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母草

Herba Leonuri Heterophylli Chinese Motherwort, benefit Mother Herb, Motherwort Herb

中藥名稱:益母草

益母草

中藥名稱:益母草 相關複方

拼音名稱:YI MU CAO
英文名稱: Herba Leonuri Heterophylli Chinese Motherwort, benefit Mother Herb, Motherwort Herb
其他名稱:範(《詩經》),萑(《爾雅》),益母、茺蔚、益明、大札(《本經》),臭穢(《爾雅》劉歆注),貞蔚(《別錄》),苦低草(《千金方》),郁臭草(《本草拾遺》),夏枯草、土質汗(《近效方》),野天麻、火枚、負擔(《經效產寶》),辣母藤(《履巉岩本草》),郁臭苗(《救荒本草》),豬麻(《綱目》),益母艾(《生草藥性備要》),扒骨風(《分類草藥性》),紅花艾(《嶺南採藥錄》),坤草(《青海藥材》),枯草(《藥材資料匯編》)。苦草、田芝麻棵、小暑草(《江蘇植藥志》),益母蒿(《東北藥植志》),陀螺艾(《廣西

古籍來源:

1. 陸礬《詩疏》: TUI,似萑。方莖,白花,花生節間。《韓詩》及《三蒼》說悉雲,TUI益母也。
2. 《經效產寶》返瑰丹注: 益母,葉似艾葉,莖類火麻,方梗凹面。 四、五、六月,節節開花,紅紫色如蓉花,南北隨處皆有,白花看不是。於端午、小暑,或六月六日,花正開時,連根收採,陰乾,用葉及花、子。
3. 《綱目》:此草及子皆蕪盛密蔚,故名蕪蔚。其功宜於婦人及明目益精,故有益母之稱。其莖

道地藥材與生長環境:

藥品來源:

唇形科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植物益母草 (Leonurus heterophyllus Sweet) 的地上部分

注意事項:

    陰虛血少看忌服。
  • 《經效產寶》:忌鐵器。
  • 《本草正》:血熱、血滯及胎產艱澀者宜之;若血氣素虛兼寒,及滑陷不固者,皆非所宜。孕婦忌服。血虛無瘀者慎用。
  • 《經效產寶》:忌鐵器。
  • 《本草正》:血熱、血滯及胎產難濕者宣之;著血氣素虛兼寒,及滑陷不固者,皆非所宜。

主治功效:

    活血,祛瘀,調經,消水。治月經不調,胎漏難產,胞衣不下,產後血暈,瘀血腹痛,崩中漏下,尿血,瀉血,癰腫瘡瘍。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10-15g,熬膏或入丸、散。外用:適量,煎水洗或鮮草搗敷。

外觀:

鮮益母草:幼苗期無莖,基生葉圓心形,邊緣5~9淺裂,每裂片有2~3鈍齒。 花前期莖呈方柱形,上部多分枝,四面凹下成縱溝,長30~60cm,直徑0.2~0.5cm;表面青綠色;質鮮嫩,斷面中部有髓。 葉交互對生,有柄;葉片青綠色,質鮮嫩,揉之有汁;下部莖生葉掌狀3裂,上部葉羽狀深裂或淺裂成3片,裂片全緣或具少數鋸齒。 氣微,味微苦。
幹益母草:莖表面灰綠色或黃綠色;體輕,質韌,斷面中部有髓。 葉片灰綠色,多皺縮、破碎,易脫落。 輪繖花序腋生,小花淡紫色,花萼筒狀,花冠二唇形。 切段者長約2cm。

栽培:

喜溫暖濕潤氣候,海拔在1000m以下的地區者可栽培,對土壤要求不嚴,但以向陽,肥沃、排水良好的砂質壤土栽培為宜。栽培技術 用種子繁殖。播種期因品種羽性不同耐異,冬性益母草,必須秋播種均可開花結果。播種按行距27cm,穴距20cm,深3-5cm,開淺穴播種。田間管理 苗高7cm,間苗2-3次,至苗高17cm左右定苗,每穴留壯2-3株,每1hm2保持存苗45萬萬株產量最高。秋播者中耕除草3-4次,第1次在12月間苗時,第2年視雜草及植株生長性況進行2-3次。春播者進行2-3次,中耕宜淺。播種前除施基肥外,在生長期可結合中耕除草進行追肥,以人畜糞尿、尿互等氮肥為主。病蟲害防治 病害有白粉病,在發病前後用25%粉犭寧1000倍液防治。菌核病,可噴1:500的瑞枯霉;或噴1:1:300倍波爾多液;或噴40%菌核利500倍液等防治。還有花葉病等為害。蟲害有蚜蟲,春、秋季發生,用估學制劑防治。小地老虎於早晨捕殺,或堆草誘殺。

炮製:

揀去雜質,洗淨,潤透,切段,曬乾。

藥理作用:

1.對子宮的作用:益母草煎劑、酒精浸膏及所含益母草堿等對兔、貓、犬、豚鼠等多種動物的子宮均呈興奮作用。用益母草煎劑給於兔離體子宮,無論未孕、早孕、晚期妊娠或產後子宮,均呈興奮作用,對在位子宮,經快速靜脈註射,30分鐘後即出現興奮作用,其強度與作用時間隨用量加大而增長。兔子宮痿試驗,用益母草煎劑,當子宮內加壓或未加壓時,均於給藥15-20分鐘後,使子宮呈顯著的興奮作用。益母草總堿對豚鼠離體子宮有興奮作用,其作用類似麥角新堿。益母草水浸膏及乙醇浸膏對離體及在位子宮均有顯著的興奮作用。但對在位子宮,興奮前先有一短時間的抑制作用,經乙醚提取後的水溶液,則無此抑制作用。對動情前期或卵巢切除後肌內註射雌二醇50mg的大鼠離體子宮,益母草堿均可使其振幅增加。益母草堿的作用與劑量有關。濃度為0.2-1mcg/ml時,劑量一張力呈線性關系,至2mcg/ml以上時達最大張力。有時可見益母草堿對自發性收縮的標本呈雙向性作用,用最低有效量或突然增加濃度(超過原濃度5倍)時,在引起興奮之前可有10-20分鐘的短暫抑制。高濃度(>20mcg/ml)因子宮肌膜的局部麻醉作用而呈現抑制作用。益母草的子宮收縮作用可持續幾小時,但沖洗後可恢複。阿托品2mcg/ml不影響其收縮作用,而對兔在位子宮無作用,這是由於蒸餾法制得的益母草針劑中只含揮發油不含生物堿。益母草興奮子宮的有效成分主要存在於葉部,根部作用很弱,莖部無效。口服益母草水煎劑4-5次每次0.1ml(約含水提取幹品50mg)。總量200-250mg,對小白鼠有一定的抗著床和抗早孕作用。

2.抗血小板聚集、凝集作用:通過燙傷、冰水應激和靜脈註射ADP等不同方法,造成Wistar大鼠體內血小板聚集活性升高,對益母草註射液(I)在體內抗血小板聚集作用進行觀察,大鼠燙傷1小時,血液血小板聚集比值下降,頸外靜脈註射益母草註射液4.4ml/kg(含生藥2g),能維持燙傷大鼠血小板聚集比值於正常範圍。在冰水應激實驗中,腹腔註射12ml/只,含生藥4g,連續4天,大鼠心肌小血管血小板聚集物出現率明顯減少,心肌細胞亞微結構變化亦相應改善,大鼠滴註ADP後,預註l(3ml/kg含生藥6g)制劑組血液中血小板計數下降,肺泡壁毛細血管內血小板聚集物出現率均較對照組有明顯改善。

益母草抗血小板聚集作用,還可通過研究益母草對血小板內cAMP、cGMP,動脈壁前列環素PGI2活性影響來證明,將益母草用酒精提取制成針劑,每1ml含生藥2g,實驗結果表明,對小白鼠血小板內cAMP含量明顯升高(P<0.01=,顯著抑制由ADP誘導的血小板聚集,抑制率為32%,對動脈壁PGI2樣物質活性無影響,抑制率為0.6%,其作用機制可能是益母草具有抑制磷酸二酯酶活性,或通過激素起作用。

3.具有改善冠脈循環和保護心臟的作用:益母草可促進由異丙腎上腺素造成的局部血流微循環障礙的很快恢複。異丙腎上腺素50mg/kg,皮下註射制造大鼠心肌缺血壞死;分別於24小時後選擇T波壓低和T波高的心電圖,4天後選擇雙相T波心電圖,用益母草制劑治療,結果經治療1小時內,大部分動物的心電圖均恢複正常,顯示對心肌早期缺血(24小時)甚至病變,接近缺血壞死高潮期(4天),都能使冠脈循環得到改善。4%異丙腎上腺素50mg/kg皮下註射,制造大鼠腸系膜微循球障礙(血瘀),微血流立即從線狀變為粒線狀,30分鐘後,再靜脈註射益母草沖劑約經1.5分鐘,微血流立即從粒線狀變為線狀,閉鎖的毛細血管重新開放,恢複正常。靜脈註射益母草制劑1ml/kg可明顯增加冠脈流量,降低冠脈阻力,減慢心律及減少心輸出量和右室作功的作用,動脈註射制劑120mg/(生藥)/kg,能增加股動脈血流量和降低血管阻力,對血管壁有直接擴張作用。大鼠連續4天腹腔註射(2g/天),然後皮下註射異丙腎上腺素10mg/kg,經30分鐘,觀察心肌亞微結構表明,經益母草預防的10只動物,7只正常,3只輕度變化,表現為線粒體,閏盤、橫管、肌漿網系統輕度腫脹,而對照組動物,4只輕度變化,6只病變明顯,因此,益母草制劑對心肌超微結構,特別是線粒體有保護作用。非常明顯地降低血深粘度,且有較強的升高紅細胞聚集指數的作用,能糾正已失調的免疫機能恢複常態平衡。

4.對心血管的作用:小劑量益母草堿對離體蛙心,有增強收縮作用,使用大劑量時,反呈抑制現象。這種抑制現象可能由於迷走神經末梢興奮所致。用益母草堿進行蛙血管灌流,呈血管收縮現象,其收縮程度與所用試液濃度呈正比例。用益母草堿(2mg/kg)註射於麻醉貓的靜脈,即見血壓下降,數分鐘後即可恢複,這種矩暫性的血壓下降現象,在兩側迷走神經切斷後也仍能發現,若先使用阿托品,然後註射益母草堿,血壓下降即不複如前顯著,故可推知益母草堿的降低血壓作用不在迷走神經中摳,而可能對迷走神經末梢興奮作用所致。

5.對呼吸中樞的作用:益母草有直接興奮作用,麻醉貓靜脈註射益母草堿後,呼吸頻率及振幅均呈顯著增加,但在大劑量時,呼吸則由興奮轉入抑制,且變為微弱而不規則。在切斷兩側述走神經後,仍不呼吸興奮作用。

6.對腸平滑肌的作用:小量益母草堿能使兔離體腸管緊張性弛緩,振幅擴大,多量則振幅變小,而頻率增加。

7.對腎臟的作用:益母草具有治療犬腎功能衰竭的作用。實驗使用健康雜種家犬制成急性腎功能衰竭(ARF)模型,設對照組、治療組,用益母草針劑作為治療藥物,以肌酐(Cr)、尿素氮(BUN)、濾過鈉排泄分數(FENa)、腎血流量(RBF)及動物存活情況作為指標,研究益母草針劑對犬缺血型ARF的治療作用,治療組犬於致腎哀後6小時及-1-5天,每天靜脈註射藥物1次20ml(相當於生藥60g),兩組動物都飼養至第7天處死,病理檢查結果表明,除Cr外,上述指標兩組差異均十分明顯,證明益母草針劑治療犬缺血型初發型ARF具有顯著效果。

8.其它作用:益母草堿性皮下註射有中樞抑制作用,MLD為0.4-0.6g/kg。兔靜脈註射益母草堿1mg/kg,可見尿量顯著增加。益母草堿在較高濃度時能使兔血懸液發生溶血作用。益母草堿水浸液用試管稀釋法1:13-1:10,對許蘭氏毛菌,羊毛樣小孢子菌、紅色表皮癬菌、星狀奴卡氏菌均有抑制作用。益母草煎劑用平板紙片法,對大腸桿菌、誌賀氏痢疾桿菌有抑制作用。

9.本品含益母草鹼、水蘇鹼、益母草定等多種生物鹼,及苯甲酸、多量氯化鉀、月桂酸、維生素及蘭香甙等黃酮類物質等。

10.對多種動物的離體、在體,未孕、已孕或產後子宮均呈明顯興奮作用,使子宮收縮頻率、幅度及緊張度增加。

11.主要成分為益母草鹼,能增加離體豚鼠心臟的冠脈流量,減慢心率,改善微循環。
對實驗性血栓形成的各階段均有明顯抑制作用。能擴張外周血管及降低血壓。對麻醉兔有利尿作用。水浸劑對皮膚真菌有抑制作用。益母草總鹼給家兔每日皮下注射30毫克/公斤,連續2周,對進食、排便和體重均無影響;小鼠靜脈注射之半數致死量為572.2±37.2毫克/公斤。

化學成分:

1.益母草 全草含益母草鹼(leonuri-ne)[1,2],水蘇鹼(stachydrine)[2],前西班牙夏羅草酮(prehis-panolone)[3],西班牙夏羅草酮(hispanolone),鼬瓣花二萜(gale-opsin),前益母草二萜(preleohrin)及益母草二萜(leohete-rin)[4]。
2. 細葉益母草 全草含益母草鹼,4-胍基-1-丁醇(4-guani-dino-1-butanol),4-胍基-丁酸(4-guanidino-butyric acid),精氨酸(arginine)[5],益母草鹼亞硝酸鹽(leonurine nitrite)[6]。還含細葉益素養草萜(leosibirin),異細葉益母草萜(isoleosibirin)及細葉益母草萜內酯(leosibiricin)[7]。葉含水蘇鹼[8]。

毒性:

益母草毒性很低。 以益母草浸膏飼餵孕兔,雖引起流產,但對體溫、呼吸、心率皆無影響,亦無其他中毒現象。 益母草總鹼給家兔每日皮下注射30毫克/公斤,連續2週,對進食、排便和體重均無影響;小鼠靜脈注射之半數致死量為572.2±37.2毫克/公斤。 由於其毒性低,而作用強度不及麥角製劑,故臨床應用時可適當增加劑量。 茺蔚子如1次服用在30克以上,可在4~6小時內發生中毒現象,如全身無力,下肢不能活動,周身酸痛,胸悶;重者有出汗,並呈虛脫狀態。

狀態:

  • 益母草 莖呈方柱形,四面凹下成縱溝,長30-60cm,直徑約5mm。表面灰綠色或黃綠色,密被糙伏毛。質脆,斷面中部有髓。葉交互對生,多部落或列存,皺縮破碎,完整者下部葉掌狀3裂,中部葉分裂成多個長圓形線狀裂片,上部葉羽狀深裂或淺裂成3片。輪傘花序腋生,,花紫色,多脫落。花序上的苞葉全緣或具稀齒,花萼突存,筒狀,黃綠色,萼內有小堅果4。氣微,味淡。
  • 細葉益母草 莖中部葉呈卵形,基部寬楔形,掌狀三全裂,裂片又羽狀分裂成線狀小裂片。花序上的苞葉明顯三深裂,小裂片線狀。以質嫩、葉多、色灰綠者為佳。顯微鑒別
  • 益母草 莖橫切面:表皮細胞外壁較厚,並有角質層。非腺毛1-4細胞,長160-320μm,基部直徑24-40μm,腺毛頭部1-4細胞,直徑20-24μm。柄單細胞。皮層為數列薄壁細胞,內含小針晶,長4-16μm,四稜處皮層外側有6-8列厚角細胞,內皮層細胞較大。中柱鞘纖維束散在,微木化。木質部在稜角處較發達。髓細胞含長方晶,長12-48μm,寬4-20μm,並有針晶,長8-28μm。葉表面觀:上表皮細胞垂周壁略呈波狀彎曲,有眾多單細胞非腺毛,呈圓錐狀,長64-110μm,壁厚約6μm,壁上有疣狀突起,毛茸基部直徑20-40μm,周圍有4-7表皮細胞呈放射狀排列,表面有角質條狀紋理,腺毛頭部1-4細胞,直徑20-24μm,柄單細胞。下表有疣狀突起,頂部細胞胞腔較窄,另有少數腺毛及腺鱗,頭部8細胞,直徑32-36μm。
  • 細葉益母草 葉表面觀:上表皮細胞垂周壁較平直,腺毛較多,頭部4細胞,尤以葉脈為多。下表皮細胞垂周壁稍波狀彎曲,非腺毛單細胞,錐狀,長48-100μm,另外少數2細胞的非腺毛,長140-176μm,腺鱗較多,頭部8細胞,直徑40-53μm。

相關中醫古籍內容:

  • 《綱目》:益母草之根、莖、花、葉、實,並皆入藥,可同用。若治手足撅陰血分風熱,明目益精,調婦人經脈,則單用競蔚於為良。若治腫毒店瘍,消水行血,婦人胎產請病,則宜並用為良。蓋其根、莖、花、葉專於行,而其子則行中有補故也。
  • 《本草匯言》:益母草,行血養血,行血而不傷新血,養血而不滯瘋血,誠為血家之聖藥也。婦久臨產之時,氣有不順,而迫血妄行,或逆於上,或崩於下,或橫生不順,或子死腹中,或胞衣不落,或惡露攻心,血脹血暈,或瀝漿難生,暇澀不下,或嘔逆惡心,煩亂眩暈,是皆臨產危急之症,惟益母草統能治之。又瘡腫科以之消諸毒,解療HP癰疽,以功能行血而解毒也。眼目科以之治血貿瞳人,及頭風眼病,以功能行血而去風也。 習俗以益母草有益於婦人,專一血分,故屢用之。然性善行走,能行血通經,消滾逐滯甚捷,觀其治療腫癰疽,眼目血障,則行血活血可知矣。產後諸疾,因血滯氣脈不和者,用之相宜,若執益母之名,施於胎前之證,血虛形怯,營陰不足者,肝虛血少,瞳人散大者,血脫血崩,陽竭陰定者,概而與之,未嘗不取咎也。
  • 《本草正》:益母草,性滑而利,善調女人胎產諸證.故有益母之號。然不得以其益母之名,謂婦人所必用也。蓋用其滑利之性則可,求其補益之功則未也。《本草》言其久服益精輕身,誠不足信。此外如退浮腫,下水氣及打撲瘋血,通大小便之類,皆以其能利也。
  • 《本經逢原》:丹方以益母之嫩葉陰乾,拌童便、陳酒,九蒸九曬,入四物湯料為丸,治產後諾證。但功專行血,故崩漏下血,若脾胃不實,大腸不固者勿用,為其性下行也。近世治番痧腹痛嘔逆,用以濃煎,少加生蜜,放溫憋試有效,取其能散惡血也。
  • 《本草求真》:益母草,消水行血,去瘋生新,調經解毒,為胎前胎後要劑。是以無胎而見血淋、血閉、血崩,帶下血痛,既胎而見胎漏,臨產而見產難,已產而見血暈,療癰、乳腫等症,服此皆能去瘀生新。蓋味李則於風可散,血可活,味苦則於瘋可消,結可除,加以氣寒,則於熱可療,並能臨症酌施,則於母自有益耳。
  • 《本草正義》:益母,雖非大溫大熱之藥,而氣烈味苦,究是溫燥隊中之物,觀於產後連服二、三日,必口燥嗌乾,尤其確據,故宜於寒令寒體,而不宜於暑令熱體。乃吾鄉視為產後必用之物,雖酷暑炎天,亦必常備,加以畏其苦燥,恆以沙糖濃調,若在三伏時令,新產虛體,多服此濁膩苦燥之藥,耗血戀邪,蠻生不測,更可慮也。
雲端中醫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