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邪外入圖

醫理真傳

目錄

寒邪外入圖

欽安用藥金針

餘考究多年,用藥有一點真機,與眾不同。無論一切上、中、下部諸病,不問男、婦、老、幼,但見舌青,滿口津液,脈息無神,其人安靜,唇口淡白,口不渴,即渴而喜熱飲,二便自利者,即外現大熱、身疼、頭痛、目腫、口瘡,一切諸症,一概不究,用藥專在這先天立極真種子上治之,百發百中。若見舌苔乾黃,津液枯搞,口渴飲冷,脈息有神,其人煩躁,即身冷如,一概不究,專在這先天立極之元陰上求之,百發百中。後列二圖,學者細心參究。

寒邪外入圖


今以一圈白色,喻人身一團正氣,黑色喻外入之寒邪。邪犯皮膚第一層,乃太陽所主,病現頭項腰背疼痛,發熱惡寒,邪既入於皮膚,如盜賊之入牆垣也。看其何處空虛有隙,便得而乘之,故不必拘定一日二日之說,或入於手足之陽明,或入於手足之少陽,或入於手足之太陰,或入於手足之少陰,或入於手足之厥陰。仲景以太陽一經,包括三百九十七法,一百一十三方,論傳經,是六步流行之定理,論圓通,是六步之化機,仲景恐人不知賊之去向,故標出六經提綱病情,與夫誤汗、誤吐、誤下、當汗不汗、當下不下、當吐不吐、用藥失宜、變逆匡救之道,俱在一百一十三方之中,學者務宜留心,不必執定傷寒邪入如是,須知六客亦如是也。更要明得外邪入內,閉束皮毛氣機,遏鬱而為身熱疼痛,故 發汗散 邪,為治外邪初入第一要著。苟外邪從陽經而入內,寒邪亦化為熱邪,熱甚則傷陰,輕淺者,仲景有 人參 白虎、小 柴胡 之類以存陰,最重者,仲景有大、小承氣之類以救陰。苟外邪從陰經而入內,陰寒混為一家,陰盛則陽衰,輕淺者,仲景有大、小建中、理中之類以扶陽,最重者,仲景有四逆、白通之類以回陽。餘謂此即仲景治外邪入內之子午針也。

寒邪內生圖


今以一圈白色,喻人身一團正氣。正氣旺者,外寒不入,內寒不生。夫內寒之生,由於內之正氣不足,正氣不足一分,身內之陰寒便生一分。故經雲:氣不足便是寒。究不足之原,因房勞過度者,則損腎陽;因飲食不節者,則損脾陽;因用心過度者,則損心陽。陽者氣也,陽氣損於何處,陰寒便生於何處,積陰日久,元陽便為陰所滅也。在上者,仲景用 桂枝 以扶心陽;在中者,仲景用建中、理中以扶脾陽;在下者,仲景用四逆、白通以救腎陽。陽虛日久,不能化生真陰,陰液日虧,積之久久,血枯而虛陽又熾,反為客邪,此真可謂陰虛也,法宜甘寒養陰,切切不可妄用苦寒,故仲景有 炙甘草湯 桂枝 龍骨 牡蠣湯 甘草 黑薑湯之法,從陽以引陰,滋陰、化陰。餘謂此即仲景治內傷之子午針也。諸書稱癆字從火,皆是從損陽一語悟出也,惜乎解理未暢,後學無從下手,遂使由癆症而斃者多多矣。學者務要明得損陽而陰象症形足徵者,照上卷陽虛門法治之。損陽不能化陰,陰液枯竭,肌膚枯搞,神氣短少,吐痰膠粘,有火形可驗者,照仲景炙 甘草 龍骨 黑薑湯之法治之,陰虛門方,亦可擇取。又要識得外邪從陽經入內,以致熱傷血者,亦可謂陰虛,若此而論者,是謂之真陰虛。從外而致者,苦寒、清涼、升解俱可治之,若此論者,只宜甘溫微寒,從陽養陰以調之,內外之法,至此詳矣。餘於上卷將陽虛陰虛症形實據列出,乃辨症認症之子午針也;辛甘化陽,苦甘化陰,乃用藥之子午針也;氣有餘便是火,氣不足便是寒,乃猶是一元中之子午針也。學者務宜潛心默會,期於明白瞭然,幸甚幸甚。
【闡釋】本節是全書最後一段,標題為欽安用藥金針。自謂考究多年,用藥有一點真機,與眾不同,可說是鄭氏用藥獨特性的總結。主要有幾點。
一、只要具備陽虛癥狀,即外現諸種火形,大熱腫痛,亦當用陽藥;只要具備陰虛癥狀,即外現寒形,身冷如,亦當用陰藥,都是百發百中。
二、外邪入內,必先侵及太陽所主之皮膚,故 發汗散 邪為第一要著。若外邪從陽經入內,則必化熱傷陰,輕淺者用 人參 白虎、小 柴胡 之類以存陰,深重者用大、小承氣之類以救陰。若外邪從陰經入內,陰寒混合必傷陽,輕淺者用大、小建中以扶陽,深重者用四逆、白通之類以回陽。
三、寒邪內生,源於正氣不足,用心過度者損心陽,宜 桂枝 ;飲食不慎者損脾陽,宜建中、 理中湯 ;房勞過度者損腎陽,宜四逆、 白通湯
四、陽虛日久,不能化生真陰者,不可妄用苦寒,只宜甘寒及甘溫微寒養陰,從陽以引陰、滋陰、化陰,用 炙甘草湯 桂枝 龍牡湯、 甘草 黑薑湯類以治之。癆症亦多屬此類,不能純用陰藥。只有外邪從陽經入內以致熱傷血之陰虛,始可治以苦寒、清涼、升解之劑。
五、辛甘化陽,苦甘化陰,乃用藥之總則。明白切實,精妙圓通,真是用藥金針,深堪寶貴。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