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母

Rhizoma Anemarrhenae Asphodeloidis Know About Mother, CommonAnemarrhenaRhizome, RhizomeofCommonAnemarrhena, Common Anemarrhena Rhizome, Rhizome Of Common Anemarrhena

中藥名稱:知母

知母

中藥名稱:知母 相關複方

寒熱指數:
55
拼音名稱:ZHI MU
英文名稱: Rhizoma Anemarrhenae Asphodeloidis Know About Mother, CommonAnemarrhenaRhizome, RhizomeofCommonAnemarrhena, Common Anemarrhena Rhizome, Rhizome Of Common Anemarrhena
其他名稱:蚔母、連母、野蓼、地參、水參、水浚、貨母、蝭母(《本經》),芪母(《廣雅》),提母(《範子計然》),女雷、女理、兒草、鹿列、韭逢、兒踵草、東根、水須、苦心(《別錄》),昌支((唐本草》),穿地龍(《山東中藥》)。

個人化分析:

寒熱分析(系統預設體質,非個人化):

本中藥偏寒,由於您的經絡體質在本月份屬於上熱下寒,酌量使用可解體內熱氣,不適合服用過量。了解更多現代人的經絡體質...

古籍來源:

《神農本草經》。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百合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知母 (A nemarrhena asphodeloides Bge.) 的根莖。主產於河北、山西及東北等地。春、秋季均可採挖,除去莖苗和鬚根曬乾為毛知母,剝去外皮曬乾者為知母肉。切片入藥,生用或炙鹽水用。

注意事項:

    脾胃虛寒,大便溏洩者忌服。《別錄》:多服令人洩。《醫學入門》:凡肺中寒嗽,腎氣虛脫,無火症而尺脈微弱者禁用。《本草經疏》:陽痿及易舉易痿,洩瀉脾弱,飲食不消化,胃虛不思食,腎虛溏洩等證,法並禁用。《本經逢原》:外感表證未除、瀉痢燥渴忌之。脾胃虛熱人誤服,令人作瀉減食,故虛損大忌。性寒質潤能滑腸,脾虛便溏者不宜。
  • 《別錄》:多服令人泄。
  • 《醫學入門》:凡肺中寒嗽,腎氣虛脫,無火癥而尺脈微弱者禁用。
  • 《本草經疏》:陽痿及易舉易痿,泄瀉脾弱,飲食不消化,胃虛不思食,腎虛溏泄等證,法並禁用。
  • 《本經逢原》:外感表證未除、瀉痢燥渴忌之。脾胃虛熱人誤服,令人作瀉減食,故虛損大忌。

主治功效:

    苦寒兼甘,質柔潤,苦寒以清熱泄火,甘寒質潤則滋陰潤燥;上清肺,中涼胃,下泄相火,而滋肺胃腎之陰(去火保陰),凡燥熱傷陰,無論虛實皆可應用。滋陰降火,潤燥滑腸。治煩熱消渴,骨蒸勞熱,肺熱咳嗽,大便燥結,小便不利。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6-12g,或入丸、散。清熱瀉火,滋陰潤燥宜生用;入腎降火滋陰宜鹽水炒。

外觀:

知母,又名:荨,莐藩(《爾雅》),大蘆水、兔子油草、蒜瓣子草,羊胡子草、馬馬草。
多年生草本,全株無毛。根狀莖橫生于地面,其上有許多黃褐色纖維,下生多數粗而長的須根。葉基生,叢出;線形,長15~70厘米,寬3~6毫米,質稍硬,基部擴大成鞘狀。花莖直立,高50~100厘米,上生鱗片狀小苞葉,穗狀花序稀疏而狹長,花常2~3朵簇生,無花梗或有很短的花梗,長約3毫米,花梗頂端具關節;花綠色或紫堇色;花被片6,宿存,排成2輪,長圓形,長7~8毫米,有3條淡紫色縱脈;雄蕊3,比花被片爲短,貼生于内輪花被片的中部,花絲很短,具丁字藥;子房近圓形,3室,花柱長2毫米。蒴果長卵形,長10~15毫米,成熟時沿腹縫上方開裂,每室含種子1~2粒。種子三棱形,兩端尖,黑色。花期5~6月。果期8~9月。

栽培:

喜溫暖濕潤氣候,耐寒,耐乾旱。適應性很強,對土壤要求不嚴,以土質酥鬆、肥沃、排水良好的腐殖質壤土和砂質壤土栽培為宜,在陰坡地、粘土及低窪地生長不良,且根莖易腐爛。栽培技術 用種子和分株繁殖:選3年以上生的植株採集成熟種子,置30-40℃溫水中浸泡24h,撈出稍晾乾後,即可進行秋播。秋播在封凍前,春播在4月。條播,行距10-25cm,開1.5cm深的淺溝,將種子幸均勻撒入溝內,覆土1.5cm,保持濕潤,20d左右出苗。苗出齊後間苗,按株距7-10cm定苗。每1hm2播種量7.5-10.5kg。分株繁殖:早春或晚秋,將根莖挖出,切成3-6cm長段,每段帶1-2個芽,按行距25-30cm開溝,株距10-15cm栽種,覆土5cm鎮壓。田間管理 每年除草松土2-3次,雨季過後秋末培土,天旱要及時澆水,除留種上應剪除花薹,促進根莖生長,提高產量。每年4-8月,每1hm2應分次追施尿素300kg,氯化鉀195kg,秋末冬初應施復合固體化肥(氮:磷:鉀=5:5:5)495kg,可溶性磷肥99kg。病蟲害防治 蠐螬為害,幼早咬斷苗或咀食根莖,可澆施50%馬拉松乳劑800-1000倍液,或茶籽餅6倍液。

炮製:

知母:揀淨雜質,用水撞洗,撈出,潤軟,切片曬乾。鹽知母:取知母片置鍋中用文火微炒,噴淋鹽水,炒乾取出,放涼。(每知母片100斤,用鹽2斤8兩加適量開水化開澄清);先於槐砧上細銼,焙乾,木臼杵搗,勿令犯鐵器;揀肥潤里白者,去毛切,引經上行則用酒浸焙乾,下行則用鹽水潤焙。

藥理作用:

1.抗病原微生物作用:知母在體外對痢疾桿菌、傷寒桿菌、副傷寒桿菌、霍亂弧菌、大腸桿菌、變形桿菌、綠膿桿菌等革蘭氏陰性菌及葡萄球菌、溶血性鏈球菌、肺炎雙球菌、百日咳桿菌等革蘭氏陽性菌均有較強抗菌作用。用含2.5%知母粉的飼料餵飼實驗性結核病小鼠,能使其肺部結核病竈減輕。知母對某些常見的致病性皮膚癬菌如許蘭氏癬菌及其蒙古變種、共心性毛癬菌、堇色毛癬菌、紅色毛癬菌、絮狀表皮癬菌、鐵銹色毛癬菌、足跖毛癬菌、趾間毛癬菌和犬小芽胞菌等在沙伯弱氏培養基上表現較強的抗菌作用。從知母中提得的一種水溶性皂甙,對結核桿菌,尤其對白色念珠菌有較強的抑制作用,另一種黃酮結晶,亦有抑制結核桿菌作用。

2.抑制Na(+),K(+)-ATP酶活性:體外實驗證明,知母皂甙元(菝葜皂甙元)是Na+-K+-ATP酶抑制劑,它對提純的兔腎Na(+),K(+)-ATP酶有極明顯的抑制作用,其活性同專一性Na(+),K(+)-ATP酶抑制劑烏本甙相比,兩者在2×10(-5)mol/L時抑制程度相近。以甲狀腺素速誘導小鼠肝臟Na(+),K+)-ATP酶增量,知母皂甙和皂甙元可使這些小鼠肝臟切片的過高耗氧率抑制到接近正常小鼠的水平;對正常小鼠肝切片的耗氧率雖有降低趨勢,但無統計意義。大鼠整體實驗也表明,知母皂甙元25mg/只灌胃可抑制因同時灌胃甲狀腺素引起的肝、腎和小腸粘膜中Na(+),K(+)-ATP酶活性升高。

3.對交感-腎上腺功能的影響:以50%知母水煎劑給大鼠灌胃,每日4ml,連續3周,可使腎上腺內多巴胺-β-羥化酶活性明顯降低,提示兒茶酚胺合成減少,與此同時,腎上腺重量較生理鹽水對照組明顯減輕,心率逐周降低,至第3周明顯低於給藥前。此外,按人體常用劑量5倍給家兔灌胃,連續5天,對正常動物血漿皮質酮水平未見明顯影響,但可拮抗外源性皮質激素制劑地塞米松引起的反饋性血漿皮質酮水平降低。進一步研究證明,其機理之一是知母抑制了肝臟對皮質醇的分解代謝。

4.降血糖作用:以知母200mg/kg水制浸膏給正常家兔灌胃,血糖可下降達18-30%,持續6小時以上;以知母每天500mg/kg生藥的水制浸膏給四氧嘧啶糖尿病家兔灌胃,連續4天,也出現明顯的降血糖作用,並可減輕胰島萎縮。給四氧嘧啶糖尿病小鼠腹腔註射知母水浸膏150mg/kg(生藥量)也見血糖明顯下降。知母並可促進大鼠橫膈和脂肪組織攝取葡萄糖,並使橫膈內糖元含量增加,但肝內糖元量卻減少,尿中酮體含量減少。從知母根莖中分得的知母聚糖A、B、C、D有降血糖作用,其中B的活性最強。

5.解熱作用:對知母是否具有解熱作用的報導不一。有報導知母對大腸桿菌引起的發熱家兔有解熱作用,但也有報導白虎湯在去掉石膏後的知母、甘草煎劑灌胃給藥對實驗性發熱家兔未見明顯退熱作用。知母根莖中的皂甙具有明顯降低由甲狀腺素造成的耗氧率增高及抑制Na(+),K(+)-ATP酸活性的作用,其中總皂甙對Na(+),K(+)-ATP酶的抑制率達59.8%,其半琥珀酸衍生物抑制率為89.8%,故認為與清熱瀉火的功效有關。

6.抗腫瘤作用:知母皂甙對人肝癌移植裸大鼠有抑制腫瘤生長作用,使生存期延長,但統計無顯著差異。另對治療皮膚鱗癌、宮頸癌等有較好療效且無副作用。

7.其它作用:知母果甙有明顯的利膽作用和抑制血小板聚集作用。知母中的煙酸有維持皮膚與神經健康及促進消化道功能的作用。知母提取物對逆轉錄酶和各種脫氧核糖核酸聚合酶活性有抑制作用。知母菝葜皂甙元和知母水煎劑均能明顯降低高甲狀腺激素狀態小鼠腦β受體RT值,但對親和力無影響,還能顯著改善該狀態小鼠的體重下降。

化學成分:

根莖含知母皂甙(timosaponin)A-Ⅰ、A-Ⅱ、A-Ⅲ、A-Ⅳ、B-Ⅰ、B-Ⅱ,知母皂甙A-Ⅱ、A-Ⅳ結構尚不明,知母皂甙A-Ⅲ即是知母皂甙(zhimrsaponin)A,又是知母皂甙(anemarsaponin)A1,知母皂甙B-Ⅱ即是原知母皂甙A-Ⅲ(prototimosaponinA-Ⅲ),還含知母皂甙(amemarsaponin)A2即馬爾考皂甙元-3-O-β-D-吡喃葡萄糖基(1→2)-β-D-吡喃半乳糖甙B〔marlogenin-3-O-β-D-glucopyranosy(1→2)-β-D-galactopyranosideB〕,去半乳糖替告皂甙(desgalactotigonin),F-芰脫皂甙(F-gitonin),偽原知母皂甙A-Ⅲ(pseudoprototimosaponinA-Ⅲ),異菝葜皂甙(smilageninoside)。有學者認為知母皂甙B-I(timosaponinB-I)可能是在抽提成分操作過程中產生的人工矯作物。根莖另含知母多糖(anemaran)A、B、C、D,順-扁柏樹脂酚(cis-hinokiresinol),單甲基-順-扁柏樹脂酚(monomethyl-cis-hinokiresinol),氧化-順-扁柏樹脂酚(oxy-cis-himokiresinol),2,6,4 -三羥基-4-甲氧基二苯甲酮(2,6,4 -trihydroxy-4-methoxy benzophenone),對-羥苯基巴豆油酸(p-hydroxyphenyl crotonic acid),二十五烷酸乙烯脂(pentacosyl vinyl ester),β-谷甾醇(β-sitosterol),杧果甙(mangiferin),煙酸188ug/g(nicotinic acid),煙酰胺12ug/g(nicotinamide)及泛酸16ug/g(pantothenic acid)。

狀態:

    ⑴毛知母 根莖扁圓長條狀,微彎曲,偶有分枝,長3-15cm,直徑0.8-1.5cm。一端有淺黃色的莖葉殘痕,習稱「金包頭「。表面黃棕色至棕色,上面有一凹溝,具緊密排列的環狀節,節上密生黃棕以的殘存葉基,下面略凸起,有縱皺紋及凹點狀根痕或鬚根痕及殘莖。質堅硬,易折斷。斷面黃白色,顆粒狀。氣微,味微甜、略苦,嚼之帶粘性。⑵知母肉 外皮大部分已除去表面黃白色,有的殘留少數毛須狀葉莖及凹點狀根痕。以條粗、質硬、斷面色白黃者為佳。顯微鑒別 粉末特徵:米黃色。
    1.粘液細胞較多,含草酸鈣晶束。完整的粘液細胞呈類圓形、橢圓形、長圓形或梭形,直徑56-160μm,長約至340μm。
    2.草酸鈣針昌成束散在,針晶長36-110μm,有的直徑約至7μm,碎斷後狀如小方晶。
    3.纖維(葉基)直徑8-14μm,壁稍厚,木化,紋孔稀疏,有的成人字形,胞腔寬大。
    4.具緣紋孔、網紋及螺紋導管,直徑14-24μm。
    5.木栓細胞表面觀形狀不一,壁薄,常多層上下重疊。
    6.木化厚壁細胞(鱗葉)類長方形、長多角形或延長作短纖維狀,直徑16-48μm,長約至112μm,壁厚5-8μm,孔溝較密,胞腔內含棕黃色物。商品規格 商品中因加工方法不同,有毛知母主知母肉之分。出口商品分3種:大知母(蓋王),長12cm以上。中知母(頂王),長9-12cm。小知母,長6-9cm。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神農本草經》:主消渴熱中,除邪氣肢體浮腫,下水,補不足,益氣。
  • 《名醫別錄》:療傷寒久瘧煩熱,脅下邪氣,膈中惡及風汗內疸。
  • 陶弘景:甚療熱結,亦主瘧熱煩。
  • 《藥性論》:主治心煩躁悶,骨熱勞往來,生產後蓐勞,腎氣勞,憎寒虛損,患人虛而口乾,加而用之。
  • 《日華子本草》:通小腸,消痰止嗽,潤心肺,補虛乏,安心止驚悸。
  • 張元素:涼心去熱,治陽明火熱,瀉膀胱腎經火,熱厥頭痛,下痢腰痛,喉中腥臭。
  • 王好古:瀉肺火,滋腎水,治命門相火有餘。
  • 《本草綱目》:安胎,止子煩,辟射工溪毒。
  • 《本草求原》:治嗽血,喘,淋,口病,尿血,呢逆,盜汗,遺精,痹痿,瘛蓯。
  • 《醫學啓源》:知母,《主治秘要》雲作利小便之佐使,腎中本藥。上頭、引經皆酒炒。刮去毛,里白者佳。
  • 李杲:知母,其用有四:瀉無根之腎火,療有汗之骨蒸,止虛勞之熱,滋化源之陰。仲景用此入白虎湯治不得眠者,煩躁也。煩出於肺,躁出於腎,君以石膏,佐以知母之苦寒,以清腎之源,緩以甘草、粳米,使不速下也。又凡病小便閉塞而渴者,熱在上焦氣分,肺中伏熱,不能生水,膀胱絕其化源,宜用氣薄味薄淡滲之藥,以瀉肺火、清肺金而滋水之化源。若熱在下焦血分而不渴者,乃真水不足,膀胱乾涸,乃無陰則陽無以化,法當用黃柏、知母大苦大寒之藥,以補腎與膀胱,使陰氣行而陽自化,小便自通。
  • 《本草綱目》:腎苦燥,宜食辛以潤之;肺苦逆,宜食苦以瀉之。知母之辛苦寒涼,下則潤腎燥而滋陰,上則清肺金瀉火,乃二經氣分藥也;黃柏則是腎經血分藥,故二藥必相須而行,昔人譬之蝦與水母,必相依附。
  • 《本草通玄》:知母苦寒,氣味俱厚,沈而下降,為腎經本藥。兼能清肺者,為其肅清龍雷,勿使僭上,則手太陰無銷爍之虞也。瀉有餘之相火,理消渴之煩蒸,凡止咳安胎,莫非清火之用。多服令人洩瀉,亦令人減食,此惟實火燔灼者,方可暫用。若施之於虛損之人,如水益深矣。蓋苦寒之味,行天地肅殺之令,非長養萬物者也。
  • 《本草正》:古書言知母佐黃柏滋陰降火,有金水相生之義。蓋謂黃柏能制膀胱、命門陰中之火,知母能消肺金,制腎水化源之火,去火可以保陰,是即所謂滋陰也。故潔古、東垣皆以為滋陰降火之要藥。繼自丹溪而後,則皆用以為補陰,誠大謬矣。夫知母以沈寒之性,本無生氣,用以清火則可,用以補陰,則何補之有?。
  • 《藥品化義》:知母與黃柏並用,非為降火,實能助水;與貝母同行,非為清痰,專為滋陰。
  • 《本草新編》:黃柏未嘗不入氣分,而知母未嘗不入血分也。黃柏清腎中之火,亦能清肺中之火,知母瀉腎中之熱,而亦瀉胃中之熱,胃為多氣多血之腑,豈止入於氣分,而不入於血分耶?是二藥不必兼用。
  • 《本經逢原》:知母,《本經》言除邪氣肢體浮腫,是指濕熱水氣而言。故下文雲下水,補不足,益氣,乃濕熱相火有餘,爍灼精氣之候,故用此清熱養陰,邪熱去則正氣復矣。
  • 《重慶堂隨筆》:知母,清肺胃氣分之熱,則津液不耗而陰自潛滋暗長矣。然仲聖雲,胃氣生熱,其陽則絕。蓋胃熱太盛,則陰不足以和陽,津液漸乾,而成枯燥不能殺谷之病,其陽則絕者,即津液涸竭也,清其熱,俾陽不絕,則救津液之藥,雖謂之補陽也可。乃後人以為寒涼之品,非胃家所喜,諄諄戒勿輕用,輒從事於香燥溫補之藥者何哉!。
  • 《本經疏證》:知母能益陰清熱止渴,人所共知,其能下水,則以古人用者甚罕,後學多不明其故。《千金》、外台》兩書用知母治水氣各一方。《千金》曰,有人患水腫腹大,其堅如石,四肢細,少勞苦足脛即腫,少飲食便氣急,此終身之疾,服利下藥不瘥者,宜服此藥,微除風濕,利小便,消水谷,歲久服之,乃可得力,瘥後可常服。其所用藥,則加知母於五苓散中,更增鬼箭羽、丹參、獨活、秦艽、海藻也。《外台》曰,《古今錄驗》澤漆湯,療寒熱當風,飲多暴腫,身如吹,脈浮數者。其所用藥,則澤瀉、知母、海藻、茯苓、丹參、秦艽、防己、豬苓、大黃、通草、木香也。其曰,除風濕,利小便,曰療寒熱當風,飲多暴腫。可見《本經》所著下水之效,見於除肢體浮腫,而知母所治之肢體浮腫,乃邪氣肢體浮腫,非泛常肢體浮腫比矣。正以寒熱外盛,邪火內著,渴而引飲,火氣不能化水,水遂泛濫四射,治以知母,是洩其火,使不作渴引飲,水遂無繼,蓄者旋消,由此言之,仍是治渴,非治水也。於此,見凡腫在一處,他處反消瘦者,多是邪氣勾留,水火相阻之候,不特《千金方》水腫腹大四肢細,即《金匱要略》中桂枝芍藥知母湯,腳腫如脫,亦其一也。《金匱方》邪氣水火交阻於下,《千金方》邪氣水火交阻於中,阻於下者,非發散不為功,阻於中者,非滲利何由洩,此《千金方》所以用五苓散,《金匱方》所以用麻黃、附子、防風,然其本質均為水火交阻,故其用桂、術、知母則同也,桂、術治水之阻,知母治火之阻,於此遂可見矣。
  • 、《醫學衷中參西錄》:知母原不甚寒,亦不甚苦,嘗以之與黃芪等分並用,則分毫不覺涼熱,其性非大寒可知。又以知母一兩加甘草二錢煮飲之,即甘勝於苦,其味非大苦可知。寒、苦皆非甚大,而又多液,是以能滋陰也。有謂知母但能退熱,不能滋陰者,猶淺之乎視知母也。是以愚治熱實脈數之證,必用知母,若用黃芪補氣之方,恐其有熱不受者,亦恆輔以知母。
  • 《本草正義》:知母寒潤,止治實火,瀉肺以洩壅熱,肺癰燥咳宜之,而虛熱咳嗽大忌。清胃以救津液,消中癉熱宜之,而脾氣不旺亦忌。通膀胱水道,療淋濁初起之結熱,伐相火之邪,主強陽不痿之標劑。熱病之在陽明,煩渴大汗,脈洪里熱,佐石膏以掃炎症;瘧證之在太陰,濕濁熏蒸,汗多熱甚,佐草果以洩脾熱。統詳主治,不外實熱有餘四字之範圍。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