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湯證其三(附列門人治驗)

經方實驗錄

目錄

白虎湯證其三(附列門人治驗)

白虎湯證其一

住三角街梅寄里屠人吳某之室,病起四五日,脈大身熱,大汗,不譫語,不頭痛,惟口中大渴。時方初夏,思食 西瓜 ,家人不敢以應,乃延予診。予曰:此 白虎湯 證也。隨書方如下:
石膏 (一兩) 肥 知母 (八錢) 生 甘草 (三錢) 洋參(一錢) 粳米 (一小杯)
服後,渴稍解。知藥不誤,明日再服原方。至第三日,仍如是,惟較初診時略安,本擬用 犀角地黃湯 ,以其家寒,仍以白虎原劑,增 石膏 至二兩,加 赤芍 一兩,丹皮一兩,生地一兩,大 小薊 五錢,並令買 西瓜 與食,二劑略安,五劑全愈。
【按】本案方原為 白虎加人參湯 ,卻標作 白虎湯 證者,蓋為求說解便利,示學者以大範故耳。 石膏 所以清熱, 人參 所以養陰,養陰所以佐清熱之不逮,同屬於里,非若 白虎加桂枝湯 桂枝加大黃湯 之兼有表裡者,故今姑一併及之。後人於 白虎湯 中加元參生地麥之屬,即是 人參 之變味,不足異也。

白虎湯證

白虎湯證其二

江陰繆姓女,予族侄子良婦也,自江陰來上海,居小西門寓所,偶受風寒,惡風自汗,脈浮,兩太陽穴痛,投以輕劑 桂枝 ,計 桂枝 二錢,芍藥三錢, 甘草 一錢, 生薑 二片, 大棗 三枚。汗出,頭痛差,寒熱亦止。不料一日後,忽又發熱,脈轉大,身煩亂,因與 白虎湯
石膏 (八錢) 知母 (五錢) 生草(三錢) 粳米 (一撮)
服後,病如故。次日,又服 白虎湯 ,孰知身熱更高,煩躁更甚,大渴引飲,汗出如漿。又增重藥量,為 石膏 二兩, 知母 一兩,生草五錢,梗米二杯,並加鮮生地二兩, 天花粉 一兩,大 小薊 各五錢,丹皮五錢。令以大鍋煎汁,口渴即飲。共飲三大碗,神志略清,頭不痛,壯熱退,並能自起大小便。盡劑後,煩躁亦安,口渴大減。翌日停服,至第三日,熱又發,且加劇,周身骨節疼痛,思飲涼之品,夜中令其子取自來水飲之,盡一桶。因思此證乍發乍止,發則加劇,熱又不退,證大可疑。適餘子湘人在,曰,論證情,確系白虎,其勢盛,則用藥亦宜加重。第就 白虎湯 原方,加 石膏 至八兩,餘仍其舊。仍以大鍋煎汁冷飲。服後,大汗如註,濕透衣襟,諸恙悉除,不複發。惟大便不行,用 麻仁丸 二錢, 芒硝 湯送下,一劑而瘥。
【按】 白虎湯 證有由直中天時之熱而起者,有由自身積熱而起者,若前案所引是也。有非直起於熱,而由寒化熱者,即由 桂枝 證轉為 白虎湯 證者,若本案所言是也。
仲聖曰,“服 桂枝 ,大汗出後,大煩渴不解,脈洪大者, 白虎加人參湯 主之。”是即由寒化熱之明證。本條之意若曰:“有患 桂枝 證者於此,醫者認證不誤,予以 桂枝 。服湯已,應熱退病除,但病者忽大汗出後,反大煩渴不解,脈且轉為洪大。是蓋其人素有蘊熱,因藥引起,或藥量過劑所致,但勿懼,可以 白虎加人參湯 一劑愈之。其屬有蘊熱者可以順便除之,其屬藥量過劑者,此即補救法也。”本條即示 桂枝 證化為 白虎湯 證之一例。
人多以 桂枝 麻黃 二湯齊稱,我今且撇開 麻黃 ,而以白虎合 桂枝 二湯並論之。餘曰 桂枝 為溫和腸胃(若以其重要言,當曰胃腸)之方, 白虎湯 則為涼和腸胃之方。 桂枝 證之腸胃失之過寒,故當溫之,溫之則能和。白虎證之腸胃失之過熱,故當涼之,涼之則亦能和。和者,平也,猶今人所謂水平,或標準也。失此標準則病,故曰太過等於不及,猶言其病一也。 桂枝 證腸胃之虛寒,或由於病者素體積弱使然,或由於偶受風寒使然,或更合二因而兼有之。 白虎湯 證腸胃之實熱,容吾重覆言之,或由於病者素體積熱使然,或由於由寒化熱使然,或竟由直受熱邪使然,或竟合諸因而兼有之。來路不一,證狀參差,而醫者予以方,求其和則同。方藥不一,而方意則同。 桂枝 有桂芍以激血, 生薑 以止嘔,同是溫胃。 白虎湯 石膏 知母 同是涼胃。 大棗 免胃液之傷, 粳米 求胃津之凝。餘下 甘草 一味,同是和腸,防其下傳。兩相對勘,一無遁形。
吾師治 白虎湯 證之直起於熱者,用 白虎湯 ,治 白虎湯 證之由寒化熱者,亦用 白虎湯 。無所謂傷寒,無所渭溫熱,是乃仲聖之正傳。乃溫熱家硬欲分傷寒溫熱為爾我彼此,謂由寒化熱者是傷寒,由熱直起者是溫熱。然則治傷寒之 白虎湯 證用 白虎湯 ,治溫熱之 白虎湯 證,曷不用其它神湯妙藥,而終不脫 石膏 知母 耶?是故溫熱傷寒之爭,甚無謂也。

白虎湯證其三(附列門人治驗)

友人鬱祖安君之女公子,方三齡,患消渴病。每夜須大飲十餘次,每飲且二大杯,勿與之,則吵鬧不休,小便之多亦如之,大便不行,脈數,別無所苦。時方炎夏,嘗受治於某保險公司之西醫,蓋友人也。逐日用灌腸法,大便方下,否則不下。醫誡勿與多飲,此乃事實上所絕不可能者。累治多日,迄無一效。餘診之,曰:是 白虎湯 證也。方與:
石膏 (四錢) 知母 (二錢) 生草(錢半) 粳米 (一撮)
加其它生津止渴之品,如洋參花粉茅根之屬,五劑而病痊。顧餘熱未楚,孩又不肯服藥,遂止服。越五日,舊恙複發,仍與原方加減,連服十五日,方告全愈,口不渴,而二便如常。先後計服 石膏 達半斤之譜。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