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胃承氣湯證

經方實驗錄

目錄

調胃承氣湯證

調胃承氣湯證

沈寶寶(上巳日) 病延四十餘日,大便不通,口燥渴,此即陽明主中土,無所復傳之明證。前日經用瀉葉下後,大便先硬後溏,稍稍安睡,此即病之轉機。下後,腹中尚痛,餘滯未清,脈仍滑數,宜 調胃承氣湯 小和之。
生川軍(二錢後入) 生 甘草 (三錢) 芒硝 (一錢沖)
【按】 調胃承氣湯 小承氣湯 並前 大承氣湯 為三 承氣湯 。三者藥味各異,分量不同,煎法既殊,服法亦差,仲聖分之至詳,用之至精。歷來註家能辨之至稔,言之至明者,當推柯氏韻伯,學者當細心參究。惟竊有一二小義,當略略補充如下:仲聖常言“胃中有燥矢”,此“胃中”二字,當連讀成一名詞,即“腸”字之別稱,並非言“胃之中”,故“調胃承氣”之胃,“微和胃氣”之胃,均可作“胃中”,或徑作“腸”字解,此其一。柯氏謂 調胃承氣湯 為太陽陽明並病之和劑,並謂“此外之不解,由於里之不通,故太陽之頭項強痛雖未除,而陽明之發熱不惡寒已外現。”不知陽明亦有頭痛,惟痛在闕上,而不在太陽穴,陽明亦有發熱,惟熱屬蒸蒸,而不屬翕翕,故大論曰:“太陽病,三日,發汗不解,蒸蒸發熱者,屬胃也, 調胃承氣湯 主之。”此“不解”二字並非表不解,乃太陽熱去,陽明熱繼,亦不解之謂也。柯氏硬加“頭不痛”句,反逆,此其二。柯氏謂厚樸倍 大黃 是氣藥為君, 大黃 倍厚樸是氣藥為臣,謂之曰“氣”,似尚見含糊,蓋厚樸是腸藥,能直達腸部,寬放腸壁。彼腸結甚者,燥矢與腸壁幾密合無間,硝黃雖下,莫能施其技,故必用厚樸以寬其腸壁,而逐其矢氣,如是燥矢方受攻而得去,此其三。
雖然,竊於大承氣一法,猶有疑義焉。仲聖於本方中用厚樸至半斤之多,以吾師什一之法折之,當得八錢。但吾師用此,似未有至八錢者。吳氏又可為承氣專家,而其 大承氣湯 大黃 達五錢,至厚樸則一錢而已。吳氏鞠通較為闊步,本方用 大黃 六錢,用厚樸亦僅及其半量,至三錢而止。吳氏辨謂治傷寒本證,當重用厚樸,治溫熱本證,當減用之者。此乃點綴之語,非通人之論也。由是觀之,使用嚴酷之眼光,細計藥量之比重,世乃無有真 大承氣湯 。閱者博雅,曾有慣用真 大承氣湯 ,而能識其底蘊者乎?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