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後致虛

經方實驗錄

目錄

汗後致虛

汗後致虛

若華母案缺。
半夏 (三錢) 炙草(五錢) 當歸 (三錢) 陳皮 (三錢) 白術 (三錢) 生 黃耆 (三錢) 熟附塊(五錢) 黨參 (四錢) 熟地(二兩) 乾薑 (三錢) 川芎 (三錢) 炙乳沒(各三錢) 生米仁(一兩)
【按】師母體素瘦削,而微有痰飲之疾。數日前,偶感風寒,惡寒,頭痛,發熱,師硫表劑予之,稍瘥而未了了。再予之,如是者屢。餘曾檢得其一方,為 桂枝 三錢, 白芍 三錢,生草二錢, 浮萍 三錢,薑三片,蓋 桂枝 大棗 浮萍 也。服後,汗出甚多,微惡寒,神疲心痛,叉手自冒,徐按稍瘥,筋肉不舒,有如針刺,皮膚乾燥,血脈色轉褐,心時悸,頭時眩,坐立不穩,自覺搖搖然,脈細小而弱。師母固知醫者,因謂師曰:我今虛,法當補。互商之下,乃得上方。師母且曰:倘熟附而不效者,我明日當易生附也。其時方暮,心痛甚劇,筋肉牽掣亦良苦。進初煎,旋得安睡。夜半醒來,痛隨大減。次早進次煎,精神大振。皮色較潤,而行動漸漸如常矣。
事後,餘推測本案之病理藥效,其有可得而言者,師母似系血液衰少,痰濁凝據之體,雖有表證,本不宜發汗過多。論曰:“脈浮緊者,法當身疼痛,宜以汗解之。假令尺中遲者,不可發汗。何以知然,以榮氣不足,血少故也。”可以見之。況 桂枝 大棗 浮萍 ,其發汗之力較 桂枝 原湯為尤猛。因 大棗 本為保存津液者,今反易以傷津液之 浮萍 故也。以不宜發汗之人,令大發其汗,自有變證。
大論曰:“發汗過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 桂枝甘草湯 主之。”此蓋為無痰飲者言之耳。又曰:“太陽病,發汗,汗出不解,其人仍發熱,心下悸,頭眩,身?動,振振欲擗地者, 真武湯 主之。”此蓋為有痰飲者言之。又曰:“發汗,病不解,反惡寒者,虛故也。 芍藥甘草附子湯 主之。”此蓋為虛者言之。今師母所服之方,雖非 桂枝甘草湯 ,亦非 真武湯 ,又非 芍藥甘草附子湯 ,然相去匪遠,而周詳或且過之,故能效也。由是觀之,仲聖教人用麻桂以表邪,固又教人有不宜用麻桂之證,而又教人誤用後補救之法。其意也善,其法也備,觀本案而益信。讀《傷寒論》者,又安可執其一而舍其二哉?
曹穎甫曰:虛人發汗,是謂重虛。重虛之人,必生里寒。血不養筋,故筋脈牽掣。血不充於脈道,故微細。不補氣血則筋脈不調,不溫水藏則表陽不達。又因其有水氣也,加 乾薑 半夏 。因其體痛也,加 乳香 沒藥 。因其心悸也,重用炙 甘草 。因其夾濕也,而加生苡仁。大要隨證酌加,初無成方之可據。而初意卻在並用術附,使水氣得行於皮中。蓋救逆之方治,原必視病體為進退也。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