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胡

Radix Bupleuri Hare's Ear Root, Root of Chinese Thorowax, Root of Red Thorowax, Chinese Thorowax Root, Red Thorowax Root, Root Of Chinese Thorowax, Root Of Red Thorowax, Chinese Thorowax Root

中藥名稱:柴胡

柴胡

中藥名稱:柴胡 相關複方

寒熱指數:
40
拼音名稱:CHAI HU
英文名稱: Radix Bupleuri Hare's Ear Root, Root of Chinese Thorowax, Root of Red Thorowax, Chinese Thorowax Root, Red Thorowax Root, Root Of Chinese Thorowax, Root Of Red Thorowax, Chinese Thorowax Root
其他名稱:地熏、茈胡(《本經》),山菜、茹草(《吳普本草》),柴草(《品匯精要》)。

個人化分析:

寒熱分析(系統預設體質,非個人化):

本中藥偏寒,由於您的經絡體質在本月份屬於上熱下寒,酌量使用可解體內熱氣,不適合服用過量。了解更多現代人的經絡體質...

古籍來源:

《神農本草經》1. 陶弘景:茈胡,今出近道,狀如前胡而強。長安及河內閾有之。此茈胡,療傷 寒第一用。
2. 《本草備要》:柴胡,外感生用,內傷升氣酒炒用根,中行下降用梢,有汗咳者蜜水炒。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本品為繖形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柴胡(北柴胡) (Bupleurum chinensis DC) 和狹葉柴胡(南柴胡) (Bupleurum scorznerifolium Willd) 的根或全草。前者主產於遼寧、甘肅、 河北、河南等地;後者主產於湖北、江蘇、四川等地。春秋兩季採挖,曬乾,切段,生用或醋炙用。

同屬植物尚有多種都可入藥。如銀州柴胡 (B. yinchowense Shan et Y. Li);興安柴胡 (B. Sibiricum vest);竹葉柴胡 (B. marginatum Wa

注意事項:

    真陰虧損,肝陽上升者忌服 。
  • 《本草經集注》:半夏為之使。惡皂莢。畏女菀、藜蘆。
  • 《醫學入門》:元氣下絕,陰火多汗者,誤服必死。
  • 《本草經疏》:病人虛而氣升者忌之,嘔吐及陰虛火熾炎上者,法所同忌。瘧非少陽 經者勿食。性升散﹐有“柴胡劫肝陰"之說。肝陽上亢﹐肝風內動﹐陰虛火旺﹐及氣機上逆者忌用或慎用。高血壓慎用。

主治功效:

    透表泄熱,退熱作用強,善於疏散少陽半表半裡之邪,為少陽證之要藥;疏解肝鬱,為疏理肝氣的主藥,又可升陽舉陷。用於寒熱往來,感冒發熱。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3-10g;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煎水洗;或研末調敷。

外觀:

1.北柴胡,又名:竹葉柴胡(《植物名實圖考》),鐵苗柴胡、螞蚱腿、山根菜、黑柴胡、山柴胡。
多年生草本,高45~70厘米。根直生,分歧或不分歧。莖直立,叢生,上部多分枝,並略作"之"字形彎曲。葉互生;廣線狀披針形,長3~9厘米,寬0.6~1.3厘米,先端漸尖,最終呈短芒狀,全緣,上面綠色,下面淡綠色,有平行脈7~9條。複傘形花序腋生兼頂生;傘梗4~10,長1~4厘米,不等長;總苞片缺,或有1~2片;小傘梗5~10,長約2毫米;小總苞片5;花小,黃色,徑1.5毫米左右;萼齒不明顯;花瓣5,先端向内折曲成2齒狀;雄蕊5,花藥卵形;雌蕊1,子房下位,光滑無毛,花柱2,極短。雙懸果長圓狀橢圓形,左右扁平,長3毫米左右,分果有5條明顯主棱,棱槽中通常有油管3個,接合面有油管4個。花期8~9月。果期9~10月。
生于幹燥的荒山坡、田野、路旁。分布吉林、遼甯、河南、山東、安徽、江蘇、浙江、湖北、四川、山西、陝西、甘肅、西藏等地。

2.狹葉柴胡,又名:紅柴胡、細葉柴胡。
多年生草本,高30~65厘米。根深長,不分歧或略分歧,外皮紅褐色。莖單1或數枝,上部多分枝,光滑無毛。葉互生;根生葉及莖下部葉有長柄;葉片線形或線狀披針形,長7~15厘米,寬2~6毫米,先端漸尖,葉脈5~7條,近乎平行。複傘形花序;傘梗3~15;總苞片缺,或有2~3;小傘梗10~20,長約2毫米;小總苞片5;花小,黃色:花瓣5,先端内折;雄蕊5;子房下位,光滑無毛。雙懸果,長圓形或長圓狀卵形,長2~3毫米,分果有5條粗而鈍的果棱,成熟果實的棱槽中油管不明顯,幼果的橫切面常見每個棱槽有油管3個。花期7~9月。果期8~10月。
生于幹燥草原。分布黑龍江、吉林、遼甯、内蒙古、河北、山東、江蘇、安徽、甘肅、青海、新疆、四川、湖北等地。

除上述2種外,尚有多種同屬植物亦作柴胡入藥。主要的有:長白柴胡分布東北;興安柴胡分布東北、内蒙古、河北;大葉柴胡分布東北;長莖柴胡分布河北、山西、陝西、甘肅、四川、雲南、青海;膜緣柴胡分布雲南、四川、貴州、陝西;小柴胡分布四川、雲南、貴州、湖北;金黃柴胡(又名:穿葉柴胡)分布新疆:多脈柴胡分布四川、甘肅、内蒙古。

栽培:

喜溫暖濕潤氣候。耐寒、耐旱、怕澇、宜選乾燥山坡,土層深厚、酥鬆肥沃、富含腐殖質的砂質壤土栽培。不宜在粘土和低窪地栽種。栽培技術 繁殖方法:用種子繁殖,直播或育苗移栽法。從2-3年生,健壯、無病蟲害的植株上採集種子。9-10月果實稍帶褐色時,收割全株,晾乾、脫粒、氯淨。貯藏備用。直播法,春播於3-4月,秋播在10月,以秋播為宜,條播,按株距15-20cm開溝,深2cm開溝,深2cm,將種子均勻撒入溝內,薄覆細土,稍加鎮壓,澆水,每1hm2用種量22.5kg。育苗移栽法,條播或撒播,按行距6-10cm開溝播種,澆水,保持土壤濕潤。培育1年,按行株距6×6cm開穴栽種。種子發芽率約50%,溫度在20℃,並有一定濕度,播後約7d出苗,溫度低於2℃,則要10d出苗。田間管理 出苗後經常松土除草、追肥。苗高10cm時間苗、補苗。10-11月增施濃人糞或腐熟餅肥、堆肥等。雨季應注意松土、培土。病蟲害防治 根腐病,高溫多雨季節易發病。用50%退菌特1000倍液噴射。黃鳳蝶,6-9月幼蟲為害葉片、花蕾,可用90%敵百蟲800倍液,每隔5-7d噴1次,連續2-3次;或用青蟲菌300倍液噴霧。赤條蝽蟓,用90%敵百蟲800倍液噴殺。

藥理作用:

1.解熱作用:早年證明,大劑量的柴胡煎劑(5克生藥/公斤)或醇浸膏(2.5克生藥/公斤)對人工發熱的家兔有解熱作用。對用傷寒混合疫苗引起發熱之家兔,口服煎劑或浸劑(2克/公斤),也有輕度的降溫作用。以後又有報道,柴胡煎劑的解熱作用並不明顯,而柴胡甙200~800毫克/公斤口服,對小鼠有肯定的降低正常體溫及解熱作用。

2.鎮靜、鎮痛作用:柴胡甙口服,對小鼠有鎮靜作用(爬杆試驗),並能延長圜己巴比妥的睡眠;它有良好的鎮痛作用和較強的止咳作用,但無抗驚厥作用,也不降低橫紋肌的張力,有人認爲,柴胡甙可列入中樞抑制劑一類。

3.抗炎作用:柴胡甙口服(600毫克/公斤)可顯著降低大鼠足踝的右旋糖酐、5-羟色胺性水腫。在大鼠的皮下肉芽囊腫(巴豆油及棉球法)試驗中,确定柴胡甙有抗滲出、抑制肉芽腫生長的作用。柴胡單用或配成複方均有效,其抑制肉芽腫生長的作用強于其抗滲出的作用;祛瘀活血方(當歸芍藥散、桃仁承氣湯、大黃牡丹皮湯等)則在作用強度方面與柴胡相反,故建議二者合用。柴胡甙能抑制組織胺、5-羟色胺所緻的血管通透性的增高,輕度抑制肋膜滲出;而對角叉菜膠、醋酸性水腫則無效,對豚鼠的組織胺性休克及小鼠的過敏性休克亦無保護作用。

4.抗病原體作用:曾有人報告,北柴胡注射液對流行性感冒病毒有強烈的抑制作用;從此種注射液餾出的油狀未知成分對該病毒也有強烈抑制作用。對結核杆菌的某一菌株據稱有效。有人曾推測北柴胡可阻止瘧原蟲的發育,但實驗研究,不能證實。

5.對肝臟的影響:對因喂食黴米而發生肝功能障礙之小鼠,同時喂食北柴胡,則谷丙及谷草轉氨酶之升高,遠較不給柴胡之對照組爲輕;柴胡甙之作用,似不及北柴胡粉。對傷寒疫苗引起的兔肝功能障礙(尿膽元呈陽性反應),口服北柴胡煎劑(0.5~1.0克生藥/公斤),有較顯著的改善作用;對酒精引起的肝功能障礙亦有些效,但不如甘草;對有機磷引起的則效力很差,而對四氯化碳引起的無效。對注射新鮮雞蛋黃溶液引起的大鼠實驗性"肝纖維化",亦無保護作用。同屬植物新疆柴胡及圓葉柴胡據稱有利膽作用。

6.對心血管作用:北柴胡醇浸出液能使麻醉兔血壓輕度下降,對離體蛙心有抑制作用,阿托品不能阻斷此種抑制,北柴胡注射液則雖用較大劑量對在位貓心、血壓皆無影響。柴胡甙對犬能引起短暫之降壓反應,心率減慢;對兔亦有降壓作用,並能抑制離體蛙心、離體豚鼠心房,收縮離體兔耳血管。

7.其他作用:北柴胡煎劑或醇提取物,予兔口服,可升高血糖。煎劑有溶血作用(相當于Merk制純皂甙的1/100)。産地及采集時間不同皂甙含量及溶血強度也不同。柴胡甙對大鼠的應激性潰瘍有防止作用,能促進小鼠小腸的推進運動,增強乙酰膽堿對離體豚鼠回腸之收縮作用(不能增強組織胺的此種作用)。對離體兔腸亦有些興奮作用。粗甙有顯著的局部刺激作用。北柴胡注射劑對子宮無作用。柴胡的毒性很小,其酒精浸膏對小鼠皮下注射,最小緻死量爲1.1毫升/10克(10%水溶液),柴胡甙對小鼠口服之半數緻死量爲4.7克/公斤,腹腔注射在100毫克/公斤以下。柴胡注射劑毒性極微,5毫升/公斤靜脈注射對貓的血壓、呼吸、心髒無影響;0.2毫升/20克皮下注射,對小鼠無毒性。

據謂國産柴胡與日本産柴胡在作用上並無明顯不同。

此外,金黃柴胡的花、葉、莖浸劑對動物有利膽作用,對膽囊炎、膽管炎及肝炎亦有治療作用,它能提高膽汁中膽酸、膽紅質的含量,增大膽汁的膽甾醇-膽鹽系數

毒性:

柴胡毒性很低,柴胡浸膏(10%)水溶液鼴鼠皮下註射,其最小致死量為100mg/kg。小鼠1次腹腔註射北柴胡總揮發油的半數致死量為1.19±0.12g/kg,北柴胡總甙的半數致死量為1.906±0.21g/kg。另有報道,柴胡總皂甙小鼠口服的半數致死量為4.7g/kg,腹腔註射為0.112g/kg;豚鼠腹腔註射的半數致死量為0.583g/kg。本品所含白芷素大鼠腹腔註射的半數致死量為165mg/kg,小鼠為254mg/kg。

狀態:

    柴胡 根圓錐形或圓柱形,有時略彎曲,長6-15cm,直徑0.3-1.2cm,常有分枝;根頭膨大,頂端殘留數個莖基或短纖維狀葉基。表面灰褐色或棕褐色,具縱皺紋、枝根痕及皮孔。質堅硬,不易折斷,斷面纖維性,橫斷面皮部淡棕色、木部黃白色。氣微香,味微苦辛。狹葉柴胡 根長圓錐形,少分枝,長5-14cm,直徑0.3-0.8cm;表面紅棕色或深褐色,有縱紋,近根頭處具多數橫向疣狀突起,有的近於環紋,頂端密被纖維狀葉基。質硬脆,易折斷,斷面較平坦,淡棕色,形成層環色略深。氣微香,有油腥氣。以根粗長、無莖苗、鬚根少者為佳。顯微鑒別 根橫切面:
  • 柴胡 木栓細胞7-8列。皮層狹窄,有7-11個油室,徑抽40-80μm,切向48-68μm,周圍分泌細胞6-8個。韌皮部有油室,直徑約27μm,形成層環狀。木質部大,約佔4/5,直徑較大的導管多切向排列,木纖維群排列成數個斷續環狀。
  • 狹葉柴胡 木栓胞6-10列。皮層狹窄,有油室8-12個,徑向50-60μm,切向70-102μm,周圍分泌細胞8-10個。韌皮部油室多,徑向17-27μm,切向24-80μm,含黃色油狀物。木質部導管多徑向排列,木質維群較少,散在,老根中有時成斷續環狀。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本經》:主心腹腸胃中結氣,飲食積聚,寒 熱邪氣,推陳致新。
  • 《別錄》:除傷寒 心下煩熱,諸痰熱結實,胸中邪逆,五藏間游氣,大腸停積,水脹,及濕痹拘攣。亦可作浴湯。
  • 《藥性論》:治熱勞骨節煩疼,熱氣,肓背疼痛,宣暢血氣,勞乏羸瘦;主下氣消食 ,主時疾內外熱不解,單煮服。
  • 《千金方》:苗汁治耳聾,灌耳中。
  • 《四聲本草》:主痰滿、胸脅中痞。
  • 《日華子本草》:補五勞七傷,除煩止驚,益氣力,消痰止嗽,潤心肺,添精補髓, 天行溫疾,熱狂乏絕,胸脅氣滿,健忘。
  • 《珍珠囊》:去往來寒熱,膽痹,非柴胡梢子不能除。
  • 《醫學啓源》:除虛勞煩熱,解散肌熱,去早晨潮熱。
  • 《滇南本草》:傷寒發汗解表要藥,退六經邪熱往來,痹痿,除肝家邪熱、癆熱,行肝經逆結之氣,止左脅肝氣疼痛,治婦人血熱燒經,能調月經。發汗用嫩蕊,治虛熱 、調經用根。
  • 《綱目》:治陽氣下陷,平肝、膽、三焦、包絡相火,及頭痛、眩暈,目錯、赤痛障翳,耳聾鳴,諸瘧,及肥氣寒熱,婦人熱入血室,經水不凋,小兒痘疹余熱,五疳羸熱。1
  • 《本草衍義》:柴胡《本經》並無一字治勞,今人治勞方中,鮮有不用者 ,嘗原病勞,有一種真藏虛損,復受邪熱;邪因虛而致勞,故曰勞者牢也。當須斟酌用之。 如《經驗方》中治勞熱,青蒿煎丸,用柴胡正合宜耳。服之無不效。熱去即須急已,若或無熱,得此愈甚。《日華子》又謂補五勞七傷,《藥性論》亦謂治勞乏羸瘦,若此等病,苟無實熱,醫者執而用之,不死何待!如張仲景治寒熱往來如瘧狀用柴胡湯,正合其宜。
  • 《醫學啓源》:柴胡,少陽、厥陰引經藥也。婦人產前產後必用之藥也。善除本經頭痛,非此藥不能止。治心下痞、胸膈中痛。引胃氣上升,以發散表熱。
  • 李杲:柴胡瀉肝火,須用黃連佐之。欲上升則用根,酒浸;欲中及下降,由生用梢。 又治瘡瘍癖積之在左。十二經瘡藥中,須用以散諸經血結氣聚,功用與連翹同。
  • 《滇南本草》:傷寒 發汗用柴胡,至四日後方可用;若用在先,陽症引入陰經,當忌用。
  • 《綱目》:勞有五勞,病在五臟。若勞在肝、膽、心及包絡有熱,或少陽經寒熱者 ,則柴胡乃手足厥陰、少陽必用之藥;勞在脾胃有熱,或陽氣下陷,則柴胡乃引清氣退熱必 用之藥;惟勞有肺腎者不用可爾。然東垣李氏言諸有熱者宜加之,無熱則不加。又言諸經之瘧,皆以柴胡為君;十二經瘡疽,須用柴胡以散結聚。則有肺瘧腎瘧、十二經之瘡有熱者 ,皆可用之矣。但要用者精思病原,加減佐使可也。
  • 《本草經疏》:柴胡,為少陽經表藥。主心腹腸胃中結氣,飲食積聚,寒熱邪氣, 推陳致新,除傷寒心下煩熱者,足少陽膽也。膽為清淨之府,無出無入,不可汗,不可吐, 不可下,其經在半表半里,故法從和解,小柴胡湯之屬是也。其性升而散,屬陽,故能達表散邪也。邪結由心下煩熱,邪散則煩熱自解。陽氣下陷 ,則為飲食積聚,陽升則清氣上行 ,脾胃之氣行陽道,則飲食積聚自消散矣。諸痰熱結實,胸中邪逆,五臟間游氣者,少陽實熱之邪所生病也。柴胡苦平而微寒,能除熱散結而解表,故能愈以上諸病。大腸停積,水脹 ,及濕痹拘攣者,柴胡為風藥,風能勝濕故也。按今柴胡有二種,一種色白黃而大者,名銀柴胡,專用治勞熱骨蒸;色微黑而細者,用以解表發散。《本經》並無二種之說,功用亦無分別,但雲銀州者為最,則知其優於發散,而非治虛熱之藥明矣。
  • 《本草匯言》:銀柴胡、北柴胡、軟柴胡,氣味雖皆苦寒,而俱入少陽、厥陰,然又有別也。銀柴胡清熱,治陰虛內熱也;北柴胡清熱,治傷寒邪熱也;軟柴胡清熱,治肝熱骨蒸也。其出處生成不同,其形色長短黑白不同,其功用內外兩傷主治不同,胡前人混稱一 物,漫無分理?《日華子》所謂補五勞七傷,治久熱羸瘦,與《經驗方》治勞熱,青蒿煎丸少佐柴胡,言銀柴胡也。《衍義》雲,《本經》並無一字治勞,而治勞方中用之,鮮有不誤者,言北柴胡也。然又有真藏虛損,原因肝郁血閉成勞,虛因郁致,熱由郁成,軟柴胡亦可相機而用。如《傷寒 》方有大、小柴胡湯,仲景氏用北柴胡也。脾虛勞倦,用補中益氣湯 ,婦人肝郁勞弱,用逍遙散、青蒿煎丸少佐柴胡,俱指軟柴胡也。業醫者當明辨而分治可也 。
  • 《本草正》:柴胡,用此者用其涼散,平肝之熱。其性涼,故解寒熱往來,肌表潮熱 ,肝膽火炎,胸脅痛結,兼治瘡瘍,血室受熱;其性散,故主傷寒邪熱未解,溫病熱盛, 少陽頭痛,肝經郁證。總之,邪實者可用,真虛者當酌其宜,雖引清氣上升,然升中有散, 中虛者不可散,虛熱者不可寒,豈容誤哉?
  • 《藥品化義》:柴胡,性輕清,主升散,味微苦,主疏肝。若多用二、三錢,能祛散肌表。屬足少陽膽經藥,治寒熱往來,療瘧疾,除潮熱。若少用三、四分,能升提下陷,佐補中益氣湯,提元氣而左旋,升達參芪以補中氣。凡三焦膽熱,或偏頭風,或耳內生瘡, 或潮熱膽痹,或兩脅刺痛,用柴胡清肝散以疏肝膽之氣,諸症悉愈。凡肝脾血虛,骨蒸發熱 ,用逍遙散,以此同白芍抑肝散火,恐柴胡性涼,制以酒拌,領入血分,以清抑鬱之氣,而血虛之熱自退。若真臟虧損,易於外感,復受邪熱,或陰虛勞怯致身發熱者,以此佐滋陰降 火湯除熱甚效。所謂內熱用黃芩,外熱用柴胡,為和解要劑。
  • 《本草崇原》:柴胡,乃從太陰地土、陽明中土而外達於太陽之藥也,故仲祖《卒病論》言傷寒中風不從表解,太陽之氣逆於中土,不能樞轉外出,則用小柴胡湯達太陽之氣於 肌表,是柴胡並非少陽主藥。後人有病在太陽而用柴胡,則引邪入於少陽之說,此無稽之言 。
  • 《本經逢原》:柴胡,小兒五疳羸熱,諸瘧寒熱,鹹宜用之。痘疹見點後有寒熱, 或脅下疼熱,於透表藥內用之,不使熱留少陽經中,則將來無咬牙之患。
  • 《本草經解》:柴胡,其主心腹腸胃中結氣者,心腹腸胃,五藏六府也,藏府共十二經,凡十一藏皆取決於膽,柴胡輕清,升達膽氣,膽氣條達,則十一藏從之宣化,故心腹腸胃中,凡有結氣,皆能散之也。其主飲食積聚者,蓋飲食入胃,散精於肝,肝之疏散,又借少陽膽為生發之主也,柴胡升達膽氣,則肝能散精,而飲食積聚自下矣。少陽經行半表半里,少陽受邪,邪並於陰則寒,邪並於陽則熱,柴胡和解少陽,故主寒熱之邪氣也。
  • 《本草經百種錄》:柴胡,腸胃之藥也。觀《經》中所言治效,皆主腸胃,以其氣味輕清,能於頑土中疏理滯氣,故其功如此。天下惟木能疏土,前人皆指為少陽之藥,是知末而未知其本也。
  • 《本草求真》:柴胡能治五癆,必其諸臟諸腑,其癆挾有實熱者,暫可用其解散( 實熱是外邪內郁而實)。真虛而挾實熱,亦當酌其所宜。雖引清陽之氣左旋上行,然升中有散,若無歸、耆同投,其散滋甚。虛熱不可寒,血衰火毒者不可燥,豈容誤哉?兼之性滑善通,凡溏洩大便者,當善用之。
  • 《藥徵》:《本草綱目》柴胡部中,往往以往來寒熱為其主治也。夫世所謂瘧疾, 其寒熱往來也劇矣,而有用柴胡而治也者,亦有不治也者。於是質之仲氏之書,其用柴胡也 ,無不有胸脅苦滿之證。今乃施諸胸脅苦滿,而寒熱往來者,其應猶響之於聲,非直瘧也, 百疾皆然。無胸脅苦滿證者,則用之無效焉。然則柴胡之所主治,不在彼而在此。
  • 《重慶堂隨筆》:柴胡為正傷寒要藥,不可以概治溫熱諸感;為少陽瘧主藥,不可以概治他經諸瘧;為婦科妙藥,不可以概治陰虛陽越之體,用者審之。
  • 《本草正義》:柴胡味苦,而專主邪熱,故《名醫別錄》稱其微寒。然香氣馥郁, 而體質輕清,氣味俱薄,故與其他之苦寒洩降者,性情功用,大是不同。《本經》、《別錄 》主治,多屬腸胃中飲食痰水停滯積聚之症,則諸般積聚,皆由於中氣無權,不能宣佈使然 。柴胡能振舉其清陽,則大氣斡旋,而積滯自化。其治外邪寒熱之病,則必寒熱往來,邪氣已漸入於里,不在肌表,非僅散表諸 藥所能透達,則以柴胡之氣味輕清芳香疏洩者,引而舉之以祛邪,仍自表分而解,故柴胡亦為解表之藥,而與麻、桂、荊、防等專主肌表者有別。且柴胡證之嘔逆及胸痞痛諸症,因皆肝膽木邪橫逆為患,乃以柴胡之升騰疏洩者治之 ,既非鎮攝之品,何以能制剛木之橫? 則以病由外來之邪所乘,肝膽之陽,遏抑不得宣佈, 失其條達之本性,因而攻動恣肆。柴胡能疏洩外邪,則邪氣解而肝膽之氣亦舒,木既暢茂, 斯諸證自已。乃或又因此而謂柴胡能平肝膽之橫,凡遇木火上凌,如頭痛耳脹、眩暈嘔逆、 脅肋脹痛等症,不辨是郁非郁,概投柴胡,愈以助其鴟張,是為教猱升木,則又毫釐之差, 千里之謬矣。甄權《藥性論》謂,治熱勞骨節煩疼,虛乏羸瘦,蓋亦指脾氣不振,清陽陷入陰分者言之,故下文更有宣暢氣血四字。明謂此是氣血不暢,用柴胡以振舉其清氣,則氣血自能宣暢,且可透洩其熱,斯為熱勞羸瘦之正治。初非謂勞瘵既成之後,血液耗竭,灼熱將枯,而亦以柴胡升散之也。乃後人不知辨別,竟誤以為勞瘵通治之良方。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