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錄上

本草經集注

目錄

序錄上

序錄上


隱居先生,在乎茅山岩嶺之上,以吐納餘暇,頗游意方技,覽本草藥性,以為盡聖人之心,故撰而論之。
舊說皆稱《神農本草經》,餘以為信然。昔神農氏之王天下也,畫易卦以通鬼神之情;造耕種,以省煞害之弊;宣藥療疾,以拯夭傷之命。此三道者,歷群聖而滋彰。文王、孔子,彖象繇辭,幽贊人天。后稷、伊芳尹,播厥百谷,惠被生民。岐、皇、彭、扁,振揚輔導,恩流含氣。並歲逾三千,民到於今賴之。
但軒轅以前,文本未傳,如六爻指垂,畫象稼穡,即事成跡。至於藥性所主,當以識識相因,不爾何由得聞。至乎桐、雷,乃著在篇簡。此書應與《素問》同類,但後人多更修飾之耳。秦皇所焚,醫方、卜術不預,故猶得全錄。而遭漢獻遷徙,晉懷奔迸,文籍焚靡,千不遺一。
今之所存,有此四卷,是其本經。所出郡縣,乃後漢時制,疑仲景、元化等所記。又有《桐君採藥錄》,說其華葉形色。《藥對》四卷,論其佐使相須。魏、晉以來,吳普、李當之等,更復損益。或五百九十五,或四百卅一,或三百一十九。或三品混糅。冷熱舛錯,草石不分,蟲獸無辨,且所主治,互有多少。醫家不能備見,則識智有淺深。今輒苞綜諸經,研括煩省。以《神農本經》三品,合三百六十五為主,又進名醫副品,亦三百六十五,合七百卅種。精粗皆取,無復遺落,分別科條,區KT 物類,兼註名世用,土地所出,及仙經道術所須,並此序錄,合為三卷。雖未足追踵前良,蓋亦一家撰制。吾去世之後,可貽諸知音爾。
《本草經》卷上序藥性之本源,詮病名之形診,題記品錄,詳覽施用之。
《本草經》卷中石、草、木三品,合三百五十六種。
《本草經》卷下蟲獸、果、菜、米食三品,合一百九十五種,有名無實三條,合一百七十九種。合三百七十四種上三卷,其中、下二卷,藥合七百卅種,各別有目錄,並朱、雜書並子註。大書分為七上藥一百廿種為君,主養命以應天,無毒,多服久服不傷人。欲輕身益氣,不老延年者,本上經。
中藥一百廿種為臣,主養性以應人,無毒、有毒,斟酌其宜。欲遏病補虛羸者,本中經。
下藥一百廿五種為佐、使,主治病以應地,多毒,不可久服。欲除寒熱邪氣,破積聚愈疾者,本下經。
三品合三百六十五種,法三百六十五度,一度應一日,以成一歲。倍其數,合七百卅名。
本說如此。今案上品藥性,亦皆能遣疾,但其勢力和濃,不為倉卒之效,然而歲月將服,必獲大益,病既愈矣,命亦兼申。天道仁育,故雲應天。獨用百廿種者,當謂寅、卯、辰、巳之月,法萬物生榮時也。中品藥性,治病之辭漸深,輕身之說稍薄,於服之者,祛患當速,而延齡為緩,人懷性情,故雲應人。百廿種者,當謂午、未、申、酉之月,法萬物熟成。下品藥性,專主攻擊,毒烈之氣,傾損中和,不可恆服,疾愈則止,地體收煞,故雲應地。獨用一百廿五種者,當謂戌、亥、子、醜之月,兼以閏之,盈數加之,法萬物枯藏時也。
今合和之體,不必偏用,自隨人患苦,參而共行。但君臣配隸,應依後所說,若單服之者,所不論耳。
藥有君臣佐使,以相宣攝。合和者,宜用一君、二臣、五佐,又可一君、三臣、九佐也。
本說如此。案今用藥猶如立人之制,若多君少臣,多臣少佐,則勢力不周故也。而檢世道諸方,亦不必皆爾。養命之藥則多君;養性之藥則多臣;治病之藥則多佐。猶依本性所主,而兼復斟酌。詳用此者,益當為善。又恐上品君中,復各有貴賤。譬如列國諸侯,雖並得稱君制,而猶歸宗周。臣佐之中,亦當如此。所以門 遠志 ,別有君臣。 甘草 國老、 大黃 將軍,明其優劣,不皆同秩。自非農岐之徒,孰敢詮正,正應領略輕重,為分劑也。
藥有陰陽配合,子母兄弟,根葉華實,草石骨肉。有單行者,有相須者,有相使者,有相畏者,有相惡者,有相反者,有相殺者。凡此七情,合和當視之。相須、相使者良,勿用相惡、相反者。若有毒宜制,可用相畏、相殺,不爾,勿合用也。
本說如此。案其主治雖同,而性理不和,更以成患。今檢舊方用藥,並亦有相惡、相反者,服之不乃為忤。或能復有制持之者,猶如寇、賈輔漢,程、周佐吳,大體既正,不得以私情為害。雖爾,恐不如不用。今仙方 甘草丸 ,有 防己 細辛 ;世方五石散,有栝樓、 乾薑 ,略舉大者如此,其餘復有數十餘條,別註在後。 半夏 有毒,用之必鬚 生薑 ,此是取其所畏,以相制耳。其相須、相使,不必同類,猶如和羹,調食魚肉,蔥、豉各有所宜,共相宣發也。
藥有酸、咸、甘、苦、辛五味,又有寒、熱、溫、涼四氣,及有毒、無毒,陰干、曝乾,採治時月生熟,土地所出,真偽陳新,並各有法。
本說如此。又有分劑秤兩,輕重多少,皆須甄別。若用得其宜,與病相會,入口必愈,身安壽延。若冷熱乖衷,真假非類,分兩違舛,湯丸失度,當瘥反劇,以至殆命。醫者意也,喻如宰夫,以 鱉為 羹,食之更足成病,豈充饑之可望乎?故仲景每雲?如此死者,醫殺之也。
藥有宜丸者,宜散者,宜水煮者,宜漬者,宜膏煎者,亦有一物兼宜者,亦有不可入湯者,並隨藥性,不得違越。
本說如此。又疾有宜服丸者,宜服散者,宜服湯者,宜服者,宜服膏煎者,亦兼參用,察病之源,以為其制耳。
凡欲治病,先察其源,先候病機。五臟未虛,六腑未竭,血脈未亂,精神未散,食藥必活本說如此。案今自非明醫,聽聲察色,至乎診脈,孰能知未病之病乎?且未病之人,亦無肯自治。故桓侯怠於皮膚之微,以致骨髓之痼。非但識悟之為難,亦信受之弗易。倉公有言?“病不肯服藥,一死也;信巫不信醫,二死也;輕身薄命,不能將慎,三死也。”夫病之所由來雖多,而皆關於邪。邪者不正之因,謂非人身之常理,風、寒、暑、濕,飢、飽、勞、佚,皆各是邪,非獨鬼氣疾厲者矣。人生氣中,如魚之在水,水濁則魚瘦,氣昏則人疾。邪氣之傷人,最為深重。經絡既受此氣,傳以入臟腑,臟腑隨其虛實冷熱,結以成病,病又相生,故流變遂廣。精神者,本宅身為用。身既受邪,精神亦亂。神既亂矣,則鬼靈斯入,鬼力漸強,神守稍弱,豈得不至於死乎?古人譬之植楊,斯理當矣。但病亦別有先從鬼神來者,則宜以祈禱祛之,雖曰可祛,猶因藥療致益, 李子 赤丸 之例是也。其藥療無益者,是則不可祛,晉景公 膏肓 之例是也。 大都 神鬼之害人多端,疾病之源唯一種,蓋有輕重者爾。《真誥》言?“常不能慎事上者,自致百 ,而怨咎於神靈;當風?濕,反責他於失福,皆是痴人也。”雲慎事上者,謂舉動之事,必皆慎思;飲食、男女,最為百 之本。致使虛損內起,風濕外侵,以共成其害,如此豈得關於神明乎?唯當勤藥治為理耳。
若毒藥治病,先起如黍粟,病去即止,不去倍之,不去什之,取去為度。
本說如此。案蓋謂單行一兩種毒物,如 巴豆 甘遂 輩,不可便令至劑耳,依如經言。一物一毒,服一丸如細麻;二物一毒,服二丸如大麻;三物一毒,服三丸如小豆;四物一毒,服以數為丸。而毒中又有輕重,如野 狼毒 、鉤吻,豈同 附子 芫花 輩耶?凡此之類,皆須量宜。
治寒以熱藥,治熱以寒藥,飲食不消以吐下藥,鬼註蠱毒以毒藥,癰、腫、瘡、瘤以瘡藥本說如此。案今藥性,一物兼主十餘病者,取其偏長為本,復應觀人之虛實補瀉,男女老少,苦樂榮悴,鄉壤風俗,並各不同。褚澄治寡婦、尼僧,異乎妻外家,此是達其性懷之所致也。
病在胸膈以上者,先食後服藥。病在心腹以下者,先服藥後食。病在四肢血脈者,宜空腹而在旦;病在骨髓者,宜飽滿而在夜。
本說如此。案其非但藥性之多方,節適早晚,復須修理。今方家所雲?先食、後食,蓋此義也。先後二字,當作蘇殿、胡豆之音,不得雲蘇田、胡苟音也。此正大反,多致疑或。
又有須服、飲服、溫服、冷服、暖服。湯有疏、有數,煮湯有生、有熟,皆各有法,用者並應詳宜之。
夫大病之主,有中風,傷寒,寒熱,溫瘧,中惡,霍亂,大腹水腫,腹 ,下利,大小便不通,賁豚上氣,咳逆,嘔吐,黃膽,消渴,留飲,癖食,堅積,症瘕,驚邪,癲癇,鬼註,喉痹,齒痛,耳聾,目盲,金創, 折,癰腫,惡瘡,痔 ,癭瘤;男子五勞七傷,虛乏羸瘦;女子帶下,崩中,血閉,陰蝕;蟲蛇蠱毒所傷。此皆大略宗兆,其間變動枝葉,各依端緒以取之。
本說如此。案今藥之所主,各只說病之一名。假今中風,中風乃數十種,傷寒證候,亦廿餘條。更復就中求其例類,大體歸其始終。以本性為根宗,然後配合諸證,以命藥耳。病生之變,不可一概言之。所以醫方千卷,猶未理盡。
以前及和、緩之書蔑聞,道經略載扁鵲數法,其用藥猶是本草家意。至漢淳於意及華佗等方,今之所存者,亦皆修藥性。張仲景一部,最為眾方之祖宗,又悉依本草。但其善診脈,明氣候,以意消息之耳。至於刳腸剖臆,刮骨續筋之法,乃別術所得,非神農家事。
自晉世以來,有張苗、宮泰、劉德、史脫、靳邵、趙泉、 李子 豫等,一代良醫。其貴勝阮德如、張茂先、裴逸民、皇甫士安,及江左葛稚川、蔡謨、殷淵源諸名人等,並亦研精藥術。
宋有凡此諸人,各有所撰用方,觀其指趣,莫非本草者。或時用別藥,亦修其性度,非相逾越。
《範汪方》百餘卷,及葛洪《肘後》,其中有細碎單行經用者,所謂出於阿卷是。或田舍試驗之法,殊域異識之術。如皮散血,起自庖人。牽牛逐水,近出野老。餅店蒜齏,乃下蛇之藥。路邊地松,為金瘡所秘。此蓋天地間物,莫不為天地間用,觸遇則會,非其主對矣。
顏光祿亦雲?詮三品藥性,以本草為主。
道經、仙方、服食、斷谷、延年、卻老,乃至飛丹轉石之奇,雲騰羽化之妙,莫不以藥導為先。用藥之理,又一同本草,但制御之途,小異世法。猶如粱、肉,主於濟命,華夷禽獸,皆共仰資。其為生理則同,其為性靈則異耳。大略所用不多,遠至廿餘物,或單行數種,便致大益,是其深練歲積。即本草所雲久服之效,不如世人微覺便止。故能臻其所極,以致遐齡,豈但充體愈疾而已哉!今庸醫處治,皆恥看本草,或倚約舊方,或聞人傳說,或遇其所憶,便攬筆疏之,俄然戴面,以此表奇。其畏惡相反,故自寡昧,而藥類違僻,分兩參差,亦不以為疑脫。偶而值瘥,則自信方驗;若旬月未瘳,則言病源深結,了不反求諸已,詳思得失,虛構聲稱,多納金帛,非唯在顯宜責,固將居幽貽譴矣。其五經四部,軍國禮服,若詳用乖越者,正於事跡非宜耳。至於湯藥,一物有謬,便性命及之。千乘之君,百金之長,何可不深思戒慎耶?許世子侍藥不嘗,招弒賊之辱;季孫饋藥,仲尼未達,知藥之不可輕信也。
晉時有一才情人,欲刊正《周易》及諸藥方,先與祖納共論,祖雲?“辯釋經典,縱有異同,不足以傷風教,方藥小小不達,便壽夭所由,則後人受弊不少,何可輕以裁斷。”祖公此言,可謂仁識,足為水鏡。《論語》雲?“人而無恆,不可以作巫、醫。”明此二法,不得復患今承藉者,多恃炫名價,亦不能精心研解,虛傳聲美,聞風競往,自有新學該明,而名稱未播,貴勝以為始習,多不信用,委命虛名,諒可惜也。京邑諸人,皆尚聲譽,不取實錄。餘祖世以來,務敦方藥,本有《範汪方》一部,斟酌詳用,多獲其效。內護家門,旁及親族。其有虛心告請者,不限貴賤,皆摩踵救之。凡所救活,數百千人。自餘投纓宅嶺,猶不忘此。日夜玩味,恆覺欣欣。今撰此三卷,並《效驗方》五卷,又《補闕葛氏肘後》三卷。
蓋欲永嗣善業,令諸子侄,弗敢失墜,可以輔身濟物者,孰復是先。
今諸藥採治之法,既並用見成,非能自掘,不復具論其事,唯合藥須解節度,列之如下。
案諸藥所生,皆的有境界。秦、漢以前,當言列國。今郡縣之名,後人所改耳。自江東以來,小小雜藥,多出近道,氣勢理,不及本邦。假令荊、益不通,則令用歷陽 當歸 ,錢唐三建,豈得相似。所以治病不及往人者,亦當緣此故也。蜀藥及北藥,雖有去來,亦復非精者,又市人不解藥性,唯尚形飾。上黨 人參 ,殆不復售;華陰 細辛 ,棄之如芥。且各隨世相競,順方切須,不能多備諸族,故往往遺漏。今之所存,二百許種耳。眾醫睹不識藥,唯聽市人,市人又不辨究,皆委採送之家。採送之家,傳習治拙,真偽好惡莫測,所以有鐘乳酢煮令白, 細辛 水漬使直,黃 蜜蒸為甜, 當歸酒 灑取潤,螵蛸膠著 桑枝 蜈蚣 朱足令赤。諸有此等,皆非事實,世用既久,轉以成法,非復可改,末如之何,又依方分藥,不量剝治。
遠志 、牡丹,裁不收半;地黃、門,三分耗一。凡去皮除心之屬,分兩皆不復相應,病家唯依此用,不知更稱。又王公貴勝,合藥之日,悉付群下。其中好藥貴石,無不竊遣。乃言紫石、丹砂吞出洗取,一片經數十過賣。諸有此等例,巧偽百端,皆非事實。雖復鑒檢,初不能覺。以此治病,理難即效,斯並藥家之盈虛,不得咎醫人之淺拙也。
本草採藥時月,皆在建寅歲首,則從漢太初後所記也。其根物多以二月、八月採者,謂春初津潤始萌,未沖枝葉,勢力淳濃故也。至則枝葉就枯,又歸流於下。今即事驗之,春寧宜早,寧宜晚,其花、實、莖、葉,乃各隨其成熟耳。歲月亦有早晏,不必都依本文矣。
《經》說陰干者,謂就六甲陰中乾之。依遁甲法,甲子旬陰中在癸酉,以藥著酉地也。餘謂不必然,正是不露日曝,於陰影處乾之耳。所以亦有雲曝乾故也。若幸可兩用,益當為善。
古秤唯有銖兩,而無分名。今則以十黍為一銖,六銖為一分,四分成一兩,十六兩為一斤。
雖有子谷 黍之制,從來均之已久,正爾依此用之。但古秤皆復,今南秤是也。晉秤始後漢末以來,分一斤為二斤耳,一兩為二兩耳。金銀 絲綿 ,並與藥同,無輕重矣。古方唯有仲景,而已涉今秤,若用古秤作湯,則水為殊少,故知非復秤,悉用今者爾。方有雲分等者,非分兩之分也,謂諸藥斤兩多少皆同耳。先視病之大小輕重所須,乃以意裁之。凡此之類,皆是丸散,丸散竟便依節度用之。湯中,無分等也。
凡散藥有雲刀圭者,十分方寸匕之一,準如梧子大也。方寸匕者,作匕正方一寸,抄散取不落為度。錢五匕者,今五銖錢邊五字者以抄之,亦令不落為度。一撮者,四刀圭也。十撮為一勺,十勺為一合。以藥升分之者,謂藥有虛實輕重,不得用斤兩,則以升平之。藥升合方寸作,上徑一寸,下徑六分,深八分。內散勿案抑,正爾微動令平調耳。而今人分藥,多不復用此。
凡丸藥有雲如細麻者,即今胡麻也,不必扁扁,但令較略大小相稱耳。如黍粟亦然,以十六黍為一大豆也;如大麻者,即大麻子準三細麻也;如胡豆者,今青斑豆也,以二大麻子準之。如小豆者,今 赤小豆 也,粒有大小,以三大麻子準之。如大豆者,二小豆準之。如梧子者,以二大豆準之。一方寸匕散,蜜和得如梧子,準十丸為度。如彈丸及 雞子黃 者,以十梧子準之。
凡湯 膏藥 ,舊方皆雲 (敷汝反)咀(暴汝反)者,謂秤畢搗之如大豆者,又使吹去細末,此於事殊不允;藥有易碎、難碎,多末、少末,秤兩則不復均,今皆細切之,較略令如咀者,差得無末,而粒片調和,於藥力同出,無生熟也。
凡丸、散藥,亦先細切曝燥乃搗之。又有各搗者,有合搗者,隨方所言。其潤濕藥,如門 乾地黃 輩,皆先切曝,獨搗令扁碎,更出細擘曝乾。值陰雨,亦以微火烘之,既燥,小停冷仍搗之。
凡潤濕藥,燥皆大耗,當先增分兩,須得屑乃秤為正。其湯中不須如此。
凡篩丸藥,用重密絹令細,於蜜丸易成熟。若篩散草藥,用輕疏絹,於服則不泥。其石藥亦用細絹篩如丸者。凡篩丸、散藥竟,皆更合於臼中,以杵研之數百過,視色理和同為佳。
凡湯膏中用諸石,皆細搗之如 粟米 ,亦可以葛布篩令調,並以新綿別裹內中。其 雄黃 、朱凡煮湯,欲微火令小沸,其水數依方多少,大略廿兩藥,用水一鬥,煮取四升,以此為率。然則利湯欲生,少水而多取; 補湯 欲熟,多水而少取。好詳視之,所得寧令多少。用新布,兩人以尺木絞之,澄去泥濁,紙覆令密。溫湯勿令鐺器中有水氣,於熱湯上煮令暖亦好。
服湯家小熱易下,冷則嘔涌。雲分再服、三服者,要令力熱勢足相及。並視人之強羸,病之輕重,以為進退增減之,不必悉依方說。
凡漬 藥酒 ,皆須細切,生絹袋盛之,乃入密封,隨寒暑日數,視其濃烈,便可瀝出,不必待至盡也。滓可曝燥,微搗,更漬飲之;亦可作散服。
凡建中、腎瀝諸 補湯 ,滓合兩劑,加水煮,竭飲之,亦敵一劑新藥,貧人當依此,皆應先曝令燥。
凡合膏,初以苦漬取,令淹,溲浹後,不用多汁,密覆勿泄。雲 時者,周時也,從今旦至明旦。亦有止一宿者。煮膏,當三上三下,以泄其焦勢,令藥味得出。上之使迎迎沸仍下之,下之取沸靜乃上,寧欲小生。其中有 薤白 者,以兩頭微焦黃為候。有 白芷 附子 者,亦令小黃色也。豬肪勿令經水,臘月彌佳。絞膏亦以新布絞之。若是可服之膏,膏滓亦堪煮稍飲之。可摩之膏,膏滓即宜以薄病上,此蓋貧野人欲兼盡其力。
凡膏中有 雄黃 硃砂 輩,皆別搗細研如面,須絞膏竟乃投中,以物疾攪,至於凝強,勿使沉聚在下不調也。有 水銀 者,於凝膏中,研令消散。有胡粉亦爾。凡湯中用 大黃 ,不須細銼。作湯者,先水漬,令淹浹,密覆一宿。明旦煮湯,臨熟乃以納中,又煮兩三沸,便絞出,則力勢猛,易得快利。丸散中用 大黃 ,舊皆蒸,今不須爾。
凡湯中用 麻黃 ,皆先別煮兩三沸,掠去其沫,更益水如本數,乃納餘藥,不爾令人煩。
麻黃 皆折去節,令理通,寸銼之;有 小草 瞿麥 五分銼之; 細辛 白前 三分銼之;丸散膏中,則凡湯中用完物,皆擘破,乾棗、枝子、括蔞子之類是也。用細核物亦打碎, 山茱萸 、五味、蕤核,決明之類是也。細華子物,正爾完用之, 旋復花 菊花 地膚子 、葵子之類是也。
米、麥、豆輩,亦完用之。諸蟲先微炙,亦完煮之。唯螵蛸當中破之。 生薑 、夜乾皆薄切。
芒硝 飴糖 阿膠 皆須絞湯竟,納汁中,更上火兩三沸,烊盡乃服之。
凡用 麥門冬 ,皆微潤抽去心。 杏仁 桃仁湯 柔撻去皮。 巴豆 打破,剝皮,颳去心,不爾令人悶;石葦、辛夷颳去毛;鬼箭削取羽及皮; 藜蘆 剔取根,微炙; 枳實 去其核,只用皮,亦炙之;椒去實,於鐺器中微熬,令汗出,則有勢力;礬石於瓦上若物中熬,令沸,汁盡即止,二 石皆 黃土 泥包,使燥,燒之半日,令勢熱而 解散 犀角 羚羊角 皆刮截作屑。諸齒骨並炙搗碎之。 皂莢 去皮子炙之。
凡湯、丸、散,用 天雄 附子 、烏頭、烏喙、 側子 ,皆 灰火炮炙,令微坼,削去黑皮乃秤之。唯薑 附子湯 及膏中生用,亦削去皮乃秤,直理破作七八片,隨其大小,但削除外黑尖處令盡。
凡湯、、膏、丸散,用 半夏 皆且完。以熱湯洗去上滑,手 之,皮釋隨剝去,更復易湯洗之,令滑盡。不爾,戟人咽。舊方廿許過,今六七過便足。亦可直煮之,沸易水,如此三過,仍 洗畢便訖,隨其大小破為細片,乃秤以入湯。若膏、、丸、散,皆須曝燥乃秤之也凡丸、散用膠,皆先炙,使通體沸起,燥乃可搗。有不沸處更炙之。丸方中用蠟皆烊,投少蜜中,攪調以和藥。若用熟艾,先細擘,合諸藥搗,令散;不可篩者,別搗內散中和之。
凡用蜜,皆先火上煎,料去其沫,令色微黃,則丸經久不壞。克之多少,隨蜜精粗。凡丸、散用 巴豆 杏仁 桃仁 、葶藶、胡麻諸有膏脂藥,皆先熬黃黑,別搗令如膏。指 視泯泯爾,乃以向成散,稍稍下臼中,合研搗,令消散,乃復都以輕疏絹篩度之,須盡,又納臼中,依法治數百杵也。湯膏中用,亦有熬之者,雖生並搗破。
凡用桂、濃樸、 杜仲 秦皮 、木蘭輩,皆削去上虛軟甲錯,取里有味者秤之。 茯苓 豬苓 削除去黑皮。牡丹、 巴戟天 遠志 、野葛等,皆捶破去心。 紫菀 洗去土皆畢,乃秤之。 薤白 蔥白 除青令盡。 莽草 石南 草、 茵芋 澤蘭 剔取葉及嫩莖,去大枝。 鬼臼 黃連 皆除根毛。 蜀椒 去閉口者及目熬之。
凡野 狼毒 枳實 橘皮 半夏 麻黃 吳茱萸 ,皆欲得陳久者。其餘唯須新精。
凡方雲 巴豆 如千枚者,粒有大小,當先去心皮竟,秤之。以一分準十六枚。 附子 、烏頭如乾枚者,去皮竟,以半兩準一枚。 枳實 如乾枚者,去核竟。以一分準二枚。 橘皮 一分準三枚。棗有大小,以三枚準一兩。雲 乾薑 一累者,以重一兩為正。
凡方雲 半夏 一升者,洗竟,秤五兩為正。雲某子一升者,其子各有虛實輕重。不可通以秤準。皆取平升為正。椒一升,三兩為正; 吳茱萸 一升,五兩為正;菟絲子一升,九兩為正;凡方雲用桂一尺者,削去皮竟,重半兩為正。 甘草 一尺者,重二兩為正。凡方雲某草一束者,以重三兩為正。雲一把者,重二兩為正。凡方雲蜜一斤者,有七合。豬膏一斤者,有一升二合。
上合藥分劑料治法。
又案諸藥,一種雖主數病,而性理亦有偏著。立方之日,或致疑混,復恐單行徑用,赴急抄撮,不必皆得研究。今宜指抄病源所主藥名,仍可於此處治,若欲的尋,亦兼易解。其甘苦之味可略,有毒無毒易知,唯冷熱須明。今以朱點為熱,點為冷,無點者是平,以省於煩註也。其有不入湯者,亦條於後也。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