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黃附子甘草湯證(附列門人治驗)

經方實驗錄

目錄

麻黃附子甘草湯證(附列門人治驗)

麻黃附子甘草湯證(附列門人治驗)

餘嘗治上海電報局高君之公子,年五齡,身無熱,亦不惡寒,二便如常,但欲寐,強呼之醒,與之食,食已,又呼呼睡去。按其脈,微細無力。餘曰:此仲景先聖所謂少陰之為病,脈微細,但欲寐也。顧餘知治之之方,尚不敢必治之之驗,請另乞診於高明。高君自明西醫理,能註射強心針,顧又知強心針僅能取效於一時,非根本之圖,強請立方。餘不獲已,書:
熟附片(八分) 凈 麻黃 (一錢) 炙 甘草 (一錢)
與之,又恐其食而不化,略加六 神曲 、炒 麥芽 等消食健脾之品。次日複診,脈略起,睡時略減。當與原方加減。五日,而痧疹出,微汗與俱。疹密佈周身,稠逾其它痧孩。痧佈達五日之久,而胸悶不除,大熱不減,當與麻杏甘石重劑,始獲痊愈。一月後,高公子又以微感風寒,複發嗜寐之恙,脈轉微細,與前度仿佛。此時,餘已成竹在胸,不虞其變,依然以 麻黃附子甘草湯 輕劑與之,四日而蕆。
【按】 麻黃 能開肺氣, 附子 能強心臟, 甘草 能安腸胃,三者合則為 麻黃附子甘草湯 ,能治虛人之受邪,而力不足以達邪者。若 麻黃附子細辛湯 則以 細辛 甘草 ,其力更偉。蓋 細辛 芳香,能 蠲痰飲 而闢穢濁故也。夫脈微細但欲寐如本案所雲固為少陰病,若更進而兼身熱惡寒蜷?,亦為少陰病,不過有輕重緩急之分爾。而東人山田氏必欲補惡寒二字,使成“少陰之為病,脈微細,但惡寒欲寐也”一條,其可以已乎?
曹穎甫曰:予治脈微細但欲寐者,往往以 四逆湯 取效。然薑生所治高姓小兒,實由太陽表證內伏少陰。故非 麻黃 不能奏功,斷非 四逆湯 所能治。蓋 四逆湯 僅能由少陰外達肌腠,以 乾薑 炙草能溫脾胃,脾胃固主肌肉也。若改 乾薑 麻黃 ,方能由少陰直達肺部,而皮毛為之開泄,以肺主皮毛故也。觀其證治三變,而始終不脫 麻黃 ,其用心之細密,殆不可及。況身熱而不惡寒,似無用 麻黃 之必要,此證竟毅然用之,其識解尤不可及乎。蓋呼之則醒,聽其自然則寐,有矇蔽之象,故可決為非少陰本病,而為太陽內陷之證。且以小兒純陽之體,不當有此少陰病故也。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