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津竭

經方實驗錄

目錄

陽明津竭

陽明津竭

甘(右)
初診 (四月八日) 陽明病,十四日不大便,闕上痛,譫語,手足濈然汗出,脈滑大,宜 大承氣湯
生川軍(五錢後入) 枳實 (四錢) 川樸(錢半) 芒硝 (三錢沖服)
二診 (四月九日) 下經三次,黑而燥,譫語如故,脈大汗出,前方加 石膏 知母
石膏 (一兩) 知母 (五錢) 加入前方中【按】張氏純曰:“愚臨證實驗以來,知陽明病既當下,其脈遲者固可下,即其脈不遲而又不數者,亦可下。惟脈數及六至,則不可下,即強下之,病必不解,或病更加劇。而愚對於此等病,則有變通之下法,即用白虎加入參湯,將 石膏 不煎入湯中,而以所煎之湯將 石膏 送服者是也。愚因屢次用此方奏效,遂名之為 白虎承氣湯 。方為生 石膏 八錢搗細,大潞 黨參 三錢, 知母 八錢, 甘草 二錢, 粳米 二錢。藥共五味,將後四味煎湯一鐘半,分二次將生 石膏 細末用溫藥湯送下。服初次藥後,遲兩點鐘,若腹中不見動作,再服第二次,若腹中已見動作,再遲點半鐘,大便已下者,停服。若仍未下者,再將第二次藥服下。至若其脈雖數而洪滑有力者,用此方時,亦可不加 黨參 。愚從來遇寒溫證之當下,而脈象數者,恆投以大劑 白虎湯 ,或 白虎加人參湯 ,其大便亦可通下。然生 石膏 必須用至四五兩,煎一大碗,分數次溫服,大便始可通下。間有服數劑後,大便仍不通下者,其人亦恆脈靜身涼,少用 玄明粉 二三錢,和蜜沖服,大便即可通下。然終不若白虎承氣用之較便也。按生 石膏 若服其研細之末,其退熱之力一錢抵煎湯者半兩,若以之通大便,一錢可抵煎湯者一兩。是以方中止用生 石膏 八錢,而又慎重用之,必分二次服下也。寒溫陽明病,其熱甚盛者,投以大劑 白虎湯 ,其熱稍退。翌日,恆病仍如故。如此反覆數次,病家終疑藥不對證,而轉延他醫,因致病不起者多矣。愚復擬得此方,初次用大劑 白虎湯 不效,二次即將生 石膏 細末送服。其湯中用五六兩者,送服其末不過兩餘,或至二兩,其熱即可全消矣。”張氏謂脈遲可下,脈數難下,吾師則謂下後脈和者安,脈轉洪數者危,其理正有可通之處。要皆經驗之談,不可忽視者也,張氏謂生 石膏 研細末送服,一錢可抵煎湯者一兩,信然。餘則謂生 石膏 研細煎服,一錢亦可抵成塊煎服者三錢。大論原文本謂打碎綿裹,可以知之。若夫熟 石膏 有凝固痰濕之弊,切不可用。張氏為此,曾大聲疾呼以告國人,誠仁者之言也。
三診 (四月十日) 兩次大下,熱勢漸平,惟下後津液大傷,應用 白虎加人參湯 ,無如病家貧苦,姑從生津著意。
石膏 (五錢) 知母 (三錢) 生草(二錢) 天花粉 (一兩) 北沙參 (一兩) 元參(三錢) 粳米 (一撮先煎)
拙巢註:此證當兩次下後,脈仍洪大,舌乾不潤,竟以津液枯竭而死,可悲也。
【按】張氏又曰:“愚用 白虎加人參湯 ,或以 玄參 知母 (產後寒溫證用之),或以芍藥代 知母 (寒溫兼下利者用之),或以 生地黃 知母 (寒溫兼陰虛者用之),或以生 山藥 粳米 (產後寒溫證用之,寒溫熱實下焦氣化不固者用之),或於原方中加 生地黃 玄參 花粉諸藥,以滋陰生津,加鮮茅根鮮 蘆根 麥芽 諸藥,以宣通氣化。凡人外感之熱熾盛,真陰反覆虧損,此乃極危險之症。此時若但用生地 玄參 沙參 諸藥以滋陰,不能奏效,即將此等藥加於 白虎湯 中,亦不能奏效。惟 石膏 人參 並用,獨能於邪熱熾盛之時立復真陰,此仲師制方之妙實有輓回造化之權也。”觀本案以病家貧苦,無力用 人參 ,卒致不起,可證張氏之言為不虛。
津竭而反當下之證,固不可冒然用大承氣,除張氏之 白虎承氣湯 法外,尚有 麻子仁丸 法,惟麻仁如不重用,依然無效。又有 豬膽汁 導法,取其苦寒軟堅,自下及上,亦每有效。若節庵陶氏 黃龍湯 法,即 大承氣湯 人參 地黃 當歸 ,正邪兼顧,屢建奇功。降至承氣 養營湯 ,即 小承氣湯 知母 當歸 芍藥地黃,效相仿佛。又聞有名醫仿白虎加 人參 之例,獨加 人參 一味於 大承氣湯 中,預防其下後之脫,亦是妙策。至吳鞠通之 增液承氣湯 ,其功原在承氣,而不在增液。若其單獨 增液湯 僅可作病後調理之方,決不可倚為病時主要之劑。故《溫病條辨?中焦篇》十一條 增液湯 主之句下,復曰“服 增液湯 已,周十二時觀之,若大便不下者,合 調胃承氣湯 微和之。”蓋彼亦知通幽盪積,非 增液湯 所能也。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