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甘草湯證其二

經方實驗錄

目錄

炙甘草湯證其二

炙甘草湯證

炙甘草湯證其一

律師姚建現住小西門外大興街,嘗來請診,眠食無恙,按其脈結代,約十餘至一停,或二三十至一停不等,又以事繁,心常跳躍不寧,此仲師所謂心動悸,脈結代, 炙甘草湯 主之之證是也,因書經方與之,服十餘劑而瘥。
甘草 (四錢) 生薑 (三錢) 桂枝 (三錢) 潞 黨參 (二錢) 生地(一兩) 真 阿膠 (二錢烊沖) 麥(四錢) 麻仁(四錢) 大棗 (四枚)
【按】大論原文煎法,用清七升,水八升,合煎,吾師生之用本湯,每不用,亦效。惟 阿膠 當另烊沖入,或後納烊消盡,以免膠質為他藥粘去。餘用 阿膠 至少六錢,分二次沖,因其質重故也。
曹穎甫曰:陽氣結澀不舒,故謂之結,陰氣缺乏不續,故謂之代,代之為言,貸也,恆產告罄,而稱貸以為生,其能久乎?固知《傷寒?太陽篇》所謂難治者,乃專指代脈言,非並指結脈言也。

炙甘草湯證其二

唐(左)
初診 (十月二十日) 脈結代,心動悸, 炙甘草湯 主之,此仲景先師之法,不可更變者也。
甘草 (四錢) 川 桂枝 (三錢) 潞 黨參 (三錢) 阿膠 珠(二錢) 大麻仁(一兩) 大麥 (八錢) 大生地(一兩) 生薑 (五片) 紅棗 (十枚)
【按】唐君居春申,素有心臟病,每年買舟到香港,就診於名醫陳伯壇先生,先生用經方,藥量特重,如 桂枝 生薑 之屬動以兩計。大鍋煎熬,藥味奇辣,而唐君服之,疾輒良已。今心悸脈結代又發,師與 炙甘草湯 ,服至三五劑,心悸愈,而脈結代漸稀,尚未能悉如健體。蓋宿疾尚賴久劑也。君又素便秘,服藥則易行,停藥則難行,甚須半小時之久,故師方用麻仁一兩之外,更加 大黃 三錢。
二診 (十月二十三日) 二進 炙甘草湯 ,胃納較增,惟口中燥而氣短,左脈結代漸減,右脈尚未盡和,仍宜前法加減。加制軍者,因大便少也。
甘草 (五錢) 川桂技(四錢) 潞 黨參 (五錢) 阿膠 珠(二錢) 大熟地(一兩) 大麻仁(一兩) 麥(四錢) 紫蘇葉 (五錢) 天花粉 (一兩) 生薑 (三片) 紅棗 (七枚) 制軍(三錢)

炙甘草湯證其三

昔與章次公診廣益醫院庖丁某,病下利,脈結代,次公疏 炙甘草湯 去麻仁方與之。當時鄭璞容會計之戚陳某適在旁,見曰:此古方也,安能療今病?次公忿與之爭。僅服一劑,即利止脈和。蓋病起已四十餘日,庸工延誤,遂至於此。此次設無次公之明眼,則病者所受苦痛,不知伊於胡底也。
【按】本案與前案同例,惟一加麻仁,一去麻仁,均具深意,古方不能療今病,逼肖時醫口吻,第不知何所據而雲然。
曹穎甫曰:器公司陸某寓城幢廟引線弄,年逾六秩,患下利不止,日二三十行,脈來至止無定數。器店王友竹介餘往診。餘曰:高年結脈,病已殆矣。因參仲聖之意,用 附子 理中合 炙甘草湯 去麻仁,書方與之。凡五劑,脈和利止,行動如常。
按古方之治病,在《傷寒》、《金匱》中,仲師原示人加減之法,而加減之藥味,要不必出經方之外,如陰虧加 人參 而去芍藥,腹痛加芍藥而去 黃芩 ,成例具在,不可誣也。如予用此方,於本證相符者則用本方,因次公於下利者去麻仁,遂於大便不暢者重用麻仁,或竟加 大黃 ,遇寒濕利則合 附子 理中,於?寐不安者,加棗仁 硃砂 ,要不過隨證用藥,絕無異人之處,仲景之法,固當如此也。
【又按】餘用本方,無慮百數十次,未有不效者。其證以心動悸為主。若見脈結代,則其證為重,宜加重藥量。否則,但覺頭眩者為輕,投之更效。推其所以心動悸之理,血液不足故也,故其脈必細小異常。婦女患此證之甚者。且常影響及於經事。動悸劇時,左心房處怦怦自躍,不能自已。膽氣必較平時為虛,不勝意外之驚恐,亦不堪受重厲之叫呼。夜中或不能成寐,於是虛汗以出,此所謂陰虛不能斂陽是也。及服本湯,則心血漸足。動悸亦安,頭眩除,經事調,虛汗止,脈象復,其功無窮。蓋本方有七分陰藥,三分陽藥,陰藥為體,陽藥為用。生地至少當用六錢, 桂枝 至少亦須錢半,方有效力。若疑生地為厚膩, 桂枝 為大熱,因而不敢重用,斯不足與談經方矣。
【又按】按本湯證脈象數者居多,甚在百至以上,遲者較少,甚在六十至以下。服本湯之後,其數者將減緩,其緩者將增速,悉漸近於標準之數。蓋過猶不及,本湯能削其過而益其不及,藥力偉矣。又血虧甚者,其脈極不任按,即初按之下,覺其脈尚明朗可辨,約一分鐘後,其脈竟遁去不見,重按以覓之,依然無有。至此,淺識之醫未有不疑慮並生者。但當釋其脈,稍待再切,於是其脈又至。試問脈何以不任按?曰:血少故也。迨服本湯三五劑後,脈乃不遁,可以受按。此皆親歷之事,絕非欺人之語。依理,一人二手,其脈當同,然而事實上不爾,左右二脈每見參商。脈理之難言,有如是者。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