虻蟲

TabanusmandarinusSchiner Gadfly

中藥名稱:虻蟲

虻蟲

中藥名稱:虻蟲 相關複方

寒熱指數:
26
拼音名稱:MENG CHONG
英文名稱: TabanusmandarinusSchiner Gadfly
其他名稱:蜚虻(《本經)),牛虻(《本草崇原》),牛蚊子(《中藥形性經驗鑒別法》),綠頭猛鑽(《青海藥材》),牛蒼蠅(《浙江中藥手冊》),瞎虻蟲、瞎螞蜂(《河北藥材》),瞎蠓(《中藥志》),牛魔蚊(《四川中藥志》)。

個人化分析:

寒熱分析(系統預設體質,非個人化):

本中藥偏寒,由於您的經絡體質在本月份屬於上熱下寒,酌量使用可解體內熱氣,不適合服用過量。了解更多現代人的經絡體質...

古籍來源:

《本草經集注》。《別錄》:虻蟲,生江夏川谷。五月取,腹有血者良。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虻科昆蟲复帶虻 TabanusbivittatusMatsumura或鹿虻 T.chrysurusLoew.的干燥雌虻成蟲。夏秋捕捉雌蟲,捏其頭部致死,曬乾或陰乾。

注意事項:

    氣血虛者、孕婦及月經期均禁服。孕婦忌服。
  • 《藥性論》:惡麻黃。
  • 《品匯精要》:妊娠不可服,服之墮胎。
  • 《本草經疏》:傷寒發黃,脈沈急,少腹鞕,如小便不利者為無血證,非蓄血也,不宜用;瘀血未審的者不宜用;女子月水不通,由於脾胃薄弱,肝血枯竭,而非血結閉塞者不宜用;孕婦腹中有癥瘕積聚,不宜用。凡病氣血虛甚,形質瘦損者忌之。

主治功效:

    破瘀散結,痛經墮胎。用於血瘀經閉,跌打損傷。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1.5g-3g;研末,0.3-0.6g;或入丸劑。外用:適量,研末敷或調搽。

外觀:

乾燥的蟲體呈長橢圓形,長1.5~2厘米,寬5~10毫米。頭部呈黑褐色,複眼大多已經脫落;胸部黑褐色,背面呈殼狀而光亮,翅長超過尾部;胸部下面突出,黑棕色,具足3對,多碎斷。腹部棕黃色,有6個體節。質鬆而脆,易破碎。氣臭,味苦鹹。以個大、完整、無雜質者為佳。

炮製:

揀淨雜質,除去翅、足;或用文火微炒用。

藥理作用:

1.抗凝作用,虻蟲在體外有較弱的抗凝血酶作用,體外和體內均有活化纖溶系統的作用。虻蟲水提取物540mg/(kg/d)和270mg/(kg/d)灌胃,連續7天,均能顯著延長大鼠的出血時間,顯著減少血漿纖維蛋白原含量;大劑量組對血小板最大聚集率也有明顯抑制作用。華虻水浸液560mg(生藥)/kg或粗蛋白提取液150mg/kg灌胃,每日1次,連續7天,能顯著減少家兔血漿中纖維蛋白原含量,抑制血小板粘附性,降低全血粘度比和血漿粘度比,並能一定程度地降低血細胞比容。這些實驗表明虻蟲可能通過降低血液的“粘、濃、凝、聚”,而發揮活血、逐瘀、破積和通經的臨床效果。

2.對小腸功能的影響,虻蟲水煎劑對小鼠離體回腸運動有明顯抑制作用。灌胃給藥,對小鼠小腸推進功能無明顯影響。按千克體重計算,以相當於人用量的200倍,連續2天給小鼠灌服虻蟲水煎液,也未見稀軟便、粘液或腔血便。表明虻蟲不陰止腸道水分的吸收,也無明顯刺激作用,不但無“致瀉作用,相反使小鼠白天的排便次數明顯減少。

3.抗炎作用,虻蟲提取物B、C和D組分80mg/kg,分別腹腔註射,均能明顯抑制大鼠角叉菜膠性足腫脹,其B組分作用較強,後者靜註10-20mg/kg的阿司匹林。

4.鎮痛作用,虻蟲提取物A或B組分100mg/kg灌胃,能明顯對抗苯醌(phenylquinone)所致小鼠扭體反應,其B組分作用較強。

5.其他作用,虻蟲對家兔離體子宮有興奮作用,對內毒素所致肝出血性壞死病竈的形成有顯著的抑制作用,虻蟲醇提取物有明顯溶血作用。

6.含有蛋白質、氨基酸、膽固醇及鈣、鎂、磷、鐵、銅等24種無機元素。

雙斑黃虻水煎劑能顯著延長大鼠出血時間、明顯減少血漿中纖維蛋白元含量,對血小板聚集有顯著抑制作用;可提高小鼠缺氧的耐受力,擴張兔耳血管而加強血管流量,還可加強離體蛙心收縮力,對腦下垂體後葉素所致的心肌急性缺血有一定的改善作用。

化學成分:

含蛋白質、氨基酸、膽固醇及鈣、鎂、磷、鐵、鈷、銅、錳、鍶、鋅鋁等24種無機元素。

狀態:

    性狀鑒定:
  • 華虻,乾燥的蟲體呈長橢圓形,長l.3-1.7cm,寬5-10mm。頭部呈黑褐色,復眼大多已經脫落;胸部黑褐色,背面呈殼狀而光亮,翅長超過尾部,胸部下面突出,灰色,有5條明顯黑灰縱帶,具足3對,多碎斷。腹部棕黃色,有明顯的白斑,有6個體節。質松而脆。氣臭,味苦、鹹。
  • 雙斑黃虻,黃綠色,眼大型,中央有1條細橫的黑色帶;翅透明,翅脈黃色;腹部暗灰黃色,有較多的金黃色毛茸及少數黑色毛茸。顯微鑒定:
  • 華虻,單眼呈鈍六邊形,中間有凹陷,排列整齊、緊密。
  • 雙斑黃虻,單眼呈鈍六邊形,排列酥鬆。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綱目》:成無己雲,苦走血,血結不行者,以苦攻之,故治蓄血用虻蟲,乃肝經血分藥也。古方多用,今人稀使。
  • 《本草經疏》:蜚虻,其用大略與ZHE蟲相似,而此則苦勝,苦能洩結,性善嚙牛、馬諸畜血,味應有鹹,鹹能走血。故主積聚症瘕一切血結為病,如《經》所言也。苦寒又能洩三焦火邪迫血上壅,閉塞咽喉,故主喉痹結塞也。今人以其有毒多不用,然仲景抵當湯、丸,大黃ZHE蟲丸中鹹入之,以其散臟腑宿血結積有效也。
  • 《本經逢原》:虻蟲,《本經》治症瘕寒熱,是因症瘕而發寒熱,與蜣螂治腹脹寒熱不殊。仲最抵當湯、丸,水蛭、虻蟲雖當並用,二物之純險懸殊。其治經閉,用四物加蜚虻作丸服,以破瘀而不傷血也。苦走血,血結不行者,以苦攻之,其性雖緩,亦能墮胎。
  • 《藥徵續編">藥徵續編》:按用虻蟲之方,曰破積血,曰下血,曰畜血,曰有久瘀血,曰有瘀血,曰婦人經水不利下。曰為有血,曰當下血,曰瘀熱在里,曰如狂,曰喜忘,是皆為血證諦也。然不謂一身瘀血也,但少腹有瘀血者,此物能下之,故少腹鞕滿,或曰少腹滿,不問有瘀血否,是所以為其證也。
  • 《本經》:主逐瘀血,破下血積、堅痞、症瘕,寒熱,通利血脈及九竅。
  • 《別錄》:主女子月水不通,積聚,除賊血在胸腹五臟者,及喉痹結塞。
  • 《日華子本草》:破癥結,消積膿,墮胎。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