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牛膝

Cyathulaofficinaliskuan. Sichuan Ox Knee, Radix Cyathulae

中藥名稱:川牛膝

川牛膝

中藥名稱:川牛膝 相關方劑

寒熱指數:
2
拼音名稱:CHUAN NIU XI
英文名稱: Cyathulaofficinaliskuan. Sichuan Ox Knee, Radix Cyathulae
其他名稱:牛膝、天全牛膝、都牛膝、米心牛膝、家牛膝、肉牛膝、大牛膝、拐牛膝、甜牛膝、甜川牛膝、龍牛膝

古籍來源:

《神農本草經》。1.陶弘景:牛膝,今出近道,蔡州者最良。大柔潤,其莖有節似牛膝,故以為名也。乃雲有雌雄,雄者莖紫色而節大者為勝爾。
2. 《日華子本草》:牛膝,懷州者長白,近道、蘇州者色紫。
3. 《本草圖經》:牛膝,今江淮、閩粵、關中亦有之,然不及懷州者為真。春生苗,莖高二、三尺,青紫色,有節如鶴膝,又如牛膝狀,以此名之。葉尖圓如匙,兩兩相對,於節上生花作穗,秋結實甚細。此有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本品為莧科植物川牛膝 CyathulaofficinalisKuan的干燥根 。 秋、冬二季採挖,除去蘆頭、鬚根及泥沙,炕或曬至半乾,堆放回潤,再炕乾或曬乾。

注意事項及副作用:

    《四川中藥志》:婦女月經過多,妊娠,夢遺滑精者忌用。
  • 孕婦禁用。
  • 婦女月經過多,妊娠,夢遺滑精者忌用。


    凡中氣下陷,脾虛洩瀉,下元不固,夢遺失精,月經過多,及孕婦均忌服。
  • 《得配本草》:中氣不足,小便自利,俱禁用。
  • 《品匯精要》:妊婦不可服。
  • 《本草經疏》:經閉未久,疑似有娠者勿用;上焦藥中勿入;血崩不止者忌之。
  • 《本草通玄》:夢遺失精者,在所當禁。
  • 《本草正》:臟寒便滑,下元不固者當忌用之。
  • 《藥品化義》:若瀉痢脾虛而腿膝酸痛不宜用。凡中氣下陷,脾虛泄瀉,下元不固,夢遺失精,月經過多,及孕婦均忌服。

主治功效:

    祛風,利濕,通經,活血。生用散瘀血,消癰腫。治淋病,尿血,經閉,癥瘕,難產,胞衣不下,產後瘀血腹痛,喉痹,癰腫,跌打損傷。熟用補肝腎,強筋骨。治腰膝骨痛,四肢拘攣,痿痹。 治風濕腰膝疼痛,腳痿筋攣,血淋,尿血,婦女經閉,癥瘕。 用於經閉癥瘕,胞衣不下,關節痺痛,足痿筋攣,尿血血淋,跌撲損傷。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6~10g;或入丸、散;或泡酒。

外觀:

本品呈近圓柱形,微扭曲,向下略細或有少數分枝,長30~60cm,直徑0.5~3cm。 表面黃棕色或灰褐色,具縱皺紋、支根痕和多數橫向突起的皮孔。 質韌,不易折斷,斷面淺黃色或棕黃色,維管束點狀,排列成數輪同心環。 氣微,味甜。

栽培:

喜涼爽、濕潮氣候。四川省多栽培於海拔1200~2400m的高寒山區。以1500~1800m的山區栽培為最好,根的品質、產量均高,宜向陽、土層深厚、富含腐殖質的壤上栽培。忌連作。栽培技術 用種子繁殖:應採收3-4年生植株的種子作種。春播3-4月;秋播9月。主產區採取高山春播,低山秋播。播種前用草木灰加入少量人畜糞水濕潤後與種子充分混合。穴播,按行株距各33-45cm開穴,穴要淺平,施肥後每穴撒拌灰種子一撮,約有種子10粒左右;條播行距33~40cm。每1hm2用種量7.5-1 1.25kg。田間管理 出苗後,待苗高5~6cm和10cm時,各間苗1次,每穴定苗2~4株。條播按株距10cm定苗。第1年中耕除草3~5次,以後每年2~3次。每年結合中耕追肥2~3次,第1、2次施人畜糞水,或腐熟油餅;第3次施人畜糞水、草木灰,也可以施氮磷鉀復合肥料、尿素等,並培土根部防凍。病蟲害防治 白鏽病,發病初期可噴1:1:120波爾多液防治。根結線蟲病為害,防治應忌連作,選用無病地。大猿葉蟲為害,可用敵百蟲1000倍液毒殺。

炮製:

牛膝:揀去雜質,洗淨,潤軟,去蘆,切段,曬乾。酒牛膝:取牛膝段,用黃酒噴淋拌勻,悶潤後,置鍋內炒至微乾,取出放涼即得。(牛膝段每100斤,用黃酒10斤)1.《雷公炮炙論》:凡使牛膝,去頭並塵土,用黃精自然汁浸一宿,漉出,細銼,焙乾用之。
2. 《綱目》:牛膝,今惟以酒浸入藥,欲下行則生用,滋補則焙用,或酒拌蒸過用。

藥理作用:

1.對蛋白質同化作用 牛膝所含蛻皮甾酮具有較強的蛋白質合成促進作用。實驗給小鼠灌胃或腹腔註射1次蛻皮甾酮後2小時,即可見小鼠肝臟細胞核、線粒體及微粒體中氨基酸前體摻入增多,4小時後作用更強。同時在腎臟也可見蛋白質合成增強現象,但於4小時後回複原有水平。蔗糖密度樣度離心分析表明,給藥血RNA較對照血具有2倍的鑄型活性,提示蛻皮甾酮的蛋白質合成效果至少伴有促進m一RNA合成的作用。離乳雄性小鼠連續給予促蛻皮甾酮60天時,其體重增長較快,肝腎蛋白質合成水平亦增高,肝組織檢查可見肝細胞功能亢進表現。

2.抗炎鎮痛作用:2.1.對巴豆油耳腫脹小鼠的影響:取小鼠30只,隨機分成三組,實驗組註射牛膝0.5ml/20g,對照組註射生理鹽水,結果牛膝對巴豆油性耳腫脹有明顯的抑制作用,並且作用隨著劑量增加而增加。

2.2.對甲醛性大鼠足跖腫脹的影響:取健康大鼠20只,隨機分為兩組,於左右跖皮下註射2.5%甲醛0.1ml致炎,左右足為自身對照。腹腔註射牛膝16.6ml/(kg.天),結果實驗組與對照組有明顯差異(P<0.05。

2.3.對醋酸熱體反應小鼠的作用小鼠口服懷牛膝煎劑有極顯著的鎮痛作用。

3.對心血管系統的作用:3.1.對心臟的影響:牛膝醇提取液對離體蛙心,麻醉貓有一定的抑制作用,水煎劑對麻醉犬心肌的作用更為明顯。

3.2.對動物血壓的影響:牛膝煎劑對麻醉貓和犬等均有短暫的降壓作用,血壓下降時伴有呼吸興奮,降壓作用亦無快速耐受現象,推測其作用機制可能與組胺的釋放,心臟抑制及擴張外周血管有關。

4.對腸管的作用:選用家兔、雌雄兼用,分別選取十二指腸、空腸和回腸,每段3-4cm,按平滑肌常規實驗法進行。用16只家兔,56段腸管,給以醇提取液,可使上述腸段興奮,緊張性提高,收縮力加強,換液後很快即可恢複。

5.對子宮的作用:5.1.對離體大鼠子宮平滑肌的作用:隨機選用童貞大鼠(未做性周期塗片檢查)28只,體得230±SDI7.3g,按常規方法制備離體子宮標本,子宮肌段長1.5cm,置於含DeJaoln溶液I的恒溫洛槽內(20ml),調節基線張力1.5g,連續通入95%O2+5%CO2(32±0.5℃,pH=7.4-7.6)平衡30-60分鐘後,開始實驗。實驗時聯接肌力換能器,通過臺式自動平衡記錄儀描記子宮收縮活動。以求積儀算出子宮收縮曲線下面積(簡稱子宮收縮面積,UCA)做為指標。觀察4種不同劑量的牛膝總皂甙對未孕離體大鼠子宮的作用。牛膝總甙有明顯興奮大鼠子宮平滑肌的作用。給藥後子宮收縮振幅增高,頻率加快、張力也增加。主要為規則的節律性收縮,很少出現痙攣性收縮。UCA較給藥前有顯著增加(P<0.001)。從給藥後10分鐘內UCA來看,隨劑量的增加,UCA也相應的增加。各組UCA的高峰也逐步前移,子宮收縮的潛伏期相應的縮短。從上述實驗各劑量組中皆隨機選出10例標本,光給藥1次,作用3分鐘後,換液沖洗3次,待標本恢複後再給藥1次,觀察重複給藥對子宮平滑肌的作用。結果表明,隨著給藥劑量的增加,重複給藥時牛膝總皂甙興奮子宮平滑肌的作用明顯減弱,當劑量增加到0.5mg/ml以上時,再次給藥不引起明顯的子宮平滑肌興奮。

5.2.不同生理狀態條件下藥物的對子宮作用:選用雌性大鼠28只,其中4只為幼齡鼠(鼠齡為7周以內),體重104±SD2.8g,其余為成熟的未孕或乙孕大鼠,體重226.8±SD15.5g。未孕成熟大鼠實驗前做陰道塗片,確定性周期,按TurnerCD氏法分性周期,選取動情期、間情期大鼠。已孕大鼠按孕期分為3種懷孕狀態:在7天以內為早孕,8一14天為中孕,15天以上為晚孕。另取4只大鼠,連續每日皮下註射??己烯雌酚0.lmg/kg,共2天,造成人工動情期以供實驗。實驗方法同前,各組實驗皆用8一10例標本,比較研究0.5mg/ml牛膝總甙對不同生理狀態下子宮平滑肌的作用。結果如表5。給藥前10分鐘內UCA各懷孕組明顯高於未懷孕組(P<0.05)。各組給藥後UCA皆增加,其增加值按大小順序依次排列為:晚孕組>早孕組>間情期組>中孕組、己烯雌酚組、動情期組>幼齡組。其中幼齡組最低,晚孕組最高。

5.3.牛膝總皂甙對未孕大鼠宮頸、宮角作用的比較:實驗共用未孕大鼠宮頸、宮角標本各12個,標本長度1-1.5cm,按上述方法進行實驗。給予牛膝總皂甙4.5mg/ml,比較藥物對宮頸、宮角的作用,結果見表6。牛膝總皂甙0.5mg/ml對大鼠宮頸無明顯興奮作用。給藥後大鼠宮頸除張力有一定增加外,收縮振幅及頻率無明顯的變化;對大鼠子宮角則有明顯作用,使張力增加,收縮振幅增高、頻率加快。

5.4.家兔在體子宮的作用:選用體重2-2.51g未孕、中孕(孕期10-20天)的家兔各3只,在戊巴比妥鈉25mg/kg靜脈註射麻醉下手術,用在位子宮懸垂法記錄子宮收縮。將子宮套管下端與腹壁切口紮牢,使子宮浸泡於加溫對38℃的低鈣樂氏液中(1/4正常鈣量)。靜止負荷3-5g,穩定30-60分鐘後,待所描記的子宮活動恒定時,開始實驗。采用局部給藥,即先將套管內的液體吸出,再加入0.5mg/ml的牛膝總皂甙(用低鈣樂氏液配制),觀察記錄30分鐘。4例動物(未孕、中孕各半)首次給藥後,換液沖洗數次,再重複給藥1次。

結果表明,給藥後1-4分鐘內,未孕及中孕家兔在體子宮均可出現強烈的宮縮。表現為張力增加,收縮振幅加大,頻率加快,興奮作用一般持續25分鐘左右逐漸減弱。重複給藥仍差興奮作用,但與首次給藥時相比,作用減弱。朱和等以大鼠子宮收縮面積(UCA)為指標,用消炎痛與氯丙嗪等作阻斷劑,分析了牛膝總皂甙(ABS)對大鼠離體子宮興奮作用的機理。實驗結果表明,實驗前大鼠用消炎痛(75mg/只灌胃或浴槽內加消炎痛20ug/ml),均可明顯減弱ABS對大鼠離體子宮的興奮作用。前列腺素E2200mg/ml可明顯增強ABS興奮大鼠子宮作用。氯丙嗪0.5mg/ml也可明顯減弱ABS對已孕、未孕大鼠子宮的興奮作用,而阿托品10ug/ml對ABS所致大鼠子宮興奮無明顯作用。提示ABS所致大鼠子宮興奮無明顯作用。提示ABS興奮大鼠子宮可能與促進前列腺素及5一HT釋放有關。

6.抗生育作用:6.1.懷牛膝總皂甙(ABS)對大白鼠抗生育及墮胎作用:選用體重200-250g雌性童貞大鼠36只和體重250g以上成熟雄性大鼠18只,合籠飼養2周以上,按文獻方法,將雌鼠隨機分成3組(每組12只)進行實驗,停藥後處死雌鼠,剖檢子宮,計算各組懷孕百分率,平均活胎、無胎和著床點數。給藥組與對照組比較,各項指標無明顯差異。墮胎試驗取健康雌性大鼠(230-260g)和雄性大鼠(>750g),以2:1合籠交配。將孕鼠於妊娠d10在乙醚麻醉下進行部腹檢查,觀察兩側宮角的植入點,縫合。Dl4-dl9給予ABS水溶液,妊娠d20全部處死動物,剖腹檢查,結果給藥組與對照組比較,胎仔喪失率無明顯影響,僅胎仔平均體得明顯低於對照組(P<0.01),亦未見有產出情況。

6.2.ABS對小白鼠抗生育、抗著床的作用:選用健康成年小白鼠,雌鼠體重26-35g,雄鼠體重30-45g,以2:1比例合籠交配,經陰栓檢查,將孕鼠隨機分成給藥組與對照組。給藥組與陰栓出現的dl-d10,每日灌胃給藥1次,對照組給蒸餾水。陰栓出現dl3時,處死動物,剖檢子宮,檢查指標同大白鼠抗育實驗,結果表明S250mg/kg灌胃10天,呈現一定的抗生育作用,該組平均死胎數,活胎數及著床點數均與對照組有明著差異(P<0.05,當劑量增加500mg/kg或以上時,孕鼠率為零,呈現100%抗生育作用,按文獻方法求出ABS抗生育作用的半數有效量218±48mg/kg(P=0.95)。抗著床試驗於陰栓出現的dl-5,每日灌胃給藥1次,停藥6天後處死動物,剖檢胎仔。結果經S500mg/kg灌胃後給藥組懷孕小鼠的數目明顯少於對照組(P<0.05。

7.其它作用:促蛻皮甾酮能改善肝功能,降低血漿膽固醇作用,牛膝煎液或醇提取液有輕度利尿及縮短桑蠶齡期的作用。

8.蛻皮甾酮的體內過程:用3H一蛻皮甾酮的小鼠實驗表明,腹腔註射l0分鐘後,放射性強度即於各臟器達到最高水平,隨之迅速下降。口服給藥時則慢,且肝、血、腎等臟器的量比腹腔註射時為低。不論灌胃或腹腔註射,各臟器中均以肝臟為高。腹腔註射時,放射性活性於糞中或尿中均可迅速出現,口服時則出現較慢,兩種途徑給藥均可見糞中此尿中多,表明破吸收的促蛻皮甾酮主要通過肝膽泌入腸道排泄。


牛膝屬及川牛膝屬各植物均含昆蟲變態激素。如牛膝中含促服皮甾酮,牛膝甾酮,牛膝及粗毛牛膝尚含三萜皂甙,水解後產生齊墩果酸,牛膝醇浸刻對火鼠甲醛性關節炎有較明顯抑制作用;提取的皂甙對大鼠蛋清性關節炎,也有促進炎性腫脹消退的明顯作用。對子宮的作用,因動物種類不同及是否懷孕而異,對家兔已孕及未孕子宮及小鼠子宮均顯興奮作用;對貓子宮未孕者遲緩,已孕者興奮;川牛膝提取物有抗生育和著床作用,以苯提驗物最顯著,有降壓及利尿作用。所含昆蟲變態甾體激素具有強的蛋白質合成促進作用;所含脫皮激素有縮短桑蠶齡期等作用。

化學成分:

根含β-蛻皮甾酮(β-ecdysterone)[1]及微量元素鈦(Ti)(12.5μg/g)等。
根含三萜皂甙:齊墩果酸α-L-吡喃鼠李糖基-β-D-吡喃半乳糖甙(oleanolic acid a-L-hamnopyranosyl-β-D-galac-topyranoside)。又含多種多糖:一種是從根的水浸液中用丙酮沈出的具有抗腫瘤活性的多糖;一種是由6個葡萄糖殘基和3個甘露糖殘基構成的水溶性寡糖AbS,有顯著的增強免疫功能的活性;另一種是具有免疫活性的肽多糖ABAB,系由葡萄糖醛酸(glucuronic acid)、半乳精galactose)、半乳糖醛酸(galacturonic acid)、阿拉伯糖(arabinose)和鼠李糖(rhamnose)按摩爾比12:2:1:1:1所組成,肽的含量為24.7%,主要由甘氨酸(glycine)、谷氨酸(glutamicacid)、天冬氨酸(aspartic acid)和絲氨酸(serine)組成,相對分子質量為23 000。還含蛻皮甾酮(ecdysterone),牛膝甾酮(inokosterone),紅莧甾酮(rubro-sterone)以及精氨酸(arginine),甘氨酸,絲氨酸,天冬氨酸,谷氨酸,蘇氨酸(threonine),脯氨酸(proline),酪氨酸(tyrosine),色氨酸(TCMLIByptophan),纈氨酸(valine),苯丙氨酸(phenylalanine),亮氨酸(leucine)和生物鹼類及香豆精類化合物。

毒性:

促蛻皮甾酮小鼠腹腔註射的半數致死量為6.4g/kg,牛膝甾酮為7.8g/kg,灌胃時二者均>9g/kg。上述樣品煎劑按60g/kg/每日1次,連續30天,動物(小鼠)血象,腎功能,主要內臟及體重、活動等與正常對照組比較,均未發生異常。

狀態:

    根呈細長圓柱形,有的稍彎曲,上端稍粗,下端較細,長15-50cm,直徑0.4-1cm。表面及黃色或淡棕色,具細微縱皺紋,有細小橫長皮孔及稀疏的細根痕。質硬而脆,易折斷,斷面平坦,黃棕色,微呈角質樣,中心維管束木部較大,黃白色,其外圍散有多數點狀維管束,排列成2-4輪。氣微,味微甜、澀。以條長、皮細肉肥、色黃白者為佳。顯微鑒別 根橫切面:木栓層為數列細胞,皮層狹窄。中柱佔根的大部分,布有多數維管束,斷續排列成2-4-8輪,最外輪維管束較小,形成層幾連接成環;向內數輪維管束較大,射線寬狹不一;木質部有導管、木纖維及木薄壁細胞組成,根中心部的次生木質部集成2-3叉狀,初生木質部2-3原型。薄壁細胞中含草酸鈣砂晶。理化鑒別
  • 泡沫試驗 取本品粉末少量,加10倍量水充分振搖,產生大量泡沫,經久不消。(檢查皂式)
  • 溶血試驗 取用生理鹽水稀釋的1%新鮮兔血1ml,沿管壁加入本品的生理鹽水浸液(1:10)若干,迅速發生溶血現象。(檢查皂甙)
  • 薄層色譜 取本品粉末2g,加乙醇20ml,回流提取40min,靜置。取上清液10ml,加鹽酸1ml,回流提取1h,濃縮至約5ml,加水10ml,用石油醚(60-90℃)20ml提取,提取液蒸乾,殘渣加乙醇2ml溶解,作供試品溶液。另取齊墩果酸加乙醇製成每1ml含1mg的溶液,作對照品溶液。吸取供試品溶液10-20μl,對照品溶液10μl,分別點於同一硅膠G薄層板上,以氯仿-甲醇(40:1)溶液展開,取出晾乾,噴以磷鉬酸試液,110℃供約10min。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品色譜中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的藍色斑點。商品規格 一等(頭肥):根條均勻,中部直徑0.6cm以上,長50cm以上;二等(二肥):根條均勻,中部直徑0.4cm以上,長35cm以上;三等(平條):中部直徑0.4cm以下,但不小於0.2cm,長短不分,間有凍條、油條、破條。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藥材資料匯編》:治打撲刀傷,有緩和疼痛之效。
  • 《中藥志》:破血下降。
  • 《中藥材手冊》:功多祛風利濕,其他和懷牛膝相同。
  • 《四川中藥志》:祛風利濕,通經散血。治寒濕腰腿骨痛,足痿筋攣,婦女經閉及症瘕,淋病,尿血,陰痿、失溺。配當歸、赤芍、桃仁、紅花等治婦女經閉;配狗脊、寄生、杜仲、威靈仙等治腰膝骨痛;配羌活、桂枝、蒼朮、秦艽、防風等治風濕關節痛;配當歸、曲麥、木通、滑石、冬葵子等治產婦胞衣不下或胎死腹中。

  • 《本經》:主寒濕痿痹,四肢拘攣,膝痛不可屈,逐血氣,傷熱火爛,墮胎。
  • 《別錄》:療傷中少氣,男腎陰消,老人失溺,補中續絕,填骨髓,除腦中痛及腰脊痛,婦人月水不通,血結,益精,利陰氣,止發白。
  • 《藥性論》:治陰痿,補腎填精,逐惡血流結,助十二經脈。
  • 《日華子本草》:治腰膝軟怯冷弱,破癥結,排膿止痛,產後心腹痛並血運,落胎,壯陽。
  • 《本草衍義》:與蓯蓉浸酒服,益腎;竹木刺入肉,搗爛罨之,即出。
  • 張元素:強筋。
  • 《本草衍義補遺》:能引諸藥下行。
  • 《滇南本草》:止筋骨疼,強筋舒筋,止腰膝酸麻,破瘀墜胎,散結核,攻瘰癧,退癰疽、疥癩、血風、牛皮癬、膿窠。
  • 《綱目》:治久瘧寒熱,五淋尿血,莖中痛,下痢,喉痹,口瘡,齒痛,癰腫惡瘡,傷折。
  • 《本草正》:主手足血熱痿痹,血燥拘攣,通膀胱澀秘,大腸乾結,補髓填精,益陰活血。
  • 《本草備要》:酒蒸則益肝腎,強筋骨,治腰膝骨痛,足痿筋攣,陰痿失溺,久瘧,下痢,傷中少氣,生用則散惡血,破癥結,治心腹諸痛,淋痛尿血,經閉難產,喉痹齒痛,癰疽惡瘡。
  • 朱震亨:牛膝,能引諸藥下行,筋骨痛風在下者,宜加用之。
  • 《綱目》:牛膝所主之病,大抵得酒則能補肝腎,生用則能去惡血,二者而已。其治腰膝骨痛、足痿、陰消、失溺、久瘧、傷中少氣諸病,非取其補肝腎之功歟。其治症瘕、心腹諸痛、癰腫惡瘡、金瘡折傷、喉齒淋痛、尿血、經候胎產諸病,非取其去惡血之功歟。
  • 《本草經疏》:牛膝,走而能補,性善下行,故入肝腎。主寒濕痿痹,四肢拘攣、膝痛不可屈伸者,肝脾腎虛,則寒濕之邪客之而成痹,及病四肢拘攣,膝痛不可屈伸。此藥性走而下行,其能逐寒濕而除痹也必矣。蓋補肝則筋舒,下行則理膝,行血則痛止。逐血氣,猶雲能通氣滯血凝也。詳藥性,氣當作痹。傷熱火爛,血焦枯之病也,血行而活,痛自止矣。入肝行血,故墮胎。傷中少氣,男子陰消,老人失溺者,皆腎不足之候也。腦為髓之海,腦不滿則空而痛。腰乃腎之腑,脊通髓於腦,腎虛髓少,則腰脊痛;血虛而熱,則發白。虛贏勞頓,則傷絕。肝藏血,腎藏精,峻補肝腎,則血足而精滿,諸證自瘳矣。血行則月水自通,血結自散。
  • 《本草通玄》:按五淋諸證,極難見效,惟牛膝一兩,入乳香少許煎服,連進數劑即安,性主下行,且能滑竅。
  • 《藥品化義》:牛膝,味甘能補,帶澀能斂,兼苦直下,用之入腎。蓋腎主閉藏,澀精斂血,引諸藥下行。生用則宣,主治癃閉管澀、白濁莖痛、瘀血阻滯、症瘕凝結、婦人經閉、產後惡阻,取其活血下行之功也。酒制熟則補,主治四肢拘攣、腰膝腿痛、骨筋流痛、瘧疾燥渴、濕熱痿痹、老年失溺,取具補血滋陰之功也。
  • 《本經逢原》:牛膝,其性雖下行走筋,然滑利之品,精氣不固者,終非所宜。得酒蒸則能養筋,生用則去惡血。《外台》以治積久勞瘧,《肘後》以治卒暴症疾,《延年》以之下胞衣,《衛生》以之搗罨折傷,梅師以之搗塗金瘡,《千金》以之搗敷毒腫,《集驗》以之通利溺閉,皆取其性滑利竅、消血解毒之功。雖強陰強筋,而氣虛下陷,大便易洩,夢遺洩精,妊娠崩漏俱禁用。惟川產者氣味形質,與續斷彷彿,庶無精滑之虞。蓋腎司閉藏,肝主疏洩。此味專司疏洩,而無固益之功,世俗妄謂益腎,而培養下元藥中往往用之,與延盜入室何異。
  • 《本經續疏》:痿與痹皆筋節間病,而寒濕有已化未化,未化則浸淫筋節為病,已化則熏灼筋節為病。《素問》論痹多病於浸淫,論痿多病於熏灼。牛膝之治此,妙在不必問其已化未化,但執定其病在筋節間痛而不可屈伸者皆能已之。《別錄》續增所主,皆融化《本經》之旨而擴充者也。大率強者使柔,槁者使潤,上者使下,斷者使連,阻者使通,盡抑火令就水,助水令充行之治。
  • 《醫學衷中參西錄》:牛膝,原為補益之品,而善引氣血下注,是以用藥欲其下行者,恆以之為引經。故善治腎虛腰疼腿疼,或膝疼不能屈伸,或腿痿不能任地。兼治女子月閉血枯,催生下胎。又善治淋疼,通利小便,此皆其力善下行之效也。然《別錄》又謂其除腦中痛,時珍又謂其治口瘡齒痛者何也?蓋此等證,皆因其氣血隨火熱上升所致,重用牛膝引其氣血下行,並能引其浮越之火下行,是以能愈也。愚因悟得此理,用以治腦充血證,伍以赭石、龍骨、牡蠣諸重墜收斂之品,莫不隨手奏效,治癒者不勝紀矣。為其性專下注,凡下焦氣化不固,一切滑脫諸證皆忌之。
  • 《本草正義》:牛膝,疏利洩降,所主皆氣血壅滯之病,《本經》謂主寒濕,當從《御覽》所引作傷寒。其治濕流關節之痿痹,四肢拘攣,膝痛不可屈伸,固疏通壅滯之專職,要非氣血枯竭之拘急不遂,可以並論。然凡屬痿痹,本有濕阻、血衰兩層。濕阻者,惟在驅邪而使之流通,血衰者,亦必滋養而助其營運。則牛膝曲而能達,無微不至,逐邪者,固倚為君,養正者,亦賴以輔佐,所以痿弱痹著,骨痛筋攣諸證,皆不可一日無此也。逐血氣者,即所以通其壅滯,治傷熱火爛,亦所以助其流通,且即此而可知牛膝之性,偏於寒涼。故能主熱傷火傷。則寒濕為病,必非其任,上文之誤,更顯然矣。能墮胎者,滑利下行之力也。《別錄》療傷中少氣,亦以濕熱壅窒,中氣不宣者言之,非正氣不充,清陽下陷者所宜。其主男子陰消,亦主熱盛傷陰而言,非能補肝腎之真陰也。老人失溺,蓋地道不通,而為癃閉之病,必非下元不固,遺尿溺床之候。其所謂補中續絕填骨髓,益精,利陰氣諸說,皆壅滯既疏,正氣自旺,萬不可誤認牛膝為填補之品。腦中痛者,多陽邪之上升,牛膝下行為順,則氣火自潛。腰脊痛,亦經隧之壅滯,牛膝宣通脈絡,則關節自利。又主月水不通,血結等證。則固破瘀導滯之真諦,此皆當就疏通一層著想,則牛膝之真實功用昭昭矣。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