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結

經方實驗錄

目錄

上卷結

上卷結

以上論自 桂枝 調胃承氣湯 九證既競,乃可合列一表如下:

此表之意猶曰: 麻黃 證化熱入里,為 麻杏甘石湯 證。 桂枝 證化熱入里,為 白虎湯 證。 葛根湯 證化熱入里,為 葛根 芩連湯 證。而 葛根 芩連湯 白虎湯 麻杏甘石湯 證化熱之後,則均為 承氣湯 證。其腸結輕,可攻補兼施,所謂和之者,是為 調胃承氣湯 證。其腸結較重者,亦用和法,即為 小承氣湯 證。其腸結最重者,當用下法,又曰急下法,又曰攻法,即為 大承氣湯 證。實則三 承氣湯 方對於麻桂葛之汗法,及 白虎湯 之清法言,皆得曰下法也。
麻杏甘石湯 證之傳為 承氣湯 證,在以上諸實驗醫案中,似尚未有述及。實則此種病例雖較 白虎湯 證傳為 承氣湯 證為少,卻並不鮮見。蓋經謂肺與大腸相表裡,腸熱可以移肺,肺熱亦可及腸。所謂“溫邪上受,首先犯肺,逆傳心包”者,即系 麻杏甘石湯 重證,不能解於桑菊銀翹,乃傳為腸熱,腸熱不已,灼及神經,發作神昏譫語,遂指為逆傳心包耳。依餘臨床所得,肺熱傳為腸熱之後,其肺熱每不因此而消。此時若但治其肺熱,縱用麻杏石甘湯極重之量,必然無濟,當急用 承氣湯 法,去其腸熱。如嫌承氣傷肺,伐及無辜,則導法甚佳(法詳中卷),餘屢用之獲效。腸熱既去,續用麻杏甘石以治肺熱,乃得有濟。故大論曰“下後,不可更行 桂枝 ,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 麻黃 杏仁 甘草石膏湯 。”本條條文極似重出,當刪,而事實上卻有此例,奈何?甚有既下之後,而肺氣自開,咳嗽自爽者,餘亦屢屢逢之。有一俞姓小孩,於某月初三日,患咽痛,紅腫,兼見白點,胸悶不舒。初四日,皮膚發出細點如麻。甲醫斷宜清血保咽,用生地川連黑梔淡芩之屬。夜間,病孩喉腫譫語,齒介齒目赤。初五日,甲醫用 玄參 生地山梔 左金丸 之屬。易乙醫,改投解肌透痧之劑,如豆豉 薄荷 葛根 牛蒡 之屬。初六日,乙醫主喉痧以透痧為要,重予透發之藥。初七日,痧密佈,夾白?(?),熱度更高,入夜夢囈。乙醫慮其傷津,又與存陰清熱之法,如 連翹 銀花 竹葉 黛蛤散 等。如是延至十一日晚,痧雖回而熱不退,咳嗽氣粗,鼻扇口噪,胸悶不舒,神識不清,加以腹痛拒按,耳下漫腫。丙醫有識,曰:宜通腑氣,徑用生 大黃 三錢,元明粉一錢,併合透發之藥,以達其餘邪。其夜大便既行,神煩即安,鼻扇耳腫悉漸退。覆診,依然用硝黃,直至糞色轉黃,方予調理而安。由本案現之,凡肺熱之轉為腸熱者,苟不設法去其腸中熱結,但知透表生津,豈有濟乎?
然則麻杏甘石白虎 葛根 芩連三湯證皆能化熱而為 承氣湯 證,在病所方面言,三湯證之病所為較上, 承氣湯 證之病所偏於腸,為較下,由此吾人得外感疾病傳變之第三原則,曰“由上傳下”是也。大論曰:“陽明居中,主土也,萬物所歸,無所復傳。”其斯之謂乎?
吾人研究上列九方,有一事當注意及者,即此九方中用 甘草 者竟達七方是也。麻桂葛上列三湯既不離 甘草 ,中列三湯又不脫 甘草 ,下列 調胃承氣湯 亦用 甘草 。因知 甘草 安腸一說,不為無見。蓋疾病由上傳下,由表入里,由寒化熱,既為必然之趨勢,今安和其腸,即所以保其在里在下之津者,自為著要之法矣。至於大小二 承氣湯 證因病已傳腸,邪已內實,故不必用 甘草 。及其邪去腸虛,又當重用 甘草 以益之,不待再計者也。學者當知此九方者處同等重要之地位,各有專功, 不容 漠視。集此九方,即成《防寒論》中太陽陽明二經之骨幹。識此九方,即能治傷寒,亦能治溫病。學者將疑吾言之誇乎?吾敢實陳讀者。
尤氏在涇曰:“無汗必發其汗, 麻黃 所以去表實,而發邪氣。有汗不可更發汗。 桂枝 所以助表氣,而逐邪氣。學者但當分病證之有汗無汗,以嚴 麻黃 桂枝 之辨,不必執營衛之孰虛孰實,以證中風傷寒之殊。是無汗為表實,反雲衛虛, 麻黃 之去實,寧獨遺衛?能不膠於俗說者,斯為豪傑之士!”柯氏韻伯曰:“ 桂枝 證唯以脈弱自汗為主耳。粗工妄謂 桂枝 專治中風,印定後人耳目,而所稱中風者又與此方不合,故置之不用。愚常以此湯治自汗盜汗虛瘧虛痢,隨手而愈。”又曰:“予治冷風哮與風寒濕三氣合成痹等證,用 麻黃 輒效,非傷寒證可拘也。”其言何等精辟,然則尤氏柯氏皆能識麻桂二湯者也。陸氏九芝曰:“ 葛根 芩連一方獨見遺於陽明者,以人必見下利始用之,不下利即不用,而不以為是陽明主方也。孰知此方之所用者宏,而所包者廣也。”然則陸氏能識 葛根 芩連湯 者也。又曰:“無人知溫熱之病,本隸於傷寒論中,而溫熱之方,並不在傷寒論外。”然則陸氏又能看破傷寒溫病之畫地為牢者也。
吳氏又可曰:“應下之證,見下無結糞,以為下之早,或以為不應下之證,誤投下藥。殊不知承氣本為逐邪而設,非專為結糞而設也。必侯其糞結,血液為熱所搏,變證迭起,是猶養虎遺患,醫之咎也。況多有溏糞失下,但蒸作極臭,如 敗醬 ,或如泥,臨死不結者。但得穢惡一去,邪毒從此而消,脈證從此而退,豈徒孜孜糞結而後行哉?”此言超拔非凡,然則吳氏能識諸 承氣湯 者也。葉氏天士曰:“溫邪上受,首先犯肺。”吳氏鞠通曰:“凡病溫者,始於上焦,在手太陰。”法曰辛涼輕平,方號桑菊銀翹。雖無麻杏甘石之名,而有泛治肺熱之實。苟吾人不求酷論,謂葉氏吳氏能識 麻杏甘石湯 可也。而吳氏之用白虎,或以化斑,或以解暑,頗具變化之觀。苟吾人不吝譽語,可稱之曰微有仲聖用 桂枝 之風,然則吳氏亦能識 白虎湯 者也。由是言之,諸氏皆仲聖之功臣也。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