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苓

Sclerotium Polypori Unbellati Polyorus Sclerotium, Agaric

中藥名稱:豬苓

豬苓

中藥名稱:豬苓 相關複方

寒熱指數:
1
拼音名稱:ZHU LING
英文名稱: Sclerotium Polypori Unbellati Polyorus Sclerotium, Agaric
其他名稱:豕零(《莊子》),猳豬屎(《本經》),豕橐(《莊子》司馬彪注),豨苓(《韓昌黎集》),地烏桃(《本草圖經》),野豬食(《東北藥植志》),豬屎苓(《四川中藥志》)。

古籍來源:

《神農本草經》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多孔菌科真菌豬苓 (Polyporus umbellatus (Pers) Fries) 的菌核。寄生於樺樹、楓樹、柞樹等的腐枯根上。主產於陝西、河北、雲南等地。春秋二季採挖,去泥沙,曬乾。切片入藥,生用。

注意事項:

    無水濕者忌服。
  • 《醫學啓源》:豬苓淡滲,大燥亡津液,無濕證勿服。
  • 《醫學入門》:有濕症而腎虛者忌。
  • 《得配本草》:目昏、無濕而渴,二者禁用。無水濕者忌用。
  • 《醫學啟源》:豬苓淡滲,大燥亡津液,無濕證勿服。
  • 《醫學入門》:有濕癥而腎虛者忌。
  • 《得配本草》:目昏、無濕而渴,二者禁用。

主治功效:

    利水滲濕。用於小便不利,水腫,泄瀉,淋濁,帶下。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10-15g;或入丸、散。

外觀:

本品呈條形、類圓形或扁塊狀,有的有分枝,長5~25cm,直徑2~6cm。表面黑色、灰黑色或棕黑色,皺縮或有瘤狀突起。體輕,質硬,斷麵類白色或黃白色,略呈顆粒狀。氣微,味淡。

栽培:

野生於海撥1000-2000m的山地次生林中。我國多雨的南方多生長在陽坡,北方多生長在陰坡或半陽坡。5cm的地溫在8-9℃菌核開始萌發,月平均地溫14-20℃時新苓生長快,萌發多,22-25℃時形成子實體。豬苓適宜在酥鬆透氣、腐殖質含量高、肥沃偏酸性的砂壤土生長,土壤含水量30%-50%。豬苓與蜜環菌(Armillaria mellea)營共生生活,故豬苓的伴生植物與蜜環菌腐生與寄生的樹種有關,常與柞、樺、槭、橡、榆、楊、柳、楓、女貞子等樹種生活在一起。栽培技術 豬苓採用半野生栽培,選蜜環菌能夠生長的灌木林、薪柴林,不宜選用用材林和經濟林。在晉南地區宜選擇海撥1000-1500m、地形平坦或為溝槽地及15°左右的緩坡地,土壤為較肥沃的砂壤土。應首先培養蜜環菌枝,可採挖生長有蜜環菌的樹根、木段作菌種,也可用人工培養的蜜環菌三級生產種來培養菌枝,選直徑1-2cm的殼鬥科植物及共他闊葉樹的新鮮樹枝,斜砍成10cm小段。挖直徑50-60cm、深30cm的培養坑,坑底鋪一層樹葉,將砍好的樹枝之間,蓋一薄層土。然後按此法再在上面重復擺幾層,每坑一般可擺放5-7層,最後於坑頂覆土3-5cm,土上用樹葉覆蓋。需常澆水保濕,約兩個月後樹枝長滿蜜環菌菌絲,稱菌枝。再選用直徑2-3cm的菌枝砍成長30cm左右短節,作為菌種,按培養菌枝的方法擴大培養出菌材,用來伴栽豬苓。豬苓菌種應選擇生活力旺盛、灰褐色的鮮苓作種苓。在灌木樹叢旁挖10cm左右深的小穴,穴內應具有樹根及縱橫交錯的毛根,在穴底先鋪濕樹葉一層,在樹根旁放一節菌材,豬苓菌核放在樹根與菌材之間,每穴放種苓100-250g,然後蓋一層濕潤的樹葉,覆土填平。穴頂再蓋一層較厚的樹葉。田間管理 豬苓下種後不宜翻動,並忌牲畜踐踏。夏季如遇乾旱,可引水澆灌。每年春季在穴頂加蓋一層樹葉,這樣可減少土壤水分蒸發,補充土壤有機質,提高土壤肥力。

炮製:

洗淨泥砂,潤軟切片,晾乾。《雷公炮炙論》:凡採得豬苓,用銅刀削上粗皮一重,薄切,下東流水浸一夜,至明漉出,細切,以升麻葉對蒸一日,出,去升麻葉令淨,曬乾用。

藥理作用:

1.利尿利用:豬苓煎劑,相當於生藥0.25-0.5g/kg,靜脈註射或肌內註射,對不麻醉犬具有比較明顯的利尿作用,並能促進鈉、氯、鉀等電解質的排出,可能是由於抑制了腎小管重吸收機能的結果。

2.對免疫功能的影響:2. 1.免疫增強作用:苓多糖能顯著增強小鼠T細胞對ConA的增殖反應以及B細胞對LPS的增殖反應。豬苓多糖對小鼠全脾細胞有明顯的促有絲分裂作用。在12.5mg/(kg·天)劑量下,豬苓多糖能明顯增強小鼠對SRBC的特異抗體分泌細胞數;能明顯增強小鼠對異型脾細胞遲發型超敏反應以及促進異型脾細胞激活細胞毒T細胞(CTL)對靶細胞的殺傷。CTL是機體免疫監視的重要效應細胞,在腫瘤免疫中具有關鍵作用。

2.2.一種非T細胞性促有絲分裂素作用。用正常小鼠脾細胞及胸腺細胞、裸鼠脾細胞及去除吸附性細胞後脾細胞培養,觀察對不同濃度豬苓多糖的增殖反應。結果表明裸鼠脾細胞對豬苓多糖的反應與正常小鼠細胞無區別,即T細胞在此反應中不起作用;裸鼠脾細胞在去除吸附性細胞後,余下的細胞絕大多數是B細胞,但仍能對豬苓多糖發生明顯的增殖反應,表明豬苓多糖具有B細胞促有絲分裂的作用。裸鼠脾細胞在去除吸附性細胞後對豬苓多糖的反應卻明顯減弱,說明吸附性細胞在裸鼠脾細胞對豬苓多糖的反應中具有一定的輔助作用。揭示豬苓多糖可能是一種非T細胞性促有絲分裂素。但不具有血球凝集作用,不同於PHA和ConA等植物來源的促有絲分裂素。

2.3.對小鼠血液ANAE陽性淋巴細胞的影響:驗小鼠每天腹腔註射豬苓多糖2mg/0.2ml,連續7天。實驗前、後取血塗片,用a-醋酸萘酯酶法,標記ANAE陽性T淋巴細胞,並測定百分率。結果表明,豬苓多糖對小鼠血液ANAE陽性T淋巴細胞總數無影響,對顆粒型陽性T淋巴細胞有減少,而對分散顆粒型陽性T淋巴細胞有顯著增殖現象。

3.抗腫瘤作用:3. 1.對荷肝癌H22小鼠肝臟糖代謝和腎上腺皮質功能的作用:豬苓多糖給於荷肝癌H22小鼠腹腔註射200mg/kg×2天,於第10天處死動物,取出腹水,用伊紅法檢測每鼠腫瘤細胞總數。結果其抑制率為39%。腹腔註射100-200mg/kg共5天,可使荷癌鼠肝糖原積累增加,糖原異生酶:葡萄糖-6-磷酸酶,果糖-1,6-二磷酸酶活性增強,但對正常鼠肝臟無此作用。400mg/kg可使荷癌鼠亢進的皮質功能恢複正常。提示豬苓多糖有適應原樣作用,這可能是它抗腫瘤作用的一個藥理學基礎。

3.2.對荷肝癌H22小鼠肝糖原積累、糖異生和分解酶系的作用:腫瘤形成過程中基因表達的調節和基因重排是通過關鍵酶而進行,由於糖異生是機體保持穩態的重要機制。選擇糖代謝途徑小的幾個關鍵酶的活性及其動態變化作為指標,觀察對腫瘤有效的豬苓多糖是如何增加荷癌小鼠肝糖原的積累。以豬苓多糖每天腹腔註射400mg/kg共5天,能使葡糖-6-磷酸酶(G-6-Pase)活性從217±35上升到267±12umolp/克蛋白質/小時,果糖-1,6-二磷酸酶(F1,6-Pase)活性從263±25上升到448±56umolp/克蛋白質/小時,如單次腹腔註射同一劑量,G-6-pase活性1.5小時就明顯升高,12小時達高峰,24和48小時仍保持在較高水平,F-1,6-Pase在12和24小時才明顯升高,而肝糖原要到24小時後才顯著增加。但對糖原分解酶即磷酸化酶的活性沒有影響。提示豬苓多糖給藥後荷癌小鼠肝糖原積累是通過糖原異生酶活性的增高,加速糖異生使機體自穩狀態改善而發揮作用。

3.3.豬苓提取物的抗腫瘤作用:豬苓提取物(主要為豬苓多糖)對小鼠移植性腫瘤S-180有較顯著的抑制作用。抑瘤率達50-70%,瘤重抑制率達30%以上。經提取物治療的荷瘤小鼠中,約有6-7%腫瘤完全消退。對腫瘤完全消退的小鼠,在1-6月後再接種腫瘤細胞,均不生長腫瘤,提取物經腹腔註射、靜脈註射及灌胃等給藥,在一定劑量下均能抑制腫瘤的生長,但灌胃的效果較腹腔註射和靜脈註射差,給藥量也大。預防給藥對S-180起抑瘤作用。在單用化療藥不表現抗腫瘤效果的劑量下,加用適量的豬苓提取物會有顯著抗腫瘤作用。對荷瘤小鼠脾臟抗體產生細胞明顯增多,表明有顯著的促進抗體形成作用,還能顯著提高荷瘤小鼠腹腔巨噬細胞吞噬活力。本品能提高S-180腹水癌細胞內cAMP的含量,在癌細胞增殖抑制率高的實驗組,癌細胞內cAMP含量提升率也高,一般癌細胞內cAMP含量低於正常細胞,癌變越惡化cAMP含量越低。cAMP能使腫瘤細胞向正常細胞轉化。豬苓酮A-G,7種化合物對L1210細胞有細胞毒作用,有劑量依賴性的抑制作用。

3.4.對實驗性膀胱腫瘤的抑制作用:雌性大鼠給於致癌劑BBN[N-丁基-N-(4-羥丁基)亞硝胺]溶液0.25ml(90mg)灌胃,每周2次,共12周,每只總劑量BBN為2.16g,在同時飼以豬苓幹粉90g/kg餵養。30周後處死。結果表明,膀胱總發瘤率由病理對照組的100%降至61.1%,減少了38.9%,每鼠腫瘤數和瘤直徑顯著低於病理對照組,發癌率由病理對照組的77.8%降至11.1%,減少了66.7%表明豬苓對BBN膀胱瘤的發生具有較顯著的抑制作用,且無明顯毒副作用。

4.對中毒性肝炎小鼠肝臟的保護作用:以四氯化碳和D-半乳糖胺腹腔註射給於小鼠,誘發成中毒性肝炎,在誘發前後腹腔註射給於豬苓多糖100-200mg/kg,均為隔4、8、12小時給藥1次。均可明顯阻止肝病變發生,SGPT活力下降,肝5'-核苷酸酶、酸性磷胺酶6-磷酸葡萄糖磷酸酶活力回升。體外亦有類似作用,表明對肝臟有明顯的保護作用。

5.抗輻射作用:豬苓多糖具有防治小鼠急性放射病的明顯效果,有效劑量和時間都比較寬。分別於照射前2和48小時腹腔註射給予受致死劑量(800rad)全身照射的小鼠,可使其存活率提高30-70%。照射後給藥,不論口服或腹腔註射都有防護效價,預防比治療效果價高。豬苓多糖對受照小鼠的造血功能無保護作用,而對受照小鼠腎上腺皮質的應激機能確有明顯提高。初步認為豬苓多糖的抗輻射作用可能是通過調節垂體-腎上腺系統的功能,使機體處於應激狀態,從而增強了抗輻射損傷的能力。

6.其它作用:豬苓多糖腹腔註射給於小鼠48小時,能使小鼠胸腺細胞中3H一TdR的摻入明顯增強,同時加速胸腺細胞的釋放。由於一方面切除腎上腺後不再有這些現象,另一方面多糖能使動物血漿中皮質酮含量明顯增高,因此可認為這些作用是通過腎上腺皮質而實現的。

7.豬苓主含麥角甾醇、粗蛋白、可溶性糖分,多糖等。其水煎劑有較強利尿作用。其利尿機制主要是抑制腎小管對水及電解質,特別是鉀、鈉、氯的重吸收所致。豬苓多糖還有一定的抗腫瘤、防治肝炎的作用。

化學成分:

菌核含豬苓葡聚糖Ⅰ,甾類化合物:多孔菌甾酮(polyporusterone)A、B、C、D、E、F、G,4,6,8(14),22-麥角甾四烯-3-酮[ergosta-4,6,8(14),22-tetraen-3-one],25-脫氧羅漢松甾酮(25-deoxymakisterone)A,25-脫氧-24(28)-去氫羅漢松甾酮[25-deoxy-24(28)-dehydro9makisterone]A,7,22-麥角二烯-3-酮(ergosta-7,22-dien-3-one),7,22-麥角甾二烯-3-醇(ergosta-7,22-dien-3-ol),5,7,22-麥角甾三烯-3-醇(ergosta-5,7,22-trien-3-ol),5α,8α-表二氧-6,22-麥角甾二烯-3-醇(5α.8α-epidioxyergosta-6,22-dien-3-ol),還含α-羥基二十四碳酸(α-hydroxytetracosanoic acid)。另有報道豬苓菌絲發酵濾液中多糖是由D-甘露糖(D-mannose)、D-半乳糖(D-galactose)、D-葡萄糖(D-glucose)組成,其摩爾比為20:4:1。

毒性:

以豬苓多醣治療劑量的2000倍1次給藥或100倍連續灌胃或腹腔注射給藥28天,結果小鼠和犬未見毒性反應,各臟器亦未見實質性損害。致癌、致畸、過敏和皮膚刺激等試驗均未見豬苓多醣有明顯毒性和刺激作用。

狀態:

    1. 菌核呈不規則塊狀、條形、類圓形或扁塊狀,有的有分枝,長5-25cm,直徑2-6cm。表面黑色、灰黑色或棕黑色,皺縮或有瘤狀突起。體輕,質硬,斷面類白色或黃白色,略呈顆粒狀。氣微,味淡。以個大、外皮黑色、斷面色白、體較重者為佳。
    2. 顯微鑒別 粉末黃白色。用斯氏液裝片可見散在的菌絲及粘結的菌絲團塊。菌絲細長,彎曲,有分枝,粗細不一,或有結節狀膨大部分,直徑1.5-6μm,稀至13μm,大多無色,少數黃棕色或暗棕色;棕色菌絲較粗,橫壁不明顯。草酸鈣方晶極多,大多呈正方八面體或規則的雙錐八面體,也有呈不規則多面形,直徑3-60μm,長至68μm,有時可見數個集結。粉末遇水合氯醛液粘化成膠凍狀。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本草衍義》:豬苓,行水之功多,久服必損腎氣,昏人目。
  • 《用藥心法》:豬苓,苦以洩滯,甘以助陽,淡以利竅,故能除濕利小便。
  • 《綱目》:豬苓淡滲,氣升而又能降,故能開膳理,利小便,與茯苓同功,但入補藥不如茯苓也。
  • 《本草匯言》:豬苓,滲濕氣,利水道,分解陰陽之的藥也。此藥味甘淡微苦,苦雖下降,而甘淡又能滲利走散,升而能降,降而能升,故善開腠理,分理表陽里陰之氣而利小便,故前古主彥瘧。甄氏方主傷寒溫疫大熱,能發汗逐邪,此分利表陽之氣於外也。張氏方主腹滿腫脹急痛,心中依,瘧痢瘴瀉,此分利里陰之氣於內也。張仲景治太陽病脈浮、發熱、消渴而小便不利者,用五苓散,以止其吐;冬時寒嗽,兼寒熱如瘧狀者,名為痰風,用五苓散以定其嗽。此三法俱重在豬菩,開達腠理,分利陰陽之妙用也。
  • 《藥品化義》:豬苓味淡,淡主於滲,人脾以通水道,用治水瀉濕瀉,通淋除濕,消水腫,療黃疸,獨此為最捷,故雲與琥珀同功。但不能為主劑,助補藥以實脾,領洩藥以理脾,佐溫藥以暖脾,同涼藥以清脾,凡脾虛甚者,恐洩元氣,慎之。
  • 《本草述》:方書有雲,濕在脾胃者,必用豬苓、澤瀉以分理之也。按豬苓從陽暢陰,潔古所謂升而微降者是,陽也;澤瀉從陰達陽,潔古所謂沈而降者是,陰也。二味乃合為分理陰陽。
  • 《長沙藥解》:豬苓,滲利洩水,較大茯苓更捷。但水之為性,非土木條達,不能獨行。豬苓散之利水,有白亢之燥濕土也;豬苓湯之利水,有阿膠清鳳木也;五苓之利水,有白術之燥土,桂枝之達木也;八味之利水,有桂枝之達木,地黃之清風也;若徒求利於豬。茯、滑、澤之輩,恐難奏奇功耳。
  • 《本草求真》:豬苓,凡四苓、五苓等方,並皆用此,性雖有類澤瀉,同人膀胱腎經,解熱除濕,行竅利水,然水消則脾必燥,水盡則氣必走;澤瀉雖同利水,性亦類燥,然鹹性居多,尚有潤存,澤雖治火,性亦損氣,然潤能滋陰,尚有補在。故豬必合澤瀉以同用,則潤燥適均,而無偏陂之患矣。至於茯苓雖屬滲劑,有濕自可以去,然在則入氣而上行,此則入血而下降,且與澤瀉利水消腫,洽瘧止痢等藥,審屬暑邪濕熱內閉,無不惜此以為宣導之需,古人已雲清利小便,無若此缺,以故滋陰藥中,止有澤瀉,而不用及豬苓,正謂此耳。但此專司引水,津液易耗,久服多致損目。
  • 《本經》:主截瘧,利水道。
  • 《藥性論》:解傷寒溫疫大熱,發汗,主腫脹,滿腹急痛。
  • 《珍珠囊》:滲洩,止渴,又治淋腫。
  • 《醫學啓源》:大燥除濕。《主治秘要》雲,去心悸。
  • 《醫學入門》:治中暑消渴。
  • 《綱目》:開腠理,治淋、腫、腳氣,白濁。帶下,妊娠子淋,小便不利。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