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蟲夏草

Cordycepssinensis(Berk.)Sacc. [Sphaeriasinensisberk.] Chinese Caterpillar Fungus

中藥名稱:冬蟲夏草

冬蟲夏草

中藥名稱:冬蟲夏草 相關方劑

寒熱指數:
28
拼音名稱:DONG CHONG XIA CAO
英文名稱: Cordycepssinensis(Berk.)Sacc. [Sphaeriasinensisberk.] Chinese Caterpillar Fungus
其他名稱:夏草冬蟲(《黔囊》),蟲草(《本草問答》)。

古籍來源:

1.出自《本草從新》:冬蟲夏草,四川嘉定府所產者最佳,雲南、貴州所出者次之。冬在土中,身活如老蠶,有毛能動,至夏則毛出土上,連身俱化為草。
2. 《文房肆考》:孔裕堂,桐鄉烏鎮人,述其弟患怯,汗大洩,雖盛暑,處密室帳中,猶畏風甚,病三年,醫藥不效,症在不起,適有戚自川解組歸,遺以夏草冬蟲三斤,遂日和葷蔬作肴燉食,漸至痊癒,因信此物之保肺氣,實腠理,確有徵驗,嗣後用之俱奏效。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為麥角菌科植物冬蟲夏草菌(Cordyceps sinensis (Berk.) Sacc.)的子座及其寄主蝙蝠蛾科昆蟲蟲草蝙蝠蛾等的幼蟲屍體的複合體。夏至前後,當積雪尚未溶化時入山采集,此時子座多露於雪面,過遲則積雪溶化,雜草生長,不易找尋,且土中的蟲體枯萎,不合藥用。挖起後,在蟲體潮濕未幹時,除去外層的泥土及膜皮,曬幹。或再用黃酒噴之使軟,整理平直,每7~8條用紅線紮成小把;用微火烘幹。

注意事項及副作用:

    《四川中藥誌》:有表邪者慎用。

主治功效:

    保肺氣;實腠理;補腎益精。主肺虛咳喘;勞嗽痰血;自汗;盜汗;腎虧陽痿;遺精;腰膝酸痛。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5-10g;或入丸、散;或與雞鴨燉服。

外觀:

冬蟲夏草為蟲體與菌座相連而成,全長9~12厘米。蟲體如三眠老蠶,長約3~6厘米,粗約0.4~0.7厘米。外表呈深黃色,粗糙,背部有多數橫皺紋,腹面有足8對,位於蟲體中部的4對明顯易見。斷面內心充實,白色,略發黃,周邊顯深黃色。菌座自蟲體頭部生出,呈棒狀,彎曲,上部略膨大。表面灰褐色或黑褐色,長可達4~8厘米,徑約0.3厘米。折斷時內心空虛,粉白色。臭微,味淡。以蟲體色澤黃亮、豐滿肥大、斷面黃白色、菌座短小者為佳。

栽培:

冬蟲夏草為兼性腐生菌,以鱗翅目蝙蝠蛾科蟲草蝙蝠蛾的幼蟲為寄主,染菌致病幼蟲冬季潛入土中,死亡後蟲體上形成菌核,翌年春季在較溫暖、潮濕的環境下,蟲體頭部生長出有柄棒狀棕色的子實體。培育技術 (1)菌種分離 採新鮮蟲草菌核,在無菌條件下,進行表面消毒後用無菌水沖洗,後用解剖刀分成小塊,接種子斜面培養基上,培養基成分為蛋白腖10g,葡萄糖40g,磷酸二氫鉀1g,硫酸鎂0.5g,雞蛋黃1g,維生素B1溶液20ml,瓊脂20g,水1000ml,pH自然。置於24~26℃溫度條件下,約15d可發出形似青霉的蟲草菌。(2)蝙蝠蛾幼蟲的飼養與接菌 蝙蝠蛾幼蟲喜食含澱粉較豐富的山高粱及珠芽蓼,首先應用該種飼料大量飼養蝙蝠蛾幼蟲,在28~30℃條件下幼蟲化蛹變為成蟲,在幼蟲變蛹之前,向蟲體噴灑蟲草菌,染病幼蟲死亡後,再繼續培養即可生長出蟲草。除人工培養蟲草外,現還有採用液體深層培養的方法,獲得菌體入藥。斜面菌種培養基用玉米粉、蔗糖、瓊脂各20g,加入水1000ml,pH自然,在25℃下約7d即可轉接一級搖瓶。搖瓶和發酵罐培養基配方為玉米粉2%(煮沸30min,用紗布過濾取汁),蔗糖2%,蛋白腖1%,酵母粉0.5%,磷酸二氫鉀0.1%,硫酸鎂0.05%。搖瓶培養用500ml三角瓶裝培養基100~150ml,接入斜面菌種,在搖床培養,150r/min,於25℃下振蕩4d即可長好,可繼續用1000ml或5000ml三角瓶擴大培養至需用液量,即可轉入發酵罐培養。用500L發酵罐,投料300L,接種量10%,溫度24~26℃,罐壓29.4~49.1kPa(0.3~0.5kg/cm2),攪拌速度180r/min,用菜子油消泡,培養90~120h,菌絲濃度不再增加,即可終止發酵。冬蟲夏草菌體發酵液,置於濃縮罐內,其真空濃度為77.14~79.5kPa(580~600mmHg),蒸發量為300kg/h,溫度60~62℃,真空減壓濃縮至原液體積的1/5左右,濃縮完畢,將提取物製成膏或膠囊入藥。

藥理作用:

1.免疫藥理作用:1.1.對免疫器官的影響:蟲草、蟲草菌浸劑可明顯增加小鼠脾重並拮抗強松龍與環磷酰胺引起的脾重減輕,其機制可能是通過促進脾臟DNA的生物合成,增加核酸與蛋白質含量,促使脾細胞增殖。拮抗皮質激素與環磷酰胺引起的脾萎縮是通過蟲草多糖增加脾臟營養性血流量的作用實現的。蟲草與蟲草菌浸劑還可使小鼠胸腺縮小,並加重強的松龍與環磷酰胺引起的胸腺萎縮作用,但它們所致的胸腺萎縮作用是可複性的,組織化學分析僅見萎縮胸腺的髓質細胞稍增大、質疏松,有核分裂現象,而未發現組織萎縮、細胞破壞等抑制現象,因而蟲草致胸腺縮小可能與趨趕和釋放作用有關,在摘除雙側腎上腺的小鼠,蟲草誘使胸腺萎縮的作用消失,說明該作用是通過腎上腺皮質實現的。引起胸腺縮小的成分既存在於蟲草的蟲體,也存在於子座部分。此外,使用蟲草、蟲草菌的小鼠肝臟會輕度腫大。這主要是通過增大肝ffer氏細胞體積實現的,而對肝細胞內的DNA、RNA及蛋白質合成均無明顯的影響。

1.2.對單核一巨噬細胞系統功能的增強作用:組織學檢查與免疫組織化學分析表明,使用蟲草或蟲草菌制劑的小鼠,腹腔粘附細胞、脾巨噬細胞、肝Kupffer氏細胞體積增大、胞漿增多、核質疏松、細胞內酸性磷酸酶活性增強,呈激發狀態。蟲草的脂質體制劑對胞壁二酰肽(MDP)具有強烈的激活作用。由於脂質體的主要成分是類脂,與細胞膜的脂質成分相似,因此極易為巨噬細胞膜所接受,脂質體在體內停留時間較單純蟲草長可使激活維持時間延長。碳粒廓清試驗表明蟲草及其制劑能明顯增大小鼠血碳清除率和肝、脾吞噬系數。體內吞噬試驗,證明蟲草與蟲草菌能顯著提高小鼠腹腔巨噬細胞的吞噬指數與吞噬百分率,並能對抗可的松引起的膜腔巨噬細胞吞噬功能的降低。它們還能增加單核細胞、巨噬細胞表面Fc受體數目,從而增強其對抗原信息的識別、處理、傳遞的能力和通過Fc受體實現的對靶細胞的ADCC效應。此外,蟲草還能通過刺激小鼠腹腔粘附細胞分泌高滴度的IL,參與調節免疫反應。蟲草與蟲草菌激活單核巨噬細胞系統的機制還不清楚,可能是直接激活本系統,也可能通過包括TLC和補體備解素系統在內的各種級聯活化得以實現。

1.3.對體液免疫功能的增強作用:蟲草在體外可直接刺激小鼠胸腺細胞增殖,刺激作用與劑量相關,最適劑量為10mg/kg。與ConA對胸腺細胞的刺激作用相比,蟲草的作用不強,刺激指數僅是ConA的1/56。蟲草刺激脾細胞增殖反應與劑量有關,8mg/ml為最適劑量,但其作用明顯低於ConA的作用。小鼠脾細胞經抗Thy-l血清和補體處理,以3H一TdR摻入法證實T淋巴細胞已全部破壞,但經處理的細胞經蟲草刺激仍有增殖反應,刺激指數為18.6,說明蟲草有直接刺激脾臟Thy-l細胞,即B淋巴細胞增殖作用。使用蟲草菌或蟲草多糖的小鼠,其血清IgG含量明顯增加。給小鼠服用蟲草菌制劑,檢測以雞血球兔疫後血清溶血素的含量,結果蟲草菌組比對照組的半數溶血值(HC50)顯著增大(P<0.01),蟲草菌絲粉0.3ml,ig小鼠,連續7天,其HC50較對照組提高55.16%P<0.001,說明蟲草菌及其制劑能提高小鼠血清溶血素(IgM)水平。蟲草(8mg/ml)與脾細胞共育48小時,經處理後能部份吸收除去上清液中IL2,吸收百分率與ConA活化的脾細胞的IL2吸收百分率相近,提示蟲草可誘導脾細胞表達IL2受體,誘導表達的IL2受體數量與ConA誘導的數量相近。

1.4.對細胞免疫功能的調節作用:蟲草或蟲草菌能抑制機體細胞免疫功能。用3H一IdR摻入法進行的體外實驗及體內實驗均證實,蟲草、蟲草菌(擬青黴)制劑能顯著抑制小鼠脾細胞對ConA刺激產生的淋巴細胞轉化。它們還能十分顯著抑制(P<0.01=二硝基氯苯(DNCB)所致的小鼠遲發性超敏反應。蟲草菌粉0.6-5mg/ml均能顯著抑制小鼠外周白細胞吞噬功能、脾淋巴細胞增殖反應,混合淋巴細胞培養以及LPS誘導的巨噬細胞IL一1生成(P<0.05-0.01=。其抑制強度與蟲草菌粉劑量成正比例。5mg/ml蟲草菌粉可完全抑制上述細胞免疫反應,而該劑量藥物與脾細胞共育5天也不影響細胞的存活率。給同種異體皮膚移植小鼠每日po蟲草菌粉4g/kg,使皮片存活時間(12.7±2.2天)較對照組(8.3±0.7天)顯著延長(P<0.01=,近似於環孢黴素A(每日5mg/kg,po)抑制皮片排異的效果(13±2.9天,P>0.7)。蟲草菌能顯著減少人外周血T淋巴細胞的活性E花結(Ea)形成率,延長小鼠同種移植心臟的存活期。采用3H一TdR摻入法對小鼠T淋巴細胞亞群的研究結果表明,蟲草菌在體外能顯著增強ConA誘導的小鼠抑制性T淋巴細胞(Ts)功能,在體內顯著增強自發性抑制性T淋巴細胞(STs)功能,提示它是選擇性地作用於Ts細胞亞群而發揮對細胞免疫功能的調節作用。但蟲草與蟲草菌對機體細胞免疫功能調節作用的研究結果並不一致,可能與藥物處理、動物選擇及實驗方法等有關。因此有的報道蟲草或蟲草菌對機體細胞免疫功能起增強作用。蟲草水提液對小鼠胸腺細胞有與劑量相關的致有絲分裂作用,說明它能直接刺激T淋巴細胞增殖,但作用不強。服用蟲草的家兔((2g/(kg·天),連服7天),按PHA淋轉試驗3H一TdR摻入法測定。結果表明蟲草有促進T淋巴細胞轉化作用。蟲草醇提物能提高小鼠淋巴細胞E花結形成率,並拮抗強的松龍及環磷酰胺引起的E花結率的減少。

1.5.對自然殺傷細胞(NK)活性的增強作用:采用125I釋放法檢測小鼠和人的體外NK活性,用125I清除法檢測小鼠體內NK活性的方法,以蟲草醇提液體內給藥能明顯增強小鼠體內、外NK對Yac-1細胞的殺傷活性,並保護環磷酰胺所致免疫抑制小鼠NK活性的降低;蟲草醇提液0.1、1.0mg/ml體外處理人外周血單核細胞,可使NK殺傷K562細胞的活性呈時間依賴性增強。

2.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2.1.對小鼠自發活動的影響:采用活動直接描記法,ip蟲草浸液相當生藥量5g/kg,對照組用生理鹽水,以SJ-Ⅲ型生理記錄儀描記給藥前和給藥後30分鐘後小鼠自發活動的曲線。結果表明蟲草組能明顯減少小鼠的自發活動。

2.2.對戊巴比妥鈉引起的小鼠睡眠時間的影響:小鼠按上述劑量ig,每天1次,連續4天,對照組給等容積生理鹽水。末次給藥後l小時ip戊巴比妥鈉40mg/kg,以翻正反射消失為睡眠指標,記錄各組睡眠時間。蟲草組為31.68±12.88分鐘(n=19,P<0.05),生理鹽水組為23.60±9.44(n=20)。人工發酵培養的冬蟲夏草菌絲體提取物(代號CsB),能增加小鼠ip氯丙嗪的鎮靜作用和拮抗苯丙胺的興奮作用。作用強度與劑量有關,5g/kg即可使小鼠活動減少一半。小鼠ipCsB10-20g/kg,可明顯延長戊巴比妥鈉的睡眠時間,與對照組比較P值分別為<0.05和P<0.01。

2.3.抗驚厥作用:小鼠分別sc不同劑量的人工發酵培養的冬蟲夏草菌絲體提取物(代號CsB),給藥後40分鐘每鼠iv煙堿1.1mg/kg,結果對照組10/10動物出現強直痙攣隨後死亡,給CsB的5、10、20g/kg劑量組的死亡率分別為5/10,2/10和0/9,均顯著低於對照組。

2.4.對毛果蕓香堿引起流涎的影響:小鼠scCsB10,20g/kg或生理鹽水。40分鐘後iv毛果蕓香堿5mg/kg,3分鐘後,用濾紙拭去嘴邊的唾液,以唾液濕潤部位的濾紙剪下,幹燥後稱量,比較唾液分泌量,結果對照組的紙片平均重20.9±2.0mg,CsB10g/kg組為13.5±2.1mg(P<0.05),20g/kg組為11.1±2.4mg(P<0.01=。

2.5.對正常動物體溫的影響:小鼠分別scCsB5,10及20g/kg,對照組註射生理鹽水。Lh用半導體體溫計測肛溫。結果給藥組肛溫分別為36.89±0.28,35.99±0.26和34.85±0.31℃,均比對照組(37.98±0.13℃)顯著降低(P<0.01)。按天然冬蟲夏草所含的18種氨基酸成分進行人工配伍成不同配比與天然蟲草浸液進行對照比較,人工配伍的氨基酸亦有類似的對中樞神經的作用。

3.對心血管系統的作用:3.1.對血壓和心率的影響:麻醉家兔分別iv人工蟲草菌絲體醇提液(簡稱Cs一4)和人工蟲草發醇液浸膏(簡稱冬發)0.15和0.3g/kg,觀察血壓和心率的改變。結果表明Cs-4醇提物使家兔心率明顯減慢(P<0.005)維持時間長達1小時以上;血壓總趨勢下降。0.3g/kg劑量在給藥後5分鐘內降壓明顯(P<0.01),但迅速恢複至原有水平。冬發可使心率略減慢,血壓有下降趨勢,但無統計學意義。麻醉犬iv蟲草浸劑(1:1)0.5-1.0ml/kg時,就有明顯的降壓作用。在降壓時使呼吸振幅加大與頻率增加。但ip或im給於1:1浸劑2ml/kg時,對血壓無影響。

3.2.對心肌缺血的影響:家兔iv人工蟲草菌菌絲體醇提物0.3g/kg和人工蟲草發酵液浸膏0.1g/kg和0.15g/kg以及等容積鹽水或培養液作對照。5分鐘後iv垂體後葉素1.5u/kg,記錄心電圖,以S-T段和T波改變作為觀察指標。結果表明醇提物對心電圖的影響與對照組比較無統計學的差異(P>0.05)。0.1g/kg浸膏組可明顯對抗T波直立上升(P<0.05=和對抗3一T段升高。醇提物對大鼠應激性心肌醒塞亦有一定保護作用。醇提物和浸膏2.5和5.0g/kgip給於小鼠。10分鐘後sc異丙腎上腺素300ug/kg,測定小鼠耗氧量及死亡時間。結果醇提物可明顯延長缺氧小鼠的存活時間(P<0.001),提高耐缺氧能力。同時給藥組小鼠耗氧量明顯下降(P<0.05-0.001)。浸膏組亦能明顯延長缺氧小鼠存活時間(P<0.001)和顯著降低其耗氧量(P<0.001=,但低劑量組僅延長小鼠存活時間。

3.3.抗心律失常作用:人工蟲草菌菌絲體醇提物0.5g/kg,能明顯延長烏頭堿誘發心律失常出現的時間和縮短心律失常持續的時間,且有統計學意義。對氯化鋇誘發的心律失常作用,不能延長氯化鋇誘發心律失常的時間,但可縮短心律失常維持的時間,與對照組比較具有顯著性差異(P<0.02)。

3.4.對脂質代謝的影響:小鼠ig蟲草粉(原生藥粉)和人工發酵培養的青海蟲草菌粉(菌絲粉)2.5g/kg,每日1次,連續10天。結果各組的小鼠血清膽固醇含量為;蟲草組75.8±12.8(mg%);人工發酵培養的菌絲組為81.8±10.8(mg%),與對照組116.2±7.5(mg%)比較均有顯著差異(P<0.05)。表明兩者均有降低血清膽固醇的作用,人工發酵蟲草菌絲體醇提物2.5g/kg劑量對小鼠有降低膽固醇和B-脂蛋白作用,與對照組比較P<0.01。蟲草菌發酵液ig,可使正常大鼠血漿甘油三酯(TG)、總膽固醇(TC)、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LDL一C)及極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VLDL一C)顯著降低,而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HDL一C)及HDL一C/TC比值顯著升高;於大劑量甲狀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所致應激時大鼠的血脂升高也有顯著的改善作用。

4.對血液系統的影響:4.1.促進造血功能:蟲草具有顯著的促生血作用,小鼠骨髓造血幹細胞(CFU一S)脾結節形成試驗表明,蟲草的醇結晶制劑(含多種氨基酸、D一甘露糖和多糖)ip,可明顯增高CFU一S產率和自殺率,表明該制劑可改變小鼠骨髓CFU一S的周期狀態,促使它們從Go期進入S期,從而促進CFU一S增殖。

4.2.對血小板的影響:蟲草及人工培養菌絲水提液im或ig分別為5g/kg和10g/kg,均可使小鼠脾系數增加,脾巨核細胞增殖,血中血小板數升高,電鏡證實用藥組小鼠所生成的血小板超微結構與正常小鼠超微結構一致,並還可見有顆粒增多,小管系統較為致密發達現象,初步證實了蟲草制劑促使小鼠血小板生成是與促進脾巨核細胞增殖分化成熟密切相關,所生成的血小板不僅數量增加而且其超微結構與正常相同。聚家兔血小板血漿2.5ml,然後分別加入人工蟲草菌菌絲體醇提物和發酵液10、5、2.5和10mg,以生理鹽水或培養液作對照,3分鐘後加入膠元溶液或ADP0.25ml,然後用721型分光光度計反複測定血小板血漿吸收度,並與正常血小板血漿作對照。結果兩種制劑在5-10mg/ml劑量時有明顯的抗血小板聚集作用(P<0.05-0.001=,低濃度1-2.5mg/ml則作用不明顯。

5.對平滑肌的影響:本品浸劑對兔離體回腸呈抑制作用,並能顯著增強腎上腺素的作用,但對豚鼠離體腸管抑制作用較弱,對未孕離體豚鼠子宮也呈抑制作用。另有報道蟲草浸劑有明顯擴張豚鼠離體氣管平滑肌的作用。人工發酵冬蟲夏草的原液與菌絲體3:1混合液,5.0g/kg給小鼠ig,對氨霧引咳有很強的鎮咳作用,鎮咳R值達150%。可顯著地延長小鼠的咳嗽潛伏時和減少咳嗽次數,人工蟲草原液5.0g/kg用量與生理鹽水組比較,P<0.01,其作用強度接近可待因。3:1人工蟲草混合液能明顯增加大鼠氣管內的分泌液量,給藥後3小時內的分泌液量與生理鹽水組比較P<0.01,其效果超過天然蟲草和桔梗的作用。天然蟲草浸劑能顯著地擴張離體豚鼠支氣管,而人工發酵蟲草原液5×l0-3g/ml濃度,也可使組胺所致的離體豚鼠氣管肌肉明顯松弛,與生理鹽水組比較P<0.01,但平喘效力仍不及氨茶堿,且對組胺和乙酰膽堿混合液誘發的整體豚鼠哮喘無明顯的平喘作用,翻例潛伏時延長率僅為57.89%。

6.對核酸及蛋白質代謝的影響:蟲草和人工培養蟲草菌絲(簡稱菌絲)分別制成熱浸劑,給小鼠sc0.2ml/只,每天1次,連續4天,蟲草能使脾臟重量顯著增加,同時能使3H一TdR、3H一UR、3H一Leucine摻入脾臟的DNA、RNA、蛋白質的量增加,對脾臟中的DNA含量無影響,RNA含量有增加,蛋白質含量有降低。對肝中DNA、RNA、蛋白質的摻入量及含量均無影響,對血清的蛋白質含量及摻入量亦無影響,菌絲有類似的作用。

7.抗炎作用:人工發酵蟲草菌絲體的乙醇提取物給於小鼠sc5,10和20g/kg,同時每鼠左耳塗布0.2%巴豆油的乙醚乙醇溶液0.05ml。4小時按常規處理檢查。結果用藥組5,10,20g/kg)耳重差別為14.2±2.9,12.2±1.3和4.3±0.8mg/kg,顯著低於對照組(21.1±1.9mg/kg)。唐榮江等的實驗亦獲得類似的結果。天然蟲草sc2.5g/kg分別給於大鼠,給藥後30分鐘,於大鼠右後足踝關節處註射50%蛋清溶液0.1ml,定時觀察腫脹度。結果兩組均能降低蛋清誘發的大鼠足腫脹,P<0.01,但後者作用時間僅1小時左右。

8.抗菌作用:體外試驗表明:冬蟲夏草素對葡萄球菌、鏈球菌、鼻疽桿菌、炭疽桿菌、豬出血性敗血癥桿菌等均有抑制作用。本品煎劑對須瘡癬菌、絮狀表皮癬菌、石膏樣小芽泡癬菌、羊毛狀小芽胞癬菌等真菌均有抑制作用。

9.抗腫瘤作用:蟲草水劑對小鼠S180有一定的抑瘤作用,sc5g/kg×3-4次時其抑制率為30-40%;ip5g/kg雖有43%抑制率,但出現毒性反應。蟲草對ESC及其它瘤株(U14、Hep、Lewis、L7212、L7712、W256、吉田肉瘤)均未表現出抑制作用。蟲草菌水劑對S180的作用比蟲草弱,ip5g/kg×3時無抑瘤作用,當ip5g/kg×9-12次,觀察3-4周,其抑瘤率為25%-67%。蟲草菌對其它瘤株U14、P388、W256等也未表現出抗腫瘤作用。蟲草水劑還能增強6-巰基嘌呤的抗腫瘤作用,而蟲草菌水劑只能增強環磷酰胺的抗腫瘤作用,而不能增強6一巰基嘌呤的抗腫瘤作用。表明蟲草水劑與蟲草菌水劑的抗癌作用有所不同。實驗還表明天然蟲草及人工蟲草菌絲水提物對小鼠皮下移植Lewis肺癌的生長均有明顯的抑制作用,抑瘤率與對照組相比有顯著差別(P<0.01),而天然蟲草與人工蟲草菌絲相比則無明顯差異。

10.對呼吸系統的作用:蟲草和蟲草菌水提液有明顯擴張支氣管作用,但對組織胺引起的氣管收縮無對抗作用。另有報道,低濃度蟲草及蟲草菌水提液有收縮離體豚鼠氣管作用。也有祛痰平喘作用。

11.其它作用:11.1.雄激素樣作用:蟲草具有一定的雄激素樣作用和抗雌激素樣作用,對性功能紊亂有調節恢複作用。

11.2.延緩衰老作用:人工蟲草對慢性腎衰患者血漿非必需氨基酸有所降低,必需氨基酸與非必需氨基酸的比值上升,可能與補充必需氨基酸,使氮利用率提高有關。3種不同工廠生產的蟲草菌絲體,應用放射性同位素法檢測對大小鼠腦內MAO-B活性的影響。結果3種藥物的2種濃度(l:1,1:10)對MAO-B活性呈顯著的抑制作用(P<0.01),提示該藥對延緩衰老和老年保健具有一定的意義。

化學成分:

冬蟲夏草含粗蛋白25.32%,其水解所得的氨基酸有天冬氨酸(aspartic acid),谷氨酸(glutamic acid),絲氨酸(serine),組氨酸(histidine),甘氨酸(glucine),蘇氨酸(threonine),精氨酸(arginine),酪氨酸(tyrosine),丙氨酸(alanine),色氨酸(TCMLIByptophane),蛋氨酸(methboine),纈氨酸(valine),苯丙氨酸(phenylalanine),異亮氨酸(isoleucine),亮氨酸(leucine),鳥氨酸(ornithine),賴氨酸(lysine)。還含脂肪8.4%,其中含飽和脂肪酸(硬脂酸)13.0%,不飽和脂肪酸(油酸佔31.69%,β-亞油酸佔68.13%)82.2%。又含蟲草酸(cordycepic acid)即是D-甘露醇(D-mannitol),維生素A、C、B12,煙酸(nicotinic acid),煙酚胺(nicotinic amide),麥角甾醇(ergosterol),尿嘧啶(uracil),腺嘌呤(adenine),腺嘌呤核苷(adenine nucleoside),麥角甾醇過氧化物(ergosterol peroxide),膽甾醇軟脂酸酯(cholesteryl palmitate)及水溶性多糖即半乳甘露聚糖(galactomannan)系由D-半乳糖(D-galactose)與D-甘露糖(D-mannose)各1mol所組成。還含多種微量元素,以磷的含量最高,其次是鈉、鉀、鈣、鎂、鋁、錳、鐵、銅、鋅、硼、鎳等。預試還含生物鹼。近從子座部分除分得大量氨基酸和甘露醇外,還分得次黃嘌呤核甙(hypoxantine nucleoside),胸腺嘧啶(thymine),尿嘧啶,及含有少量鳥嘌呤(guanine)的次黃嘌呤(hypoxanthine)混合物;從蟲體除分得大量氨基酸和甘露 醇外,還分得次黃嘌呤,鳥嘌呤,腺嘌呤和腺苷(adenosine)。

毒性:

1.毒性小鼠腹腔註射水浸劑30-50g/kg者全部死亡,5g/kg者未有死亡。中毒癥狀為安靜、呼吸變深而慢,隨之發生痙攣,呼吸抑制而死。小劑量引起不同程度鎮靜、以至睡眠,可維持數小時。本品浸劑毒性低,小鼠ip5g(生存)/kg時,僅部分死亡;30-50g/kg時,全部死亡。

2.中毒癥狀是先抑制後興奮,隨後因痙攣和呼吸抑制而死亡。本品浸劑經iv或sc,對兔及小鼠均呈抑制作用,大劑量使呼吸和脈搏增速,最終因痙攣而死,但加熱煮沸後,不論浸劑或醇提取物均無毒性。小鼠sc蟲草多糖50、100mg/kg,對照組註同量生理鹽水,共註射14次,停藥第2天稱體重,大劑量組體重增加11.5%,小劑量組增加13.6%,對照組增加9.8%,未見其它不良反應,可見蟲草多糖毒性較小。蟲草小鼠ipLD50為23.7±0.37g/kg,ip為38.01±5.18g/kg;人工發酵培養的青海蟲草菌小鼠ipLD50為17.88±1.74g/kg,sc為17.11±1.36g/kg。取18-19g小鼠,每組10只,po蟲草及人工發酵培養的青海蟲草菌生藥粉懸浮液10g/kg,每日1次,連續5天,觀察10天,小鼠活動正常,無死亡。人工發酵蟲草菌小鼠iv的LD50為24.5±2.2g/kg,ip為35.2±1.2g/kg。Sc80g/kg,無1只死亡。人工發酵蟲草菌絲體的Ames試驗和微核試驗均為陰性。

狀態:

    本品由蟲體及從頭部長出的真菌子座組成。蟲體似蠶,長3-5cm,直徑3-8mm,表面深棕黃色至黃棕色,有環紋20-30個,近頭部的環紋較細;頭部紅棕色,足8對,中部4對較明顯;質脆,易折斷,斷面略平坦,淡黃白色。子座單生,細長圓柱形,長4-7cm,直徑約3mm;表面深棕色至棕褐色,有細縱皺紋,上部稍膨大,頭部與柄無明顯區別;質柔韌,斷面類白色。氣微腥,味淡。以蟲體色澤黃亮,豐滿肥大,斷面黃白色,子座短小者為佳。顯微鑒別 子座頭部橫切面:子囊殼大部陷入子座內,先端突出於子座之外,大小(250-280)μm×(90-150)μm,每一個子囊殼內有多數線形的子囊,大小(120-160)μm×(2.5-4)μm,子囊內有數個具有橫隔膜的子囊孢子。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本草從新》:保肺益腎,止血化痰,已勞嗽。
  • 《藥性考》:秘精益氣,專補命門。
  • 《柑園小識》:以酒浸數枚啖之,治腰膝間痛楚,有益腎之功。
  • 《綱目拾遺》:潘友新雲治膈症,周兼士雲治蠱脹。
  • 《現代實用中藥》:適用於肺結核、老人衰弱之慢性咳嗽氣喘,吐血、盜汗、自汗;又用於貧血虛弱,陽痿遺精,老人畏寒,涕多淚出等證。
  • 《雲南中草藥》:補肺,壯腎陽。治痰飲喘咳。
  • 《綱目拾遺》:張子潤雲,夏草冬蟲若取其夏草服之,能絕孕無子,猶黃精、鈎吻之相反,殆亦物理之奧雲。
  • 《重慶堂隨筆》:冬蟲夏草,具溫和平補之性,為虛瘧、虛痞、虛脹、虛痛之聖藥,功勝九香蟲。凡陰虛陽亢而為喘逆痰嗽者,投之悉效,不但調經種子有專能也。周稚圭先生雲,須以秋分日採者良。雄謂夏取者可治陽氣下陷之病。
  • 《本草正義》:冬蟲夏草,始見於吳氏《本草從新》,稱其甘平,保肺、益腎、補精髓,止血化痰,已勞嗽。近人恆喜用之,皆治陰虛勞怯,咳嗽失血之證,皆用吳氏說也,然卻未見其果有功效。《四川通志》明謂之溫暖,其說甚是,又稱其補精益髓,則盛言其功效耳,不盡可憑也。趙氏又引潘友新說,入房中藥用,周兼士亦謂其性溫,治蠱脹,近日種子丹用之雲雲。則此物補腎,乃興陽之作用,宜於真寒,而不宜於虛熱,能治蠱脹者,亦脾腎之虛寒也。趙氏又引《文房肆考》,稱孔裕堂之弟患怯而汗大洩,盛夏密室猶畏風寒,以此和作餚饌,食之而愈,則此之怯症,洵是真寒之證,大汗亡陽,而常畏寒,本是當用參、附者,乃冬蟲夏草能愈之,其溫補又可知。此種虛勞,恰與陰虛勞怯咳嗽痰紅之相火上凌者相反,乃吳氏竟謂其止血化痰已勞嗽,遂使今人如法施治,而相火愈肆,甚至咳愈甚而血愈多,不於釜中注水,而但於釜底添薪,苟其陰血未枯,則泛溢沸騰,不盡不止;若果津液已竭,惟有燔灼的成灰而已。趙氏所引諸家之說極多,皆言其興陽溫腎,獨《從新》則曰甘平保肺,不知何所見而雲然。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