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草藥單方資料庫 - 山茱萸

    健康推薦 :

    中文名稱:

    山茱萸

    拼音名稱:

    SHAN ZHU YU

    英文名稱:

    Fructus Corni Officinalis Cornelian Cherry Fruit,cornus,FRUCTUSCORNI,Common Macrocarpium Fruit,Fruit of Common Macrocarpium,Fruit of Japanesecornel Dogwood,Fruit of Asiatic Cornelian Cherry,Common Macrocarpium Fruit, Fruit Of Common Macrocarpium, Fruit Of Japanese Cornel Dogwood, Fruit Of Asiatic Cornelian Cherry

    其他名稱:

    蜀棗(《本經》),鼠矢、雞足(《吳昔本草》),山萸肉(《小兒藥證直訣》),實棗兒(《救荒本草》),肉棗(《綱目》),棗皮(《會約醫鏡》),萸肉(《醫學衷中參西錄》),藥棗(《四川中藥志》)。

    性味:

    味酸;性微溫

    歸經:

    歸肝;腎經

    古籍來源:

    《神農本草經》1.《雷公炮炙論">雷公炮炙論》:凡使勿用雀兒蘇,真似山茱萸,只是核八稜,不入藥用。山茱萸核能滑精。
    2. 陶弘景:山茱萸出近道諸山中。大樹子、初熟未乾,赤色如胡頹子,亦可噉。既乾,皮甚薄,當以合核為用爾。

    生長地域:

    雜生於山坡灌木林中。有栽培。分布陜西、河南、山西、山東、安徽、浙江、四川等地。產浙江、河南、安徽、陜西、山西、四川等地。
    生於海拔400-1500m,稀達2100m的林緣或林中。資源分布:分布於山西、陝西、甘肅、山東、灌輸、安徽、江西、河南、湖南。四川有引種栽培。

    藥品來源:

    本品為山茱萸科植物山茱萸CornusofficinalisSieb.etZucc.的幹燥成熟果肉。秋末冬初果皮變紅時采收果實,用文火烘或置沸水中略燙後,及時除去果核,幹燥。

    注意事項:

    凡命門火熾,強陽不痿,素有濕熱,小便淋澀者忌服。《本草經集注》:蓼實為之使。惡桔梗、防風、防己。
    凡命門火熾,強陽不痿,素有濕熱,小便淋澀者忌服。

    《本草經集註》:蓼實為之使。惡桔梗、防風、防己。

    主治:

    補益肝腎,澀精固脫。用於眩暈耳鳴,腰膝酸痛,陽痿遺精,遺尿尿頻,崩漏帶下,大汗虛脫。內熱消渴。

    服用方法:

    內服:煎湯,5-10g;或入丸、散。

    外觀:

    本品呈不規則的片狀或囊狀,長1~1.5cm,寬0.5~1cm。表面紫紅色至紫黑色,皺縮,有光澤。頂端有的有圓形宿萼痕,基部有果梗痕。質柔軟。氣微,味酸、澀、微苦。

    鑑別:

    薄層層析:取本品粉末約1g,加乙醚回流脫脂2小時,再用石油醚(60-90℃)回流提取4小時,提取液回收溶劑後,用氯仿-無水乙醇(1:1)混合溶劑溶解供點樣。另取熊果酸對照品,用氯仿-無水乙醇(1:1)混合溶劑製成對照品溶液。將兩溶液分別點樣在同一硅膠G薄層反上,以環已烷-氯仿-醋酸乙酯(20:5:8)展開,晾乾,噴10%硫酸乙醇試劑,110℃烘5分鐘顯色,供試品溶液色譜在與對照品色譜相同位置,有相同紫紅色斑點

    栽培:

    喜溫暖濕潤氣候。喜光。宜選擇土質肥沃,土層深厚,排水良好的砂質壤土或壤土栽培。栽培技術 用種子繁殖、壓條繁殖和扦插繁殖。種子繁殖;秋季果熟期,採收個大、色紅的果實作種,剝去果肉,清洗出種子,與細沙分層貯藏越冬催芽。育苗移栽法:於次年3-4月春播,按行距30cm開漢條播,播後覆土蓋草,澆水,保持土壤潮濕,出苗後,去掉蓋草,加強除草,松土,施肥,當年苗高30-60cm時,可進行移栽,定植時按行株距2m×2m。開穴栽種。直播法:在栽培地按行株距2m×2m,開穴施肥下種,每穴播種了3-4粒,覆土1-2cm。壓條繁殖:秋季收果後,將近地面的2、3年生枝條彎曲至地面,在近地面處將枝條切割至木質部1/3並埋入土中,上覆15cm厚砂壤土。於第2年冬或第3年春將已長根的壓條與母株分離即可移植。扦插繁殖:於5月中、下旬,在優良母株上剪取枝條,將木質化的枝條剪成長15-20cm的扦條,在沙床上按行株距20cm×8cm扦插,蓋薄膜保溫,上搭蔭棚遮光,澆水保濕,除草施肥,翌年早春移植。田間管理 定植後每年中耕除草4-5次;5、6月增施過磷酸鈣,促進花芽分化,提高座果率,冬季增施臘肥,亦能平衡結果大小年差異。夏季培土1次,以防倒伏。幼樹高約40-60cm時,2月間打去頂梢,選留3-4個主枝,再在職主枝上選留3-4個副主枝,形成自然開心形。幼樹以整形為主,修剪為輔。又因山茱萸長、中短果枝均以頂端花芽結果為主,各類果枝不宜短截。成年樹於春、秋兩季修剪,調節生長與結果之間的矛盾,更新結果枝群,保留生長枝,進行短截,促進分枝。病蟲害防治 病害有灰色膏藥病,成年植株易發生,由介殼蟲傳染,發病初期噴1:1:100波爾多液保護。炭疽病,於6月上旬發病為害果實,防治方法參見灰色膏藥病。白粉病,為害植株,發病初期噴50%托布津1 000倍液。蟲害有蛀果蛾為害果實,在成蟲羽化盛期噴2.5%溴氰菊脂5 000倍液防治;還有木掩尺蠖、磊蓑蛾為害。

    炮製:

    山萸肉:洗淨,除去果核及雜質,曬乾。酒山萸:取淨山萸肉,用黃酒拌勻,密封容器內,置水鍋中,隔水加熱,燉至酒吸盡,取出,晾乾(山萸肉每100斤,用黃酒20-25斤)。蒸山萸:取淨山萸肉,置籠屜內加熱蒸黑為度,取出,曬乾。

    藥理作用:

    1.抗菌作用果實煎劑在體外能抑制金黃色葡萄球菌的生長,而對大腸桿菌則無效。煎劑(1:1)對誌賀氏痢疾桿菌的抑菌圈,直徑可達13-18mm(平板環杯法)。從山茱萸鮮果肉中可得一黑紅色酸味液體,對傷寒、痢疾細菌有抑制作用。水浸劑(1:3)在試管內對堇色毛癬菌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

    2.降血糖作用2.1對正常大鼠血糖的影響遠交系Wistar雄性大白鼠,體重150-200g,36只均分4組。1組為對照組,其余3組為藥物組,分別5、7.5、15g/(kg,d)藥物(山茱萸成熟果肉。碾細後用70%乙醇回流提取,制浸膏1ml(相當於3.5g生藥)ig。藥物組與對照組血糖值無明顯差異。另曾以50g/kg藥物對大鼠ig1周,結果也未見對正常大鼠血糖值有明顯影響。

    2.2對腎上腺素性大鼠高血糖的影響大鼠24只,均分3組,禁食2小時後,正常對照組和造型對照組ig給水,給藥組ig給山茱萸7g/kg。給藥後1小時,造型對照組大鼠sc生理鹽水;造型對照組和給藥組大鼠sc腎上腺0.25mg/kg。註射後135分鐘取血測定血糖。可見山茱萸有明顯的對抗腎上腺素性高血糖的作用。

    2.3對四氧嘧啶性大鼠高血糖、肝糖原、甘油三酯和膽固醇的影響大鼠24只,均分3組。1組為正常對照組,另2組於大鼠舌下iv30mg/kg的四氧嘧啶生理鹽水溶液,其中一組每日ig山茱萸7g/kg。實驗結果表明,山茱萸對四氧嘧啶性糖尿病大鼠的高血糖有明顯影響(P<0.05),有一定的升高大鼠肝糖原的作用,但對甘油三酯和膽固醇無明顯影響。

    2.4對偶氮磺胺性大鼠糖尿病的影響采用Wistar系雄性大白鼠。動物停食45小時後按50-65mg/kgiv偶氮磺胺誘發糖尿病。將八味地黃丸制成相應幹浸膏劑和粉劑,其它組分則制成粉劑。山茱萸除制成乙醚提取劑(COE)並且進一步分離出其他的3個亞組分:COEfr-1、COE一fr-2、COE-rf-3。然後,再從COE-fr-2中制得三種結晶一魚肝酸油、烏索酸和2-a-羥烏索酸,前兩種供實驗使用,山茱萸及八味地黃丸的粉劑為2g/kg,COE1g/kg,COE的3個亞組分及魚肝油酸和烏索酸分別為0.5g/kg。給藥的方法是:動物靜脈註射偶氮磺胺(Streptozotocin)後lh開始po給藥,以後每天2次,共給藥6次,於最後1次給藥後3小時時從腹腔大靜脈取血進行血糖測定。同時測定尿糖以及動物20小時的飲水量和尿量。實驗結果表明,以八味地黃丸的粉劑和其中的山茱萸抗糖尿病的效果最為明顯,山茱萸粉劑給藥後,動物20小時的飲水量為23.3±2.8,與對照組(46.4±50)相比,差異非常顯著(P<0.0001=。血糖(mg/dl)及尿糖含量(mg/20小時尿)分別為393.3±28.7和2553.0±205.1與對照組相比(470.0±21.3和4733.7±389.5)具有明顯差異前者P<0.05,後者P<0.0001=。八味地黃丸粉劑的降血糖和尿糖的作用也非學明顯,而其幹浸膏則無明顯效果。在山茱萸的乙醚提取劑中,尤其COE-fr-2的活性最強。COE-fr-2給藥後,動物20小時的飲水量和尿量分別為13.8±3.4和13.5±1.9,與對照組相比(50.0±3.2和36.7±3·0)差異均非常顯著(P<0.001=,血糖及尿糖含量分別為227.2±25.3和978.2±167·8與對照組相比(403.3±36.6和2916.8±55.4),均具有顯著的差異(前者P<0.05,後者P<0.0001=,另外,COE和COE-fr-l也有明顯的降尿糖作用,而COE和COE-fr-2有降低動物體重的趨勢。對從COE-fr-2中分離制得的魚肝酸油和烏索酸,雖然兩者均可顯著地減少動物20小時的飲水量和尿量,但只有烏索酸可以明顯地降低血糖和尿糖。烏索酸給藥後,動物的血糖和尿糖含量分別為294.2±37.2和1175.5±249.2,與對照組相比(513.2±35.4和3013.3±404.2)具有非常顯著的差別(P<0.0001)

    2.5對高血糖大鼠全血粘度的影響四氧嘧啶性糖尿病大鼠ig山茱萸7g/kg1周後,尾靜脈取血測定血糖。再用40mg/kg戊巴比妥鈉溶液麻醉,肝素抗凝,腹主動脈取血,測定全血粘度。

    2.6對高血糖大鼠血小板聚集的影響山茱萸7h/kg,末次ig四氧嘧啶性糖尿病大鼠後2小時,以3.8%枸櫞酸鈉9:l比例抗凝,腹主動脈取血,制備富血小板和貧血小板血漿,用ADP為致聚劑,測定藥物對血小板聚集功能的影響。結果山茱萸組的血小板抑制聚集率為44.6%(P<0.00013.對免疫系統的作用

    3.對免疫器官重量的影響雄性ICR小鼠40只,隨機分為4組,實驗組連續5dig山茱萸10.20g/kg(水煎劑);對照組每天給予同樣量水,陽性對照組於d3開始,連續3dip環磷酰胺50mg/kg。末次給藥後24h,放血處死動物,摘取小鼠胸腺、脾臟及肝臟並稱其濕重計算各臟器的指數。山茱萸降低小鼠的胸腺指數,對肝臟、脾臟影響不顯著。

    3.1對碳性粒廓清速率的影響取雄性ICR小鼠,山茱萸及環磷酰胺的給藥劑量及方式同上。末次給藥後24h,按文獻方法計算小鼠的廓清指數(K)及校正廓清指數(a)。結果不同劑量的山茱萸組K值均明顯低於對照組。

    3.2對小鼠血清抗體的影響3.3.1對溶血素抗體的影響雄性NIH小鼠,給藥組於綿羊紅細胞(SRBC)致敏前第2d始,連續5dig山茱萸5.10g/kg,陽性對照組ip環磷酰胺25mg/kg,每次給藥後24h,按比色法測定並計算樣本的HC50。由表6可見,山茱萸10g/kg明顯升高小鼠血清溶血素抗體含量,山茱萸5g/kg作用不顯著。

    3.3.對抗體IgG含量的影響BALB/C小鼠,雌雄兼用,山茱萸的給藥劑量同上,陽性對照組於實驗組給藥d4開始,連續2dip環磷酰胺100mg/kg。末次給藥後24h,小鼠眼眶采血,分離血清,按瓊脂單向擴散法測IgG含量,IgG含量,以沈澱環直徑表示。不同劑量山茱萸勻能顯著升高小鼠血清IgG含量。

    3.4.對SRBC所致遲發型足墊反應的影響取雄性昆明種小鼠,實驗組於SRBC致敏前1d給藥,山茱萸的給藥劑量及方式同3,末次給藥後lh抗原攻擊,24h後測小鼠左右足墊的厚度差及重量差,結果山茱萸5,10g/kg均抑制SRBC所致小鼠遲發型足墊腫脹。

    3.5.對DNCB所致接觸性皮炎的影響3.5.1攻擊前給藥對接觸性皮炎的影響取雌性NIH鼠,實驗組於DNCB致敏後d6開始,連續5dig山茱萸10,20d/kg,末次給藥後6h,以DNCB塗於小鼠右耳進行攻擊,16h後剪下兩耳,以直徑9mm打孔器打下耳片,以右耳的增重表示接觸性皮炎的程度,結果不同劑量山茱萸對小鼠的耳廓腫脹均表現明顯的抑制作用。

    3.6.攻擊後給藥對接觸性皮炎的影響雄性NIH小鼠56只,隨機分為7組,實驗方法同文獻,於DNCB致敏後dl0,給藥組於抗原攻擊後不同時間ig山茱萸20g/kg。山茱萸於攻擊後3-15小時給藥均能明顯抑制DNCB所致小鼠接觸性皮炎。

    4.山茱萸總甙體內外用藥,對小鼠均為免疫抑制作用;熊果酸體外試驗能殺死培養的小鼠淋巴細胞,使失去淋轉,IL-2生成和LAK細胞產生的能力,但如腹腔註射熊果酸,對小鼠的上述指標均明顯提高。

    5.抗休克作用:5.1對頸動脈血壓的影響取1.5-3.5kg健康家兔,雌雄不拘,隨機分為二組,甲組為實驗組,乙組為對照組。在2%普魯卡因局麻下行頸動脈剝離,插管,接Rm-600型四導生理記錄儀,耳靜脈註射312u/(m1,kg)肝素。然後開始股動脈緩慢放血,使血壓降到50mmHg以下。由於家兔的代償機能,停止放血後血壓可自動回升。若回升較高時,則再次放血,使血壓維持在60mmHg以下,持續lh,並記錄休克期各項觀察指標數值,然後甲組給1g/ml山茱萸註射液頸部皮下淺靜脈點滴,給藥速度為36滴/min;乙組給等量生理鹽水靜脈點滴。山茱萸註射液pH為7.68,生理鹽水pH為7.5。30分鐘後再取標本,並記錄治療後各項觀察指標數值,終止觀察。實驗結果發現:甲組由休克期平均49.73±7.25mmHg上升為87.64±7.13mmHg,上升幅度為39.43±9.97mmHg;乙組由休克期平均55.46±8.57mmHg上升為68.61±17.6mmHg,上升幅度為13.15±12.12mmHg。兩組有顯著差異,t=61.8,P<0.001。

    5.2.對血壓心搏波振幅的影響上述實驗的甲組由休克期平均1.42±0.7mm增大為4.03±1.11mm,增大幅度為2.61±0.72mm;乙組由體克期平均1.88±0.9mm增大至2.35±0.87mm,增大幅度為0.57±0.93mm。兩組有顯著差異,t=5.36,P<0.001。

    6.抑制炎癥反應作用6.1.抑制小鼠腹腔毛細血管通透性雄性昆明種小鼠,體重18-22g。陽性對照組每日ig阿斯匹林50mg/kg;給藥組每日ig山茱萸5,10g/kg(水煎劑含生藥1g/ml),連續5d;空白對照組每日給予等量的水,末次給藥後lh,各鼠尾iv0.5%Evans藍5ml/kg,5min後ip0.7%醋酸10ml/kg,間隔30min後將小鼠放血處死,用蒸餾水多次沖洗腹腔,收集沖洗液並稀釋至10ml放置lh,用751型分光光度計610nm處比色,由Evans藍吸收的標準曲線染料滲出量,結果對照組、阿斯匹林組、山茱萸5.10g/kg組染料滲出量(ug/ml)分別為91±1.6,4.9±2.5(P<0.01),5.3±2.0(P<0.01),5.5±2.8(P<0.01)(x±S,n=10)。可見不同劑量山茱萸對醋酸引起的大鼠腹腔毛細血管通透性增加均有明顯抑制作用。

    6.2.抑制二甲苯所致小鼠耳廓腫脹雄性昆明種小鼠,體重18-22g,給藥組連續5dig山茱萸10.20g/kg,末次給藥後1h,將二甲苯30ul塗於小鼠右耳廓,左耳廓作對照,2小時後剪下耳廓並以直徑9mm打孔器取下耳片,稱重。結果對照組、山茱萸10.20g/kg組小鼠左右耳廓重量差(mg)分別為18.2±4.5,9·9±4.5(P<0.01),11.3±4.3(P<0·01),(n=10)。表明山茱萸顯著抑制二甲苯所致小鼠耳廓腫脹。

    6.3.抑制致炎劑引起的大鼠足墊腫脹雄性SD大鼠,體重120-160g,陽性對照組、給藥組分別連續5dig阿斯匹林50mg/kg及山茱萸5g/kg,末次給藥後l小時,於大鼠右後足墊scl%角叉菜膠成新鮮蛋清0.1ml,致炎後每小時以千分卡測量一次足墊腫脹度(mm),結果山茱萸5g/kg對蛋清所致腫脹具有明顯抑制作用,而對角叉菜膠所致足墊腫脹僅在1小時時抑制作用顯著。

    6.4.抑制大鼠棉球肉芽組織增生雄性Wistar大鼠,體重150-220g,乙醚麻醉,於兩側前肢腋窩下各埋植20mg重消毒棉球一個,陽性對照組、給藥組分別連續sc氫化可的松10mg/kg及ig山茱萸5,10g/kg,大鼠於d8放血處死,剝離肉芽組織,80℃烘烤3小時後稱重,並同時取各鼠胸腺、腎上腺稱重。由表12可見山茱萸明顯抑制大鼠棉球肉芽組織增生,對胸腺及腎上腺重量無顯著影響。

    6.5.降低大鼠腎上腺內抗壞血酸含量取肉芽腫試驗所用大鼠右側腎上腺,制成勻漿後按2,4一二硝基苯肼顯色法測定其中抗壞血酸含量。山茱萸5,10g/kg均使大鼠腎上腺內抗壞血酸含量明顯降低。

    6.6.對大鼠炎癥組織內PGE含量的影響雄性SD大鼠,體重150-180g。給藥組、陽性對照組分別連續5dig山茱萸10g/kg或消炎痛50mg/kg,末次給藥後30分鐘,於各鼠右後足墊scl%角叉菜膠0.1ml,3小時後處死,將右後足自踝關節上lcm處剪下稱重,剝皮後置於5ml生理鹽水中浸泡lh,取上清液0.15ml加入0.5mol/L氫氧化鉀甲醇液1ml,在50℃水浴異構化20min,加甲醇2.5ml,於278nm處測定紫外吸收值(△A),以每克炎癥組織相當的吸收值表示PGE含量,結果山茱萸10g/kg對大鼠致炎足重量及其PGE含量均無明顯影響。

    7.抗癌作用取健康的小白鼠接種腹水癌細胞液0.1ml。7-8d後生長癌液較多,抽出癌液加一滴至玻璃片上,並加一滴20%山茱萸煎劑及一滴伊紅臺氏溶液,在顯微鏡下觀癌細胞的死亡情況,如被殺死則細胞染成紅色,未死則仍為無色透明狀。對照的正常細胞為唾液腺細胞和精巢細胞。實驗結果表明,山茱萸能夠殺死全部癌細胞;精巢細胞亦有同樣作用,但對唾液腺細胞僅有小部分被殺死。

    8.其他作用早年曾報告,流浸膏對麻醉犬有利尿作用,且能使血壓降低,對正常家兔血糖無影響。上述酸性液,對蛙、小鼠、大鼠、兔的毒性不大,對體重和血象無影響,可致兔胃粘膜輕度充血,但對兔結膜無作用。山茱萸甙毒性很低,不溶血,但有較弱的興奮副交感神經的作用,本品具抗氧化作用。

    化學成分:

    山茱萸果肉含鞣質成分:山茱萸鞣毛(cornus-tannin)1、2、3[1],山茱萸鞣質1即是異訶子素(isoterchebin)[2]又名菱屬鞣質(trapain)[4],山茱萸鞣質2即是新嗩吶草素Ⅱ(tel-limagrandinⅡ)[2],山茱萸鞣質2即是新嗩吶草素Ⅰ(tellima-grandinⅠ)[2];(木來)木鞣質(cornusiin)A、B、C、[2]、G[3],丁子香鞣質(eugeniin),路邊青鞣質D(geminD)以及2,3-二-O-沒食子酰葡萄糖(2,3-di-O-glloy-β-D-glucose),1,2,3-三-O-沒食子酰葡萄糖(1,2,6-tri-O-galloyl-β-D-glucose),1,2,6-dg -O-D-glucose),1,2,6-三-O-沒食子酰葡萄糖(1、2、6-tetro-O-galloyl-β-D-glucose)[2]。又含糖甙成分;山茱萸裂甙(cornuside)[3],莫羅忍冬甙(morroniside),7-O-甲基莫羅忍冬甙(7-O-methylmorroniside),馬錢子甙(loganin),當藥甙(sweroside)。還含葡萄糖(glucose),果糖(fructose),蔗糖(su-crose),熊果酸(ursolic acid)[5],沒食子酸(gallic acid),蘋果酸(malic acid),酒石酸(tartaric acid)及維生素A(vitamin A)[6]等。又含押發油,從中分離得到9個單萜烴、6個倍半萜烴、5個脂肪烴,7個單萜酯和個脂肪醇,4個單萜醛及酮,3個脂肪醛及酮,4個酸18個酯和15個芳香化合物,其中含量較多的主要成分有:異丁醇(isobutyl alcohol),丁醇(butanol),異戊醇(isoanyl alcohol),順式的和反式的蓄謀樟醇氧化物(linalool ),糠醛(furfural),β-苯已醇(β-phenyl ethylalcohol),甲基丁香油酚(methyl eugenol),欖香脂素(elemicin),異細辛縭(isoasarone),棕櫚酸已酯(ethylpalmitate),油酸已酯(ethyloleate),亞油酸已酯(ethyllinoleate),桂皮酸苄酯(benzyl cinnamate),棕櫚酸(palmitic acid),硬脂酸(stearic acid),(王古)(王巴)烯(copaene),α-松油醇(α-terpi-neol),α-姜黃烯(αcurcumene),茴香腦(anethole),4-甲氧基-1,2-苯並間二氧雜環戊烯(4-methoxy-1,2-benzodioxole),細辛醚(asaricin),馬兜鈴酮(aristolone),已基香草醛(ethylvanillin),亞麻酸已酯(ethyllinolenate),胡薄荷酮(pulegone),黃樟醚(safrole)[7]等。核中含亞油酸(linoleic acid),油酸(oleic acid),棕櫚酸(palmitic acid),硬脂酸(stearic acid),亞麻酸(linolenic acid),月桂酸(lauric acid)[8]等脂肪酸和鐵、鋁、銅、鋅、硼、磷等21種元素[9]。果肉及核中均含蘇氨酸(threonine),纈氨酸(valine),亮氨酸(leucine),異亮氨酸(isoleucine),苯丙氨酸(phenylalanine),組氨酸(histidine),賴氨酸(lysine),絲氨酸(serine),谷氨酸(glutam-ic acid),甘氨酸(glycine),丙氨酸(alanine),酪氨酸(tyrosine),精氨酸(arginine),天冬氨酸(aspartic acid)等14種氨基酸,核中還另有蛋氨酸(methionine),脯氨酸(proline),胱氨酸(cystine)[9]。

    毒性:

    果肉及果核水煎劑作急性毒性實驗,結果兩者毒性都很低,果肉LD50為53.55g(生藥)/kg,果核LD50為90.8g(生藥)/kg。

    狀態:

    肉質果皮破裂皺縮,不完整或呈扁筒狀,長約1.5cm,寬約0.5cm。新貨表面為紫紅色,陳久看則多為紫黑色,有光澤,基部有時可見果柄痕,頂端有一圓形宿萼痕跡。質柔潤不易碎。無臭,味酸而澀苦。以無核、皮肉肥厚、色紅油潤者佳。 果肉呈不規則片狀或囊狀,長1-1.5cm,寬0.5-1cm。表面紫紅色至紫黑色,皺縮有光澤。頂端有的有圓形宿萼痕,基部有果梗痕。質柔軟。氣微,味酸,澀,微苦。以肉厚、柔軟、色紫紅者為佳。顯微鑒別 果肉橫切面:外果皮為1列略扁平的表皮細胞,外被較厚的角質層。中果皮寬廣,為多列薄壁細胞,大小不一,細胞內含深褐色色素塊,近內側有8個維管束環列。近果柄處的橫切面常面有石細胞和纖維束。

    相關古籍內容:

    1.《澠水燕談錄》:山茱萸能補骨髓者,取其核溫澀能秘精氣,精氣不洩,乃所以補骨髓。今人剝取肉用而棄其核,大非古人之意,如此皆近穿鑿,若用《本草》中主療,只當依本說。或別有主療,改用根莖者,自從別方。
    2. 《本經》雲,止小便利,以其味酸,觀八味丸用為主藥,其性味可知矣。
    3. 《醫學入門》:山茱萸本澀劑也,何以能通發邪?蓋諸病皆系下部虛寒,用之補養肝腎,以益其源,則五臟安利,閉者通而利者止,非若他藥輕飄疏通之謂也。
    4. 《本草經疏》:山茱萸治心下邪氣寒熱,腸胃風邪、寒熱頭風、風去氣來、鼻塞、面皰者,皆肝腎二經所主,二經虛熱,故見前證。此藥溫能通行,辛能走散,酸能入肝,而斂虛熱,風邪消散,則心下腸胃寒熱自除,頭目亦清利而鼻塞面皰悉愈也。逐寒濕痹者,借其辛溫散結,行而能補也。氣溫而主補,味酸而主斂,故精氣益而陰強也。精益則五臟自安,九竅自利。又腎與膀胱為表裡,膀胱虛寒,則小便不禁,耳為腎之外竅,腎虛則耳聾;肝開竅於目,肝虛則邪熱客之而目黃;二經受寒邪,則為疝瘕,二臟得補,則諸證無不瘳矣。
    5. 《藥品化義》:山茱萸,滋陰益血,主治目昏耳鳴,口苦舌乾,面青色脫,汗出振寒,為補肝助膽良品。夫心乃肝之子,心苦散亂而喜收斂,斂則寧靜,靜則清和,以此收其渙散,治心虛氣弱,驚悸怔忡,即虛則補母之義也。腎乃肝之母,腎喜潤惡燥,司藏精氣,借此酸能收脫,斂水生津,治遺精,白濁,陽道不興,小水無節,腰膝軟弱,足酸疼,即子令母實之義也。
    6. 《本草新編》:人有五更洩瀉,用山茱萸二兩為末,米飯為丸,臨睡之時,一刻服盡,即用飯壓之,戒飲酒行房,三日而洩瀉自愈。蓋五更洩瀉,乃腎氣之虛,山茱萸補腎水,而性又兼澀,一物二用而成功也。推之而精滑可止也,小便可縮也,三蟲可殺也。或疑山茱萸性溫,陰虛火動者,不宜多服。夫陰虛火動,非山茱萸又何以益陰生水,止其龍雷之虛火哉。凡火動起於水虛,補其水則火自降,溫其水則火自安,倘不用山茱萸之益精溫腎,而改用黃柏、知母瀉水寒腎,吾恐水愈乾而火愈燥,腎愈寒而火愈多,勢必至下敗其脾而上絕其肺,脾肺兩壞,人有生氣乎。故山茱萸正治陰虛火動之藥,不可疑其性溫而反助火也。
    7. 《本經逢原》:山茱萸詳能發汗,當是能斂汗之誤。以其酸收,無發越之理。仲景八味丸用之,蓋腎氣受益,則封藏有度,肝陰得養,則疏洩無虞,乙癸同源也。
    8. 《醫學衷中參西錄》:山茱萸,大能收斂元氣,振作精神,固澀滑脫。收澀之中兼具條暢之性,故又通利九竅,流通血脈,治肝虛自汗,肝虛脅疼腰疼,肝虛內風萌動,且斂正氣而不斂邪氣,與其他酸斂之藥不同,是以《本經》謂其逐寒濕痹也。其核與肉之性相反,用時務須將核去淨。近閱醫報有言核味澀,性亦主收斂,服之恆使小便不利,椎破嘗之,果有有澀味者,其說或可信。凡人元氣之脫,皆脫在肝。故人虛極者,其肝風必先動,肝風動,即元氣欲脫之兆也。又肝與膽,臟腑相依,膽為少陽,有病主寒熱往來;肝為厥陰。虛極亦為寒熱往來,為有寒熱,故多出汗。萸肉既能斂汗。又善補肝,是以肝虛極而元氣將脫者,服之最效。愚初試出此藥之能力,以為一己之創見,及詳觀《神農本經》山茱萸原主寒熱,其所主之寒熱,即肝經虛極之寒熱往來也。《本經》:主心下邪氣寒熱,溫中,逐寒濕痹,去三蟲。《雷公炮炙論">雷公炮炙論》:壯元氣,秘精。《別錄》:腸胃風邪,寒熱疝瘕,頭風,風氣去來,鼻塞,目黃,耳聾,面皰,溫中,下氣,出汗,強陰,益精,安五臟,通九竅,止小便利,明目,強力。
    9. 《藥性論》:治腦骨痛,止月水不定,補腎氣,興陽道,添精髓,療耳鳴,除面上瘡,主能發汗,止老人尿不節。
    10. 《日華子本草》:暖腰膝,助水臟,除一切風,逐一切氣,破癥結,治酒皶。
    11. 《珍珠囊》:溫肝。
    12. 《本草求原》:止久瀉,心虛發熱汗出。

    注意:以上所有資訊僅供學術研究使用,任何醫療行為必須在專業醫師指導下進行,請勿自行服藥!

    加入雲端中醫個人化養生系統

    關心自己的健康可以非常容易,只要取得一套經絡檢測設備,運用Chrome瀏覽器登入本站,即可隨時進行雲端(線上)經絡檢測,只要持續進行檢測,系統會協助您建立符合個人化的經絡體質,結合各種線上經絡圖表分析及中醫資料庫,進行自動化個人養生程序,有效預防任何未來所有可能產生的症狀與疾病!

    登入 雲端中醫養生系統

    請以您的社群帳號,快速授權登入雲端中醫Healthmap
    注意:請勿以相同的電子郵件登入FB/Google,只能擇一登入!

    當您以社群帳號登入雲端中醫之後,代表您接受本站的「服務條款及著作權聲明」「隱私權政策」(請點選閱讀)