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Fructus Gardeniae Jasminoidis Cape Jasmine Fruit, Gardenia

中藥名稱:梔子

梔子

中藥名稱:梔子 相關複方

寒熱指數:
55
拼音名稱:ZHI ZI
英文名稱: Fructus Gardeniae Jasminoidis Cape Jasmine Fruit, Gardenia
其他名稱:木丹(《本經》),鮮支(《上林賦》),卮子(《漢書》孟康注),支子(《本草經集注》),越桃(《別錄》),山梔子(《藥性論》),枝子(《唐本草》),小卮子(《本草原始》),黃雞子(《廣西中藥志》),黃荑子(《閩東本草》),黃梔子(《江蘇藥材志》)。

個人化分析:

寒熱分析(系統預設體質,非個人化):

本中藥偏寒,由於您的經絡體質在本月份屬於上熱下寒,酌量使用可解體內熱氣,不適合服用過量。了解更多現代人的經絡體質...

古籍來源:

《本草圖經》:梔子,今南方及西蜀州郡皆有之。木高七、八尺,葉似李而厚硬,又似樗蒲子,二、三月生白花,花皆六出,甚芬芳,俗說即西域詹匐也。夏、秋結實如訶子狀,生青熟黃,中人深紅,九月採實暴乾。此亦有兩、三種,入藥者山梔子,方書所謂越挑也。皮薄而圓小,刻房七稜至九稜者為佳。其大而長者,乃作染色,又謂之伏屍梔子,不堪入藥用。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本品為茜草科常綠灌木植物梔子 (Gardenia jasminoides Ellis) 的成熟果實。產於我國長江以南各省。秋冬採收。生用、炒焦或炒炭用。

注意事項:

    脾虛便溏者忌服。
  • 《本草匯言》:吐血衄血,非陽火暴發者忌之。
  • 《得配本草》:邪在表,虛火上升,二者禁用。苦寒傷胃﹐脾虛便溏者不宜。
  • 《本草匯言》:吐血衄血,非陽火暴發者忌之。
  • 《得配本草》:邪在表,虛火上升,二者禁用。

主治功效:

    苦寒降瀉清熱,既入氣分﹐又入血分﹐尤擅清心除煩,用於心經有熱、鬱熱不減的胸膈煩悶證;還可利小便而清濕熱﹐通泄三焦之實熱火毒。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5-10g;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研未摻或調敷。

外觀:

幹燥果實長橢圓形或橢圓形,長1~4.5厘米,粗0.6~2厘米。表面深紅色或紅黃色,具有5~8條縱棱。頂端殘存萼片,另一端稍尖,有果柄痕。果皮薄而脆,內表面紅黃色,有光澤,具2~3條隆起的假隔膜,內有多數種子,粘結成團。種子扁圓形,深紅色或紅黃色,密具細小疣狀突起。浸入水中,可使水染成鮮黃色。氣微,味淡微酸。以個小、完整、仁飽滿、內外色紅者為佳。個大、外皮棕黃色、仁較癟、色紅黃者質次。

栽培:

1.氣候土壤:喜溫暖濕潤的氣候,以排水良好、肥沃酥鬆而較濕潤的砂質壤土或粘質壤土為佳。
2. 整地: 育苗地,先深耕33cm左右,除去石礫及草根,再行造畦,畦高17cm,寬1.3m。打碎土塊,耙平,每畝施基肥2000kg。然後按行距27cm,挖寬7cm、深3cm的橫溝,以待播種。
3. 種植:3.1.種子繁殖:播種期分春播和秋播,以春播為好。在2月上旬至2月下旬(立春至雨水)。選取飽滿、色深紅的果實,挖出種子,於水中搓散,撈取下沈的種子,晾去水份;隨即與細土或草木灰拌勻,條播於畦溝內,蓋以細土,再覆蓋稻草;發芽後除去稻草,經常除草,如苗過密,應陸續勻苗,保持株距10-13cm。幼苗培育1-2年,高30余釐米,即可定植。
3. 2.扦插繁殖:扦插期秋季9月下旬至1O月下旬,春季2月中下旬。剪取生長2-3年的枝條,擯節剪成長17-20cm的插穗。插時稍微傾斜,上端留一節露出地面。約一年後即可移植。
3. 3.定植:2-3月間定植,按株距1.2-2m,作好直徑50cm,深30cm的穴,並用堆肥10kg與細土拌勻作基肥。每穴栽苗1株。
4. 田間管理:幼苗期須經常除草、澆水,保持苗床濕潤,施肥以淡人糞尿為佳。定植後,在初春與夏季各除草、松土、施肥1次,並適當壅土。

炮製:

1. 生梔子:篩去灰屑,揀去雜質,碾碎過篩;或剪去兩端。
2. 山梔仁:取淨梔子,用剪刀從中間對剖開,剝去外皮取仁。
3. 山梔皮:即生梔子剝下的外果皮。
4. 炒梔子:取碾碎的梔子,置鍋內用文火炒至金黃色,取出,放涼。
5. 焦梔子:取碾碎的梔子,置鍋內用武火炒至焦糊色,取出,放涼。
6. 梔子炭:取碾碎的梔子,置鍋內用武火炒至黑褐色,但須存性,取出,放涼。
7. 《雷公炮炙論》:凡使梔子,先去皮須了,取人,以甘草水浸一宿,漉出焙乾,搗篩如赤金末用。

藥理作用:

1.對肝臟功能的影響:1. 1.對肝臟功能的作用:用SD大白鼠分為4組;A組為對照組;B組為正常動物,用2g生藥提取物灌胃;C組為結紮總膽管,引起高膽紅素血癥的動物;D組為高膽紅素血癥動物,並用2g生藥的梔子提取物灌胃。實驗測定肝臟Y蛋白、Z蛋白、BSP清除率、膽紅素及有關酶的測定。

實驗結果表明:1.1.1.梔子提取物對動物血清和肝勻漿內堿性磷酸酶的活力並無影響。結紮總膽管引起堿性磷酶酶活力增加將近2倍。但梔子提取物對升高了的酶活力並無作用。

1.1.2.梔子提取物對大白鼠血清和肝內乳酸脫氫酶活力的影響極小,4組動物酶活力的波動均在正常範圍之內。

1.1.3.梔子提取物對正常動物血清GOT無影響。結紮總膽管後,血清GOT增加7倍,梔子提取物可顯著降低升高了的酶達40%。肝內GOT較穩定,4組動物均無明顯改變。

1.1.4.梔子提取物對正常動物的酶活力無影響,但能使結紮總膽管動物升高了的酶活力恢複正常,可認為梔子提取物並不增加UDP一GT的活力。

1.1.5.測定肝臟二磷酸脲苷-葡萄糖脫氫酶表明,結紮總膽管可以降低酶活力,梔子提取物能增加正常動物酶活力,同時也能使降低了的酶活力升高。

1.1.6.梔子提取物能增加正常動物的Y蛋白、Z蛋白的量,但不能使由於結紮總膽管而減少的Y蛋白、Z蛋白量增加。表明梔子抗膽紅素血癥作用與Y蛋白、Z蛋白關系不大。

1.1.7.動物給藥後靜脈註射BSP(2g/100g體重),測定血液中及膽汁中的BSP清除率,發現到達峰值時間均有相應的延長,表明BSP從肝內排出的過程受到阻滯。

1.1.8.梔子能降低血清膽紅素含量,但與葡萄糖醛酰轉移酶無關。因此可以認為梔子提取物對肝細胞無毒性作用,梔子提取物可降低動物血清膽紅素水平,但其退黃機制較為複雜,它不增加UDP-GT的活力,也不增加肝內的Y蛋白和之蛋白,也不像茵陳蒿那樣,增加膽汁的分沁量。

1.2.肝臟的保護作用:1.2.1.ICR大鼠預先(24或48小時以前)給於梔子提取物,可防止因半乳糖胺引起的暴發性肝炎。

1.2.2.實驗大鼠給於異硫氰酸a-萘酯50mg/kg,可使大鼠血清膽紅素和血清堿性磷酸酯酶和丙氨酸氨基轉移酶升高,如每日給於梔子粗提物(1.5g/kg,口服,3天)可使因異硫氰酸a-萘酯中毒大鼠的血清膽紅素、丙氨酸氨基轉移酶和堿性磷酸酶下降。梔子中提取的成分梔子甙同樣有此作用。

1.2.3.對肝臟的影響:大鼠灌胃藏紅花素50mg/kg8天對肝臟功能無影響,但可引起急性肝臟變色。如服用高劑量100mg/kg2周則可引起肝損害和黑變,但低劑量10mg/kg40天並不產生上述情況,上述的肝損害和黑變是完全可逆的。因此藏紅花素即使很高劑量對大鼠肝臟的毒性極小,在人服用時不可能達到如此高的劑量,所以藏紅花素作為食品著色劑是十分安全的。

2.對膽汁分泌的影響:大鼠、兔實驗證明,梔子具利膽作用。其醇提物和梔子甙、藏紅花素等均能使膽汁分泌量增加。大鼠口服、靜脈註射或十二指腸內給於梔子甙25mg/kg引起膽汁分泌增加,以十二指腸內給藥最為顯著,幾與去氫膽酸鈉的效價相當。

3.對胃液分泌及胃腸運動的影響:十二指腸給予梔子甙25mg/kg,能使幽門結紮大鼠胃液分泌減少,總酸度下降,pH值升高,作用相當於硫酸阿托品的1/5-1/10。靜脈註射梔子甙和其甙元(Genipin),劑量分別為100mg/kg與25mg/kg,能抑制大鼠自發性胃蠕動和匹羅卡品(Pilocarpine)誘發的胃收縮,但作用短暫。低濃度(1:25,000)梔子醇提取物能興奮大鼠、兔小腸運動,高濃度(1:1,000)則抑制。小鼠和豚鼠離體回腸試驗表明梔子甙有較弱的抗乙酰膽堿和抗組胺作用。

4.促進胰腺分泌作用:楊稚珍等用膽胰插管研究梔子及其不同提取物對大鼠膽胰流量及胰酶活性的影響,結果顯示,梔子及其幾種提取物有明顯的利胰、利膽及降胰酶效應。京尼平甙有最顯著的降低胰澱粉酶作用,而其酶解產物京尼平的增加胰膽流量作用最強,持續時間較短。裴德愷的研究認為梔子促進胰腺分泌作用可能與保持胰細胞膜的結構、功能直接有關,從而從細胞水平上論證了梔子治療胰腺炎的藥效基礎。初步觀察亦發現梔子有使膜脂的過氧化產物減少作用。

5.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小鼠腹腔註射梔子醇提取物(梔子果實粉碎後以乙醇滲漉,滲漉液在50℃減壓濃縮去醇,制成300%濃縮液)5.69g/kg,能減少小鼠自發活動(踏板法),與對照組相比較P<0.01,且與環己比妥鈉(靜脈註射,50mg/kg)有協同作用,能延長睡眠時間近12倍。但如用藥組小鼠灌胃35g/kg梔子醇滲漉液,然後分別在1、2、3小時,靜脈註射環己烯巴比妥鈉50mg/kg,記錄翻正反射消失時間,結果只有於2小時給藥的梔子組能顯著延長環己烯巴比妥鈉睡眠時間(P<0.05)。但梔子對苯丙胺誘發活動無對抗作用。小鼠腹腔註射梔子醇提物5.69g/kg,體溫可平均降低3℃,大鼠腹腔註射200mg/kg體溫下降可持續7小時以上。

6.對心血管系統的作用:梔子煎劑和醇提物對麻醉或不麻醉貓、兔、大鼠,不論口服,腹腔註射或靜脈註射給藥均有降壓作用,其降壓作用對腎上腺素升壓作用及阻斷頸動脈血流的加壓反射均元影響。也沒有加強乙酰膽堿的降壓作用。給予抗組胺藥如苯海拉明,對梔子的降血壓作用無影響。其降壓作用不是由於釋放組胺所引起。靜脈註射普魯卡因也不改變梔子的降血壓效果,說明其降血壓作用與傳入神經纖維無關。對神經節無阻斷作用。當切斷兩側迷走神經後,梔子的降血壓作用顯著減弱或完全消失,阿托品也可取消其降血壓作用。故認為梔子的降血壓作用部位在中樞,梔子降血壓效應主要是加強了延腦副交感中樞緊張度所致。亦有報道梔子對外周阻力影響不大,離體鼠心灌流實驗表明,梔子提取物能降低心肌收縮力。麻醉犬、鼠靜脈註射梔子提取物500mg/kg引起的血壓下降是由於心收縮容積及心輸出量下降。Im藏紅花酸(藏紅花素的水解產物)0.01mg/kg,能減少餵飼膽固醇兔動脈硬化的發生率。大鼠靜脈註射大劑量1g/kg的梔子甲醇提取物時,心電圖可呈現心肌損傷及房室傳導阻滯。但麻醉兔靜脈註射梔子甙30mg/kg,對血壓、心率和乙電圖都無明顯影響。梔子果實的熱水提取物能刺激體外培養牛主動脈內皮細胞的增殖,從而使血管內膜得以修複。

7.抑菌作用:梔子煎劑對白喉桿菌、金黃色葡萄球菌、傷寒桿菌有抑制作用,對多種皮膚真菌也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

8.致瀉作用:去乙酰車葉草甙酸甲酯有瀉下作用,小鼠的半數有效量為0.53g/kg,服用6小時後開始腹瀉。羥異梔子甙亦有導瀉作用,小鼠口服的半數有效量為1.2g/kg,服後3小時開始作用。梔子甙的導瀉作用半數有效量為300mg/kg,服藥後3小時起作用。梔子甙酸的導瀉作用半數有效量>800mg/kg。

9.鎮痛作用:梔子甙及其水解產物京尼平對腹腔註射醋酸引起的小鼠扭體運動有抑制作用。

10.抗炎及治療軟組織損傷的作用:梔子以乙醇回流提取,在40℃以下減壓濃縮至粘稠膏狀(G1);將乙醇回流提取後的藥渣,用水滲漉,滲漉液水浴蒸幹(G2);將G1部分以甲醇溶解加矽藻土拌勻,以不同有機溶劑洗脫,分別回收溶劑得石油醚部分(G3),氯仿部分(G4),乙酸乙酯部分(G5),甲醇部分(G6)。

然後以梔子甙(C-A),氫化可的松軟膏(H-U),氫化可的松註射劑(H-I),外傷止痛膏(H-E)作為對照。觀察梔子各分離部位對軟組織損傷動物模型的治療作用和抗炎作用。結果如下:9. 1.梔子各分離部分對軟組織損傷模型的治療作用:9.1.1.梔子對小鼠軟組織損傷模型的實驗治療:小鼠由特制的軟組織打擊器制成模型,然後分別塗藥,每日1次,連續4次,5天後處死,按外表觀察,分5組評分,同時進行組織切片觀察,分4級評分。梔子中G2、G3、G4對小鼠軟組織損傷無治療作用,G5和G6具較好的治療作用。經4次敷藥,從外表觀察已基本治愈,無出血、瘀血竈。組織學觀察,只見輕度肌纖維腫脹及少量點狀出血竈,而外傷止痛膏對軟組織損傷無明顯治療作用。

9.1.2.G5、G6對家兔軟組織損傷的實驗治療方法與1類似。實驗表明,G5、G6對家兔軟組織損傷同樣有明顯的治療效果,敷藥1小時後,家兔恢複正常活動,出血、瘀血竈明顯好轉。敷藥4天後,外表已無明顯的出血和瘀血竈。5天後處死動物組織學觀察,見肌纖維輕度腫脹,部分組織內有點狀出血和瘀血竈。實驗進一步證明外傷止痛膏對出血和瘀血性組織損傷無明顯效果。

9.2.梔子各分離部位的抗炎作用:9.2.1.對小鼠急性耳腫脹的作用:梔子G1、G5、G6對二甲苯致小鼠耳殼腫脹均有明顯作用,抑制率分別達42.1%、62.4%、69.0%。與氫化可的松軟膏相比較無顯著差異(P>0.05)。

9.2.2.梔子G5、G6對甲醛致大鼠亞急性足跖腫脹的作用:梔子G5、G6部分對甲醛致大鼠亞急性足跖腫脹具有明顯的抑制作用,塗藥後24小時,G5、G6對足跖腫脹的抑制率分別達28.7%、46.3%,塗藥後48小時更為明顯,達47.4%、53.5%。

9.2.3.C-A對小鼠急性耳腫脹的作用:桅子C-A對二甲苯致小鼠耳腫脹以及巴豆油致小鼠耳腫脹均有明顯的作用(P<0.01),抑制率分別達65.0%、77.3%。

9.2.4.梔子甙(A)對幼鼠器官重量的影響:腹腔註射200mg/kg的梔子甙(A)對幼鼠免疫器官無影響,同時對WBC計數也無影響,而氫化可的松對胸腺、脾臟均有萎縮作用。

化學成分:

果實含環烯醚萜類成分:梔子甙(gardenoside),都桷子甙(geniposide),都桷子素龍膽雙糖甙(genipin-1-gentiobioside),山梔甙(shanzhiside),梔子酮甙(gardo-side),雞屎藤次甙甲酯(scandoside methyl ester),都桷子甙酸(geniposidic acid),去乙酰基車葉草甙酸(deacetyl asperulosidic acid),去乙酰車葉草甙酸甲酯(methyl deacetyl asperulosidate),10-乙酰基都桷子甙(10-acetylgeniposide) 6〃-對香豆酰基都桷子素龍膽雙糖甙( 6〃-p-coumaroyl genipin gentiobio-side)。又含酸類成分:綠原酸(chlorogenic acid),3,4-二-O-咖啡酰其奎寧酸(3,-4-di-O-caffeoyl quinic acid),3-O-咖啡酰基-4-O-芥子酰基奎寧酸(3-O-caffeoyl-4-O-sinapoyl quinic acid),3,5-二-O-咖啡酰基-4-O-(3-羥基-3甲基)戊二酰基奎寧酸[3,5-di-O-caffeoyl-4-O-(3-hydroxy-3-methyl)glutaroyl quinic acid],3,4-二咖啡酰基-5-(3-羥基-3-甲基戊二酰基)奎寧酸[3,4-dicaffeovl-5-(3-hydroxy-3-methyl glutaroyl)quinic acid],藏紅花酸(cro-cetin),藏紅花素(crocin),熊果酸(ursolic acid),藏紅花素葡萄糖甙(crocin glucoside)等。還含黃酮類成分:芸香甙(rutin)以及D-甘露醇(D-mannitol),β-谷甾醇(β-sitosterol),膽鹼(choline),二十九烷(nonacosane),葉黃素(xanthophyll)等。果皮及種子中也含梔子甙、都桷子甙、都桷子甙酸、都桷子素龍膽雙糖甙。花含三萜成分:梔子花酸(gradenlic acid)A、B和梔子酸(gardenic acid)葉含梔子甙,都桷子甙,梔子醛(cerbinal),二氫茉莉酮酸甲酯(methyl dihydrojasmonate),乙酸苄檬(limonene),芳樟醇(linalool)等。根莖含D-甘露醇,齊墩果酸(oleanolic acid),豆甾醇(sing-masterol)

毒性:

本品含梔子素、梔子甙、去羥梔子甙和藏紅花素、藏紅花酸等。果皮含熊果酸。

梔子煎劑及醇提取液有利膽作用,能促進膽汁分泌,並能降低血中膽紅素,可促進血液中膽紅素迅速排泄。對溶血性鏈球菌和皮膚真菌有抑制作用。有解熱、鎮痛、鎮靜、降壓及止血作用。

狀態:

    性狀鑒定: 果實倒卵形、橢圓形或長橢圓形,長1.4-3.5cm,直徑0.8-1.8cm。表面紅棕色或紅黃色,微有光澤,有翅狀縱稜6-8條,每二翅稜間有縱脈1條,先端有暗黃綠色殘存宿萼,先端有6-8條長形裂片,裂片長1-2.5cm,寬2-3mm,多碎斷,果實基部收縮成果柄狀,末端有圓形果柄痕。果皮薄而脆,內表面鮮黃色或紅黃色。有光澤,具隆起的假隔膜2-3條。折斷面鮮黃色,種子多數,扁橢圓形或扁矩圓形,聚成球狀團塊,棕紅色,表面有細而密的凹入小點;胚乳角質;胚長形,具心形子葉2片。氣微,味微酸苦。以皮薄、飽滿、色紅黃者為佳。顯微鑒別 果實中部橫切面:圓形,縱稜處顯著凸起。外果皮為1列長方形細胞民,外壁增厚並被角質層;中果皮外側有2-4列厚角細胞,向內為薄壁細胞,含黃色色素,少數較韌型維管束稀疏分布,較大的維管束四周具木化的纖維束,並有石細胞夾雜其間;內果皮為2-3列石細胞,近方形,長方形或多角形,壁厚,孔溝清晰,有的胞腔內可見草酸鈣方晶,偶有含簇晶的薄壁細胞鑲嵌其中。種子橫切面,扁圓形,一側略凸,外種皮為1列石細胞,近方形,內壁及側壁顯著增厚,胞腔含棕紅色或黃色色素,內種皮為頹廢薄壁細胞。胚乳細胞多角形,中央為2枚扁平的子葉,細胞內均充滿糊粉粒。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本草衍義》:仲景治(傷寒)發汗吐下後,虛煩不得眠;若劇者,必反復顛倒,心中懊NONG,梔子豉湯治之。虛故不用大黃,有寒毒故也。梔子雖寒無毒,治胃中熱氣,既亡血、亡津液,腑臟無潤養,內生虛熱,非此物不可去。又治心經留熱,小便赤澀,用去皮山梔子、火煨大黃、連翹、甘草(炙),等分,末之,水煎三錢服,無不利也。
  • 《丹溪心法》:山梔子仁,大能降火,從小便洩去。其性能屈曲下降,人所不知。亦治痞塊中火邪。大凡心隔之痛,須分新久。若明知身受寒氣、口吃寒物而得病者,於初得之時,當與溫散或溫利之藥。若曰病得之稍久則成郁,久郁則蒸熱,熱久必生火,《原病式》中備言之矣,若欲行溫散溫利,寧無助火添病耶! 古方中多以山梔子為熱藥之嚮導,則邪易伏、病易退、正易復而病安。
  • 《湯液本草》:或用梔子利小便,實非利小便,清肺也,肺氣清而化,膀胱為津液之府,小便得此氣化而出也。梔子豉湯治煩躁,煩者氣也,躁者血也,氣主肺,血主腎,故用梔子以治肺煩,用香豉以治腎躁。躁者,懊NONG不得眠也。
  • 《本草經疏》:梔子,清少陰之熱,則五內邪氣自去,胃中熱氣亦除。面赤酒皰皶鼻者,肺熱之候也,肺主清肅,酒熱客之,即見是證,於開竅之所延及於面也,肺得苦寒之氣,則酒熱自除而面鼻赤色皆退矣。其主赤白癩瘡瘍者,即諸痛癢瘡瘍皆屬心火之謂。療目赤熱痛,及胸、心、大小腸大熱,心中煩悶者,總除心、肺二經之火熱也。此藥味苦氣寒,瀉一切有餘之火,故能主如上諸證。梔子稟至苦大寒之氣,苦寒損胃而傷血,凡脾胃虛弱者忌之,血虛發熱者忌之。性能瀉有餘之火,心肺無邪熱者不宜用;小便不通,由於膀胱虛無氣以化,而非熱結小腸者不宜用;瘡瘍因氣血虛,不能收斂,則為久冷敗瘡,非溫暖補益之劑則不愈,此所謂既潰之後,一毫寒藥不可用是也。世人又以治諸血證,不知血得熱則行,得寒則凝,瘀血凝結於中,則反致寒熱,或發熱勞嗽,飲食減少,為難療之病,凡治吐血法,當以順氣為先,蓋血隨氣而行,氣降則火降,火降則血自歸經。不求其止而止矣。此治療之要按,不可違也。
  • 《本草正》:梔子,若用佐使,治有不同:加茵陳除濕熱疸黃,加豆豉除心火煩躁,加厚補、枳實可除煩滿,加生薑、陳皮可除嘔噦,同元胡破熱滯瘀血腹痛。
  • 《本草通玄》:仲景多用梔子茵陳,取其利小便而蠲濕熱也。古方治心痛,每用梔子,此為火氣上逆,不得下降者設也。(若)泥丹溪之說,不分寒熱,通用梔子,屬寒者何以堪之。
  • 《本草崇原》:言梔子生用則吐,炒黑則不吐,且以梔子豉湯為吐劑,愚每用生梔子及梔子豉湯,並未曾吐。
  • 《得配本草》:「山梔,得滑石治血淋溺閉,得良姜治寒熱腹痛,得柏皮治身熱發黃,配連翹治心經留熱(心熱則赤淋),佐柴胡、白芍治肝膽郁火,使生地、丹皮治吐衄不止。上焦、中焦連殼,下焦去殼,洗去黃漿炒用,瀉火生用,止血炒黑,內熱用仁,表熱用皮,淋症童便炒,退虛火鹽水炒,劫心胃火痛姜汁炒,熱痛烏藥拌炒,清胃血蒲黃炒。山梔、丹皮、白芍、龍膽,皆瀉肝家之火,其中卻自有別,蓋肝喜散,遏之則勁,宜用梔子以清其氣,氣清火亦清,肝得辛為補,丹皮之李,從其性以醒之,是即為補,肝受補,氣展而火亦平,肝氣過散,宜白芍制之,平其性即所以瀉其火,使之不得自逞,火盛肝氣必實,龍膽苦以洩其氣,寒以制其火,故非實,膽草不用,如不審其究竟而混投之,是伐其生生之氣,即使火氣悉除,而人已憊矣。
  • 《本草思辨錄》:梔子,其治在心、肝、胃者多,在肺者少。苦寒滌熱,而所滌為瘀郁之熱,非浮散之熱,亦非堅結之熱。能解郁不能攻堅,亦不能平逆,故陽明之腹滿有燥屎,肺病之表熱咳逆,皆非其所司。獨取其秉肅降之氣以敷條達之用,善治心煩與黃疸耳。心煩或懊或結痛,黃疸或寒熱不食或腹滿便赤,皆郁也。心煩心下濡者為虛,胸中窒者為實。實與虛皆汗吐下後余邪留踞,皆宜吐去其邪。梔子解郁而性終下行,何以能吐?協以香豉,則一升一降,邪不田受則吐。黃疸之瘀熱在表,其本在胃,梔子入胃滌熱下行,更以走表利便之茵陳輔之,則瘀消熱解而疸以愈。然則振子於肺無與乎仲聖雲:凡用梔子湯病人舊微溏者不可與服之。肺與大腸相表裡,服據於則益其大腸之寒,此可為秉金氣之一證。至治肝則古方不可勝舉,總不離乎解郁火。凡肝郁則火生,膽火外揚,肝火內優,梔子解郁火,故不治膽而治肝,古方如瀉青丸、涼肝湯、越鞠丸、加味逍遙散之用梔子皆是。涼膈散有梔子,以治心也。瀉黃散有梔子,以治胃也。而瀉白散不遴入,則以肺中氣熱而不涉血者,梔子不與也。《本經》主胃中熱氣,朱丹溪謂最清胃脘之血,究梔子之治,氣血皆有而血分為多,然不能逐瘀血與丹皮、桃仁分功;其解血中之郁熱,只在上中焦而不在下焦;亦不入足太陽與手、足少陽;不入足太陽,故不利小便。茵陳蒿湯所以必先煮茵陳,許學士之治酒皶鼻,朱丹溪之治熱厥心痛,《集簡方》之敷折傷腫痛,皆屬血中郁熱。其餘之治,悉可類推。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