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加桂枝湯證

經方實驗錄

目錄

白虎加桂枝湯證

白虎加桂枝湯證

餘二十五歲時,能讀醫書,而尚不善於治病。隨表兄陳尚白買舟赴南京,應試。陳夫婦同宿中艙,餘宿前艙。天方溽暑,驕陽如熾。舟泊無,陳夫婦相偕登陸,赴浴惠泉,囑餘守艙中。餘汗出浹背,又不便易衣,令其自乾。飲食起居又不適,因是心恆悒悒然。舟泊五日,方啟碇。又五日,乃抵鎮江。下榻後,部署初定,即?病矣。延醫疏方,不外鮮 藿香 、鮮 佩蘭 之屬。服之數日,病反加劇。汗出,熱不清,而惡寒無已。當夜乘輪赴京。時覺天昏地黑,不知人事。比抵石城,諸友扶住堂子巷寓所。每小便,輒血出,作殷紅色,且覺頭痛。時為八月初五日,距進場之期僅三天矣。是時,姻丈陳葆厚先生已先餘到南京。丈精於醫,診脈一過,即親出市藥,及 荷葉 露三大瓶,生十餘枚以歸。並屬先飲露,飲已,口即不乾。頃之又渴,復啖生 梨皮 不遑削,僅棄其心,頃刻盡十枚。迨藥煎成,即進一大碗,心中頓覺清朗,倦極而睡。醒後,頭已不痛,惟汗未出。更進二煎,濃倍於前。服後,又睡。醒時,不覺周身汗出,先小汗,後大汗,竟至內衣夾襖被褥上下皆濕,急起更易,反被以蓋。於是方覺諸恙悉除,腹中知飢,索熱粥。侍者曰:粥已備,蓋陳丈所預囑者也。初啜一小碗,覺香甜逾恆。稍停,又續進,竟其夜,竟盡二大碗。初七日,即能進場。試期達九日夜,毫無倦容。餘乃驚陳丈醫術之神。叩其藥,則 桂枝 石膏 二味同搗也。問其價,曰:適逢新開藥鋪,共費錢六文而已。遂相與大笑。
【按】頭痛而惡寒,此太陽病未罷也,法當令其汗出而解。然小便已見血出,安復有餘液可以作汗?故先飲 荷葉 露及生者,增其液以為作汗之張本也。於是與 石膏 以清其內蘊之熱,與 桂枝 以祛其外束之寒。寒因汗解,熱因涼除。醒來索粥,是即 白虎湯 粳米 ,向之飲露,亦猶加參湯之 人參 。看其啖啜露之頃,孰知已含聖法。嗚呼,化沖聖方活而用之,其功效必無窮也。
【又按】白虎加掛枝湯證多見於夏日,誠以炎暑蒸人,胃腸本已熱化,入夜涼風習習,未免貪享,故致表裡交病。表為寒束,則熱無外泄之機,勢必愈熾。熱既內熾,則更易傷津,使無從作汗以解表。惟有投 白虎湯 以治其本(腸胃之熱),同時加 桂枝 以治其標(表證之寒),標本並治,方可熱除津復,汗出表解。依餘經驗, 桂枝 輕至一錢,生 石膏 輕至三錢,亦可有效。設不爾者,但用白虎以清熱,則表證將愈甚,但用 桂枝 以解表,則內熱將愈熾,終不免壞病之變,此乃 桂枝 石膏 二藥必須合作而不可分離之理也。或曰:君前謂 石膏 涼胃, 桂枝 溫胃,何能溫涼併進,反獲奇功耶?曰:仲聖方溫涼並用者,諸 瀉心湯 即在其例,若 桂枝 石膏 猶其始焉者爾。蓋人體之機構複雜繁沓,靈敏萬分,及其病時,作用尤顯。各部機構每自能吸取其所需,而放任其所不需者。若論本湯證,則胃取 石膏 之涼而消熱,動脈取 桂枝 之散而致汗,故二者非但不相左,抑且相成。
桂枝加大黃湯 為七分太陽,三分陽明。今 白虎加桂枝湯 為七分陽明,三分太陽。二湯之對仗,堪稱工整。醫者能合用仲聖諸方,即可曲應萬變之病,茲二湯特發其凡耳。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