芍藥甘草湯證其一

經方實驗錄

目錄

芍藥甘草湯證其一

芍藥甘草湯證

芍藥甘草湯證其一

四嫂(十一月十三日) 足遇多行走時則腫痛,而色紫,始則右足,繼乃痛及左足。天寒不可向火,見火則痛劇。故雖甚惡寒,必得耐冷。然天氣過冷,則又痛。眠睡至浹晨,而腫痛止,至夜則痛如故。按歷節病足亦腫,但腫常不退,今有時退者,非歷節也。惟痛甚時筋攣,先用 芍藥甘草湯 以舒筋。
白芍 (各一兩) 生 甘草 (八錢)
拙巢註:二劑愈。

芍藥甘草湯證其二(附列門人治驗)

老媽(二月七日) 右足行步不良,此有瘀滯也,宜 芍藥甘草湯 以疏之。
赤芍 (八錢) 生 甘草 (四錢)
【按】摯友張君摯甫客居海上,雇有年老女佣一人,方來自原籍浙江黃岩,未越半月,而病已七日矣。其病右足拘急,不能行,行則勉強以跟著地,足尖上向,如躄者然。夜則呼痛達旦,闔家為之勿寐。右足踝骨處又因乘輪擦傷,潰爛不能收口。老媼早年嘗有所謂瘋氣之疾,纏綿三年方愈,自懼此番複發,後顧堪虞,嗒然若喪,哭求歸里。摯甫憐之,亟來請診。餘細察之,右脛之皮色較左脛略青,乃疏上方。方成,摯甫以為異,親為煎煮。湯成。老媼不肯服。曰:服之無濟也,吾年前之恙略同於此,三年而後已,今安有一藥而瘥者?強而後進。翌日複診,媼右足已能全部著地,惟潰爛處反覺疼痛。餘即就原方加生 甘草 二錢,使成六錢。炙乳沒各八分,外用 陽和膏 海浮散 貼之。又翌日訪之,老媼料理雜務,行走如健時。及見餘,歡顏可掬,察之,右脛青色略減,潰處亦不痛矣。摯甫率之,長揖共謝。曰:君之方,誠神方也,值廉而功捷。餘遜辭曰:我不能受君謝,君當致謝於吾師,吾師嘗用此而得效也。然吾師將亦曰:我不能受君謝,君當致謝於仲師。仲師曰:作 芍藥甘草湯 與之,其腳即伸也。摯甫略知醫,曰:有是哉!執此觀之,今人以本湯為小方,不屑一用之者,非也。或姑信而用之,而藥量欠重,不效如故,致用而失望者,亦未達一間也。然則究竟芍藥之功用為如何?吾友吳君凝軒曰:芍藥能活靜脈之血,故凡青筋暴露,皮肉攣急者,用之無不效。善哉,一語破千古之奧謎,酸收雲乎哉?
芍藥能令足部之靜脈血上行,使青筋隱退,步履如舊者,此 芍藥甘草湯 中芍藥之功也。患 桂枝湯 證者服 桂枝湯 後,其動脈血既暢流於外,使無芍藥助之內返,豈非成表實里虛之局,此 桂枝湯 中芍藥之功也。雖有自下達上,自表返里之異,其屬於靜脈一也。
芍藥甘草湯 不僅能治腳攣急,凡因跌打損傷,或睡眠姿勢不正,因而腰背有筋牽強者,本湯治之同效。餘親驗者屢,蓋其屬於靜脈瘀滯一也。緣動脈之血由心臟放射於外,其力屬原動而強,故少阻塞。靜脈之血由外內歸於心臟,其力近反動而較弱,故多遲滯。遲滯甚者,名曰血痹,亦曰惡血。故《本經》謂芍藥治血痹,《別錄》謂 芍藥散 惡血。可知千百年前之古語,悉合千百年後之新說,誰謂古人之言陳腐乎?
曹穎甫曰:辛未之予家筱雲四弟婦來診,無他病,惟兩足酸疼,拘急三年矣。其子蔭衢問可治與否,予告以效否不可必,藥甚平穩,不妨姑試之,乃為用赤 白芍 各一兩,生草八錢。至第三日,蔭衢來告曰,服經兩劑,今已行步如常矣。而佐景所用,效如桴鼓者乃又如此,此可為用經方者勸矣。
芍藥一昧,李時珍《本草》所引諸家之說率以為酸寒。歷來醫家以訛傳訛,甚有疑 桂枝湯 方中不應用芍藥。予昔教授於石皮弄中醫專校,與馬嘉生等向藥房取赤 白芍 親嘗之。 白芍 味甘微苦, 赤芍 則甚苦。可見本經苦平之解甚為的當,予謂苦者善泄,能通血絡之瘀, 桂枝湯 為解肌藥,肌腠為孫絡所聚,風襲肌理則血液凝閉而不宣,故必用芍藥以通之。然予說但憑理想,今吳生凝軒乃有芍藥活靜脈之血一解,足證予言之不謬。讀《傷寒論》者可以釋然無疑矣。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