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根黃連黃芩湯證其二(附列門人治驗)

經方實驗錄

目錄

葛根黃連黃芩湯證其二(附列門人治驗)

葛根黃連黃芩湯證

葛根黃連黃芩湯證其一(附列門人治驗)

李(孩) 疹發未暢,下利而臭,日行二十餘次,舌質絳,而苔白腐,唇乾,目赤,脈數,寐不安,宜 葛根 芩連湯 加味。
葛根 (六錢) 細川連(一錢) 淮山 藥(五錢) 生 甘草 (三錢) 淡 黃芩 (二錢) 天花粉 (六錢) 升麻 (錢半)
【按】李孩服後,其利漸稀,痧透有增無減,逐漸調理而安。湘人師兄亦在紅字會醫院屢遇小孩發麻疹時下利,必治以本湯,良佳。又有溏泄發於疹後者,亦可以推治。
麻疹之利屬於熱者,常十居七八,屬於寒者,十不過二三,故宜於 葛根 芩連湯 者十常七八,宜於 理中湯 桂枝人參湯 者十不過二三。一或不慎,誤投湯藥,禍乃立至,可不畏哉!
今人每以 葛根 芩連湯 證之利為協熱利,實則 葛根 芩連湯 證之利雖屬熱性,仲聖並未稱之為協熱利,至 桂枝人參湯 證之寒性利,反稱之為協熱而利。蓋協熱者,猶言挾表熱也,此不可不知。
太陽病,當解表,若不予解表,而用治陽明法以下之,則變證。但或從寒化,或從熱化,每無定局。正氣盛者多從熱化,正氣衰者則從寒化。仲聖雲:“太陽病,外證未除,而數下之,遂協熱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表裡不解者, 桂枝人參湯 主之。”此從寒化之例也。又曰:“太陽病, 桂枝 證,醫反下之,利遂不止,脈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 葛根 黃連黃芩湯 主之。”此從熱化之例也。本條有餘意,有省文,若欲知其洋,而不嫌辭贅者,可在“也”字下,加“宜 葛根湯 ,若利不止”諸字樣,則經旨明矣。意謂 桂枝 證因下傷津,利不止亦傷津,而脈促近於浮,為表未解,故宜 葛根湯 ,以解其表,而養其津。若表解之後,內熱甚熾,肺受熱灼而喘,汗受熱蒸而出者,當用 葛根 芩連湯 以直折之。
餘前謂 桂枝 證化熱,則為 白虎湯 證, 麻黃湯 證化熱,則為 麻杏甘石湯 證,今當續為之說,曰 葛根湯 證化熱則為 葛根 芩連湯 證。徵之於臨床,考之於經文,歷歷不爽。
曹穎甫曰:表未解者,必不汗出,蓋利不止而脈促為表未解。表未解者,宜 葛根湯 。利不止而喘汗,為表病入里,則宜 葛根 芩連湯 。脈促為脈緊變文,前於傷寒發微中已略申其旨。固知 葛根 芩連湯 惟已經化熱者宜之耳。惟其化熱者宜之,而舌苔白腐,唇乾目赤,乃無乎不宜,不惟熱利為然也。

葛根黃連黃芩湯證其二(附列門人治驗)

孫寶寶(住廳西路)
初診 滿舌生瘡,環唇紋裂,不能吮飲,飲則痛哭,身熱,溲少,脈洪而數,常煩躁不安,大便自可,擬 葛根 芩連湯 加味。
葛根 (四錢) 淡 黃芩 (錢半) 小川連(六分) 生 甘草 (三錢) 燈心(三扎) 活 蘆根 (一尺)
【按】孫君維翰,友人也。其小公子未二齡,甚活潑可愛,體肥碩,肖其父。每患微恙,餘必愈之。顧以事繁,常無暇面診,有時僅憑孫君之陳述而疏方焉。一日,孫君又言其孩身熱,咳嗽,口渴,不安云云,當遙擬辛涼輕劑與之。服之二日,不差反劇。謂口舌生瘡矣。當請面診,允之。細察之下,乃知本為 葛根湯 證,今乃化熱進而為 葛根 芩連湯 證矣。 葛根湯 證何以化熱變劇?蓋辛涼輕劑不勝重任故也。
孫孩服此之後,將一劑而愈乎?曰:不然。次日,其病不增不減,僅維原狀而已。
二診 口瘡,投 葛根 芩連湯 ,不見大效,宜進一步,合承氣法。
葛根 (四錢) 細川連(八分) 生川軍(二錢) 生 甘草 (三錢) 淡 黃芩 (錢半) 枳實 (錢半) 玄明粉 (錢半分沖)
【按】又次日,孫君來告,此方之效乃無出其右,服後一小時許,能飲水而不作痛狀,夜寐甚安。越宿醒來,舌瘡大退,肯吮乳。囑減量再服,遂愈。乃知 大黃 內服,卻勝硼外搽,因此散我固曾用於二三日前也。
葛根湯 證化熱,為 葛根 芩連湯 證, 葛根 芩連湯 證化熱,則為 承氣湯 證。我因失治緩治於先,故補治急治於後,不待其大便閉結,而乘其即將閉結,預用硝黃以圖之,此急治補治之說也。然設使我能及時重用 葛根 芩連,又何需乎硝黃?我能及時重用 葛根湯 ,又何需乎芩連?溯本窮源,為醫者不當若是乎?
昔我治一婦人,舌尖下發一白點,漸內蝕,飲食輒痛,不能觸鹹味,尤不可碰熱菜。我曰:此屬熱,宜師 白虎湯 ,服 石膏 。婦服之數日,腐點不動,而胃納反差。聞人言,服 黃連 可效,竟一劑而愈。我乃恍然若聞道,知 葛根 芩連湯 白虎湯 本屬並肩,各有主治, 不容 混淆,設使互易為治,必兩不奏功。
曹穎甫曰: 葛根 芩連湯 既為化熱而設,服之不效,腸胃燥實即為熱病之結果,故佐景謂合承氣法為進一步也。

葛根黃連黃芩湯證其三

徐(左美亞十廠六月十二日) 小便已,陰疼,此本大腸燥氣,熏灼膀朧,《傷寒論》所謂宜 大承氣湯 之證也。而治之不當,服某種丸藥,以致大便日滯,小便轉數,陰疼如故,足腿酸,上及背脊俱酸。而胃納不減者,陽明燥氣用事也。闕上略痛,陽明餘熱為病也。右脈滑大,仍宜 大承氣湯 。惟虛者不可重虛,姑宜 葛根 芩連湯 綠豆 ,以清下陷之熱,而兼消丸藥之毒。
葛根 (一兩五錢) 淡芩(三錢) 川連(一錢) 綠豆 (一兩) 生草(一錢)
【按】吾師所謂小便已陰疼,立 大承氣湯 者,義詳《傷寒發微》。本湯之加 綠豆 ,與 葛根 場之加 粳米 ,有異曲同工之妙。
本證當用 大承氣湯 ,以其虛,故退一步用 葛根 芩連湯 。前案,以其實,故進一步合承氣法。能進者病以速愈,能退者疾乃無危。夫進退之法,兵家之事也,今吾於醫術亦雲,且凡百證治皆然,第於本案發之。
曹穎甫曰:予用此方不過因熱利而設,初未嘗有退一步想,然亦何嘗非退一步想也。小便已陰疼,原屬當下之證,設非先經妄下,何至不用硝黃。此與佐景加硝黃於本方中者適得其反,固知治病用藥,當觀其通,守成方,直土木偶人耳。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