac Daphne Flower Bud, Flowerbud of Lilac Daphne, FLOSGENKWA, Lilac Daphne Flower Bud, Flower Bud Of Lilac Daphne

中藥名稱:芫花

芫花

中藥名稱:芫花 相關複方

寒熱指數:
24
拼音名稱:YUAN HUA
英文名稱: DaphnegenkwaSieb.etZucc. Lilac Daphne Flower Bud, Flowerbud of Lilac Daphne, FLOSGENKWA, Lilac Daphne Flower Bud, Flower Bud Of Lilac Daphne
其他名稱:芫(《山海經》),去水(《本經》),敗花、赤芫、兒草(《吳普本草》),毒魚、杜芫(《別錄》),頭痛花(《綱目》),悶頭花、老鼠花(《東還紀程》),鬧魚花(《中國樹木分類學》),棉花條、大米花(《江蘇植藥志》),芫條花、野丁香花(《山東中藥》),九龍花、浮脹草、地棉花(《湖南藥物志》),銀腰帶、小葉金腰帶(《江西草藥》)。

古籍來源:

《神農本草經》。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本品為瑞香科植物芫花 DaphnegenkwaSieb.etZucc.的干燥花蕾 ,其根白皮(二層皮)也供藥用。 春季花未開放時採收,除去雜質,乾燥。

注意事項:

  • 體質虛弱及孕婦禁服。
  • 《本草經集注》:決明為之使。反甘草。孕婦禁用;不宜與甘草同用。

主治功效:

  • 花:瀉水逐飲,解毒殺蟲。 用於水腫脹滿,胸腹積水,痰飲積聚,氣逆喘咳,二便不利;外治疥癬禿瘡,凍瘡。
  • 根皮:消腫解毒,活血止痛。 用於急性乳腺炎,癰癤腫毒,淋巴結結核,腹水,風濕痛,牙痛,跌打損傷。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1.5-3g;研末服0.6-1g,每日1次。外用:研末調敷或煎水洗。

外觀:

本品常3~7朵簇生於短花軸上,基部有苞片1~2片,多脫落為單​​朵。 單朵呈棒槌狀,多彎曲,長1~1。7cm,直徑約1。5mm;花被筒表面淡紫色或灰綠色,密被短柔毛,先端4裂,裂片淡紫色或黃棕色。 質軟。 氣微,味甘、微辛。

栽培:

宜溫暖的氣候,性耐旱怕澇,以肥沃酥鬆的砂質土壤栽培為宜。栽培技術 用種子繁殖或分株繁殖。種子繁殖:播種期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按行距30cm開條溝,將種子均勻播下,覆土壓實,至明春發芽。出苗後注意間苗除草,每年追肥2-3次,經2-3年移栽。分株繁殖:早春3月間,挖取老根,分株按行株距30cm×40cm開穴,每穴栽種1株,覆土壓實。田間管理 每年要中耕除草3-4次。春、秋兩季各追肥1次,春季追肥要早,秋季追肥結合壅根。夏、冬兩季可分別間種玉米和蔬菜。

炮製:

1.芫花:揀淨雜質,篩去泥土。
2. 醋芫花:取淨芫花,加醋拌勻,潤透,置鍋內用文火炒至醋吸盡,呈微黃色,取出,晾乾。(每芫花100斤,用醋25斤)。

藥理作用:

1.利尿作用:呂向華報導,大鼠灌胃l0g/kg的芫花煎劑組與對照組相比,排尿與排鈉率有明顯增加,排鉀量相近。 劑量為20g/kg時,排尿、排鈉率及排鉀量均有顯著增加,但2.5或5g/kg則無效。 另據報導給麻醉犬靜脈注射50%的芫花煎劑0.4-1.0g/kg,可使尿量增加一倍以上,約維持20分鐘。 用3%氯化鈉液腹腔注射形成腹水的大鼠灌胃10g/kg的芫花煎劑或醇浸劑,均有利尿作用。

2.鎮咳、祛痰作用:氨水噴霧法引咳實驗結果表明,小鼠灌胃1.25g/kg醋製芫花與苯制芫花的醇水提取液,或0.625g/kg羥基芫花素均有止咳作用。 酚紅排泄實驗表明,小鼠灌胃5g/kg醋製芫花與苯制芫花醇水提取液或0.625g/kg羥基芫花素,均有一定祛痰作用,其祛痰機理可能與治療後炎症減輕、痰液粘滯度降低有關。

3.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據肖慶慈等報導,選用體重15-25g昆明小白鼠90只,雌雄皆有,隨機分組,每組10只,共分9組,按表4中所列劑量灌胃給藥,採用YsD-4藥理生理實驗多用儀,電刺激箱進行測記,觀察不同時間裡引起小白鼠尖叫時的電壓數(mv)。 結果見表4。 表明小白鼠口服20g/kg單味甘草或炙芫花煎劑後有一定鎮痛作用。 且炙芫花伏於甘草。 合用後與同劑量之單味煎劑比較,鎮痛作用優於甘草、次於炙芫花。 另據魏成武等報導芫花乙醇提取物腹腔注射500mg/kg(折合成生藥,下同)在熱板法、酒石酸銻鉀扭體法及電擊法中,對小鼠都有明顯鎮痛作用,並且嗎啡受體拮抗劑納洛酮能阻斷其鎮痛作用。 在小鼠轉棒實驗中,腹腔注射l000mg/kg的芫花乙醇提取物顯示明顯鎮靜作用,在抗士的寧或苯甲酸鈉咖啡因驚厥實驗中,有明顯抗驚厥作用,抗土的寧驚厥作用較強;此外,芫花還能明顯增強異戊巴比妥鈉對犬的麻醉作用。

化學成分:

花與花蕾含二萜原酸酯類化合物:花含芫花酯甲(yuanhuacin),芫花酯乙(yuanhuadin),芫花酯丙(yuanhuafin),芫花瑞香寧(genkwadaphnin)即12-苯甲酰氧基瑞香毒素(12-benzoxydaphnetoxin);花蕾含芫花酯丁(yuanhuatin),芫花酯戊(yuanhuapin)。黃酮類化合物:芫花素(genkwanin),3 -羥基芫花素(3-hydroxygenkwanin)即木犀草素-7-甲醇(luteolin-7-methylether),芫根甙(yuankanin),芹菜素(apigenin),木犀草素(luteolin),茸毛椴甙(tilirosid)即山柰酚-3-O-β-D-(6〃-對香豆酰)吡喃葡萄糖甙[kaempferol-3-O-β-D-(6〃-pcoumaroyl)glucopyranoside]。花揮發油中含大量脂肪酸,棕櫚酸(palmitic aicd)、油酸(ole-ic acid)和亞油酸(linoleic acid)含量較高,約佔總油量的60%;尚含正二十四烷(n-tetracosane),正十五烷(n-pentadecane),正十二醛(n-dodecanal),十一醛(undecanal),苯甲醛(benzaldehyde),a-呋喃甲醛(a-furaldehyde),苯乙醇(phenylethanol),1-辛烯-3-醇(1-octene-3-ol),葎草烯(humulene),丙酸牻牛兒醇酯(geraniolpropionate)和橙花醇戊酸酯(nerol pentanoate)等。

毒性:

1.毒性:芫花煎劑小鼠腹腔注射LD20為5.5±0.36g/kg;芫花與醋製蕪花醇浸劑,小鼠腹腔注射LD50分別為1.0g/kg和7.07g/kg,而其水浸劑的LD50分別為8.30kg/kg與17.78kg/kg。 芫花煎劑大鼠腹腔注射的LD50為9.25g/kg。 醋製或苯制芫花醇水提取液,小鼠灌胃的LD50為8.48±1.18g/kg與14.05±2.03g/kg。 芫花與醋製芫花的醇浸劑,小鼠腹腔注射的LD50分別為1.0g/kg與7.07g/kg,而其水浸劑的LD50分別為8.30g/kg與17.78g/kg,說明醋製能降低生芫花的毒性。 芫花萜乳劑與醇劑給小鼠腹腔注射的LD50分別為1.8與1.9mg/kg。 芫花萜醇劑給孕猴每日腹腔注射20-100μg/kg,連續10天,可見主要臟器有明顯病變,因瀰漫性和血管內凝血死亡。 宮腔注射、皮下注射或靜脈注射芫花萜可使動物產生髮熱現象,可能由於胎盤內的芫花萜引起的嚴重化學炎症,或因流產時強烈宮縮將羊水擠入母體血液循環引起的反應所致。 腎上腺皮質激素對發熱有明顯預防與治療作用。 阿司匹林也可防止出現發熱反應。 兔亞急性毒性實驗結果表明,用醋製或苯制混懸液0.25與0.5g/kg,連續灌胃28天未見明顯毒性,芫花萜乳劑0.2-0.8mg對猴羊膜腔給藥也無明顯影響。 動物實驗表明,芫花與甘草合用,其利尿、瀉下作用受抑制,且毒性增強,提示兩藥不宜合用。 但另一研究表明炙芫花單用或與甘草合用對小毒均未出現毒性反應及死亡。 另有研究報導了芫花炮製及其相反藥物配伍的毒性作用和誘變試驗。

2.炮製對毒性的影響:取健康雌性小鼠(18-21g)50只,隨機分為5組,每組10只,腹腔注射藥劑,觀察72小時動物死亡數。 可見LD50醋炙品比生品提高一倍,說明芫花醋炙起到了降低毒性作用。

3.相反藥物配伍對毒性的影響:楊緻禮報導選健康小白鼠568只(體重28-36g),健康家兔301只(體重1.5-2.5kg)。 均於實驗前進行健康觀察7天。 平均體溫38.94±0.46-39.73±0.22℃,球蟲卵囊檢查糞便潛血。 精神、飲食慾、糞便均正常,實驗的全部小白鼠、家兔雌雄搭配,經預實驗後隨機分為單味組、配伍組與對照組(見表10),實驗結果,小鼠灌胃芫花水浸煎劑(浸泡24小時後煎煮濃縮,每1ml相當於生藥1g,下同)及煎劑(未經浸泡煎煮二遍後過濾濃縮,每1ml相當於生藥2g)。 連續觀察精神、飲食慾、糞便72小時,未明異常。 小鼠灌胃芫花十甘草等量配伍同煎劑,連續觀察72小時也無反應,家兔灌胃芫花水浸煎劑後分別在5、24、28小時觀察,體溫、精神、飲食慾、糞便均正常。 與健康對照組相比無明顯變化。 用芫花水浸煎劑及芫花加甘草等量配伍同煎劑給小鼠腹腔注射,配伍組比單味組毒性強。

4.誘變試驗:選用芫花、甘遂、大戟、甘草等藥配伍成C、L、T、G丸,應用鼠傷寒沙門氏菌加哺乳動物肝微粒體酶檢測系統,以及杜草桿菌重組修復試驗對該丸進行了誘變性測試,結果無論加不加S9活化系統(由多氯聯苯誘導的SD大鼠肝勻漿S9加輔助液組成,每9ml輔助液加1mlS9組成S9混合液。每100ml輔助液含NADP300mg、G-6-Pl06mg、磷酸鹽緩衝液50ml、蒸餾水​​48ml,鹽溶液2ml),C、L、T、G丸均不能誘發TA93和TA98株(需組氨酸的鼠傷寒沙門氏菌突變株(his-s)的回复突變,有理由認為液藥對Ames法TA93及TA900株不表現誘變活性。另外,無論加不加S9活化系統,低濃度時受試物對枯草桿菌具有修復功能的H17和重組修復缺陷的衍生株M45均無抑菌作用,高濃度下有弱的抑制,但對M45和H17作用相等。可以認為:C、L、T、G丸無DNA損傷作用。

狀態:

    花蕾呈棒槌狀,稍壓扁,多數彎曲,長1-1.7cm,直徑約1.5mm;常3-7朵簇生於一短柄上,基部有1-2片密被黃色絨毛的苞片。花被筒表面淡紫色或灰綠色,密被白色短柔毛,先端4裂,裂片卵形。質軟。氣微,味微辛。以花淡紫色或灰紫色、無雜質者為佳。顯微鑒別
    1.花被下表面有單細胞非腺毛,多彎曲,長90-780μm,直徑15-25μm,壁較厚,稍具疣狀突起。
    2.花粉粒類球形,黃色,直徑25-45μm,表面有網狀雕紋。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神農本草經》:主咳逆上氣,喉鳴喘,咽腫短氣,鬼瘧,疝瘕,癰腫。
  • 《名醫別錄》:消胸中痰水,喜唾,水腫,五水在五藏皮膚及腰痛,下寒毒、肉毒。
  • 《藥性論》:治心腹脹滿,去水氣,利五臟寒痰,涕唾如膠者。主通利血脈,治惡瘡風痹濕,一切毒風,四肢攣急,不能行步,能瀉水腫脹滿。
  • 《日華子本草》:療嗽、瘴瘧。
  • 《本草綱目》:治水飲痰澼,脅下痛。
  • 《本草原始》:煎汁漬絲線,系痔易落,(並能)系瘤。
  • 《湯液本草》:胡洽治痰癖、飲癖,用芫花、甘遂、大戟,加以大黃、甘草,五物同煎,以相反主之,欲其大吐也。治之大略,水者,肺、腎、胃三經所主,有五臟、六腑、十二經之部分,上而頭,中而四肢,下而腰齊,外而皮毛,中而肌肉,內而筋骨,脈有尺寸之殊,浮沈之異,不可輕瀉,當知病在何經、何臟,誤用則害深,然大意洩濕。
  • 《本草綱目》:張仲景治傷寒太陽證,表不解,心下有水氣,乾嘔發熱而咳,或喘或利者,小青龍湯主之;若表已解,有時頭痛出汗惡寒,心下有水氣,乾嘔痛引兩脅,或喘或咳者,十棗湯主之。蓋小青龍治未發散表邪,使水氣自毛竅而出,乃《內經》所謂開鬼門法也;十棗湯驅逐里邪,使水氣自大小便而洩,乃《內經》所謂潔淨府,去陳?法也。芫花、甘遂、大戟之性,逐水洩濕,能直達水飲窠囊隱僻之處,但可徐徐用之,取效甚捷,不可過劑,洩人真元也。陳言《三因方》以十棗湯藥為末,用棗肉和丸,以治水氣喘急浮腫之證,蓋善變通者也。楊士瀛《直指方》雲,破癖須用芫花,行水後便養胃可也。
  • 《本草述》:芫花所治,在《本經》首言其主咳逆上氣,喉鳴喘,咽腫短氣,是其用在上焦以及中焦也。觀《本經》於甘遂、大戟,俱雲苦寒,而茲物獨言辛溫,唯其氣溫,故不獨去水氣,並治寒毒寒痰。(此味)與大戟彷彿以致其用,但苦寒、辛溫,不惟上下區分,即恐決逐與開散,似猶未可一視。第舉言其能虛人元氣,以水乃氣所化,而氣布於上焦也,是亦不可不致慎矣。
  • 《本經逢原》:芫花,消痰飲水腫,故《本經》治咳逆咽腫,疝瘕癰毒,皆是痰濕內壅之象。
  • 《本草求真》:芫花主治頗與大戟、甘遂(同),皆能達水飲窠囊隱僻之處,然此味苦而辛,苦則內洩,辛則外搜,故凡水飲痰癖,皮膚脹滿,喘急痛引胸脅,咳嗽,瘴瘧,裡外水閉,危迫殆甚者,用此,毒性至緊,無不立應。不似甘遂苦寒,止洩經隧水濕;大戟苦寒,止洩臟腑水濕;蕘花與此氣味雖屬相同,而性較此多寒之有異耳。
  • 張壽頤:芫花氣味,《本經》雖稱辛溫,然所主諸病,皆濕熱痰水為虐。功用專在破洩積水,而非可以治脾腎虛寒之水腫,則辛雖能散,必非溫燥之藥,故《別錄》改作微溫。據吳普謂神農、黃帝:有毒;扁鵲、歧伯:苦;李氏:大寒雲雲,似以李氏當之之說為允。《本經》主咳逆上氣,喉鳴及喘而短氣,皆水飲停積上焦,氣壅逆行,閉塞不降之症;咽腫亦熱毒實痰,窒滯清竅,此等苦洩攻通猛將,均為濕熱實閉,斬關奪門,衝鋒陷陣,一擊必中之利器,非為虛人設法可知。鬼瘧,實即古之所謂瘴瘧,故治宜洩導熱毒,亦非其他諸瘧之所可混投者也。疝瘕亦指濕熱蘊結之一症,不可以概一切之疝氣瘕聚。癰腫,則固專指陽發實熱之瘍患矣。《別錄》謂消痰水、水腫,及五種水氣之在五臟者,固皆以實證立論,仍是《本經》之義。喜唾乃飲積胸中,水氣上溢,而口多涎沫耳。皮膚腰痛,亦指水氣泛濫之一症。惟寒毒二字,當有訛誤,此乃寒洩之藥,非其所主,豈淺者以《本經》氣味有溫之一說,而姑妄言之耶?總之,《名醫別錄》雖集成於貞白居士之手,然六朝以降,傳寫屢經,亦難保無妄人羼雜之句,是當衡之以理,而必不可一味盲從者。肉毒是肉食之毒,食物得毒,固必洩之而毒始解。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