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當湯證其二

經方實驗錄

目錄

抵當湯證其二

抵當湯證其二

蓄血一證,見於女子者多矣,男子患者甚鮮。某年,餘診一紅十會某姓男子,少腹脹痛,小便清長,且目不識物。論證確為蓄血,而心竊疑之。乃姑投以 桃核承氣湯 ,服後片時,即下黑糞,而病證如故。再投二劑,加重其量,病又依然,心更驚奇。因思此證若非蓄血,服下藥三劑,亦宜變成壞病。若果屬是證,何以不見少差,此必藥輕病重之故也。時門人章次公在側,曰:與 抵當丸 何如?餘曰:考其證,非輕劑可瘳,乃決以 抵當湯 下之。服後,黑糞挾宿血齊下。更進一劑,病者即能伏榻靜?,腹脹平,痛亦安。知藥已中病,仍以前方減輕其量,計 虻蟲 二錢, 水蛭 錢半, 桃仁 五錢,川軍五錢。後復減至 虻蟲 水蛭 各四分, 桃仁 川軍各錢半。由章次公調理而愈。後更詢諸病者,蓋嘗因勞力負重,致血凝而結成蓄血證也。

抵當湯證

抵當湯證其一

餘嘗診一周姓少女,住小南門,年約十八九,經事三月未行,面色萎黃,少腹微脹,證似乾血勞初起。因囑其吞服 大黃 庶蟲丸,每服三錢,日三次,盡月可愈。自是之後,遂不復來,意其差矣。越三月,忽一中年婦人扶一女子來請醫。顧視此女,面頰以下幾瘦不成人,背駝腹脹,兩手自按,呻吟不絕。餘怪而問之,病已至此,何不早治?婦泣而告曰:此吾女也,三月之前,曾就診於先生,先生令服丸藥,今腹脹加,四肢日削,背骨突出,經仍不行,故再求診!餘聞而駭然,深悔前藥之誤。然病已奄奄,尤不能不一盡心力。第察其情狀,皮骨僅存,少腹脹硬,重按痛益甚。此瘀積內結,不攻其瘀,病焉能除?又慮其元氣已傷,恐不勝攻,思先補之。然補能戀邪,尤為不可。於是決以 抵當湯 予之。
虻蟲 (一錢) 水蛭 (一錢) 大黃 (五錢) 桃仁 (五十粒)
明日母女復偕來,知女下黑瘀甚多,脹減痛平。惟脈虛甚,不宜再下,乃以生地、 黃耆 當歸 、潞黨、 川芎 白芍 陳皮 茺蔚子 活血行氣,導其瘀積。一劑之後,遂不復來。後六年,值於途,已生子,年四五歲矣。
【按】丸藥之效否,與其原料之是否地道,修合之是否如法,儲藏之是否妥善,在在有關,故服 大黃 庶麻蟲丸而未效者,不能即謂此丸竟無用也。

抵當湯證其三

丁卯新,無華宗海之母經停十月,腹不甚大而脹。始由丁醫用疏氣行血藥,即不覺脹滿。飲食如常人。經西醫考驗,則謂腹中有胎,為腐敗之物壓住,不得長大。欲攻而去之,勢必傷胎。宗海邀餘赴診之,脈澀不滑,不類妊娠。當晚與丁醫商進 桃核承氣湯 ,晨起下白物如膠痰。更進 抵當湯 ,下白物更多。脹滿悉除,而腹忽大。月餘,生一女,母子俱安。孫子雲:置之死地而後生,亶其然乎?
曹穎甫曰:《金匱?妊娠篇》宿有症病,當下其症, 桂枝茯苓丸 主之。方 中丹 桃仁 芍藥極破血攻瘀之能事。丹皮 桃仁 大黃牡丹湯 治腸癰之峻藥,芍藥為癰毒通絡之必要,今人之治外證用京 赤芍 ,其明驗也。 桂枝 合芍藥能扶統血之脾陽,而疏其瘀結,觀太陽病用桂芍解肌,非以脾主肌肉乎。用 茯苓 者,要不過去濕和脾耳。然方治平近,遠不如桃核承氣 抵當丸 之有力。然當時非經西醫之考驗,及丁醫用 破血藥 之有效,亦斷然不敢用此。而竟以此奏效,其亦有故無殞,亦無殞也之義乎?
【按】餘前表 桃核承氣湯 為陽明攻下之方矣,若 抵當湯 比前湯更進一步,自亦為陽明之方。蓋前湯治血之新瘀者,本湯治血之久瘀者。故二者見證顯分輕重。彼曰“小腹急結”,此曰“少腹?滿”,“?滿”原較“急結”為重。彼曰“如狂”,此曰“發生”,“發狂”原較“如狂”為重。彼有“血自下”者,此則須下其血乃愈,較血能自下者為重。彼不曰脈,當在浮而數之例,此曰“脈微而沈”,原較前為重。彼用植物性藥,此用動物性藥,動物性藥之功原較植物性藥為烈。此皆其彰明較著者也。
本湯條文曰:“太陽病,六七日,表證仍在,脈微而沈,反不結胸,其人發狂者,以熱在下焦,少腹當?滿,小便自利,下血乃愈。所以然者,以太陽隨經瘀熱在里故也, 抵當湯 主之。”試以此與 桃核承氣湯 條文同讀,當得一新義,有為前人所未及者。蓋二條均屬太陽陽明同病,惟前條先治太陽,後治陽明,為經。本條先治陽明,後治太陽,為權。所以有經權之分者,以血證有緩急之異也。前條血證不過急結如狂而已,故雖屬陽明病,猶當先治太陽。本條血證已至?滿發狂,甚或擊人上屋,其候已急,故暫舍太陽,先治陽明,正符“急當救里”之例。大論曰:“本發汗而復下之,此為逆也。若先發汗,治不為逆。本先下之,而反汗之,為逆。若先下之,治不為逆。”此即 桃核承氣湯 抵當湯 二條之提綱也。汪琥註曰:“大約治傷寒之法,表證急者,即宜汗,里證急者,即宜下。不可拘拘於先汗而後下也。汗下得宜,治不為逆。”何其明澈允當也!
由是觀之,仲聖假 桃核承氣湯 抵當湯 二條,示人以太陽陽明經權之治,同時引出陽明之方,實無疑義。在仲聖當日臨床,原有此種實例,但吾人居今日而讀大論,卻不可固執此例,以為用二方之法門。使其過於膠執,恐二方將永無可用之時,而患二方證者反永不得主治之方,寧不可哀乎?讀者試察所列二方各案,其有太陽病者乎?無有也,斯可知二方實專屬陽明無疑矣。竊以太陽經府之說盛行,賢者不發其非,而反惑焉,用是不殫辭費而辨之。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